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校園懸疑:家庭作業

校園懸疑:家庭作業

燥熱的六月,是學生最累的日子。
四中初中部是A市的重點初中。這所中學的成績能列到全市第一的好成績,最突出的成績就是升學率高,升到重點高中的占三分之二。
初三六班是重點中學的重點班,又是畢業班,學校領導相當重視。于是對班主任顧老師說,一定要加強復習,再苦也要加緊,鼓勵一下同學們,等考完試就過去了,再堅持一段時間就勝利了。
顧老師是全市級的骨干教師,光看架在鼻子上的那副眼鏡就知道他的學問有多深了。只是有些上了年紀,再過一年就要退休了。他喜歡給學生布置大量的作業——特別是在考試前夕。同學們有時能寫到凌晨一二點多。但顧老師不在乎,他在乎的是成績。
臨近考試,作業又增加了。
下午,看著滿滿一黑板的作業,大家有的驚嘆,有的習以為常了,見怪不怪。
林旭打趣的對同桌劉宇說:“你晚上寫作業寫到幾點?”
“這個。用不著你管。”她冷冷的說,瞪了林旭一眼。
林旭忽然感覺今天劉宇怪怪的。平時就數她說話多,今天好像沒怎么說話似的。臉色也不對,可能是壓力太大了吧。
晚自習時間,大家都在爭分奪秒的寫作業,爭取在回家之前能寫完,可是大家心里清楚,在回家之前,只有神仙能寫完,能在家里寫到11點就很不錯了。
林旭知道今天的作業多,特意加急用圓珠筆寫,顧老師是不允許用圓珠筆。可是現在來不及了,而且用圓珠筆寫字又快又好,老師也常常不親自檢查作業。即使顧老師檢查作業,可能也不會看出來的,這么工整的字,誰會想到他犯錯了?好容易等到了八點半。該放學了。林旭拉上王杰一起回家。
他們同住一幢公寓樓。
“林旭,你昨晚的作業寫到了什么時候?”
“11點半吧。我忘記了。”林旭的聲音有些微微發顫。
“我寫到了12點鐘,可是……”
可是沒說完,就被林旭攔下了。
“沒什么可是了。不就是寫的時間比我長嗎?”
王杰不再說話。
這時,劉宇走來了。騎著單車,瘦小的身影在路燈下拉的老長。像中世紀歐洲的老巫婆。
王杰叫道:“嘿。劉宇,你昨晚作業寫到幾點?”
劉宇看了他一眼,沒再說話。
王杰感覺劉宇的眼睛里閃著綠光!他不禁打了個冷戰,估計是自己太勞累,又是晚上,看花了眼。
“下午我問過她同樣的問題,她也只是瞪了我一眼,說‘不用你管’。”
“今天她一天都怪怪的。”王杰說。林旭點點頭,表示默認。

林旭回到家,媽媽已經為他準備了一碗熱乎乎的核桃糊,補腦。他一口也沒吃,就躲進書房里復習功課了。因為他要和王杰比賽誰寫作業誰寫的更快。而且要爭取比上次寫的更快。
不知不覺,11點鐘了。林旭打了個哈欠,打算去客廳沖一杯咖啡提神。
客廳里,陣陣陰冷的寒風。
“奇怪,夏天怎么這么冷啊?”林旭嘀咕著。他發現廚房的窗戶沒有關好,風吹進來的時候把門吹開了。去關廚房的窗戶。仿佛看見一個綠色的臉在窗戶上瞪著他,沒有一絲的微笑,冰冷的。他打了個冷戰,仔細一看,又沒有了。回到客廳沖咖啡。嶄新的飲水機是那種純正的黑色。在滾燙的熱水流出的同時,聽見一個男人狂妄的大笑。是那種沙啞的、恐怖的笑。
聲音很大,很清晰。但仿佛又很遙遠。
他又打了個冷戰,熱水從杯子里濺出來了,流到腿上。他大叫了一聲,驚醒了睡夢中的父母。笑聲不見了。
爸媽聞聲而來。這時,熱水已經把腿燙紅了,是那種血一般的紅色。媽媽拿來了涼毛巾,爸爸把牙膏也拿來了,用毛巾敷一敷就沒事了,再敷上牙膏,應該沒有問題,這個關鍵時刻,顧老師是不允許任何人請假的。
“怎么這么不小心啊?倒水還能把自己燙傷?”爸爸輕聲呵斥道。
“這兩天可能太累了。老是犯迷糊。”
“哎,老師也真是的。布置這么多的作業。”媽媽說道。
林旭接著說道:“爸媽,你們剛才聽見什么笑聲了嗎?”
“什么笑聲啊?是你自己太累了。哎……”
媽媽搖了搖頭,去給兒子沖咖啡。
林旭一瘸一拐的走進書房接著寫作業。
他要馬上寫完作業,因為,他太累了。需要休息。
作業寫到了凌晨一點,終于能放松了,喝下最后一口苦澀香濃的咖啡,軟綿綿的躺在床上。昏昏睡去。
夢中,他看見那張綠色的臉龐,那張陰冷的臉。沖著他狂妄的大笑。
2.
第二天,林旭一瘸一拐的來了。同學們問他怎么回事,他便說是不留神磕的。
自習課上,劉宇推了推林旭,用顫抖的聲音說道:“昨……昨天,晚上我……我……”劉宇還沒說完,林旭就感到不是那么回事了,他也矛盾了:那不是幻覺?那狂妄的笑聲,那張綠色的冰冷的臉……劉宇后來說的他都沒聽進去,他感覺到了一股從脊梁骨上透出來的涼意。
課堂上,顧老師笑著,“同學們,這兩天的作業雖然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