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古校秘聞

古校秘聞

周許慌慌張張的從床上爬了起來,今天早上8點有節選修課,可現在已經7點50。看來今天要遲到了。想到這裡他不免皺了皺眉頭。教這節選修課的老師據說是學校裡脾氣最怪的,而且很古板,最恨得就是遲到的。聽說有一次一位學生遲到了,對他的處理方法有點微詞,要不是那學生的班主任出面說情,處分是背定了的。學校裡的老師都住在離教學樓不遠的新落成的教師公寓裡面,那裡環境好離教學樓又近,只有資格老的教師才被分進去,多少人搶著往裡面擠。可他偏偏不去,還住在以前的老公寓了,至於為什麼當有人問他的時候總是擺擺手,並不言語。就這麼個怪人偏偏讓周許遇上了,而且還遲到了。不知道今天他要怎麼處理自己。周許想著,走出了男生宿捨。

到了教學樓已經是8點20了,該上課的已經開始上課了。教學樓裡一片靜悄悄的,連一個走動的人影都沒有。周許一心想著上課也沒有在意。他要上的課因為是選修的,所以被安排在了8樓頂層,最快的上去方法當然是坐電梯了。不過今天電梯碰巧壞了,一個醒目的“電梯維修中”的牌子放在門口。就那麼巧。周許喃喃著准備爬樓梯。但是就在他轉身的一刹那,眼角的余光感覺到了一絲光線閃了一下。

咿?那個電梯居然能用了,從開學到現在那個電梯從來就沒人用過,今天居然修好了,那個上的按鈕分明亮著。因為趕時間,周許想也沒想就走了進去。電梯的門緩緩關上了,一陣超重的感覺過後電梯往上升了去。不知道是電梯走的慢還是時間過的太慢,約莫過了5分钟電梯還沒停下來。周許有點著急了。就在這時,他看見電梯的門縫裡有一絲光線透了進來,慘綠慘綠的光。那光越來越強最後整個門縫都被那光線添滿了。好象有什麼東西正試圖進來。周許冒了一聲冷汗,他不知所措的站在電梯裡面,靜靜得等著,等著他也不知道等的是什麼的東西。就在這時電梯突然一震,那慘綠的光消失了,門猛的打開了!

“你...”站在門口的居然是那位老師,老師盯著他看了幾眼,然後把他拉出了電梯,“過來,跟我到辦公室。”一種嚴肅的不容抗拒的聲音。電梯的門在他身後緩緩關上了,周許木然的跟在老師後面,遲到也好曠課也好都隨便他了,知識他不明白為什麼從樓下到樓上用去了大半節課的時間,在電梯裡面那光是什麼東西?想來想去也想不明白。“坐。”老師干脆的指了指凳子。周許愣了一下,不過只是一瞬間的事,他想也許這就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吧,就順勢坐了下去。

“剛才你是坐電梯上來的?”周許很奇怪他怎麼問,不過還是點了點頭。“都看見了什麼。”周許把自己在裡面的經過都告訴了他,他一邊說著老師一邊點著頭,似乎那個電梯裡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周許走在回寢室的路上,只是脖子上多了一個用紅線牽著的樊文符咒。那是老師給他的,他說他很早以前就對中國古代的神怪風水之類的東西感興趣,頗有研究也查過不少文獻資料。這次他遇到了不應該遇到的東西,所以讓他帶上這個。老師說他是一次偶然的機會才來到這個大學。那年他來到這所大學查資料的時候,無意間聽說了這個電梯的事情。當他來到電梯口的時候,感覺到一股很強烈的瘴氣。後來問起同事才知道,原來幾年前的一個早晨,清潔工來教學樓打掃衛生。當他打開電梯門的時候看見了一具屍體,說的好聽點那叫屍體,說的不好聽那就是一堆肉餅啊!整個人像是被很重的東西壓爛的。聽法醫說人還不是一下死的,而是慢慢被碾成肉餅的,就是說他被壓扁的時候還活著!但是絲毫找不到他殺的痕跡,而電梯裡又有什麼可以把人壓成那樣啊。因為沒有線索,案件也就這樣擱置下來了。誰知道1個星期後的一天又有一個維修電路的死在這個電梯裡了。死狀居然一模一樣!警察也拿這個件事情沒辦法。學校裡就流傳開了電梯受詛咒的謠言,校裡面沒辦法只有把電梯封了,並且不准任何人提起這件事情。

學校裡對這件事情諱莫如深,有人問起也就是一句電梯壞了打發走,於是他就在這所教學樓旁邊的職工宿捨住下了,准備慢慢研究。說來也巧,正在他沒有頭緒的時候,周許闖進了電梯裡,還遇到了那麼些古怪的事情。他也想借這次機會把這件事情調查清楚。當然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學生發生什麼事情,所以周許臨走的時候叮囑他再也不要去那個電梯裡面。

轉眼間一個學期過去了,周許因為大4了想留在學校實習一段時間再走,所以這個暑假留下了。一天夜裡,他接到學工部的電話,讓他去老教學樓搬東西。

天已完全黑了下來,因為放暑假,人都走完了。教學樓顯的格外的冷清。

周許望了一眼黑糊糊的樓梯,決定還是坐電梯吧。巧的很,那個平時好著的電梯又壞了,而那個一直沒用的電梯卻閃著燈... ...

事情也過去那麼久了,期間什麼事都沒有發生所以周許想也沒想就走了進去。

電梯門緩緩關上了,慢慢的升了上去。周許不自覺的想起了幾個月前發生的事情,心裡希望不要發生什麼。可偏偏怕什麼來什麼。這時候電梯突然一震,像是有什麼東西卡在電梯中間,然後碾過去,停了下來。周許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知道今天來這裡是個錯誤的選擇。這時電梯的燈滅了,不詳的預感升到心頭。

有光。在黑暗中他感覺到了光。綠色的,在電梯門的門逢裡!

光越來越強終於填滿了整個門逢。周許死盯著電梯的門,他感覺那光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動,在往門裡擠。那光像是綠色液體一般,竟慢慢的滲了進來。光滑的電梯壁反射過來的綠色的光映在周許的臉上竟是如此的猙獰。一縷光慢慢的游走到了電梯地板的中間,突然它抬了起來!這個他才發現那哪裡是什麼光,那分明是一只被壓扁了的手!

周許腳下一軟,癱在了地上。那只手扶這地板,像是很用力的抓著,慢慢的門逢裡竟擠進了一個頭。碎裂的分不清了五官,散發著讓人做嘔的氣味。它用力的掙扎著,哀號著。那聲音像是在哭泣,卻又像是在憤怒的咆哮。掙扎中它的身體已經進來了大半,那只手已經伸到了周許的胸前。它搖曳著干癟變形的手,眼看就要抓到他了。忽然周許想起了老師給他的符咒,他從衣兜裡拿出來,不顧一切的伸向了那東西。在一陣猛烈的震動後,電梯停了下來,綠色的光也消失了。

周許摸著手裡的符咒,它已經被汗水浸泡的濕透了。

經歷了這件事情周許也不敢再在學校呆下去了,在和恩師匆匆告別了之後,就走了。那個電梯至今沒有人用過,不過聽他們說,要是在月朗星疏的夜晚,會看到老教學樓的那個壞掉的電梯有綠色的光在那裡上上下下的...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