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其他] 許願樹 

[其他] 許願樹 

1985年的時候,鈴木一朗十二歲,就讀日本愛知縣豊山國小六年二班,那時他正在寫一篇叫「夢」的作文,而我每天作白日夢。

那一年,我十一歲,就讀台南縣下營國小五年丁班。當時我心底不為人知的願望如下:一、希望《科學小飛俠》裡的二號大明不要死。二、希望我的數學老師趕快死一死。三、長大後娶坐在我隔壁的女孩馬小蓮為妻。

但智商遠超過五年級小學生平均值的我很清楚的知道,第一個願望是白日夢,第二個願望是意氣用事,只有第三個願望值得我努力去追尋。

如何追尋?

當時,一個號稱IQ200的混蛋天才鹿丸(化名)同學告訴我:「你必須把你的願望寫下來,像鈴木一朗一樣。」

當時我還不知道鈴木一朗是誰,我還以為他是個忍者。

「然後呢?」

「讓你喜歡的人看到。」

「我才不敢。」

鹿丸同學說,你可以把你的愛像世界七大洲那樣分散開來,也就是把「許榮哲愛馬小蓮」這個事實分成七等分,散布在馬小蓮的桌面上。如此一來,表面上,馬小蓮不知道你喜歡她,但潛意識裡,她知道你喜歡她。

「潛意識是什麼?」我問。

鹿丸同學:「潛意識是海水,總有一天,它會把世界七大洲連結起來,到時候你的願望就會成真了。」

後來,我就真的像個猥瑣的海盜,把心底的祕密「許榮哲愛馬小蓮」藏在鄰座女孩的七大洲桌面上。從此,她每天都看到我愛她(我臉紅),但她不知道我愛她(我心安),但我知道時間一久,她就會明白我愛她(我期待),因為海水總有一天會升上來。

時間慢慢拉長了,就在我幾幾乎要忘記童年的這個願望時,我在小學同學會裡遇見了馬小蓮,這時她已經從小美人長成大美人了。

馬小蓮告訴我,當年她早就知道「許榮哲愛馬小蓮」這件事。

「原來妳早就知道了,」我搔搔頭,企圖掩飾自己的尷尬:「那其實是個……玩笑。」

美麗的馬小蓮搖搖頭:「你不應該開自己的玩笑。」隨後她岔開話題,提起了鈴木一朗。

1985年,就讀小六的鈴木一朗,在作文簿裡許下願望:他想成為一個一流的職業棒球選手,目標契約金一億元以上。

馬小蓮說,為了實現夢想,鈴木一朗所做的努力是「從小學三年級開始,365天裡,有360天都拚命的練球,每個禮拜和朋友玩的時間,只有五到六個小時。」

仇恨的馬小蓮全身顫抖:「而你只是……」

而我只是……每天躺在綠油油的草皮上,望著悠悠的白雲,幻想著總有一天,海水一定會自己升上來。

許多年後,鈴木一朗的夢,被他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打向外野草皮,然後盜向二壘、三壘,最後撲回本壘,然而我卻一次又一次看見馬小蓮那張美麗卻仇恨的臉,「你不應該開自己的玩笑。」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