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小寶的故事

小寶的故事

此事發生於 90 年代,小寶中五畢業,由於成績未如理想,未能繼續升學。於是一心去當警察。小寶幾經波折,結果成扑矰F警察。第一次出更,心情一定是戰戰兢兢,恰巧他的同伴竟是他女朋友的大哥,兩人更被編為拍拖更。大哥也出乎意料,沒想到小寶會來到九龍城區,而小寶更是鬆了一口氣,跟大哥一起總比跟其他「師兄」好得多,因為第一次出更一般都會成為被玩弄的對象。

第一次出更的小寶因有大哥的指導,學得不小寶貴經驗。沿路都非常平靜,小寶心裡卻非如此的想,因為他穿著制服一心是要做「勇探」的。漸漸地,兩人走到即將清拆的九龍城寨,由於寨裡已空無一人,加上出入口已封上圍板,上級亦於早前指示無需進入,只需在外邊「簽簿」即可。由於夜色已深,兩人走到這裡不禁都有點倦意,於是倚著牆小休一會。

此時,大哥一臉認真的說:「大寶,你信有鬼嗎?」小寶呆一呆,奇怪大哥竟在此時此地講起鬼來,心中一寒……。小寶心裡並非聯想起甚麼鬼怪,而是想大哥會不會在此時此地考他的膽量,所以小寶即時堅定地回應:「我當然不信有鬼,我已經不是小孩子!」大哥聽罷悠悠地說:「有一些事,是使你難以置信的。」

此時小寶知道自己誤會了大哥的意思,原來只是閒聊,所以即時鬆一口氣,也就隨便說:「難道你見過?」大哥抬頭看一看天說:「以前聽師兄說倒就有一些,但是失卻沒有見過。但我之前有個拍擋就遇過一次,現在還在醫院,否則我也不會和你一起巡邏!」

小寶心中一顫,大著膽問:「他見過甚麼?」

大哥轉一轉身,準備向前行,小寶也自然地跟著他走,兩人邊並肩而行,大哥說:「那天我剛去完洗手間出來,他一直都呆著,叫他卻沒有反應,後來才知道……」小寶原本聽得入神,但一把少女抽泣的聲音從後直鑽進他耳窩,他已經聽不見大哥的說話,隨著本能反應,小寶正準備轉過身去看個究竟……

正當小寶轉頭之際,大哥跟小寶說,附近可能有鬼,還是盡快走為好。可是當時小寶正義感爆滿,豈能就此離開,他絕不會放過成為「勇探」的機會。

他們轉身走到後巷,只見陰暗的路上空空如也,完全沒有異樣。

此時,小寶心想這裡其實沒有甚麼事情發生,於是就跟大哥一起轉身準備離去。就在這個時候「嗚……嗚……」的哭泣聲又再次傳來,這次不可以再當成是幻聽,因為聲音比以前更大,明顯是從圍板後面傳來的。大哥今次不再疑神疑鬼,他小心翼翼地向聲音傳來的位置走過去。小寶也緊張起來,今次可能是他第一次拘捕疑犯的經驗。他們走到圍板,將耳靠貼圍板,聲音更加明顯,而且發出聲音之處應與圍板尚有一段距離。

小寶此時已勇字行頭,用力想拉倒圍板,直衝進去。當時大哥立即拉著他,如果這麼大力,裡面有甚麼都給嚇走啦,況且裡面是甚麼局面又不清楚,要小心才對。

接著,大哥仔細找出圍板的釘位所在,再用力先把釘位撬鬆,然後再指示小寶一同將圍皮一邊拉開,空隙剛夠一人通過。小寶見大哥如此冷靜,不禁流露出欽佩的眼神。由於此時圍板已拉開,大哥示意不要做出任何聲音,然後拿出電筒,自己率先進入,小寶則緊隨其後。一踏進城寨兩人都有說不出的奇怪感覺,四周陰沉的氣氛,加上那種舊物發霉的味道,有如回到很久很久以前。

由於四周已沒有光線,在這一條類似後巷的街道中,兩枝電筒恍來恍去,份外光明。燈光給予兩人一點點勇氣,大哥繼續帶頭循著聲音處走過去,小寶時而轉頭用電筒向後照射。哭聲從無間斷,兩人在觀察過環境後,已漸漸將步伐加快。走不多遠,女聲突然變成一聲嚎叫,兩人嚇得一停,對望一下,旋即又加快腳步。來到一處建築物的樓梯口,大哥停了下來,因為聲音似乎就從樓上傳來。此際哭聲中更夾雜著「噹噹」聲,兩人心中更是不解。小寶望一望大哥表示已作好準備,於是大哥就開始拾級而上。一上二樓,兩人又是先用電筒照射一會,相信哭聲就是從走廊盡頭的轉角處傳來。這時小寶心想,這麼夜在一個已經荒廢的地方,傳來這樣的哭聲,除了犯罪之外他想不出更好的理由。


兩人在接近走廊盡頭的轉角處停了下來,大哥的手已把槍握緊。小寶從後看見大哥這個動作,心情再度緊張起來。當時除了哭聲以外,更夾雜有兩把有如野獸般的呼吸聲。沉重的呼吸聲就如野狗遇上敵人,壓低聲線的聲音,而同時女子的哭聲依然沒有停過。

在惶恐之餘,小寶已幾乎是怒不可遏,這把聲音只可以令小寶聯想到最可恨的「輪姦案」就發生在眼前。由於小寶覺得一直跟著大哥後面,感到自己有點懦弱及此時他的英雄心態作怪,加上他聯想的景象的確會令人激起怒火,小寶二話不說,就擎槍轉出走廊。大哥見已拉不住他,亦只好隨後轉身而出,並大喝:「警察!」

「噹」一聲,沉重的硬物跌在地板上,但小寶沒有理會,因為他正定睛看著眼前的事物。一個身穿白袍的女子背對著他抽泣,女子左右各有一龐然大物,結實強壯的身驅,配著不應出現在以雙腳行走的動物上的頭顱……。一個有角,一個沒有,有角的頭呈方形,沒有角的頭長方形。

當大哥從後喝一聲「警察」時,兩個「怪人」,慢慢的轉過頭來。小寶跟大哥的口不其然的張大,一個牛頭一個馬面,他們的腦內一片空白。兩人雙腳一軟,跌坐在地上,「牛頭馬面」像是被兩人浪費了一點時間,變得要加快步行的速度,女子被夾在中間拖走,雖然哭聲依舊可憐,但他們已提不起正義感了。

當一女二「獸」走遠幾步後,小寶才發現剛才他的槍跌在身前幾尺的地上,由於槍是警察的命根子,出於本能反應,小寶爬向前想把槍拾起。此時「牛頭」突然在小寶面前出現,並從其巨型鼻孔中呼出兩道氣,繼而咆哮一聲,像是警告勿再追來,小寶嚇得連爬帶跳向後飛開一段距離。

就在小寶正面對「牛頭」威脅時,大哥卻看到該女子轉過臉來,而且那張臉是多麼熟悉,正是大哥幾天前說分手的女友!同是出於本能反應,大哥即時俯衝向前,想把她拉住,但換來的卻是一張「馬面」,跟「牛頭」一樣,「馬面」一聲嘶叫已將大哥嚇退幾呎。終於,一女二「獸」慢慢在他們面前消失。

兩人跟其他撞鬼的人一樣,難免要大病一場。大哥的拍檔從另一個病房走過來探望他,苦笑著的拍檔說:「你見到的是她嗎?」大哥一呆,隨即說:「對,事後我才知道她沒有去外國旅行……」

大哥欲言又止,看著小寶,再說:「她為甚麼這麼傻,要去自殺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