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印學者擔心中國利用水資源威脅印戰略安全

印學者擔心中國利用水資源威脅印戰略安全

近來,中印水資源紛爭再次受到美國和印度一些學者的關注,聲稱該問題可能成為比中印邊界爭端還要嚴重的“戰略問題”。其實,中印兩國只要處理得當,以合作的心態友好解決,水資源完全可以成為推動中印關係發展的新領域。

    印度擔心中國“斷流”

    印度政策研究中心教授切拉尼8月10日在香港《南華早報》上撰文稱,水資源日益成為中印關係中的“重大安全問題”,有可能引發兩國長期爭端。切拉尼說,印度的主要河流大多源于西藏,但是由于中國在青藏高原實施跨流域、跨河流調水工程,這有可能造成流入印度的國際河流的流量減少。他甚至斷言,中國在西藏的灌溉和水利係統是將西藏水資源作為制約印度的“水炸彈”。

    美國之音近日也就中印水資源紛爭發表評論文章,認為中國設想把西藏境內的雅魯藏布江引向中國東部,這可能導致印度境內的布拉馬普特拉河斷流。美國之音還妄稱,中國正試圖把水源問題當作“政治武器”,用來對付下遊的國家。

    切拉尼代表了印度國內一些人的觀點,即認為中國需要與下遊國家訂立規范化的跨界流域合作協議。其實,這些印度學者的言下之意比較清楚,那就是要用所謂國際規則的束縛,來捆住中國合理開發利用西藏水資源的手腳。西方國家的媒體更是將此問題進一步放大,揚言中國開發雅魯藏布江就是向印度“宣戰”。

    水沒有成為戰略問題

    的確,流經印度的主要大河基本上源于中國境內,特別是西藏的岡仁波齊峰及其附近的瑪旁雍錯。如岡仁波齊峰北坡的森格藏布江成為印度河的上遊;源于瑪旁雍錯的朗欽藏布江流入印度境內,成為薩特累季河;源于瑪旁雍錯東側的當卻藏布江是雅魯藏布江的源頭。雅魯藏布江進入印度後成為布拉馬普特拉河。

    近年來,經濟發展和人口激增直接導致了中印兩國的農業和工業用水量猛增,對水環境施加的壓力逐年增大,雙方都越來越把目光投向發源于中國青藏高原和喜馬拉雅山區的河流。這些水係是中國和印度的生命線,也是巴基斯坦、孟加拉國、緬甸、不丹、尼泊爾、柬埔寨、老撾、泰國和越南的生命線。中印之間存在爆發水糾紛的可能性,但還沒有上升到政治和安全的層面,也尚未成為中印之間的戰略問題。

    印媒攻擊中國南水北調

    分析人士認為,國外一些學者和媒體炒作中印水資源問題,大致抱著以下三種心態。其一,擔憂中國在西藏的水利開發將減少跨界河流流入印度的水量,從而威脅印度的用水安全;其二,期望形成國際壓力,迫使中國簽訂對己不利的國際條約,從而捆住中國合理開發利用西藏水資源的手腳;其三,制造中印之間新的紛爭,從而限制對方崛起的態勢,獲漁翁之利。

    其實,印度輿論在炒作中國開發利用西藏水資源的時候,也應該進行反思。前幾年,印度輿論炒作過中國的“南水北調”工程對印度水資源的威脅,但並不符合事實。該工程西線計劃從長江上遊的通天河、雅礱江、大渡河三條支流引水,而這三條河流均為我國地道的內河,印度無權說三道四。此外,印方還擔憂過雅魯藏布江的調水方案,認為這將使印度東北部陷入幹旱。然而,即使中國未來從雅魯藏布江引水,只要不影響下遊國家的用水,中國利用本國境內資源的權利也無可厚非。

    近年來,印度也相繼出臺了“北水南調”和“內河聯網工程”,計劃在雅魯藏布江流經中印東段邊界爭議區內所謂的“阿魯納恰爾邦”的河流段上,攔河建造裝機容量達1100萬千瓦的水電站。一旦水壩建成,將可能淹沒處于上遊的我國西藏林芝地區的部分地段。而其“內河聯網工程”也有可能影響到孟加拉國近億人的生存和生態環境。印度在說別人不是的時候,為什麼沒有檢討一下自己呢?

    用包容心看待水糾紛

    作為正在崛起的亞洲大國,中國和印度今後在處理水資源問題時,理應摒棄歷史上西方大國崛起時的排他性和掠奪性,而應融入東方智慧中的包容性和中庸之道。印度在主張本國水資源權利的時候,不應以要求中國犧牲權益為代價,因為中國有合理利用水資源來發展西藏農牧灌溉和全國水利的正當權利。中國外交決策的價值取向絕非本國利益的投機性,中印可以以合作和對話的形式,統籌解決涉及兩國的爭端,包括水資源問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