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老 屋

老 屋

這棟房子有很長的歷史了,大概從解放初就有。墻體斑剝,時不時就有什么東西從房頂上掉下來,有時候是老鼠,有時候是蜘蛛。大白天也有蝙蝠飛來飛去。好在除了這些也沒別的什么不對勁的地方。這房子是這所學校的老財產,本來是用來放實驗器材、體育用具之類的東西的,除了有人偶爾去拿些什么外,平常是沒人到那兒去的。

  自從學校新招來一批學生后,原來的宿舍不夠用了,于是就將這所老房子暫借來做宿舍。房子打掃干凈后新生也就隨即搬進來了。

  熱鬧的幾天過后,一切又如往常一樣寧靜了下來。學生們每天匆匆地上課,這房子也仍按它原來的方式一天天匆匆地老去。每天有條不紊地由喧囂到寧靜,又由寧靜到喧囂。

  由于這房子位置比較偏,好像也就特別的獨立一點。學生們都上課去后,好像比先前更荒僻些,輕易看不到人。要是有誰在這個時候闖進去的話,即使沒有老鼠掉下來,過道里從東刮到西的穿堂風也會讓你打幾個寒顫,那風總有點怪怪的,即使在夏天。

  晚上。自習時間。樓梯口的那個房間。小幾有些頭痛,沒去上自習。寢室就剩他一個人了。其實這個時候整棟樓也只他一個人了。穿堂風不停地刮著,在過道里嗚嗚做響。過道里燈光很暗,盡頭誰忘收的一條褲子在幽暗中晃晃悠悠,像兩條掙扎的腿。小幾關好了門,坐在自己臨窗的臺燈下看書。

窗戶旁的墻上掛了塊大鏡子,小幾抬頭就能照見。
  門突然的就開了,卷進來一點塵土。小幾起身去把門關上。風竟是很涼的。這可是夏天呢!小幾不禁地打了個寒顫。門關緊后重又回去看書。他隱隱地覺得有什么在房間里移動,回過頭去看時卻什么也沒有。

于是仍舊看書。臺燈的光也有些昏,好像一下子變得不明了了。小幾覺得有些煩躁了,不自覺的抬頭看了一下鏡子。奇怪!鏡子里好像有一個模糊不清的人影,白色的,一飄就不見了。小幾有點驚恐地回頭尋找,可是仍然什么也沒有。他覺得自己有點多心了,有些自嘲的笑笑,回到桌邊。空氣好像突然地變冷了似的。他起身要去關窗戶,很自然地又看了一下鏡子。

人影!不,是一個人!幽幽地在鏡中向他走來,臉上掛著僵硬的笑!小幾猛地回頭去看,沒有,什么也沒有。可是,鏡中明明有人!他簡直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恐怖的感覺從頭頂不停地冒出來,在整個房間里彌漫開去。鏡子里的人不停地向他靠攏,飄飄忽忽的。它穿著黃軍服,文革時的那種。小幾的頭痛起來,好像有什么東西蒙頭蓋下,喘不過氣。

小幾努力搜尋房中的每個角落,什么怪異的東西也沒有。可是鏡中人還在不停地向他移動。小幾好像感到被什么猛撞了一下,人不知怎么就趴在桌子上。等他撐起身再看鏡子時,鏡子里只有他那張蒼白的臉,驚恐的眼神。

突然!鏡子里自己的眼睛流起血來,像泉水一樣往外冒,瞬間流了滿面。小幾嚇呆了,忙用手去擦眼睛,像剛才一樣,眼睛好好的。可是鏡子里的眼睛卻在不停地流著血,紅的血流了滿面,順著頸往下流。鏡子上布起了血絲,毛細血管一樣,順著鏡子往上長。血管快要長到頂部時,鏡子里的小幾突然活絡起來,左右搖晃著,露出慘白的牙齒,大笑著。

可是,一切都是寂靜的,除了風聲什么也聽不到……
  第二天,這棟樓里抬出了一具尸體。誰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后來,這棟樓就要被拆了重建。拆房的工人說,在一間房子的老鼠洞里掏出了幾塊文革時期的黃軍服碎片。

  再后來,有上了年紀的人說,文革時這房子被紅衛兵占用過,里面整天鬼哭狼嚎的,常有人被血淋淋地拖出來。也許還死過人,可是誰知道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