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轟動一時的1995年北京375公交車神秘失踪事件!

轟動一時的1995年北京375公交車神秘失踪事件!

進來之後你要頂著巨大地壓力看完轟動北京的330路公交車的神秘消失!

聲明:現在的375路公共汽車已經更改為(北宮門--西直門)
1995年11月14日深夜,夜已經很深很冷,風也很大. 一輛公共汽車緩緩駛出圓明園公交總站,慢慢地停靠在圓明園南門公交車站旁邊.這已經是當晚的最後末班車了. 車上有一位年齡偏大的司機和一名年輕的女售票員,車門打開後上來四位乘客.一對年輕夫婦和一位年紀老邁的老太太,其中還有一個年青的小伙子.他們上車後年輕夫婦親密地坐在司機後方的雙排座上,小伙子和老太太則一前一後的坐在了右側靠近前門的單排座上.車開動了,向著終點站香山方向開去......
夜色顯地更加的沉靜,耳邊所能聽到的只有發動機的轟鳴聲,路上幾乎看不到過往的車輛和行人.因為11月的北京深夜十分地寒冷,更何況是在那麼偏僻的路段. (那時的這條路段的確十分的偏僻) 車繼續前進著,大概過了兩站地.剛剛過了北宮門車站也就是300多米,大家就听到司機突然大聲罵道:媽的,這個時間平時連個鬼影都看不到.今天真他*的見鬼了,靠!還不在車站等車.這時大家才看到,100米遠的地方有兩個黑影再向車輛招手.就聽售票員說:還是停一下吧!外面天氣那麼冷,再說我們這也是最後末班車了.(註明:那時的圓明園--香山路段也的確就這一趟公交車,而且那麼晚了,出租車司機根本不會跑那麼偏僻的道路)
車停下了,又上來兩個人.不,確切地說應該是三個人.因為在那兩人中間還被架著一個,上車後他們一句話也不說,被架著的那個人更是披頭散發一直垂著頭.另外兩人則穿著清朝官服樣子的長袍,而且臉色泛白.大家都被嚇壞了,各個神情緊張,只有司機繼續開著車向前行駛;這時只聽女售票員說:大家都不要怕,他們可能是在附近拍古裝戲的,大概都喝多了,衣服都沒來得及換.大家聽她這麼一說,也都恢復了平靜.只有那位老太太還不斷的扭頭,神情嚴肅地看著坐在最後面的三個人,車繼續前進著......
大概又過了三四站地,路上依然很靜,風依舊很大.更不要提又有什麼人上車了,那對年輕的夫婦在上一站已經下了車;司機和售票員有說有笑地聊著天,就在這時,那位年邁的老太太突然站起身子,並且發了瘋似地對著坐在她前面的小伙子就打,口中還叫罵著說小伙子在他們上車時偷了她的錢包.小伙子急了,站起身對著老太太就罵:你那麼大的年紀了,怎麼還血口噴人呢!老太太也不說話,用兩眼怒瞪小伙子,並用左手用力抓著他的上衣領子就是不放手.小伙子急的滿臉通紅,就是說不出話了.老太太開口卻說,前面就是派出所了,我們到那裡去評評理!小伙子急說:去就去,誰怕誰啊!
車停下了,老太太抓著小伙子就下了車.他們看著已經遠去的公共汽車,老太太長出了一口氣.小伙子不奈煩的說:派出所在哪裡啊!老太太卻說:派什麼所啊!我救了你的命啊!小伙子不解的說:你救了我什麼命令啊!我怎麼了,不是好好的嗎?老太太:剛才後上車的三個人不是人,是鬼啊!小伙子:你是不是神經病,我才真見鬼呢!小伙子說完扭頭就要走.老太太:你不相信也可以,讓我把話說完啊!小伙子站住身子,老太太接著說:從他們一上車我就有疑慮,所以我不斷回頭看他們.說來也巧,可能是因為從窗戶吹進的風,讓我看到了一切.風把那兩個穿祺袍的人下身吹了起來,看到他們根本就沒有腿!小伙子瞪著一雙大眼吃驚地看著老太太,滿臉冒汗,說不出一句話!老太太說:楞什麼啊!還不趕快報警!.... ..
第二天,公交車總站報案,昨天晚上我站最後的末班車和一名司機一名女售票員失踪.pol.ice迅速查找昨天深夜報警並被警方疑為神經病的小伙子. 兩小時後小伙子和那位老太太被找到. 當晚,北京晚報和北京新聞迅速報導了這令人震驚的新聞並對小伙子和老太太做了現場採訪. 第三天,警方在距香山100多公里的密雲水庫附近找到了失踪的公共汽車,並在公交車內發現三具已嚴重腐爛的屍體.

更加另人不解的疑點接重而來:

第一:發現的公交車不可能在跑了一天的情況下還能開出100多公里,警方更發現車油箱裡面根本不是汽油,而是鮮血.
第二:更讓我們不解的是,發現的屍體在不到兩天的時間裡已經嚴重腐爛,就是在夏天也是不可能發生,經屍檢證實並不是人為的. 第三:經警方格檢查當天各個通往密雲的路口監視器,什麼也沒發現. 這起離奇事件在當時轟動了整個北京醫學界和公共安全專家部門。

嘿嘿!····
是不是覺得很真啊?相信膽小些的朋友們看到這完這個帖子已經感到很害怕了吧?以後晚上都不敢坐公交車了。其實我可以告訴大家,當我看完這個帖子的時候,我就明白了,這是某人把一個真實的殺人事件經過自己添芝麻加醋,造就了一個根本不存在的恐怖故事,對於這個恐怖故事的原題材事件我以前看過了,現在我就把這個事件告訴大家,大家就不會害怕了。   真正的事件是這樣的:有一天晚上,一個女孩上了晚上的末班公交車,車上很空。只有一個老頭,和司機,這時候開到一個站台,站台上上來了2個人,這2個人還拖著一個昏迷狀態的人上車了。那人渾身都是酒味。這時,那兩個人上車時還罵道:你這個白痴,誰叫你喝這麼多的?害我們抬你回家。。過了一會工夫,老頭突然對女孩罵起來了:你把口香糖吐我身上乾什麼?女孩說我根本沒有吃口香糖啊。老頭拿出個口香糖出來,硬說是女孩吐的。然後老頭要司機停車,叫女孩下去,司機就停車了。女孩也不怕他,反正一個瘦老頭,不能拿她怎樣。就下去了。下去後,車開了,女孩想繼續跟老頭理論。老頭說了:對不起,我是為了救你,剛才如果你不下車,我可真急了,可惜我救不了那個司機啊。女孩說怎麼了?老頭說:你沒發現嗎?那2個人拖的人是死人。那個人一定是那2個人殺的。因為喝醉酒的人身體應該是軟的,而那個被抬的人身體已經僵硬了。是兇手在他身上撒了酒,讓人以為他喝醉了。以便不會引起別人懷疑。。。。   結果第2天,果然新聞報導了:那班公交車在開到一個山地時突然墜毀山下,車上司機和一個乘客遇難。。。而那個遇難乘客就是那2人抬的死者。至於那2人是用什麼手法自己逃脫並讓車掉到山下去的,我不記得了。反正兇手是製造了一個被殺人坐公交車意外死亡的事件以擺脫自己罪行,而那個救女孩下車的老頭則是著名的法醫XXX教授(呵呵,不好意思,雖然很著名,可是名字我還是記不起來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