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幻象的盡頭

幻象的盡頭

我不喜歡跟人對望,也不會一直注視著某人,因為對我來說這是個滿痛苦的事,為什麼呢?因為我會看到「幻象」。


每當我看著一個人超過一段時間時,「幻象」就會產生,被我所看到的人會停下所有動作,然後看著我,對方的眼神會慢慢變的憤怒,然後越來越憤怒,似乎是對我有仇似的,咬牙切齒、頭冒青筋……等等憤怒的象徵都會出現在臉上。只要我轉移視線或者閉上眼,再讓視線回去,一切又恢復正常了。


我看過了眼科,得到的結論是「一對沒有問題的好眼睛」,心理醫生的結果則是「壓力太大了」之類的回答,腦部也沒有任何問題,就很普通的人腦而已,江湖術士則是說「體內住著魔鬼」這一類的,全部都是沒有幫助的答案。


因此我的生活總是過著視線漂移、東張西望、左顧右盼的日子,朋友都覺得我總是愛理不理、到處神遊、心不在焉,不過這也沒辦法,讓人惡狠狠的看著誰會舒服啊?如果可以我也希望我能痴痴的望著我心中的那個她(雖然從未有過那個她),但是看著看著對方就會憤怒的回看你,還沒告白心就碎了一半。


不過人憤怒到了極點到底會出現怎樣的表情?我最多只看到人咬牙切齒就差不多放棄了,如果繼續看到底會出現怎樣的表情?臉部肌肉究竟會扭曲到怎樣的地步?這樣的表情只有我能觀賞,其他人是看不到的,那我怎能不去觀賞這個專屬我的表演呢?決定了,就來觀賞同學的表情吧,時間就午休好了,一方面時間夠長,另一方面大家都趴著也好掩飾自己在注視著某人,被人發現要解釋也麻煩。


午休的鐘響了,大家紛紛回到位置上趴下,班上的秩序真好,秩序優勝果真不是拿假的。我也趴下,露出眼睛來注視某位同學,突然,那位同學站起來,轉向我,開始看著我,「幻象」開始了,他開始憤怒,充滿怒氣,咬牙切齒,頭上的青筋也冒出來了。

好可怕~~看過的人八成會有陰霾,剩下的兩成一定是心理變態。身體已經有點顫抖了,好不舒服啊~~不過應該還沒到極限,我要看下去,那人的眼睛似乎冒出了火焰,該不會真的是「怒火中燒」吧?不只如此,眼睛周圍的皮膚變黑了,像是會火烤過一樣,而且正在擴散,火焰也越來越大,然後頭上開始長角了,牙齒也變成了利牙。

我受不了了~~我立刻閉上眼睛,讓頭腦好好放鬆一下,剛才的畫面仍然在腦中揮之不去,那根本就是惡魔的樣子吧,就像是想復仇的人跟惡魔定了契約得到了力量來復仇的感覺,看過的人就算是心理變態也會留下陰霾吧,不過這似乎還不是盡頭。


高一生活就在與那位同學保持距離的情況下結束了,很慶幸高二不用跟他同班,不然每次看到他就會想起那張惡魔般的臉.。


在大家都不熟的情況下,理所當然的先進行所謂的自我介紹,其中有個人在自我介紹時眼神不斷漂移,似乎在躲著什麼,或許有人覺得他是太害羞,但我很確定不是這樣的,這種感覺只有體驗過的才知道,他在躲「幻象」。


下課後,我走向他,還沒開口他卻先說:「你,也看的到吧?」「是啊,總是被人惡狠狠的看著呢。」看樣子他也是從我的自我介紹知道我在躲「幻像」。


可能是因為躲著相同的東西,我們的感情特別好,想不到會有人跟我一樣,而且還不只一個。
「我有個朋友也跟我們一樣。」
「是喔?那他現在呢?」
「死了。」
「死了!」
「恩,有一天他突然在走廊上倒下,那時他正注視著某個人,他倒下時的表情就像是被嚇到魂魄都不見了,我猜他是看到了『幻象的盡頭』。」
「幻象的盡頭?」
「恩,幻象不是會隨著我看愈久愈可怕,但我跟你似乎都沒有看過盡頭,我想那幻象的盡頭必定是很可怕的,他才會嚇死吧。」
嚇死,光聽這種死法就夠嚇人的,「幻象的盡頭」到底是啥呢?變成像惡魔那樣都還沒到嗎?一堆問題接踵而來,算了反正我應該看不到才對。


終於過了一個學期,放假的時候終於到了,在新班級上仍然是被冠上愛理不理、到處神遊、心不在焉這類的形容詞,只是這次多了個人陪我。


某日無聊的我坐在書桌前假用功之名,實際上在看窗外的風景,雖然是冬天,街上還是好多人,黃昏的時候剛好是下班潮,街道上的落地窗看上去就上鏡子一樣,反映著街上的人。突然我想到,不看真人只看鏡子中的影像的話,會不會出現幻象呢?於是我就看著落地窗中隨便一個人的影像,沒多久之後還是出現幻象了,感覺真失望呢。


就在我又回到無聊時,有人密我了,是我的「幻象之友」
「安,你在做啥呢?」
「沒啥事,正無聊的發慌呢。對了,我剛剛發現看鏡子也會有幻象喔。」
「喔?那我試試看」
之後他就沒有再回我話了,我密他也沒回應,打電話給他手機也沒人接,等到我想睡覺了,我密了句「我先睡了」就去睡覺了。


隔天我竟然看到新聞「高中生離奇死亡!!死者手持鏡子,沒有任何毆打、抵抗、痛苦掙扎等痕跡,死者就像瞬間死亡一樣,臉上表情看似受到嚴重驚嚇,不排除為驚嚇過度所造成的死亡」,沒錯,是他沒有錯,他一定是看到了「幻象的盡頭」。


「幻象的盡頭」究竟是怎麼樣?我已經想要看看了,房間裡剛好有個很大的鏡子,就讓我來看看吧。

鏡中的我開始憤怒,憤怒的感覺充滿全身,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這麼生氣,然後我的眼睛冒出了火焰,眼睛周圍也開始擴散焦黑色的皮膚,頭上長角,牙齒變利牙,之後幾乎整個頭都變的像惡魔一樣,突然間手伸起來了,整隻手都變焦黑色,手指變成了利爪,嘴巴冒出火焰,像噴火一樣,我的背開始凸起,似乎要長出什麼,「唰」的一聲,長出了翅膀。好恐懼,好有壓迫感,鏡中的那個已經不是我了,是惡魔,而且似乎要衝出來把我吃掉。


我閉上眼了,只感覺到全身有股灼熱感,「睜開眼一切都會回復正常」我在心裡這樣安撫自己,我慢慢睜開眼,鏡中的我一切都很正常,沒有角、沒有利爪、沒有翅膀、沒有火焰,只是臉上的表情是被嚇到呆掉了,兩眼有點無神。


突然鏡中的我倒了下去,我嚇了一跳,我低下頭看看自己,我卻看到………焦黑的皮膚、長滿利爪的雙手,原來那邊的那個不是鏡中的我,而是原本的我。不,正確的來說那只是我的身體而已,靈魂已經沒了,我的靈魂已經變成了惡魔。










原來幻象的盡頭是……………






















………現實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