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夜 哨

夜 哨

一、78年10月在金門剛下部隊,地點上后基地營.由於,部隊剛移防.營長命令修補戰備道.當天在崗哨前,一名弟兄將路旁的甕的打破了(放死人的遺骨)士官長令采買買了冥紙燒化了事.這個崗哨距連上很遠,而且崗哨100公尺內無其他碉堡.兩旁有很高樹林.路是Y字型,當晚12點,兩名衛哨臉色鐵青的爬回安官室,其中一名正是打破甕的人.第二天此兩名弟兄,向連長申請志愿調精誠連受訓.一連三天,12點衛哨都是如此.外島新兵站12點衛哨是天大的恩賜,尤其是有業務的人.我一連站了十天...

沒事...輔導長開始神秘兮兮問我∶晚上站哨會不會怕,有沒有看到不該看到的東西.(我聽成有沒有看不該看的東西)我回答∶沒有!(奇怪!)這個崗哨附近100公尺內都是樹林及無人碉堡,再加上外島燈火管制.在沒有月光晚上,真是伸手不見五指.不過確是訓練聽力的好地方,在這基地營三個多月,我已可以分辨動物和人走路的聲音有何不同.這在以後的二個事件中有很大的關系.上士通信排副最後告訴我,他們在12點時看到兩條沒有上半身的腳在崗哨附近走來走去.

可能是我的八字重沒有看見.他決定找一個新的甕,將骨骸重新安放,并燒一些冥紙,希望我和他一起去.天!天下果然沒有白吃的午餐.難怪我有一連十天的12點衛哨.後來,在我和中士副排重新安葬,不再有不該出現的東西了.

  二、時間79年6月中旬,地點是后湖-長城堡那時我已是連上的中鳥,部隊移防長城堡已有六個多月了,并且即將在七月初移防舊金城-68高地,我在營部組擔任打字兼收發的工作。雖然,這是一個人人羨慕的工作,但在一個三分之一有前科,能在5000公尺20分鐘內全員到達的營部連,也是十分頭痛。在本島當兵的人大概很難想像本部連有如此高的戰力。長城堡是一個大型碉堡,地上一層,地下二層,堡頂有一門90高炮及數十株木麻黃。平時駐防一個連的人,必要時可駐防一個營的兵力。底層有數條坑道,通往其他地方,但早以不用,曾和後勸士一起下去堪察,相當陰冷且十分長,有數具骨骸(迷途餓死的羊),不過我們只住在第一層。

  那夜是一個沒有月光的晚上,只有風聲、蟲聲及海浪聲。我站11-1的大門夜哨,12點後上來一個小我十梯的菜鳥伙食兵(因連上兵力不足所以...)。夜間,我們必須撤到精神牌坊,一人面對大門,一人面對側門。因為,另一名衛兵是菜鳥且沒有月光,我讓他站面對大門的一方,較易防守。突然間,我感到右後方有東西向我們慢慢移動,我心中暗罵菜鳥大概是查哨官突襲,我正持槍準備回防。忽然這東西以攻擊速度快速移動,且聲音相當明顯。距離大約只剩七、八公尺左右....我已快完全轉身回防...另一位衛兵大喊∶站住,口令...不明物開始逃逸...我已回防且開始追擊,并大喊∶留原地,宇宙燈打開...我已追出20公尺,仍無法看清不明物...只感覺一道黑影在前方快速逃逸,且...追出50公尺,到達阻絕地前方,我身上鋼盔早已脫落...長城堡的安全士官打開了集合埸的水銀燈...不明物消失在阻絕地的樹林中...我停下,打開身上宇宙燈,四處搜索...同梯的下士安全士官到達問∶什么東西...不知道,好像人的東西...另一衛兵∶只看到一條黑影...

  翌日,我、作戰官、輔導長、排長、排副一同到阻絕地查看。這是一個布滿魔鬼釘、鐵絲網、有刺植物的樹林。一個人要在沒有月光的晚上快速穿越這地方,實在不可能。對面的魔鬼島(蛙人基地)早已不再上岸,且這時候也不結訓的時間。沒有任何痕跡,可以證明我昨夜有看到東西穿越此地。這件事不了了之。數星期後,和八營調防舊金城。有一天在旅部,八營收發問我∶〃在長地堡時,有無怪事?”我告訴他只有這件事。他說他連上已好幾天夜哨和我一樣情形,逃逸的方向相同。他昨天也碰上了,也無法確定是什么東西,太快了。

  後記:有人在長城堡附近的班據點看到一支怪貓,和狼狗一樣大,像一支小老虎。但是,那一黑影有人一樣高度。若是蒼鷺,季節也不對,且以前沒有蒼鷺會在長城堡附近。(一種鳥,高約⒈.⒌公尺,冬季會在金門水產試驗所附近避冬)沒有一位長官相信哨兵所見。不知金門有無其他奇怪的動物?過了一個月,這件事不再發生。

  三、時間80年3月地點是舊金城-68高地,去年七月移防此地前,我因高裝檢及一項重大任務,將收發任務交給參一接管,專力於打字。因八營失落文件及連續郵件被竊,旅部決議營部收發應參照旅部獨立作業。營長令我開辟獨立營通信中心,管制文件、郵件,且重新接管兼任收發任務。天啊!我那去開辟獨立堡。最後,找到一座50機槍堡,很隱秘且可透視營集合埸,和參一文書一起祝初時,連收發常找不到此地。不久,一連連長調任營作戰官。要求和我們互換碉堡。我足足用了兩天才清理完,這些軍官真是....那時,我將在三個多月後退伍,在連上已是老鳥了,68高地真是天堂。對一個二線連,很少有如此離散的據點。我的碉堡距連部有三百多公尺遠,而支援排更在3公里外的地方。對於老鳥,脫離連隊掌握實在易如反掌。

  那天我站完10-12安全士官(連上士官不足,上兵代士),欲回我的碉堡。那夜天氣不好有點悶,且云太多沒什月光。走著走著,身上的手電筒突然沒電了。停下來,找身上的打火機,可是一直打不起來,太暗了打火機的電石無法看清路面。突然,我發現...我走錯路了...我在轉彎處沒有轉彎,我闖入樹林了...我當時想,也是常常沒帶手電筒摸黑回碉堡,應該不會走錯,而且這條路走了那么久,應該可以走出樹林。況且這樹林不大。我冷靜下來,辨別方向。

樹林中地面有草,而戰備道是泥土路。如果,順利走出是可以辨別出來。可是,我一直無法走出這樹林...時間一直過去,我好幾次冷靜停下,差一點掉入線溝...突然,我看到遠處有二點燈光在移動...是營查哨車,我立即循車燈找到戰備道,順利回到碉堡。

  回到碉堡,已快兩點了。同梯參一正準備上哨,問我去那了,不是12點就下哨了?我∶我迷路了。參一∶迷路?(有點懷疑)真是笑話一則。我∶多帶一把手電筒,外面很暗。參一∶你沒帶手電筒。我∶沒電了。(奇怪手電筒又正常了)迷糊中,倒頭就睡了。睡夢中,我聽到有人進來。(鋼盔置放聲)小胖(我的匿稱)早點名了。

參一下哨了,五點多了。我∶你不是四點下哨?參一∶我迷路了。當天,晚上八點多,一連打來電話問連收發走了沒有?我回電∶走了,六點多走了。心想不會那么巧吧?趕快到樹林去看看....他真的在樹林中............第二天傍晚,和各連收發討論決議。買一大把香,在林中燒吧!

  附記∶關於夜哨的故事已講完。金門有很多傳言,但非親眼所見,實在無法相信。如∶快退伍老兵,夜晚不可抬頭看樹梢,會看到白色的東西。剛下部隊時,本營剛從大膽島移防下來,連上老兵說∶大膽島有一條地道可通往廈門市。像這種鬼話,你信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