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网上有鬼!

网上有鬼!

小艾上网也有一年多了,她最大的乐趣莫过于和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聊天了。她很喜欢听别人讲述自己的经历,所以,在聊天的过程中,她通常是扮演听者的角色,静静地看着文字,她总会想,有网络真好,能让我结交这么多朋友,听到这么多人的故事。
  这天,小艾照例打开电脑,开起QQ,准备大聊一番。这时,一条消息传来,请求让小艾加自己为好友,她的请求是在这样的:一个寂寞得想要寻求解脱的人。
  小艾很好奇,寂寞得想要寻求解脱的人?她为什么想要解脱呢?她一定有一段独特的经历喽?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她同意了她的请求。
  “你好。”小艾先向她问好。
  “你真好,这几天没有人理我,连在QQ上,也没有人愿意和我聊了。”解脱回道。
  “真的吗?为什么呢?”
  “因为别人都当我是累赘,我真的很失败啊……”
  “怎么会呢?是他们不好,只要自己快乐就好嘛,何必管别人怎么说呢?你说是吗。”小艾马上安慰她。
  我有一个弟弟,爸妈和亲戚朋友都喜欢他,而我,只是一个不起眼的丑女孩而已,根本没有人会喜欢我。从小到大,他们都很讨厌我,认为我是累赘,甚至想要把我丢掉。”
  “他们怎么能这样呢?太过分了!”
  “哎,其实我也知道,自己长得丑,脑袋又笨,脾气又坏,连我自己都常常想,上帝为什么让我来到这个世上?是为了让我遭到别人的唾弃吗?我真的不知道……”
  “不要这样想嘛,每个人活着都有意义,不要自暴自弃嘛!”
  “像我这种又丑又笨的人活着又有什么意思呢?”
  “你千万别这么想啊!”
  过了一会,还不见这个叫解脱的女孩说话。
  “你还在吗?千万别做傻事哦!”
  小艾开玩笑得说道。
  第二天的早晨,小艾的妈妈来叫她起床。
  “小艾,小艾,起床了。”
  “哦,知道……了。”她揉揉眼睛,睡眼惺忪地说。
  “小艾啊,你在知道不知道,昨天,有个和你年龄差不多的小姑娘跳楼了。”
  “真的吗?”她楞了楞,不会就是昨天在网上碰见的解脱吧?
  “你这孩子,真是的,难道妈妈还会骗你?”小艾的妈妈有点生气。
  “好了嘛,知道错了。”
  “好了,快点穿上衣服,今天我们还得去一趟超市呢。”
  “唔。”她敷衍着妈妈,心里还想着这个跳楼的女孩。真的会是她吗?
  在去超市的路上,小艾的妈妈还在嘀咕着这件事。
  “小艾呀,你千万不能这样,知道吗?”
  “知道了。”小艾有点不耐烦了。
  “这孩子,什么态度。妈妈养了你17年啊,你可不能让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妈!你放心,我决不会这么做的。”
  回到家,小艾迫不及待地坐到电脑面前,打开QQ,想证实一下,这个跳楼的女孩到底是不是她。
  “哦,还好,解脱还在线上。”她松了口气。
  “还好,你还在。”她向解脱发了一条消息。
  “怎么?你以为那个跳楼的女孩就是我?”
  “嘿嘿,刚才是这么担心来着,不过看到你还在线上,我就放心啦。”
  “我们能见面吗?”
  “见面,我得考虑考虑。”
  当天晚上,小艾怎么也睡不着,应该和解脱见面吗?和网友见面,妈妈肯定不会同意的,但是真的好想见见她,想看看她究竟长什么样,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哎,到底是见还是不见呢?真伤脑筋。算了,还是去吧。
  第二天,小艾上了QQ。
  “没问题,我们见面吧。”
  “真的吗?你愿意和我见面?”
  “是真的啦,那,我们约在什么地方呢?”
  “在月燎酒吧好不好,晚上11点,我们在那里见吧。”
  “什么?去酒吧?不太合适吧。”
  “我就知道,你还是不肯和我见面……”
  “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酒吧,又是晚上11点,那么晚,出来不太好吧。”
  “算了。”
  “哎,好啦,好啦,就在月燎酒吧,晚上11点,不见不散。”无奈,小艾答应了她。
晚上11点,又是去酒吧,老妈才不会让我去呢,哎,也只能骗她一回了。
  “妈。”
  “什么事啊?”
  “嘿嘿,您真聪明。”
  “快说吧,别卖关子。”
  “好嘛,好嘛。今天,是我的好朋友的生日,她请我去参加她的生日聚会,而且,让我今天晚上住在她家,你同意吗?”
  “还要住啊?”
  “是啊,你同意吗?”
  “这不是太麻烦人家了吗?”
  “哎哟,就让我去嘛!难得的事嘛,以后不会啦!”
  “这……”小艾的妈妈考虑了一下。“算了,算了,去吧,不过,你可给我记住啊,别给人家添麻烦,安分点啊。”
  “母亲大人,遵命!”
  小艾晚上5点出门,在KFC呆了几个钟头后,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准备打车去负约。
  “师傅,我要去市郊的月燎酒吧。”
  “小姐,那么晚了,去那种地方干什么?”
  “哦,我去去见网友的。”
  “你还是不要去了,那里不太安全啊,而且……”
  “而且什么?师傅,您说下去啊。“
  “而且有那种东西。”
  “哈,您在开玩笑吧?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鬼怪之类的东西,你您多想了吧。”
  “算了,就带你一程吧。”司机勉强答应了下来。
  车上有一份报纸,小艾借着月光,看了起来。头版头条就是妈妈说起的跳楼的女孩的事。上面还有一张图片,一个女孩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披着一头长发,准备跳下楼去。活得好好的,干吗非要去寻死啊?小艾实在想不明白。
  “小姐,到了,你在很的要去吗?”
  “啊,到了,那谢谢您了,师傅。”
  “小姐,你还是被去了。”
  “谢谢您的好意了,但是我非去不可。”
  “那……那我在这里等你吧,遇到什么情况快跑出来,我们就走,怎么样?”
  “那您不做生意了?”
  “哎,我可不愿意看到一个好端端的女孩就这样去了。知道吗,有事赶快跑出来。”
  “那真是谢谢您了,我进去了。”
  小艾暗自嘲笑道:“堂堂一个男子汉,还怕这种东西,真是奇怪。”
  她走进月燎酒吧,里面光线很昏暗没,每个桌子上点着一根白色的蜡烛,发出幽幽的光。再仔细看看,里面的人都穿着白衣白裤,她不禁想道,真奇怪啊,难道这里是喜欢白色的人的聚集处吗?
  她看了看手表,正好是11点了,那解脱呢?她来了吗?
  “喂。”一只手一下了搭在了小艾的左肩上。
  “啊!”她尖叫了一声。“谁,是谁!”她吓坏了,大喊道。
  “是我,解脱。”
  “哦,原来……原来是你啊。”她用手拍了拍胸口。“你可真是吓死我了。”
  “真的吗?我不知道呀……”
  小艾细细地打量着她,她穿着一是身白色连衣裙,披着一头长发。
  “怎么?觉得我很丑是吗?”
  “没有啦,我没有这个意思。”
  “有也没有关系,反正我习惯了……”
  小艾顿时觉得凉意由然而升,也说不出是怎么了,总觉得这个月燎酒吧弥漫着一股怪怪的感觉。
  “我们,我们坐下聊吧。”
  “好……”
  “伙计,我们要两瓶啤酒。”
  “小姐,你要啤酒吗?”伙计走过来,他也穿着一身白衣。
  “是啊,怎么?没有吗?”
  “嘿嘿,小姐,被您说中了,我们这只有白水和米酒,您要什么?”
  小艾看看四周,果真,这些人的手里不是白水就是米酒,再看看吧台,除了水就是米酒,还真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你们这真怪,怎么只有这两种啊,算了,来两杯白水吧。”
  “好类,您等一下。”
  小艾点完水之后转身对解脱说:“这儿挺怪的哦,只有水和米酒。”
  “是啊……”
  在烛光的映照下,解脱的脸显得格外苍白,根本没有血色。
  一阵风吹来,吹起了她的裙摆,这时,小艾才看清,她没有脚!
  小艾惊呆了,她慌忙起身:“解脱……我……我不舒服,先走了,你慢慢喝啊。”
  “这么快啊……”
  “我……我走了。”小艾低着头,快步走着,几乎快跑了起来。
  “别走啊……别走了……”解脱紧紧跟在后面。
  小艾脸色难看得跑回车里,那司机一看,知道情况不妙,马上发动了车,加足马力开了起来。
  解脱仍然不依不饶地跟在后面,直到到一栋大楼前,她停住了,伸出首呼唤着小艾:“别走啊……别走啊……”
  到了家,小艾连连像司机道谢:“师傅,谢谢,真是太谢谢您了,要你没有您,真不知道会怎样,谢谢。”
  “没有关系,你记住了,晚上别去那种酒吧。”
  “恩,知道了。”
  “好了, 我也得去做生意了,为了你,我可是失了很多客人啊,呵呵。”
  “好,慢走。”
  第二天,小艾想了起来,昨天见到的那个解脱,她穿的衣服和那个跳楼的女孩一模一样,而昨天她停下的大楼,正是她跳下去的楼。
  从此以后,小艾再也不敢去会网友了,而且,她的左肩每每去酒吧的时候都会隐隐约约疼起来。
  传说,解脱常常去骚扰一些17岁的女孩,她会在QQ上不停地说:“别走啊……别走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