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前進指揮所

前進指揮所

寒假中的校園 總是特別冷清

尤其 來自各地的住校生 紛紛收拾行返鄉過節

紛鬧的校園 一下子似乎被凌厲的北風給凍結住了

白天 偶而有些運動或蹓狗的民眾

一到夜晚 整個校園彷彿死城一般

空蕩蕩的校園只剩下刺骨的寒風 來回呼嘯著...

事實上 學生宿舍裡 還是亮著兩盞燈火的

經過學校的特別通融

阿昇與阿濟(假名)打算以自我進修為名 在宿舍度過這一個寒假

他們分屬不同的房舍

大部分時間 也都各自留在各自的房間進修

當年能讀的起私立大學的 如果不是家庭富裕 要不就得靠全家緊衣縮食 甚至賣地借貸的來支付學費 畢竟 那年頭的大學生還是稀有的 一個村莊能出幾個大學生 整家子可是出盡風頭 說是光宗耀祖也不為過...

阿濟 白天在學校附近打工 張羅點學費 晚上則回宿舍苦讀

這天晚上 阿濟讀過了頭 錯過了晚餐 臨睡前才溜到校外的小攤子上 叫了碗陽春麵墊墊肚子

回程肚子飽了 身子也熱和了些 打算隨便沖個冷水澡 趕緊躲到被窩取取暖

(那年頭 學校可不會為一兩個學生燒熱水給予洗澡)

翻過了學校圍牆 遠遠的看見自己的房門隨著呼嘯的北風開合著

阿濟滿肚子狐疑 方才離開時沒將房門待上麼?

一步步朝自個兒房舍走去 隱約看見房裡有個人影

再一步步靠近 ...不是阿昇.. 雖然那人始終背對著門口

但衣衫襤褸 瘦可見骨 顯然是不曉得哪兒冒出來的乞丐 冒冒失失的闖進這窮書生的狗窩了

阿濟揚一揚嘴角笑了笑

這世間 比起這窮書生落魄的仍大有人在

只不過窮書生的狗窩除了一屋子的酸 鐵定撈不出什麼好處 乞丐兒闖錯地方了

惡作劇念頭突起 阿濟躡手躡腳的走近房舍 打算小小的懲戒一下這個不速之客...

一腳踏進房門 順手將房門輕輕帶上..

不過 顯然這乞丐也驚覺到了 吃力並笨拙的轉動身軀.....

隨著"乞丐"的轉身 阿濟逐漸看清楚"乞丐"的面貌

不 那不可能是一個人 那根本只是一張皮黏附於一具骷髏上....

阿濟不自覺的向後移動 驚恐的神情肯定不會比那具"人皮骷髏"來的好看多少

而且 他的背部已經頂到房門 剛才順手將房門帶上 阿濟死命詛咒剛才帶上房門的右手

事實上 瞬間的時間差 在生命交關的時刻 有時卻顯得十分漫長...

幾乎在同一個時刻 方才笨拙轉動身軀的"人皮骷髏" 似乎還等不及身軀轉定位 就向阿濟急撲而來

阿濟雖然已經嚇的腦袋瓜一片空白 卻反射性的鑽進左旁的床底下

還沒回過神來 就看見兩隻鐵棍般的腳骨 猛力的向木床邊沿撞擊

阿濟儘可能的縮在牆角處 卻見木床被撞的吱吱作響 粉塵木屑紛紛散落下來

還好 那"人皮骷髏"並沒有彎下身來抓他

但是 木床恐怕也撐不了多久....

這時 阿濟腦袋也清醒了些

不曉得哪兒冒出來這怪物 瞧方才那副凶惡樣 顯然要致自己於死地般 平常疏於燒香念佛 無端生出這惡鬼....

不過 此刻還是想著怎麼逃命要緊

阿濟試探著移動身子 發覺那怪物的感知機能頗差 只是不斷的撞擊同一個地方 阿濟小心翼翼的沿著沿底下爬行 繞過書桌底下 爬到西側木床底下

而怪物仍舊猛力的撞著東側的木床 毫無所覺...

阿濟伏在床底下 面對著怪物的背部 思考著要如何奪門而出 卻仍舊儘可能的憋住呼吸

忽然 東側的木床被撞垮了一邊 怪物無預警的一個踉蹌

阿濟見狀抓住機會 爬出床底 奪門而出

沒命的跑了一會兒 卻不見怪物追上來 校園裡依舊是北風呼嘯 空蕩蕩的

該不該找個地方躲 還是乾脆逃出校園....

亂七八糟想了一會兒 卻始終沒那怪物的動靜

阿濟用力的呼了兩口氣 回想剛才經歷的一幕 腦袋瓜怎麼也連接不起來

面對自己房舍隱隱約約透出來的燈光 心頭上直是壓著一個不踏實不舒服的感覺 似乎所有的一切 存在著極不真實的陰影

猛地 想到了阿昇~~

阿昇房裡還是透著燈光 還沒睡吧?

房門半開著 剛才怎沒注意到? 他知道那怪物的出現麼? 還是已經逃了?.....

阿濟一連串的問號不斷湧現 卻也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往阿昇房裡移動

他的房間與阿昇的距離並不遠 但是為了安全 他還是刻意繞了半圈 深怕怪物突然冒出..

一腳踏入阿昇房裡 卻幾乎驚呼了出來

原來阿昇已倒在牆角的血泊中 脖子上明顯帶著幾個血窟窿 流出的血已呈現半凝固狀態

阿濟沒有足夠時間繼續驚嚇 因為那"人皮骷髏"怪物已沿著房舍走廊急撲而來

阿濟向著空蕩蕩的校園拼命的跑去

此時此刻 再也沒有什麼不真實的空虛

怪物緊緊的跟在背後直追 兩隻手爪再空中不斷的揮舞 而且移動的速度明顯的比阿濟還快

阿濟使出吃奶的力氣向前直奔 但他與怪物的距離卻不斷的縮短中....

阿濟不敢再朝後看 只是死命的向前逃命

再過多久會被怪物趕上 會被怪物如何凌虐殺死....他已經不敢再往下細想

跑了好一會兒 卻始終沒被怪物趕上 沒被怪物逮到 阿濟不由得向後望了望

媽的 怪物仍舊張牙舞爪的在後面追趕

只是不曉得怎麼的 自己跑到了橢圓形的跑道上 直繞著跑道逃命

而那怪物 向前直跑的速度非常的快 但在彎道上移動卻顯得十分笨拙

也是因此使得追趕的速度慢了下來

阿濟事實上已經跑得上氣不接下氣 他實在沒有勇氣跑離這個跑道

只要一離開跑道 那怪物馬上會飛撲而來...

憑著一股求生意志 阿濟繼續在跑道上跑著

只要跟怪物保持一定的距離 只要繞著跑道跑 怪物就拿他沒則

也不曉得過了多久 東方山坡浮現一片肚白 遠處雞啼鳥鳴 阿濟仍舊在跑道上定

速跑著..

不一會兒 遠處出現了幾位早起運動的人們

可能是覺得有救了吧 突然眼前一黑 雙腳一軟 阿濟直挺挺的摔在跑道上.....

再度張開眼睛 印入眼簾的儘是一張張陌生人的面孔

阿濟吃力的向周圍望去 卻已不見怪物的身影 週遭一句句急切關心的詢問 才逐漸模糊的傳入耳內...

--水....給..我.水.....--

阿濟全身幾乎虛脫 喉嚨沙啞的幾乎無法發出聲音

週遭人們一陣混亂 有人離開要去拿水

阿濟不等水來 右手吃力的直指阿昇房舍的方向

--ㄜ....昇.. 死.了 怪..物....--

眾人聽不懂阿濟要表達的意思為何 但是仍有人往他所指的方向前去查看 不一會兒 那人連滾帶爬的跑了回來

-- 發生命案了 有人被殺死了!!--

眾人又是一陣騷動

有人嚷著報案 有人想去陳屍現場看個究竟 有人不想淌入混水急著脫身 但更多人把疑問的眼神注向阿濟....

這時 有人把水拿來了 眾人七手八腳餵了阿濟喝水

有人在旁迫不及待的 對阿濟問了一堆問題

阿濟邊咳邊喝完了水 意猶未盡的再向眾人要水喝

兩名警察這個時候卻已趕到

一名直接向阿昇陳屍地點奔去 一名則蹲在阿濟旁邊 查看阿濟身體狀況

只看見阿濟面如薄紙 氣如浮絲 急著叫旁人call 119前來急救

--你能說話嗎 你能回答我的問題嗎?--

警察試探著問 阿濟緩緩的點了點頭

擺脫了"人皮骷髏" 方才也喝了點水 阿濟不論心理或者生理上 頓時間似乎都獲得解脫..

於是就將事情經過一五一十緩緩說道

警察與周圍民眾聽得面面相遽

事後的驗屍報告與現場勘查 也無法証明阿濟說謊 甚至找到幾片怪物身上衣物的碎片 那是幾乎已經腐爛的壽衣

而阿昇頸子上的血窟窿 也找不到相符合的凶器

更糟糕的是 阿濟在第二次喝水之後 就因為心臟衰竭而死亡 從此死無對證...

而兩位先行趕到現場的警察 也非正規警察 而是義警 整件案子呈報被壓制了許久 後來才聽到發布新聞 此案由一名已在監的殺人死刑犯背罪 所有當時在場民眾全部被私下警告 不准胡言亂語.......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