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湖中人

湖中人

洛婉剛到這個學校的時候,就看中了學校后面有一個美麗的小湖。

  這個小湖應該是這個學校的一顆明珠,水質非常的清,周圍都是密密的綠草,洛婉看著小湖就想到自己的家鄉,剛剛來上大學,誰都會想家,自己的家鄉就有這樣喜歡的湖。

  她常來小湖邊上玩,玩的久了發現這個小湖其實很少有人上玩,周圍非常的靜,洛婉十分不解,問同宿舍有葉靜,葉靜神秘的湊過來:“那里有水鬼,所以沒有人敢去。”

  洛婉捧著一本小說,不當一回事的望著葉靜那張故弄玄虛的臉,輕輕的說:“我不怕,如果遇到個水鬼,我就捉回來烤著吃了。”

  她還真的不怕,因為她知道無論哪個在大學都會有很多奇怪的傳說,什么宿舍里死過人呢,水房里鬧過鬼,小路上出現過無頭人之類的,其實都是來嚇這些新生的,哪里有這么多神神鬼鬼的,難道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是白學的嗎?

  她依然去那里晨讀,去那個小湖邊上玩,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并沒有什么水鬼出來握她的腿,她更加嘲笑那些說著老土恐怖情節的謠言者。

  初夏來了,再去湖邊天氣很熱,她看到湖中有一個小船,而船邊上居然靠著一個人,是一個女子,長發泡在水中,她看到有人在湖中游泳,自己也就下了水,湖水非常的清澈,涼涼的,泡得人非常舒服。

  洛婉想慢慢的靠近那個女子,打個招呼,剛游到那女子身邊,但只見那女子卻像一塊滑苔一樣慢慢沿船往下滑,水沒過了項,洛婉急了,伸手去抓她的肩,滑的跟條魚似,已經沉下去了。

  洛婉見勢不好,這女子一定是發了病昏倒在水上,再不救就沒有命了。

  她仗著水性好,有過多年救人經歷,麻利的把那女子的頭發在左手上一挽,握緊了,舉著那女子的頭浮出水面,便于她呼吸,自己踩著水花往岸上拼命游。

  游了十來米之后,感覺左手力道不夠,她潛入水中,想從下面頂起那個女人的頭,自己換一口氣。

  天色雖然已經微暗,但在水底還是很清楚的能看到那女人,手在水中顯得慘白,海水沒過頭的感覺很難受,還要拼命在水里張開眼睛看清楚女人的頭小心上頂,真是一件苦差事,那溫柔的海水也變得冰涼起來。

  她潛到水底抬起頭,想看清那女子俯視著水下的臉。

  那女人的黑發垂下,飄在水中,千絲萬縷,阻著視線,好不容易看到她的臉,那臉真是蒼白,嘴和鼻倒是很精致。

  再看清一點,卻是一雙睜得大大的眼睛,那不是一個活人的眼睛,那眼睛雖然黑白分明,可是明顯可以看出這個女人已經死了,而且從泡得那漲的眼瞳可以看出,已經死了很久了。

  洛婉就這樣抬著頭,與那個死人的臉在十幾厘米的距離里僵住,她無法思考,已經忘記了瞪水,人也跟著沉了下去。

  她的眼睛無法離開那雙泡得發脹的眼睛,似乎含著笑意, 那死人失去了支撐也沉下來,一邊沉下來一邊迅速的腐爛,頭發散開。

  死人那脫落的頭發直打在洛婉的臉上,尸體也往身下落,幸好湖水并不太深,很快洛婉就沉到最底了,觸到溫柔的沙子,就像是踩到千萬頭發,即使是在這樣的驚恐中,多年的水性仍然條件反射上似的,讓她往上一蹬腿,那死人沉下,與向上的她擦肩而過,就在那一剎,洛婉清楚的看到那個已經腐爛掉半邊臉的人對她眨了一眨眼。

  不過是眨了一眨眼罷了,洛婉卻瘋一樣的沖出了水面,恐懼激發了她最大的潛能,她拼命往岸上游,一游到岸邊,她驚恐的上了岸,再一回頭,卻發現湖面什么也沒有,那只小船也平空消失。如果不是自己剛剛在水里嗆了幾口水,現在還在咳個不停,幾乎不相信剛才發生的事情是真的。

  她一步也不敢停留,濕淋淋的一身衣服也往宿舍跑。

  微笑

  洛婉回了宿舍,在人聲中才得到一點溫暖,可是,洛婉回去這事誰也沒有說,因為她怕自己說了,別人誤會自己的神經病。

  她提心吊膽了好一陣子,周圍一次都很正常,慢慢就把那天的事給忘記了,保不定是自己眼紅,反正是再也不敢去小湖了。

  那天上美術課,講課的是系里最帥的陳老師,三十左右的年齡,把一個男人的風味都給托出來了,他是這個系里的明星,走到哪里都會被女生們暗戀的眼光所包圍。

  他總是淡淡的微笑,已婚是一個無情的事實,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就這樣不知道傷了多少女生的心。

  那課上的很是舒服,洛婉在下面看著老師的側面,感覺真是有這樣有風度的男人太難得了,就是她有點發花癡入迷的時候,老師的臉忽然變得熟悉起來,似曾相識。

  她抬起頭努力的想想,怎么會在



一剎間那樣熟悉老師的臉,這個時候陳老師說了一個笑話,全教室都哄堂大笑,而陳老師也透出淡淡的笑容,洛婉的心像被刀子猛剌了一下,腦子里像是被人給打了一棒,嗡嗡作響,猛的推開桌子站起來,往后退去。

  是的,就是這個微笑,上次在湖中央看到的女人也就是這樣笑的,這個側面就是那個女人的側面,那個女鬼一定還跟著自己。

  她也顧不上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著自己,扭頭就跑,在陽光下她的心跳的那樣的痛,自己是不是活在夢里,這一切到底是不是一個夢。

  她咬咬自己的舌尖,很疼。

  洛婉沖出教室后,站在陽光下不知道何去何從,陳老師似乎也追到了教室門口,葉靜更是不顧一切的追上來,生怕她出什么事。

  她勉強鎮定下來,對著葉靜說:“沒事,剛剛忽然想到一件心疼的事情,情緒一下子失控了。”

  葉靜奇怪的看著她說:“這些天,你臉色很難看,怎么回事,別瞎想了。”

  她摸摸自己的臉,真的很難看嗎?扭過頭去,想在玻璃窗里看看自己的臉是不是真的那樣的差,忽然看到窗戶里印出一張女子的臉,卻不是自己的,這一嚇如何了得,猛的退步了一步。

  葉靜正好在身邊,看著她猛的一退,也有點嚇著了,一邊拍胸口一邊說:“什么東西,這么可怕?”

  葉靜伸出頭去,看了一眼,不以為然的說:“不過是一張畫罷了。”

  洛婉定定神再去看,果然是一張畫,而那畫中的女子卻是那樣熟悉的微笑的,不正是那個在湖間遇到的女鬼的臉,似乎還在一剎間對自己眨了眨眼。

  那女子的身后就是小湖,湖面上還靜靜的停著一個小船,那小船就是當天自己看到的船,洛婉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追殺

  洛婉在醫務室里醒來,一睜開眼,卻是一個英俊的臉。

  居然是陳老師,原來是自己被嚇昏過后,葉靜叫來了陳老師,是陳老師把自己背到醫務室來的。

  陳老師用好聽的嗓聲問自己:“到底出什么事了?”

  也許是一時頭昏,也許是自己無力再承受,洛婉忽然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他了,從湖中遇到那個女子,再到看到老師的臉變成了那個女子,再到看到那個照片。

  那些事情都說完之后,陳老師忽然長嘆一聲,然后說一句:“不可能有這些事情的,你是太累了,發生了幻覺。”

  而洛婉卻堅定的說著,那些都是真實的。

  陳老師只好帶著洛婉再去看一次那個小湖,陳老師主動說:“你看看那個湖,也許心病也就沒有了。”

  洛婉聽話的跟著陳老師后面,她感覺心里很溫暖,很舒服,一點也不怕,也許是他在身邊吧!

  到了湖邊,陳老師要她指自己看到那個女鬼的地方,她怯生生的走到湖邊,生怕又冒出什么來,手往遠方一扯。

  還來不及反應,忽然身邊一股大力傳來,自己落到了水中,她尖叫著回過頭,想往岸上爬,卻只見陳老師獰笑著把她的頭往水里按,一邊按一邊說:“我也不想殺你,只是你看到她了,她當年是因為不聽我的話,一定要毀掉我的前程才死的,而你卻是騙我,你根本不可能看到她,她已經死了,被我推到這里,你到底是誰?”

  洛婉不停的掙扎,可是已經來不急了,大量的水涌進了口中,頭腦里一陣昏眩,就要失去失覺了。

  忽然感覺腳下一陣大力傳來,原來自己踩到了什么東西,這樣就可以拼命的往上冒出水面,她掙扎著冒出水面,卻發現陳老師正驚恐的望著不遠處,已經不再用力的按她的頭,她扭過頭去,卻發現湖面上又多了一個小船,而那船邊還是伏著這個一個女子。

  她也不動了,只見那女子慢慢的滑到了水中,而自己的腳下的力量越來越大,居然可以把自己頂出水面,是的,她借著那個力量爬到了岸上,卻發現剛剛自己呆的水面多出一個人,原來自己正踩著那個女子的肩而上了岸,而嚇呆了的陳老師卻還把手泡在水里。

  那個女子一把拉著陳老師的手,拉他下水,陳老師已經忘記了掙扎,慢慢的消失在湖中間,就快消失在船邊,那女子扭過頭來,對著洛婉輕輕的笑了笑,似是道謝,似是感激。

  尾聲

  校園的那個湖邊的舊船下居然還埋著一個失蹤多時女學生的尸體,而那個殺害學生的老師卻已經失足淹死在湖里,那是一起情殺,女學生愛上了已婚老師發生關系,希望老師離婚,而老師為了自己的前途殺了她。

  一切都很老土,只有那個女子那清秀的笑容讓洛婉感覺到一絲安慰,洛婉望著窗外,系里另一個英俊的老師正慢慢的走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