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進門請當心

進門請當心

在密倫學院教師辦公樓一樓的北側,有一道長廊,常年陰暗。長廊入口用強悍的鐵柵欄門鎖住,似乎不希望人接近。偶爾路過的人只能隔著鐵門,打量里面的情形。
特別在黃昏時分,長廊就顯出一片絕類似于荒蕪的神色來,空曠的長廊兩邊對稱著幾道門,卻古怪地沒有門板,看上去整個長廊就像被鏤空的長方體,別扭又透出陰森。夕陽的光施舍不進來,只是其他建筑的一點余光吝嗇地偷溜過來,于是暗暗的陰藍就包裹住了長廊,成了底色。墻上生著積蓄多年的青苔,還有灰色的墻體剝落的痕跡……在空氣中飄著的是潮濕陰涼的霉味……
那幾道門,就那么存在于這環境中,沒有門板的幾道門……
2月中旬某天,晚8:56。
教師辦公樓只有一間辦公室亮著,是值班室。
“媽媽……”可愛的小女孩拉拉***衣袖,指著兔子公仔撒嬌,“扮家家啊……”
葉瓊頭也不抬地改著作業:“乖,媽媽忙著呢,自己玩,啊。”她心里咒罵著學校,竟然選了今天晚上讓她值夜班,發生了那種事,至少叫個男老師啊……想到這里葉瓊的臉青了,那個傳說……該不會真的出現吧?說到底,盡管她不信,但還是心里沒底,就因為這樣,才把女兒文文從幼兒園接來陪自己。現在……
“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吧……”
“誰?!”葉瓊莫名地被幽邃的聲音刺激了一下。剛剛那把聲音像過門風,涼颼颼的從耳邊滑過,葉瓊的汗毛都豎起來了。環顧四周,卻沒有別人。是幻聽,還是……那個傳說……不!不會的!葉瓊努力地把這個念頭從腦子里清除出去——對了,是窗子嘛!沒有關窗,所以風灌進來了!她起身關窗,看了一下手表:9:01。“好了,文文,該睡覺覺了,媽媽陪……”
回頭,值班室里哪里還有女兒的影子。
“文文??文文??你到哪里去了??”葉瓊心頭一緊,一個箭步追出門——竟一剎,停住了。
值班室外是一片無盡的黑暗……順著這里走下去,盡頭處就是那道怪異的長廊了。黑暗似乎是從那里涌出來的,模模糊糊的還有那道大鐵門閃出的寒光……葉瓊猶豫了一下,站在值班室門口。“文文?快回來啊,該睡覺了!”聲音從寒涼的墻壁反彈回來,嗡嗡作響,回聲似乎成了另一個人的聲音,嗚嗚咽咽……就是沒有女兒的回答。“文文?”葉瓊壯著膽子又叫了一聲。
咔……細微的踩著石頭的聲音。
“文文?”葉瓊聽到聲響,轉身回值班室取出一把手電筒,硬著頭皮順聲源處走去。
手電昏黃的光游移。“文文!?”——照到了什么東西。葉瓊揀起一看,就是女兒的兔子公仔。她立馬四下張望起來——黑暗,溢開來的黑暗,把她星星之火般的光明孤立了。她回頭看看,值班室的燈火遠遠地在后方亮著。
北風呼嘯刮過,給葉瓊心悸的寒冷……簡直不像是這世界上的風!似乎有什么……有什么……飄忽不定……就在——
叩叩叩……
是敲門聲!從哪里……葉瓊的冷汗冒了出來——是的,從長廊那里傳出了敲門聲,在如此靜謐的夜晚,那不知來源的敲門聲是那么的清晰。
叩叩叩……叩叩叩……
真的是長廊!那沒有門板的長廊,竟傳出了敲門聲!
“兩個人……總比一個人好吧……”
又是這個聲音!葉瓊背上一陣一陣發涼。“文文?是不是你在那里?回答媽媽啊……”她向長廊處慢慢移動著,盲目地移動著。難道說就是那個傳說……
轉眼來到了那道大鐵門前。葉瓊的恐懼一下子翻江倒海似地占據了心——鐵門打開了一條縫隙!不可能的,下班之前她檢查過,明明是用大鎖頭鎖得死死的!……現在開了,誰打開的?……能有誰呢……只有……那個傳說中……
無異于給葉瓊灑了冰渣子……
“媽媽……”
女兒!——在長廊中某道門里發出了女兒的聲音。
“文文!”她義無返顧地穿過了那道大鐵門,走進黑暗里,很快,她被黑暗吞噬了……
鐵門上,掛著那打開的大鎖頭,上面有些許苔蘚痕跡……

“媽媽……”文文順原路回到值班室。
漆黑一片。
值班室的燈被關上了,什么也看不清楚,影影綽綽的。光和影的恍惚間,就有什么掛在門上,一動不動的。
“媽媽……”文文走近了值班室,卻突然發現了值班室的門沒有了門板,而取代門板的是——
或許是女人吧——如果她是的話—— 一襲黑衣,那長長又凌亂的頭發從上墜而下.她用手吊在門框頂上,而另一只手撐住門框——就這么懸空攀在門中,像代替了門板。緩緩地,居高臨下地用一種陰森的氣勢面對著孩子。
“媽媽,讓我進去啊……媽……”小女孩不知面對著的不是母親,上前拉了拉女人的衣角。霎時間,女人的臉被綠光映出來——沒有一絲活氣,是僵直慘白的,眼睛已經被腐爛的皮肉遮蓋,嘴上皮已幾乎掉盡,露出干涸的牙齒……
“哇啊啊啊啊啊……”空曠的教師辦公樓被哭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