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貼圖] 探訪尼泊爾毛派軍營!軍營外掛毛澤東畫像![圖集]

[貼圖] 探訪尼泊爾毛派軍營!軍營外掛毛澤東畫像![圖集]

“沒有歧視,沒有剝削,那將是一個嶄新的尼泊爾!”———尼泊爾軍官心目中的未來國家
1996年2月,尼泊爾共產黨(毛主義)打響了第一槍,開始了“人民戰爭”,有人稱他們為“毛主義者”。他們的武裝叫尼泊爾人民解放軍。
  他們是叢林戰士,在10余年的“人民戰爭”中,他們通過艱苦卓絕的鬥爭,最後贏得了他們的未來。
  在尼共(毛主義)與政府簽訂全面和平協議後,這支神秘的部隊被安置在不同的營地裡,處於聯合國的監控之下
  如今,他們仍然胸懷壯志,在最艱苦的叢林裡,他們憧憬著一個不一樣的尼泊爾。
  他們是怎樣的一支軍隊?他們怎樣生活?怎樣訓練?他們快樂嗎?他們的未來在哪裡?帶著這些疑問,記者突破重重困難前往探秘。
  尼泊爾有一個神秘的世界,全球新聞媒體都夢寐以求前去一睹為快。當地時間6月20日上午,記者跋山涉水來到距加德滿都約170公裡的奇特旺,探訪了尼泊爾人民解放軍(PLA)的一處兵營。
  關卡:重重設防探秘不易
  19日晚間,我們抵達了靠近奇特旺的小鎮索拉哈(Sauraha),當晚在叢林中一個旅館住了一宿,第二天6點半出發。由於兵營位於一個隱秘的地方,就連隨行的尼共(毛主義)中央委員都得向當地農民問路。
  中途,我們的汽車來到一個河口,大家只能脫鞋涉水而過。也就是在這裡,我們注意到遠處一座山林裡有許多白色的板房,隨行的尼共(毛主義)人員說,由於山下的平地是農民私有的,所以,尼泊爾PLA的臨時營地只能修建在山上。
  當地時間20日上午8時40分左右,我們到了距索拉哈約6公裡左右的一個路口,幾名身穿迷彩軍服的士兵將我們的車攔了下來。下了車,我們馬上感受到一種不同的氣氛。附近的當地人神情明顯不同,也不怎麼願意和我們交談。
  我們注意到,路口的兩邊共有6名哨兵,有三處崗哨分布在不同角落,尼共(毛主義)的鐮刀斧頭標志多了起來。這只是前往兵營的第一道關卡。一個星期前,我們采訪了尼泊爾PLA第一副司令員帕桑,他答應安排我們采訪兵營。我們出發前又聯系了PLA相關負責人。但就是在這道關卡前,我們站了半個多小時,哨兵毫不通融,一定要得到上級命令以後才讓我們進入。隨行的尼共(毛主義)人員只得反復給相關人士打電話,費了很大勁才最後得以通行。一名哨兵帶領我們前往兵營。
禮物:熱情接待贈送光碟
  不久,我們就來到第二道關卡前,從這裡已經能看到遠處的簡易營房。有了哨兵的護送,我們暢通無阻。過了第三道關卡後,一個簡易足球場出現在路的左側,有很多尼泊爾人民解放軍士兵列隊坐在地上。後來我們才知道,他們在上課。
  路的右側有3張鍋狀雷達天線,還有一些帶著特殊車牌的汽車。一些綠色帳篷散落在營房之間的空地上。
  不知什麼時候下起了雨,營區一片泥濘。我們轉右來到營區較新的一間板房。兵營負責人阿比爾(Abiral)接待了我們。阿比爾對我們的到來表示歡迎,旁邊人給我端上奶茶。
  從交談中得知,阿比爾是尼泊爾PLA第三師的代理師長,加入了尼泊爾PLA已有12個年頭。他回答了我們提出的很多問題,還冒雨帶我們參觀了兵營。臨走時,阿比爾贈送我們一張介紹尼泊爾人民解放軍的DVD光碟,幷與我們擁抱。
  武器:鐵櫃鎖槍聯合國監控
  阿比爾告訴我們,該營地隸屬尼泊爾人民解放軍第三師,建於17個月前,約有1500人。
  目前該營地的所有戰鬥人員和武器都置於聯合國的監控下。2006年11月,尼共(毛主義)武裝與尼泊爾政府達成停火協議,結束了為期10年的內戰。根據停火協議,尼泊爾人民解放軍的戰鬥人員和武器被控制在指定的幾個兵營內,實行“人槍分離”、“槍械入庫”,在聯合國機構監督下實行集中控制和管理。
  走過一段泥濘的草地,我們來到營地後側內的一處高地,那裡可以俯瞰整個兵營。那裡是聯合國監督機構的駐地,鐵絲網包圍著,有尼泊爾人民解放軍的士兵看守。裡面有一排整齊的板房,上面都寫著大大的UN字樣,格外醒目,周圍布滿監控設備。在一處顯眼的地方,有兩個集裝箱一樣的鐵櫃子,裡面放著尼泊爾人民解放軍的武器。據說,鐵櫃子只有一把鑰匙,掌握在一名PLA指揮官手中。因此,我們沒能看到尼泊爾PLA的武器。
 食宿:環境惡劣生活艱苦
  兵營裡約有30%的人屬輔助人員,還有一些士兵的家屬也在。雨中,一些士兵修建兵營,和他們打招呼,他們笑著揮手致意。
  由於木質營房不夠用,一部分士兵不得不住帳篷。如果不下雨,氣溫至少有35攝氏度;叢林中蚊子猖獗,即使住在木質營房裡,也非常難受。現在,尼泊爾雨季開始,兵營裡處處泥濘。
  兵營裡的廚房非常簡陋,幾個大鐵桶一樣的容器擺在一起,還有殘留食物沒有清洗干淨,灶台破破爛爛。阿比爾告訴我們,士兵吃得很簡單。
  阿比爾透露,根據尼共(毛主義)與政府達成的和平協議,每名PLA士兵每個月有3000盧比(約合300元人民幣)的薪水。直到現在,兵營裡的士兵才領到5個月的薪水,而他們在兵營已經待了17個月。談起這個話題,阿比爾有些嚴肅,他說:“政府不能不負責任,必須履行承諾。”
  這裡環境惡劣,天氣濕熱,蚊蟲眾多,士兵們面臨瘧疾的威脅。為此,兵營裡專門設有一個簡易衛生所,有X光室、配藥室、治療室,在一間病房,有一名士兵躺著休息,他告訴我們,他得到了很好的照顧。
  娛樂:兵營游泳池很“奢侈”
  阿比爾冒雨帶我們參觀了兵營,出乎我們的意料,兵營裡居然有一個漂亮的游泳池,這是我們看到的唯一“奢侈”娛樂設施。
  泳池旁邊的牌子上寫著對男兵、女兵、兒童開放的時段。泳池邊有一個帳篷充當簡易更衣室。在單調的軍營生活中,這個游泳池應該為士兵帶來了很多歡樂。
  有趣的是,本來有兩個游泳池,但其中一個游泳池裡有一些水生植物,據說是用來養魚的。阿比爾說,那裡養的魚可以用來改善兵營的伙食。
  營地內還有一些其他的娛樂設施,如足球場、排球場,都很簡陋。我們還看到有自制的拳擊袋掛在樹上。
  在一個營房裡,我們還看到有人在看電視。據說士兵還能在兵營裡學電腦,但我們沒有見到。兵營總部裡的電腦能夠上網,不過有專門用途,一般士兵應該接觸不到。
女兵:不改愛美天性
  據阿比爾介紹,整個尼泊爾PLA第三師有943名女兵。
  雖然生活條件艱苦,但我們從女兵臉上看到的是樂觀的表情。一處女兵營房前,我們看到一個花壇,中間有一個用石頭拼出來的星星圖案,非常精致漂亮。
  我們的攝影師在拍攝的時候,一名女兵透過窗戶向外眺望。在兵營裡有許許多多像她這樣的女兵。在進入兵營的第一道關卡,我們注意到,一名執勤女兵戴著手鐲,指甲塗成了紅色,耳垂上還有一個小小的墜子。我們和她打招呼時,她對我們嫣然一笑。
  情愛:士兵戀愛自由
  兵營裡有不少士兵都已經結婚,有的夫妻倆人都在軍營內。我們問阿比爾,士兵之間是否能自由戀愛,他給予肯定的答復,不過他補充說,他們根據馬克思主義進行自由戀愛的,而不像西方社會那樣亂來。
  有的士兵會在兵營的重要紀念日舉行婚禮,結婚後如果條件允許,他們會住在一起。結婚了,自然有生孩子的問題,我們在兵營裡也看到過兒童。據瞭解,兵營裡沒有學校和幼兒園,這些設施在兵營外面,兵營為士兵的孩子提供食物,幷有人照顧他們。
  理想:為新尼泊爾而戰
  和平進程開啟後,兵營裡的士兵沒有戰鬥任務。但他們還要執勤和訓練。每天早晨4點30分,士兵就要起床進行訓練、執勤等活動。
  談到未來,阿比爾說:“我們在這裡是為新尼泊爾而奮鬥,我們目前還沒有完成目標,我們必須繼續為新尼泊爾而戰鬥。”


[泰山a按]此組圖國內首見,是讓我們了解尼泊爾真實動態的最好資料,呵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