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妹妹背著洋娃娃

妹妹背著洋娃娃

有一首童謠是這麼唱的...
妹妹背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
娃娃哭了叫媽媽......

『老公,這個擺這裡好嗎?』小渝手裡拿著一個綁著圍巾的洋娃娃,開心的對大強說。
大強笑而不答,只是靜靜看著他的新婚妻子,然後微微的點點頭,一付有妻萬事足的模樣。
老公望著老婆,老婆又看著老公,兩人之間的濃情蜜意,不言可喻。
大強和小渝是一對新婚燕爾的小夫妻,因為憧憬鄉村生活,兩人都拋棄了原本在城市裡的高薪工作,來到這個小鎮。
在來到小鎮之前,三十出頭的大強在一間規模不小的企業中任課長一職,而年紀略輕的小渝原本是一名英文教師。
其實他們本來也沒有打算,這麼快就脫離城市生活,是一個月前剛好聽到一個同事說,他在鄉下有房子要出租,於是夫妻兩就趁著周休二日,來到這裡看房子。

原本只是抱著隨便看看的心態來到這裡。
一到這,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紅色大門,上面有著一條條的白色線條,門旁還掛著一個表面有些許斑駁的綠色郵筒。
進門,迎面而來的是一個十來坪大小的日式的庭院,右側有一個小池塘,圍牆邊種著幾株芭蕉和一些喚不出名字的樹,房子是一個平房,裡面有三間房間、客廳和廚房。除了前面的庭院外,從玄關出去還有一個後院,後院左側,擺放著一個鞦韆,旁邊長滿了一朵朵的黃色小花,或許是較少整理的原故,後院鋪滿了落葉,除了鞦韆旁的地之外。

大強夫妻倆在看了之後,覺得非常喜歡,再加上租金便宜,兩人也管不得在城市裡的工作,當下就決定租了下來。

一個月後大強和小渝搬了進來,按照習俗,在他們整理完房子之後,也是請了一大群朋友來分享他們夫妻的喜悅。
當天晚上,一群朋友,吃吃喝喝,好不開心。

妹妹背著洋娃娃,走到花園......
席間,突然傳來一陣很輕很柔的歌聲,像是小孩子發出來的。
「小聲一點,你們聽...好像有小孩在唱歌。」其中一名同事對大家說。
眾人安靜了一陣子,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少在那邊嚇人了,現在幾點了,就算隔壁有小孩也早睡了。」另一名同事說。
此時大強看了看牆上的鐘,時針和分針都指著十二。
「時間差不多了,開車回去還要一個小時,回去吧。」有人提議說。
連日來的疲勞,也夠大強和小渝累了,於是他們夫妻也沒在多挽留同事,便起身送客了。

站在門口,大強和小渝一一的向今日來的友人道謝。
「大強,我剛剛真的有聽到小孩子的歌聲,而且是從後院傳來的。」是剛才那位同事,大強沒多說什麼,只向那位同事點了一下頭,表示知道。
其實剛才大強也有聽到歌聲,只是心中感到奇怪且又顧慮到小渝會害怕,所以就沒多說些什麼。
而過沒多久,大強自己也忘了這件事了。
這晚,疲累的兩個人,躺在床上沒多久就沉沉入睡了。
一夜好眠,直到隔天中午,兩人才相繼起床。
這天中午,大強和小渝拿著鋤頭到後院要把泥土挖鬆。
在自己家後院種些蔬菜,一直以來都是小渝的夢想。
大強一邊翻動土壤,一邊和小渝有說有笑的,而小渝則是坐在鞦韆上注視著自己心愛的老公,兩人好不甜蜜。
坐在鞦韆上的小渝,時而看看樹上的麻雀,時而轉頭回來看大強。
忽然間小渝注意到鞦韆邊的土壤裡,有一節粉紅色的金屬。
小渝用手把它挖了起來,是一支粉紅色的髮夾,看起來還不會很舊。
然後隨手往自己的衣服一擦,放進口袋裡。

晚上,大強和小渝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電視,享受著近日來難得的輕鬆。
小渝依偎在大強的懷裡,手裡把玩著今天在後院撿到的粉紅色髮夾。
「那是什麼?」看了一會電視,大強發現小渝手裡的粉紅色髮夾。
『今天在後院撿到的。』小渝說。
「又不是小孩子,亂撿東西。」大強輕撫著小渝的臉說。
『有什麼關係,這可是我家。』小渝嘟了嘟說。
大強愛憐的看著小渝笑了笑。
「回房睡吧。」大強伸了個懶腰。
『你抱我,我才要。』小渝撒嬌的說。
小渝發起小孩脾氣來,大強實在是拗不過,每回最後總是要得順著她的意。
大強站起來,彎下腰,一把將小渝抱了起來,往房間走去,經過玄關時,小渝順手把髮夾,別在架上的洋娃娃頭上,然後入了房。

一夜溫存,兩人都沒注意到,後院又傳來一陣陣小孩子的歌聲。
妹妹背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
娃娃哭了叫媽媽......

隔天起床,大強想到要回舊家去載一些之前遺漏掉的東西。
吃過早餐,小渝送著大強出門後,便開始整理起家裡。
近日來的勞累,讓小渝整理起來有點意興闌珊,拿著抹布東擦一下,西抹一番。腦袋早就不知道飛到何方。擦著擦著,走過玄關,小渝發覺有點不對勁。
『咦?洋娃娃呢?』小渝心裡想著,昨天明明睡覺前還有看到,怎麼就不見了。
小渝先是到客廳找了一下,沒找著,接著三間房間又找了一遍,廚房,浴室,能找的地方都找遍了,然後再到前院去,明知道洋娃娃不可能跑到房子外面去,果然前院也沒找著。
穿過玄關,來到後院,一眼就看到洋娃娃好端端的坐在鞦韆上,不過小渝沒發現洋娃娃的身上,沾上了泥土。
小渝心中納悶到極,百思不透,隨手把洋娃娃從鞦韆上拿起來,放回架上。
『等大強回來,再問問看是不是他放的。』小渝在心中想了又想,最後只覺得這個解釋最為合理,不過大強把洋娃娃放在鞦韆上幹嗎?。

小渝整理完家後,看看時間還早,想說先睡個覺。
鈴...鈴...鈴...
『喂。』小渝在睡夢中被電話聲吵醒。
「老婆,我要過去媽家裡拿點東西,拿完還要跟小林去吃個東西,會晚一點回去,不用等我累了就先睡。」電話那頭傳來了大強的聲音。
『喔!好。』小渝揉揉了惺忪的睡眼,看著牆上的鐘,九點五十分。
「那就先這樣,掰掰。」
『路上小心,掰掰。』小渝忘了問大強洋娃娃的事。
被電話吵醒的小渝再也睡不著,起床隨便吃了點東西,又在客廳看了一下電視,此時鐘上面的時間是十一點半。
回到房間後,小渝慵懶的橫躺在雙人床上,手中拿著一本書,看沒多久,又不知不覺的睡去。

妹妹背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
娃娃哭了叫媽媽......
不久小渝又被吵醒,不過這次吵醒小渝的不再是電話聲而是一陣陣小孩子的歌聲。在床上發了一下呆,忽然間驚覺,歌聲是由後院傳來的。
不由得心中恐懼。
『這麼晚了,怎麼會有小孩的聲音。』小渝雖然害怕卻又難忍心中的好奇。
強作鎮定,靜下心來,聽著......

妹妹背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
娃娃哭了叫媽媽......
歌聲一遍又一遍唱著,一下傳來的歌聲伴隨著鞦韆擺盪聲,一下又是歌聲和著緩緩的腳步聲,忽遠忽近,時而覺得距離有幾尺之遙,時而又覺得近在耳邊。
房間和後院只隔著一面落地窗,玻璃上面罩著一席窗簾,此外別無它物。
小渝感到不妥總覺得玻璃後面有些什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勉強壓住心中的恐懼,小心翼翼的走到落地窗前。
站在窗前面,小渝想了一下,決定要偷偷的把窗簾打開,看看後院到底有些什麼東西。
站在落地窗的旁邊,小渝輕輕的、緩慢的把窗簾,一吋一吋的掀開,掀開窗簾後,朦朧的月光,照在後院,觸目所及的是一個穿著紅色連身洋裝的小女孩,頭髮有些散亂,坐在鞦韆上,搖啊搖的,口中哼著,現在所聽到的曲調,手中還抱著...玄關旁架子上的那個洋娃娃。
小女孩哼著歌,盪著鞦韆,時而起身在後院中繞阿繞的,時而又坐回鞦韆上。
被這個情景驚嚇過度的小渝只是瞪大眼睛看著,張著嘴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
剎那間,小女孩像是有所發覺,把頭轉了過來,往小渝所在的方向看。
小渝嚇的閉上眼睛,全身血液像是凍結般、身體僵直的愣在原地,無法動彈,一股寒意,由腫至頂傳來,此時小女孩站起身來,把洋娃綁在背後,一步一步的往落地窗的方向走來。
小渝再度把眼睛睜開,月光下,怎麼看都不真切,一切如夢似幻,隱約中,只覺得小女孩在對自己微笑,小渝看到,小女孩手中的那個洋娃娃,頭上還夾著撿來的那個粉紅色髮夾。
小女孩一步步靠近,小渝心中一陣滯礙,呼吸變得非常困難。還是一動也不能動。只能任由小女孩往自己靠近。
小女孩口中依舊哼著曲調,五公尺、四公尺、三公尺,距離一直縮近,小女孩的臉越來越是清晰,兩公尺、一公尺、五十公分、三十公分,直到小女孩的臉完全貼在玻璃上。
此時終於看清楚小女孩的臉,小渝也無法完全確定她是個小女孩了,除了她的體型和歌聲。
隔著玻璃小渝看到的是一個接近臉的形狀、上面一片潰爛,兩個深陷的凹洞,看似兩個無底的窟窿,窟窿裡還有一隻隻肥大的蛆緩緩蠕動著,小女孩沒有鼻子,在該是嘴巴的位置,一灘灘膿水隨著歌聲,一點一滴的溢了出來,傳出的惡臭,似乎連窗戶的另一端也能聞到。
驚嚇之餘,一陣反胃,玻璃外,小女孩的嘴越張越大、越張越大,大到幾乎能把小渝吞了進去,雖然隔著落地窗,但此時的畫面,驚嚇的程度,絕對不是一個年輕女性所能負荷的,忽來的暈眩,接著一聲尖叫,小渝昏了過去。

尖叫的同時,大強剛好到了家門口,聽到妻子的叫聲,大強急得連鞋子也沒脫,就往房間衝了進來。
一進門,大強除了看見昏倒在地的妻子外,並無其他異狀。
大強把小渝搖醒後,詢問小渝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醒來後的小渝邊哭泣邊把事情經過告訴大強。
而大強只是不斷的安慰著小渝,答應會把事情查清楚。
接下來的時間,小渝已經嚇到無法入眠,只是靜靜的躺在大強懷裡,等待天明。
天色一亮,兩人家也待不住,走到屋外,開始向附近鄰居,挨家挨戶的詢問。

一問之下才知道隔壁兩戶也都是最近才搬來的,每晚都有聽到小孩子的歌聲,只是從來也沒人看過什麼小孩子,一直以來大家都誤以為是鄰居的小孩子在唱歌,所以也沒多想什麼。

大強發覺事有蹊蹺,並不單純,回到家後,左思右想,仍百思不得其解。
考慮後,便拿著鋤頭,來到後院。
這時小渝發現昨天小女孩手中抱的洋娃娃,如今動也不動的置在鞦韆上。
心中陣陣涼意襲來,無意識的往大強靠了過去。
大強的直覺告訴著他,鞦韆下略顯鬆軟的泥土,肯定有什麼古怪。
想著昨夜的事,看著面前的洋娃娃,小渝不敢用手去拿,於是隨手在地上撿了根樹枝,把它撥落在地。

大強手持鋤頭,往這塊地,先是輕輕的敲了幾下,沒任何異狀,看了小渝一眼,像是在徵求她的意見。
『挖深一點看看。』小渝專注的盯著大強說。
大強點點頭,又用力挖了幾下,果然不出所料,一小塊滾著蕾絲的紅布映入眼簾。
看到後大強和小渝緊張的往後退了幾步。

大強深深的吸了一氣,繼續的往下挖下去。在一旁的小渝摒息以待。
慢慢的,滾著蕾絲的紅布,面積越來越大,隱約中已經可以看得出是一件小孩子的衣物。
此時大強已經肯定事情必定不尋常,在看到衣物之後更是小心的挖掘,先是衣物再來是鞋子、小腿、大腿、手掌、然後一塊塊分不清楚部位的血肉,越挖大強越是膽戰心驚,到最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小女孩頭顱,陣陣惡臭撲鼻而來,之後小渝歇斯底裡的大叫了幾聲後,跌坐在地,不停的自言自語。
這個小女孩的頭顱和自己昨夜所見的那個小女孩的模樣,幾近相同。
凌亂的頭髮、潰爛的臉孔,兩個深不見底的窟窿,爬滿一條條肥大的蛆,鼻子的部份已經看不出來,嘴裡牙齒依稀可見,帶著腐敗味道的屍水汨汨流出。
雖然此時天色還未完全暗下,但由於眼前景過於駭人,大強突然間也感到一陣反胃、暈眩,接著轉身抱起小渝,頭也不回的往外衝了出去。

之後,大強跑到當地警局報案,晚上警方來到現場,氣氛顯得非常凝重,鑑視人員把已經不知分成幾塊的小女孩裝成一袋,帶回檢驗。
當天,大強和小渝,連家也不敢回,就在附近的旅館投宿了一夜,隔天才匆匆忙忙的回去,收拾幾樣貴重的物品回到舊家。

檢驗後經過比對證實,這名小女孩就是當地一名已經失蹤多時的十歲小女孩。
小女孩失蹤時,身上穿著一套紅色的連身洋裝,頭上別著一只粉紅色髮夾。
小女孩的家人,在遍尋不著小女孩的情況下,已經搬離這傷心的小鎮了。

一個月後,大強和小渝還是堅持不願在回到這間房子,只好請來了搬家工人,幫忙把東西搬回舊家去。
這天搬家工人,一直忙到深夜,最後一名工人把門關上時,回頭看了一眼,貼在門上,大大的“租”字,然後轉身離去。

此時後院又傳來陣陣歌聲...
妹妹背著洋娃娃,走到花園來看花,
娃娃哭了叫媽媽......
不過工人卻是渾然不覺。

肉體離開了......並不代表,靈魂也會離開。你說對嗎?
至於小女孩的遭遇,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