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轉貼]桃花妖的三生三世

[轉貼]桃花妖的三生三世

桃花妖的三生三世

第一世—
我的原身,
曾是一株千年桃花。一株已快修煉成精魅的桃花妖。
  菩薩告之,我千年的辛苦修煉,只差一百年即可列得仙班。我聽了,舒展開了枝葉上朵朵緋紅桃花如笑臉般開了一樹!當然——那個時候,我還只是一株長在路邊的桃花樹……
  永遠不會忘記,那個改變了我一生命運的午後,有著明媚陽光的午後……
  當他,從路的那端朝我緩緩走來的一刻,我那堅硬的桃木心,竟一點點、一點點的收緊!我屏住呼吸,呆看著他一步步的朝我走近。
  終於,他看到了我,笑了。那一笑,竟讓我幾乎窒息!他撫著我粗壯的軀幹,憐惜的捧起飄落於地上的凌花。然後,居然臃懶的斜倚在樹下睡著了……我貪戀的看著他的臉龐,陽光透過我繁密的花枝灑在他的臉上,如同點點碎金,映得他俊俏的臉如此動人!他的體溫,穿過粗糙的樹皮一點點的傳到我的心上,好暖啊……
  天色已暗,我知道他終將離去,凄惶得沒有了主意!他終於醒覺,起身離去。我顫抖著,落了一地花瓣。看著他漸行漸遠,心中居然如同撕裂般疼痛!不要啊!不要就這樣離我而去!下次相見不知要何時!然而……我終究是留不住他的,因為,我只不過是一棵樹啊……。
  我下定了心思,乞求菩薩,我要做一個人!一個女人!可以爭取自己所愛的女人!
  菩薩憐憫地看著我,長嘆:“也許這就註定是你的宿命吧,但你若要做一個人,進入輪迴,你千年的道行也即將毀於一旦!再也回不了頭!你都想清楚了?”“決不後悔!”我絕決的眼神堅毅如磐石。
  於是,我終於得償所願,變成了一個人,一個女人,一個有著一雙桃花眼,貌傾城巒的女人!從此進入了茫茫塵世之中……
  我不會衰老,但是會死亡。所以我必須很小心很小心自己的肉身。人海茫茫,我苦苦的找了他很久很久,仍舊遍尋不獲,卻絕不懈怠!我堅信,我一定會與他相逢!相愛一世!
  三年過去了,我因自己的傾城之貌,成了權傾天下的尊王最寵愛的妃子。但沒有人知道,這個絕美的女子,積萬千寵愛於一身,盡享了榮華富貴,卻為什麼一點也不快樂?
  尊王費盡了心思,卻依舊不能博我一笑。有誰知道,我的心曾是一塊桃木,冰冷如鐵,它千年未曾跳動!只有一個人,可以讓它活過來。而那個人,他到底在哪裡呢……
  城中熱鬧非常!舉行了最盛大的慶典!與尊王平分天下的另一塊領域上的王來到這裡。以友好的姿態為兩城臣民尋求安逸平和的生活。兩城百年來和平共處,使得兩城均一派繁榮得以發展生息!尊王以最隆重的儀式款待他們,極盡所能示好。
  歡迎的宴會上,一向將我緊藏的尊王,為表待客之尊,竟命最寵的愛妃以舞待客。我順從地著上桃粉色的輕羅舞衣,對鏡輕輕描上黛山眉,脣上泯上點點朱紅。鏡中的自己有著粉白通透的面容,不染自緋的面頰,一雙桃花眼勾魂奪魄,卻沒有絲毫笑意。
  侍女輕聲催促了。我起身,走向大殿。樂聲起,當我款款穿過薄紗幕簾出現在眾人的面前,剎那間,所有的喧鬧、人聲都赫然而止了。感覺到無數的目光,或貪婪、或垂涎緊緊的跟隨住我的面容、我的身體。像是要將我吞噬一般沒有遮攔!等等!但為何……為何有雙眼睛如此、如此熟悉!?我順著那目光尋覓而去——是他!那個打動了我沉寂千年的心的他!我喉頭一熱!終於尋到了他!一顆心顫抖如風中樹葉,瞬間不能呼吸!尋尋覓覓,他卻在此時此刻與我相遇!他還能認得出我嗎?那株與曾與他相依而眠的桃花?!為何他的眼睛卻如此平靜?不再是當日那看著我時的一片柔情?他不喜歡變成了人的我嗎?!“桃妃!”我從懵懂中猛然驚醒!“請起舞吧。”尊王下令。我回過神——是的!我要舞!舞出最美的步——只為了他!
  樂聲霏霏,我身姿如風中舞動的桃花瓣,如玉的素手婉轉流連,裙居飄飛,一雙如煙的桃花眼似媚如絲,流光飛舞……
  然而……我那一舞惑誘的,卻不是那個我之拋棄了千年道行的他。而是鄰國的王……
  太平了百年的兩國戰事因我而起!一時間硝煙四起!生靈塗炭!
  殿外喧鬧嘈雜。貼身侍女滿面驚恐,連滾帶爬的推門進來:“娘娘!您快逃啊!大王戰死了!他們、他們說您是禍國妖孽!要……要殺了您啊!護國大將軍已經帶著人要衝進殿來了!”
  逃?我又能夠逃到哪裡去?妖孽?如果我還仍是妖,今日便不會落到如此下場!
  大門轟然倒塌!一大隊身著戎裝的戰士手執利器衝了進來,為首的……竟赫然是——他!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要殺我?!
  我死死的盯著他的臉。他的臉俊秀如昔,不同的是——曾經溫柔得要將我化開的眼睛,此刻卻充滿了騰騰的殺氣!他在我面前舉起了刀:“妖孽!你禍國殃民!今日就讓你受死!”
  我的淚緩緩地滑下了面頰,淚珠滴在地板上,“啪”的一聲摔的粉碎!就像我那碎得再也無法粘合的心……好吧,能死在他的刀下,我也沒有枉來這塵世了……
  他看著我的臉,卻靈光乍現的似乎想起了什麼……刀遲遲沒有落下……“將軍!”“這個妖孽有媚惑之功!你可千萬不要心存憐憫,被她迷惑啊!”旁邊的部從紛紛眾嘩!
  我知道。他這一刀如果不落,他的一世英名,必將毀於一旦!沒有猶豫,我飛身迎向他手中的刀!迎向他的懷抱……
  冰冷的刀;溫熱的血;他愕然的臉;還有我夢寐以求了千年的那個懷抱……下輩子,求你,一定要記得我……
  故事精選:實錄:一個撕心裂肺的愛情故事 講述:與三個男人刻骨銘心的故事
第二世—
  這一世,我是一個名動京城的紅伶。
  那個冬天的清晨,我投生在了京城最大的戲園“隆慶園”班主的家中。一生下來,爹娘就喜遂顏開:“看這娃娃,長著一對桃花眼呢!就叫她桃紅吧……”
  我雖然是娃娃的身子,但心思裡,還仍留著幾千年前桃花妖的竅。從小不哭不鬧,有著一顆剔透玲瓏心。七歲上下,已經似一個小大人,說話做事頭頭是道。任何戲文、把勢一點就通。就是從不輕易笑。
  爹爹嘆著——“看來老天註定了桃紅是要吃這碗飯的……”我十二歲第一次登台,一出《牡丹亭》轟動京城!從此,我便成了“隆茂生”的頭牌名角——小桃紅。
  十四歲時的元宵節,爹爹領著我們上天橋去看花燈。街上人們比肩接踵,一派繁榮盛世。姐妹們興奮異常!我正覺索然無味。就在這個時——我看到了他!
  原來這一世,他投身成了一個身世凄苦的小乞丐。骯髒的衣裳、滿藏污垢的臉,卻也掩不住年少的他的英氣勃發。
  剎那間周圍的一切似乎都已消失,只剩下我和他……我按捺住心中的狂喜,控制住自己顫抖的雙腳一步步、一步步的走到他的面前。他恍然若覺,抬起頭看我,清澈如水的眼中一片懵懂。“你叫什麼名字?”我柔聲問他。 “我、我叫榮、榮生。”“榮生,你願意跟我回家麼?”我笑著對他伸出了手……
  那一年,榮生剛剛10歲。
  沒有人知道,小桃紅為什麼一定要執意將那個小乞丐帶回隆慶園?對人一向淡然的她,對待他就像自己的親弟弟一樣。教他學藝,教他做人,讓他不離自己左右。
  有誰知道,
我的視線裡,只要有了榮生,就有了滿心的歡喜!我在等,在等他長大,等他記起那怕一丁點的前塵往事,等他愛上我……
  二十二歲那年,整個京城已經沒有人不知道“小桃紅”的名字!自從我被老佛爺欽點入宮唱了幾回子戲,王公貴族們爭先相邀。人人都知道小桃紅是個最率性不過的人,是要看著心情出局子的。一時之間,京城上下以能聽一回小桃紅的戲為榮!提起小桃紅的嗓子、身段、扮相,那是沒有人不叫聲“好”的!而十八歲的榮生,在我的悉心栽培下,也已經算是個名角,專和小桃紅搭戲演小生。
  戲裡,我與榮生演繹著自古以來的一出出纏綿悱惻的戲幕。粉墨霓裳,那一場場悲歡離合、生死相許。戲裡戲外,我已混沌不分。眼角眉梢,我濃得化不開的情意恐怕再也掩飾不住。鼓樂玎玲……我與我等了千年的愛人,又要到何時,才能琴瑟和鳴?
  榮生日益長成,也愈加英挺俊秀。一雙劍眉星目不知迷倒了多少女子。而他對我,始終是不同的。下了戲台,他從來不敢正視我的眼睛。在人前,他必是恭恭敬敬的一聲“桃老闆”;人後,他總是親熱而羞澀的一聲“桃紅姐”。
  要是有人哪怕說我一點不是,他必定跳起來就跟人急!他是喜歡我的吧?我甜蜜的想著,等過了正月,我就跟爹爹說去,叫他做主讓我和榮生成了這門親事,了卻了我這千年的夙願……
  天開始涼了。
  今天這出唱的是《桃花扇》。這往日再熟悉不過的戲文,榮生卻有點唱鍀心不在焉。眼神一五一十的朝台下飄去。我不解的順著他的視線向台下望去——那是一個身穿青色衣裙的姑娘,清秀的眼眉稱不上美,卻自有一種小家碧玉的韻味。我心中一凜!腳步開始凌亂,句不成句。好不容易唱罷謝場,來到台下卻又不見了榮生。我心裡麻麻的,總覺得有事,尋到前台邊,卻赫然見到榮生與那青衣女子在親密的竊竊私語!那臉上是一種我從未見過的曖昧神色!他們說了許久,才似乎依依不捨的告別。我只覺全身無力,眼前發黑,靠在暗處柱子邊上半晌動彈不得……不知過了多久,聽到喧鬧著找我的聲音。“桃紅姐!”是榮生,我回頭看他那張焦急的臉,“桃紅姐你怎麼了?”我勉強笑笑:“沒事,哦,對了……剛才看見你好象跟一個姑娘說話來著,那是哪家的姑娘啊?”榮生一下子漲紅了臉,羞澀的摸著頭:“她、她是翠屏,上個月在街上認識的,當時她的包裹……掉在我跟前來著。沒什麼,她今天,今天就是來看看我……”看著他滿溢著柔情的眼睛,我的心裡下起了雪……
  榮生慢慢的有了些細微的改變,經常時時不見蹤影。我慢慢感覺到,榮生正悄悄的離我越來越遠……。
  正月未到,榮生找著了爹,請爹爹為自己提親!新娘子就是翠屏,那個喜歡穿青色衣衫,雜貨鋪主的女兒。爹爹沒有二話就點了頭——他早看出了我的心思,想早點斷了我的念想。
  當我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爹爹早已經瞞著我去提了親,雙方也都下了定了。班裡的人雖然驚訝,也都替榮生高興,嚷嚷著要替他大辦一場。榮生的喜色,是遮也遮不住的。
  那——我呢?我千年的等待,又該何去何從?!
  巧逢城西的富戶王家的大少爺,看了我一場戲,不知怎的就迷上了。吵著鬧著要娶我過門,王家嫌我是個伶人,先是不依。往後那個少爺說是鬧得病了一個多月,王家這才躊躇著讓人來說親。爹爹一看是個正經大戶人家,我嫁過去又是個正室,跟娘一商量,就趕緊的應承了下來,連聘都收了才讓我知道!婚期就定在榮生的大喜之日的隔天。
  我不吃不喝已經三天了,但心裡還僅存著最後一絲希望,我不信上天會對我如此殘忍!我不信!
  夜深了,我悄悄進了榮生的房間。榮生睡容像一個嬰孩,純真而柔和。我的眼前幻化出了千年前的那個午後,當年他也曾依偎著我,睡得那麼甜那麼靜,還有午後的陽光透過我身上的繁花灑在他俊俏的臉上,像碎碎的金……一顆溫熱的淚,滴在了他的臉上。榮生醒覺,猛然坐起!驚訝的看著我:“桃紅姐,你……” 我用顫抖的手撫上他的臉,那張我眷戀千年的臉——“榮生……你,到底有沒有一點愛我?哪怕一點點?”榮生的臉充滿了驚訝與愕然,半晌說不出話來:“桃、桃紅姐!你……我一直把你當親姐姐看待啊!我,我也一直以為你當我是親弟弟一樣!你,對我那麼好!……我當年又餓又病……當你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你是那麼美……那麼溫柔!就像上天派下來解救我的仙女!你是那麼高不可攀,可望而不可及,我,我不敢有一點非分之想啊我!……我……曾經發過誓,一定要報答你的,要把你當、當我的親姐姐一樣孝順你,照顧你!……但翠屏不同,她、她是活生生的,我一見到她,心、心就跳得厲害……” “夠了!夠了!你不要再說了!”我忍不住厲聲大喊!我衝出屋外,衝進雨裡!
  榮生的每句話,都像刀!一柄柄的插進我的胸膛!我的心臟!我看到了悲哀的自己……我得到了那麼多人的痴愛與眷戀,卻惟獨得不到我愛的那個人的心!等待了那麼多那麼多的歲月,終究……還是一場空啊……
  榮生與翠屏的婚事如期舉行了。
  整個隆慶園裡張燈結彩,每個人都喜氣洋洋——只除了我。新娘子的花轎在中敲鑼打鼓進了門,鳳冠霞披的翠屏別有一種嬌羞的美態。而榮生,我從未見過他那麼幸福滿足的神態。
  喜宴上,榮生來者不拒地喝了一杯又一杯,終於被大家起哄著送入了洞房……
  新房的窗紙上,一對剪紙鴛鴦優游自在。光影裡,兩個新人的剪影恩愛纏綿。窗下,如水的涼夜裡,只有形隻影單的我默默垂淚。榮生,你一定要幸福,一定要幸福啊……你的幸福不是我今生要筆瓻Y一只傻的A的愛,而我的幸福……只不過是卑微的奢望--你可以愛我一點點,哪怕一點點!然而,今生我的心願無法實現了。那麼,就請你好好的過,好好的去守侯你愛的人……
  深夜的江面漆黑一片,朦朧的月影有著慘淡的白。我慢慢的、一步步走進江水裡,好冷啊!就如同今生我已僵死的心。水一點點地漫上我的腰……我的頸……我的嘴……我的眼睛……。明天,我就會永遠的消失在這個人世裡,沒有人會知道我去了那裡……榮生,來世,請你,一定不要再辜負我,好嗎……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