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我在部隊抬尸體碰到的奇怪事

我在部隊抬尸體碰到的奇怪事

我這個人膽子不說大吧,但也不小。

我在干休所當過3年的兵,干休所大家都知道吧,就是有一定級別的軍隊離退休老干部居住修養的地方。

在那里,幾乎每年都有老干部去世,所以抬尸體的重擔就落在我們這些當兵的身上。

我們所規定干這個活的必須是班長,而且得膽大,身強力壯。不幸,本人正好符合以上標準,所以每次有這種活,肯定少不了我。

一次晚上我們接到命令說:我們所里一位姓楊的老政委可能不行了,所以我們所長就帶著我們個班長就趕到了醫院,到了醫院楊政委還沒咽氣,我們幾人和他的家屬就等在那兒,到了12點的時候,已經處在昏迷狀態的楊政委突然睜開了眼睛。

輕輕說了一句:你來了,然后就閉上了眼睛!我們懷著無比沉痛的心情,把著位為了新中國奮斗了一輩子的老人裝進了紙棺。連夜送進了殯儀館。就在我們又回到醫院給老政委整理遺物時,發生了一件怪事,我發現醫院的走廊盡頭隱約有一個老太太和一個老頭。可是一轉眼又不見了,就在這時突然有人喊我的名字。

我回頭一看,是我們所長,原來他也看見了。他跟我說,前面哪個老頭的影子好象是楊政委,那個老太太好象是他老伴,而楊政委的老伴在我當兵之前就已經去世了!我感到頭皮一陣發緊,然后和所長快步走出醫院!回到了寢室躺在床上,聽著錄音機里傳出的“牽手”我不感到害怕了,可卻有一種感動的想哭的感覺。

我相信楊政委一定是和他老伴走了,這對老夫妻風風雨雨走了幾十年,在戰爭年代里那樣艱苦的條件都沒能把他們分開。

連死后都還是在一起,這是多么真摯的感情呀!這才是真正的愛情!..........我算了算,在我3年的軍旅生涯中,我抬過不下5,6具老干部的遺體,但遇到怪事的只有這一次。

我也算是個老黨員了(本人今年22歲,18歲入的黨),按理說我應該是個無神論者,可是這件事是我親眼所見,不信也不行。

(也可能是我眼花了)在此我衷心祝愿楊政委和他的老伴,還有所去世的老干部和我的姥姥,爺爺,太奶....我去世的親人以及全世界的亡靈(日本人,印尼人,越南人除外)在另一個我們未知世界里能夠快樂的生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