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研發新一代戰機缺實力 臺航空企業想找“外援”

研發新一代戰機缺實力 臺航空企業想找“外援”

兩年一度的“台北國際航太暨國防工業展覽會”將於8月13日開幕。由於海峽兩岸空軍實力近年來呈此消彼長之勢,有關台灣漢翔公司秘密研發臺軍“三代戰機”的話題,或將受到與會各界關注。考慮到台灣的航空工業水準,許多人懷疑漢翔能否憑一己之力完成新型戰機的開發,有跡象顯示,南韓、新加坡乃至美國會給予臺方一定幫助。

南韓:投桃報李

香港《亞太防務》雜誌比較看好南韓航宇公司(KAI),原因是在過去十餘年間,來自台灣的技術人員幾乎撐起了KAI的“半邊天”。南韓自詡為“民族驕傲”的T-50“金鷹”超音速教練機,在很多地方與台灣漢翔公司為臺軍生產的IDF戰鬥機相似。

據報道,1998年南韓政府定下T-50項目時,原本希望美國人能幫把手,但美方竟傲慢地將KAI踢出研發計劃,大有“一手包辦”的味道,令南韓人的自尊心受到傷害。於是,南韓通過民間渠道向台灣求援,漢翔當時剛好完成IDF戰鬥機的生產任務,大量員工處於待崗狀態,雙方遂一拍即合,許多漢翔員工以個人名義前往KAI工作。

儘管美國政府在得知消息後以終止援助相威脅,但漢翔向韓方保證T-50在沒有美國支援的情況下仍能進行下去,並拿出了相關方案。結果,該項目在台灣專家的主持下繼續推進,最終逼得惟利是圖的美國人主動恢復援助。

港刊認為,鋻於漢翔有恩于KAI,南韓可能投桃報李,在關鍵技術上對臺“三代戰機”提供幫助。目前,南韓擁有組裝美制F-16戰鬥機的生產線,還從美國獲得了火控雷達、電子告警系統、反干擾設備等技術,這些都讓臺軍垂涎三尺。鋻於南韓和台灣多年來一直以“螞蟻搬家”的方式互通有無,如果臺軍“三代戰機”上出現南韓技術,也非意外之事。

新加坡:地下交流

與南韓相比,同台灣保持密切軍事交流的新加坡更方便提供技術。新加坡現有東南亞最大的美式戰機維修保障中心,不僅美國空軍的戰鬥機在此保養,連周邊國家的美式戰機也要到此“體檢”。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航空發展中心的外籍技術骨幹中,約三成是從漢翔“跳槽”來的。當然,這不光是新加坡航發中心“高薪獵頭”的結果,也是由於漢翔公司因業務稀少而不得不“放水養魚”,借他人之力維持自己的科研隊伍。

事實上,台灣地區和新加坡之間的軍用航空技術合作,早在20世紀60年代就開始了。根據雙方的“聯星”和“星光”軍事合作計劃,臺空軍骨幹(含提前退伍者)構成新加坡空軍第一代指揮階層,負責為新挑選合適的作戰飛機。這種合作發展到上世紀90年代,逐漸演變成雙方在技術領域的交流,新方甚至為臺軍改裝了5架RF-5E“虎眼”偵察機,使之恢復對大陸進行戰術偵察的能力。

臺空軍前“訓練司令部司令”夏瀛洲也曾透露,新航發中心與漢翔公司存在諸多“地下管道”。考慮到新加坡正在裝備美制最新款F-15SG戰鬥轟炸機,漢翔有望從中得到更多的技術參考。

美國:暗度陳倉

在開發IDF戰鬥機的過程中,漢翔公司與美國眾多軍工企業建立了密切聯繫,甚至對上述企業的退休員工也禮遇有加。因此,漢翔的“三代戰機”從美國獲取技術支援亦非天方夜譚。

台灣島內媒體特別點出一家名為“神經元作業系統”的公司。該公司總部設在美國加州聖迭戈,成員多來自美國各大軍火公司和退役將領,在美國軍界相當有人脈。該公司曾協助臺“中山科學研究院”獲得“雄風”-2E巡航導彈、“天弓”-3反導攔截彈等敏感武器的設計藍圖和零部件,還暗地充當島內“中國造船公司”的技術顧問,為其所謂“潛艇自造”項目提供幫助。由此看來,漢翔完全可能與這家公司暗度陳倉,在“三代戰機”部分核心技術上獲得支援。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