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化透

化透

所在的大學校園里流傳著一件怪事。就是每年都會有二三個學生失蹤。已經有三年了。校方往往言明那是退學,休學。一次二次可能會信。但是,失蹤的人多了。便會覺得奇怪。因為學校建在山上。就有些人說我們的學校所在地是以前的亂葬崗……
  我是學生會里小小的一名干部。所管的就是所有的學生的擋案。每次開會時我都會坐在一個很角落的位置聽著別人發表意見。我往往是沉默的。因為,青跟我說過:沉默是一種很安全的狀態。既不被打擾,也不去打擾到別人。
  青是我的好友。她是個很安詳的女孩子。在別人去蹦迪,泡吧時。她只喜歡看看一些很冷門的書。
  一次,我不小心看到了她看的書的封面[[本白]].很奇怪的名字。我詢問,她微笑。
  “這是一本巫異小說。法國的一位巫異學家寫的。”
  “那么,你懂巫異方面的事情嗎???”
  “呵呵。”
  她笑而不語。只好隨她。
                 
  學生會緊急開會。
  收到通知我忙趕了過去。會長的臉上爬滿了汗珠。臉色慘白。“又有人失蹤了。今年第三個了。浩,你將檔案拿給大家看一下。”
  我分發檔案。
  “如果再這樣下去,我們學校就會產生恐慌。學生會紛紛退學。哎……總不能一直說是退學,休學吧。怎么辦?”
  我站了起來,向會長點了點頭。
  “我來查一下吧。”
  全部的人驚訝的看著平時沉默不語的我。
  我拿著檔案走了出去。
  我敲開青的門。
  “青,幫我。我知道你能夠幫我的。”
  青低頭不語。然后,她抬起頭來看著我笑了。“好的。但是,告訴我你怎么知道我有幫你的能力?”
  我低下頭去在青的頸上輕輕的拉出了一跟線繩。繩上掛著一個小小的月牙白的狼牙。上面刻著-個螞蟻圖案的圖騰,旁邊有很多古老的文字。象是一道符咒。
  “我有次過來時,你正在熟睡,從你的衣服里滑了出來。這上面的字是拉丁文,正好,我選修的是拉丁古史。這是拉丁的一個很古老的民族的圖騰。這個民族消失的很是奇怪。三千多年前就無緣無故的消失了。我的導師一直都對這件事很感興趣。因為,這個民族有著最杰出的巫術。”
  青避開我直視的眼神。說:“走吧。”
  我們來到檔案室。我查找著歷年來失蹤的所有學生的資料。青沉默的看著我忙亂的翻找著。
  我翻開三年來全部失蹤的學生檔案。檔案上很多資料。我努力的找著他們的共同點。
  這時,天開始黑了。檔案室建在山上。窗外漸漸傳來一些莫名其妙的聲音。沙沙,沙沙的。我依然在努力的尋找。一排排的書柜,擋住了我的視線,我時而抬頭觀看一下四周。忽然我聽到了有著一種拖著東西過去的聲音。沙沙的。我猛的地抬頭。沒有甚么。我告慰自己只是自己想象的而已。這時,天越來越黑。忽然,燈光一下就滅了。偌大的檔案室一片漆黑。我低聲咒罵了一句。而后,我和青沉默著。那種拖著東西過去的聲音更加的清晰。窗戶響了起來。叩叩叩,象有什么在敲的一樣。心里直發毛。
  我們只能沉默。青的表情肅穆。我看著她一言不發。我跟本不知道我面臨的將是甚么。窗戶猛地打開。驚嚇了一跳。風刮了進來。在室內徘徊不去。
  我擁著青,慢慢的摸著墻壁,我們摸著黑來到了窗邊有月光的地方。忽然,我踩到了一樣粘粘的東西。心馬上懸了起來。我不敢低下頭去看踩到的是甚么。馬上跳開去。閉上眼睛。
  閉上眼睛才發現心底更加無望的恐懼。因為看不見,只能任由安全感慢慢抽離。我在心里數一,二,三。我猛地睜開眼睛……
  赫然,一個渾身是膿血的尸體就在我剛剛踩到的地方。我之所以肯定它是尸體,因為它已經腐爛了很多。許多的地方露出了白骨。正在呼號著向我爬過來。向我伸出了滿是暗紅的血的手。雙眼直盯著我。不!他是沒有瞳孔的。二顆慘白的眼珠瞪著我。
  行尸。我驚呼出聲。這二個字在我心里已經恐懼的存在了很久。它爬到了我的身邊,忽然一下子。又退后了。啊,后面有著幾個跟它一樣的渾聲是膿血的尸體在拉扯著。爭先恐后的向我爬過來。
  好象我是它們爭食的事物的一樣。鬼聲尖銳刺耳。
  我睜大雙眼。一步步后退著,響在耳邊的是它們拖著同伴的聲音。慢慢的向我靠近。我碰到了墻壁。再也不能后退。一陣尸臭味直撲而面來。然后,我被死死的拖住了雙腿。
  這時,我聽到了青的聲音,她在急急的念著咒語。一道白光從她的護身符發了出來。射向那幾具抱住我腿的尸體。我聽見了尖叫。然后,它們慢慢的褪色。
  是的,我甚至懷疑自己因為驚懼過度看錯了。它們正在慢慢的褪色。渾身腥臭的膿血開始變成鮮紅。然后再變成淡紅。慢慢轉淡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