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弱勢者醫療權 須集思廣益

弱勢者醫療權 須集思廣益

上周2月6日醫學倫理談到王家有位重度智障女兒恩慈,因恩慈進入發育期,將面臨經期及生育的問題,父母為了免除日後的困擾,要求劉醫師為恩慈拿掉子宮。
 

智障兒該絕育嗎?在這次參與活動的讀者中,有七成二都認同應該拿掉子宮,而有二成八的讀者不認同這種作法。如果在醫學倫理意識不是那麼高的幾年前是毫無疑義的,然而目前在病人人權被廣泛討論的情況下,這個個案就出現了爭議。  

首先恩慈的父母是她的監護人,理當是為她的利益著想,拿掉子宮為的是使她發育期過得較為平順;然而,家長或監護人的價值觀並不等於未成年或智障者的最大利益。至於劉醫師他並沒做過這樣的手術,因此他不能決定開刀是不是對的。所以最正確的作法應該交付醫院的倫理委員會討論,做成決議;因為從每個個案不同的情形來討論,集思廣益之下的決定,才是符合給未成年或智障者最大利益的原則。  

沒有意外的情形下,倫理委員會的決議應該是會讓劉醫師為恩慈做子宮切除術的,這在台灣已有身心障礙者的保護法,並責成各縣市衛生局訂出相關辦法,所以逕行手術也是於法有據。然而就醫學倫理的層面而言,更慎重的決定才是文明社會給予恩慈這種智障、未成年人的保障。  

如果對智障男生做男性結紮可能沒什麼爭議,一來手術簡便,二來可以再接通,以目前科技並不影響他們生育力的回復;但拿掉女性子宮就是一種對人體高度破壞的大手術了,如果有一種藥物能取代這種手術,讓女性暫時沒有月經並且不能生育,那是否要做這種手術?像目前就有讓男性三個月打一針,等於像切除睪丸一樣的藥物,所以基於人道考量,性侵累犯可以做「化學去勢」來取代切除睪丸;醫學的進步,有時是超乎一般人想像的。  

相反地,最近美國出現了「枕頭天使」的案例,美國西雅圖9歲女童艾許蕾罹患罕見的「靜止性腦病」,除了不能走路說話之外,也無法自行吞嚥、把頭仰起、翻身或坐起來,家人用鼻管替她餵食,稱她為「枕頭天使」,因為放在枕頭上她就一動也不動躺在那裡。3年前,在家長提出要求下,西雅圖兒童醫院為艾許蕾做「生長衰減」的治療,抑制她體型成長,使她一直保持6歲的身材,以便長期治療,否則她一旦長大,家長在照顧上會更加困難。  

「生長衰減」治療是屬於侵犯性的新療法,包括子宮切除、乳腺切除並施予高劑量雌激素;當西雅圖醫院得意地把這個治療發表在著名的醫學期刊上時,卻引來許多不同立足點人士的抨擊,他們就是在質疑什麼是枕頭天使艾許蕾的最大利益?誰做的決定?醫療科技可以自由自在地去發展,做出自以為是的診療而罔顧弱勢病人自主權益嗎?  這正是在劉醫師拿掉恩慈子宮前,醫學倫理委員會和社會大眾要深入思考的現代醫學倫理觀。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