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血腥的真實越戰(組圖)[14p]

血腥的真實越戰(組圖)[14p]


1970年,一隊美 軍帶著他們的越南情人來到景色迷人的海灘燒烤。不少美國大兵因為越戰而生發了一段異國之戀,電影《天與地》、《早安,越南》都反應了類似的主題。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查理”成了美軍對越共的專稱。這名游擊隊員知道他將直面未經審判的處決。這個場景讓不禁讓人想起了電影《殺死比爾》,美軍在當時每天要做的正是《殺死查理》。



 
豐收的稻谷,喜悅的農婦,還有什麼?美軍?轟炸?亦或是殺戮。片刻的寧靜終究掩飾不了戰爭的喧囂。

  

蝗蟲般漫天飛舞的UH-1,成了越戰的一個標志性符號。大規模使用各類直升機,配合地面部隊作戰,以克服越南的高山密林、溝谷水網。一旦發現游擊隊,就進行閃電式的襲擊,呵呵,或者閃電式的撤退。總之,越戰影片中沒有UH-1的身影就不能稱其為畫面。

  



 
美軍遭遇了越南人的狙擊,馬上呼叫空軍前來清場,在這當口,一名美軍用ZIPPO點了根煙,他在猜想著看不見的對手,到底是北 越的大部隊還是一個拿著56式的小女孩兒?

  

一名垂死的南越士兵,無望地掙扎在生 死線上。美國人幾乎每次動武都要拉上一幫狐朋狗友,除去大量的南越士兵外,還有韓國的5萬余人,澳大利亞8千余人,泰國7千多人,新西蘭5百多人,菲律賓3百多人屁顛兒屁顛兒地跟著山姆大叔,鑽進了越南的叢林。

  

 
一名身背殺人利器M14自動步槍的海軍陸戰隊員正在向放牧的越南小女孩示好,不知道眼前的這一幕是否勾起了大兵對家鄉的記憶。越戰中很多美軍士兵頗具諷刺意味把象征和平的徽章別到M1盔或者BDU上,是祈禱和平還是祈禱自己盡快離開越南的叢林,看來只有上帝才知道。

  

在當時貧瘠的越南,唯一不缺就是雨水,用阿甘的話說“越南的雨仿佛從地底冒出來的,既有毛毛細雨,也有狗屎般的傾盆大雨”,士兵們接著雨水,等待著未知的戰斗。

  

  
在西貢戰役中,這名美國海軍陸戰隊的士兵正隱藏在一個孩子的房裡,做最後的抵抗。

  

這個巨型彈坑中的積水成了美國大兵的“迪斯尼樂園”。
  



 
  

這個軍官正在給越南小孩洗澡,邊上圍著一圈兒“看熱鬧的村民”。

  

這個年僅十歲的南越“小老虎”前天剛殺了兩個據說是越共的女人請功領賞,事後查明被殺的人正是他的母親和老師。

 
這名南越士兵正守在被流彈擊中的西貢婦女身邊,等待醫護人員的到來。越戰造成的平民傷亡十分驚人,而且美軍大量埋設的地雷和噴灑的“橙劑”至今仍遺害越南百姓。

  

這是眾多越戰攝影作品中,相當著名的一張。迷茫的大兵和純樸的越南小女孩兒形成了巨大的反差,或許他們都不明了對方為何會在自己的身邊。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