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今晚我来找你

今晚我来找你

又是寒冷的雨天,路人都用厚厚的衣服裹住自己,然后藏在伞下,好像这样就会远离残酷的现实。黄勇也不例外,他甚至都不愿去看眼前的红灯;管它呢!死了一了百了!连自己最爱的女人都不理解自己,活着还有什么劲!他这样想着,横穿过马路。
      刺耳的刹车声划破清晨,车子和黄勇同时停住了。车里的人和黄勇对视了数秒,谁都没有说话,然后各自闪开走了。
      马路对面右转又是红灯,这一次黄勇没有动;他虽然嘴上看得很开,却并不想死。路人走的走,停的停,不过在黄勇眼中,他们就像飘过的雨珠一样,冰冷;甚至还没有眼前路灯杆上贴着的通缉犯(刘成)亲切。黄勇仔细看了看这个通缉犯的五官,尤其是那双眼睛,感觉似曾相识。
      周一上午最让人纠结,无聊的办公室里一群无聊的人以不堪入耳的笑话相互调侃着,似乎这个上午必须用无聊的方式才能让纠结来得温柔一些。黄勇一个人躲在洗手间里吐着烟圈,直到烟盒空空如也;他望着镜中的自己,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从进洗手间到现在,他一直把手机握在手里,祈祷她能突然打电话过来说,已经原谅了他。不过遗憾的是,连往日勤快的运营商都懒得理他。
      好容易熬到中午下班,他通过黑暗的楼道,下到了14楼,准备和她再好好谈谈;毕竟这段感情来之不易,这样结束有些不甘。电话奇迹般的拨通了,听到的却是她沉默的声音。
      “梅雪,你听我说,我保证以后……”黄勇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激动。
      “保证……保证……每次都说保证,却又一次次的伤害我……”梅雪说着说着,委屈的哭了。
      “这次是真的……相信我!”
      “……不可能了……我跟你说……我们不可能了……”梅雪哭得很伤心。
      “我和李婷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说……”黄勇情急之下,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又是她……又是她……你还要怎么折磨我……让我死给你看吗?”她最讨厌黄勇提起李婷。
      “不是……你听我说……”还没等黄勇把话说完,电话已经断了。
      这样的结果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可是这一次黄勇真觉着自己受了极大的委屈;他再拨号,梅雪关机了。一时间,黄勇气得满脸通红,“啪”的一声,手机被摔得粉碎;看着楼下公园里卿卿我我的情侣,黄勇的心也跟着手机一起碎了。
      “那么好的手机干吗摔了呀?”一个甜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迫使黄勇不自觉地回过头来。
      眼前站着一个清秀的女孩,黑色的头发披着黑色的外套,黑色的打底衫包着黑色的打底裤,和脚下的黑靴形成了完美的呼应,足以让很多男人在一瞬间窒息。
      黄勇勉强冲女孩笑了一下,转过头去。
    “发那么大的火,又笑得那么难看,”女孩长叹一口气说,“看来也是为情所困,哎!”
      听到女孩说出自己的心声,尤其是最后的那一声叹息,黄勇真想抱住她大哭一场;不过他忍住了。
      “抽烟吗?”女孩递过来一只细长的女士香烟;黄勇犹豫了几秒钟,伸手接了过来;女孩手上的香味从香烟传入鼻孔,让黄勇精神为之一振。
      一阵烟雾缭绕之后,黄勇不光心情好了很多,连说话也变得流畅起来;二人说说笑笑,直到上班时才各自分开。
      之后的几天时间里,黄勇没有再和梅雪联系;他觉着总有一天她会后悔,然后主动联系他。这些天,他一有空,便来到14楼抽根烟;巧的是,女孩每次都会准时出现在黄勇身后,递给他一只沁人心脾的女士香烟。
      女孩叫许蔷,名片上只有名字和电话,没有公司,没有职位。当黄勇问及她的工作时,她总是甜甜一笑,说出两个字,秘密。
      从此二人成了飘友,因为是一支香烟把他们牵在一起。黄勇最喜欢许蔷递过来的带着她香味的香烟,每吸一口,就像是在和她缠绵;他爱这种感觉。
      一天夜里,黄勇突然从梦中醒来,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有种非常想抽烟的冲动;无奈家里都是空空的烟盒,连个能吸的烟头都找不到;他决定下楼买烟。
      便利店门口,黄勇大口大口地抽着烟,却感觉这个烟抽着一点感觉都没有;他想到了许蔷,和她的烟。 “许蔷,你在哪?”他拨通了电话。
      二人在昏黄的路灯下,肩并肩走着,抽的是许蔷的烟。突然,黄勇把许蔷按到路旁栏杆上,大声的说,许蔷,我想要你;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像一只饥渴的猛兽。
      许蔷的家里,回荡着她和黄勇喘息的声音。不知过了多久,二人才慢慢平静下来,各自点了一支香烟,许蔷的香烟。
      “每次问你都不说,你的烟到底是在哪买的?”这已经是黄勇第八次问这个问题了。
      “傻瓜……买不到的……”许蔷笑着朝黄勇吐了个烟圈,“我有个朋友专门做这个的!”
      “能帮我从你朋友那买点吗?”黄勇深吸了一口,越发觉得这种烟妙不可言。
      “我可以介绍你们认识!”许蔷说完下床走进浴室。
      等她出来的时候,半盒烟已经被黄勇吸光了,他的眼神里流露着欲望……
      “在去我朋友那之前,我现在先带你去个地方,不过你要闭上眼睛,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不准睁开!”一想到奇妙的香烟,黄勇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黄勇蒙着眼睛,在一股浓浓的酒精味中,他感觉手臂一疼,一股液体急速注入进了自己的身体,随后他便不省人事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黄勇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他的意识里想到了女友,梅雪;可是,他睁开眼,看到的却是许蔷。看着自己身处的富丽堂皇的环境,他情不自禁地问道,这是哪?
      “你不是要认识我朋友吗?这就是他的家!”许蔷笑着说道。
      黄勇想站起来,可是身上一丝力气都没有;而且脸部肌肉紧绷绷的,很不自然。许蔷点了一支烟放到他嘴里,他吸了一口,感觉好多了。
      “好的,我下去接你!”许蔷挂了电话,说道,“我朋友快到了,你在这等着,我去接他!”
      看着许蔷走远,黄勇本想和她一起,无奈浑身无力。
      过了好大一会儿,许蔷还没有回来;黄勇有些不耐烦,伸手去拿手机,却摸了个空。就在这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
      黄勇打消了责怪许蔷的念头,踉跄前去开门。门刚被打开,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扑面而来,将他死死按住;其他警察进屋到处搜查。
      “放开我!你们这是干什么?”黄勇挣扎喊道。
      “哼!干什么!”一警察将一张通缉令摊在黄勇面前,“刘成,当初你杀人的时候就没想到今天吗?”
      “放开我!”黄勇死命挣扎,大喊,“你们搞错了,我叫黄勇,我不是杀人犯刘成!”
      “哼哼!”警察冷笑道,“孙子,这时候跟爷爷玩这一套已经不管用了!”他说完,把黄勇按到镜子前面,对着通缉令上的照片,冷笑道,“还有什么好说!”
      看到镜子中那张脸,黄勇脑袋嗡的一声,脑海中瞬间闪过无数镜头:吸毒,麻药,整容,替罪羊……他还想说什么,却被封住了嘴巴,强行带走了。
      看到通缉犯被捕,路人都撕开了伪装的面具,纷纷围上来,指指点点。在嘲笑与讥讽的眼神中,黄勇被带上了警车;车门关闭的那一刹那,黄勇心中只在喊着一句话,“梅雪,我对不起你!”他其实不知道,梅雪早就原谅了他。
      就在黄勇被带上警车的这一刹那,梅雪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梅雪,我是黄勇,今晚我来找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