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拍打聲

拍打聲

一堆人站在捷運站,等著搭車。

我也是其中一個。我提著一箱大皮箱,站在離捷運停站時車門位置的不遠處,這樣捷運停站時我才不會來不及上車。

四處張望,很多人都在打手機、看報紙,自顧自的做自己的事,沒人像我這樣無聊看別人在做什麼,哈。也是啦,這些人沒有遇到像我遇到的情形特殊吧,當然一派悠閒。我可不能。

我遇到什麼事?

也沒有什麼,只是剛剛幹掉了一個債主。沒錯,你猜對了,皮箱裡裝的就是他。不能怪我心狠手辣啊,是他先不顧我剛被公司裁員沒有錢還他,苦苦相逼,最後把我老婆抓去賣淫抵債。我實在氣不過了,拿了菜刀到他的老巢裡,看到他就亂砍。

因為他是做討債工作的,怕像我這種不顧一切的人去尋仇,所以住在一條蠻隱密的巷子裡,這倒幫了我不少忙,我砍死他的時候沒人看到,而且他是光棍,家裡還好沒有什麼老婆孩子。我可不想幹這麼大條的,幹掉他一個就夠了,我不想趕盡殺絕。

我把他硬塞進這個大皮箱,這個男人身材高大,這可花了我不少時間和力氣,他媽的。剩下的工作就是棄屍了,我不是笨蛋,皮箱丟在他家附近的垃圾堆裡很快就會被發現。老子再沒錢,搭車的錢還有,我要搭捷運,隨便到一站下車,找一處郊外把他丟掉,就算幾天後有人發現這傢伙的屍體,警方也不會懷疑到我頭上。

哈,我真他媽的太聰明了。

正當我自誇自讚,捷運靠站了,大家馬上爭先恐後的上車,擠的像沙丁魚罐頭似的。不用忙,你們大家很快就會跟我一樣,和這傢伙的屍體共處一室,直到你們下車。我一邊暗想,一邊裝著沒事人一樣跟著人群一起上車。沒人會覺得我奇怪,提皮箱的隨處可見,我算什麼?這件案子也沒人會知道是我幹的。

我看著車門關上,捷運啟動。

等一下,我記得之前新聞報導有個老頭跟我一樣啊,用捷運搬運屍體,還有個不知情的年輕人幫他搬呢。我們倒是有志一同,不過他後來被抓了。我不會步他後塵的,老子沒那麼笨。



捷運上很擠,因為剛好是下班時間。我稍微移了移位置,站到車門旁邊,這樣我就可以第一個下車啦。

旁邊有個歐巴桑看了我一眼,看啥?移位置犯法啊?嘖!

我轉過頭不想理那個歐巴桑,突然聽到一個奇怪的聲音。那聲音很小聲很低沉,像是誰用手掌輕輕的拍打桌面發出的聲音。我聽了一會,又看了看旁邊的人群。沒人在拍打東西啊,但是這個砰砰聲卻沒有停止的跡象,反而越來越大聲。

應該是剛殺了人,心情不由得緊張的關係吧,要是平常的我才不理是什麼怪聲,但是現在我變得很多疑。我四處看了看,大家的臉都很平常,有人在聽音樂有人在玩手機,更有的是和自己女朋友打情罵俏,沒人看起來像在製造這聲音。

幹,到底是誰在拍打東西?

我又仔細聽了一下那個碰碰聲,眼光不小心瞄到旁邊那個歐巴桑,她還在看我!我有什麼好看的?更何況我怕遇到熟人,還特地戴頂鴨舌帽和口罩遮住我的臉,這歐巴桑更不用說,我根本不認識她!她到底在看什麼啊!他媽的!

我暫時不去管她,專心找出碰碰聲的來源。

那種聲音原本很小聲,現在越來越大聲,那個拍打東西的人越來越大力了,是故意引人注意?我開始慌起來了。因為我發現聲音來源好像是我手上的這個皮箱!不可能啊!那傢伙被我砍成那樣,不可能還活著!就算還剩一口氣好了,在皮箱裡早就悶死了!哪能拍打皮箱,還越來越大力?

但是皮箱裡的拍打聲,越來越大聲了。

「什麼聲音?」「很吵耶,誰在拍打東西啊?」「誰啊!不要吵啦!」

被人注意了,完蛋了。

很快就會有人知道是我這邊發出聲音的。我著急的看向外面,怎麼還不到站?我得快點下車,然後把這傢伙屍體處理掉,不然在捷運上就會被發現皮箱裡的屍體了!

皮箱裡的拍打聲好像跟我的害怕心情成正比,我越是害怕被大家發現聲音,它越是大聲,到最後已經變成碰碰、碰碰,就像有人用拳頭去搥桌面一樣,已經不是拍打了。我轉頭看向外面,假裝我不知道有這件事,希望在下車前不會出亂子。

身旁那個奇怪的歐巴桑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一個年輕人旁邊,小聲的談話,不知道在講什麼,不時還看向我這邊。然後那年輕人一臉不敢置信的拿出手機,直盯著我。那年輕人幹什麼?為什麼要拿出手機?還一直看我?難道他……

不可能!那時候我四處看過了,沒人看到我!

突然一隻手拍向我的肩膀。

「哇!誰!」我正處在緊張之下,被那個人大大的嚇了一跳。「對不起,先生,嚇到你了。是這樣的,剛剛有人來我這邊說你打擾了他們安靜的空間,要我請你把你皮箱裡的那個會發出聲音的東西關掉電源或者設定成沒有聲音。」原來是車掌,哪個多事的人去打這種小報告的啊!這下我完蛋了……

皮箱裡的是屍體,我哪可能在這些乘客還有車掌面前將它打開?

那不是立刻就被發現我殺人了嗎?

我瞄了一眼外面,到、到站了!



車門一打開,我馬上以最快的速度跳下車,往捷運站方向衝。

隱約還可以聽到那個車掌在後面喊:「小心啊!先生!」

哈哈!老子哪管這麼多?當然是快逃啊!

才這樣想,我的腳突然不知道被什麼東西一絆,狠狠的跌倒在地,皮箱也脫手而出,飛到前面撞上牆壁,啪的一聲打開了。我整張臉頓時綠掉,我可以想像之後會發生的事了。沒想到我自作聰明的搭捷運到這裡來,最後被皮箱裡那傢伙的拍打聲嚇的心神不寧,急著下車沒看路,跌倒失手將皮箱給撞開。

這大概是我殺人的報應吧。是那傢伙對我的報復。

「呀--!有死人啊!皮箱裡有死人!」捷運站果然馬上就鬧起轟動。

捷運上那個奇怪的歐巴桑指著我,大叫起來:「我就覺得在我房客的房子好像有看過這個人從裡面出來,還提著大箱子!只是那時候他沒有戴帽子和口罩,我怕認錯還看很久!兒子!快點打電話報警啊!我就知道這個人有問題!」和她交談過的那年輕人馬上打起手機。原來那是她兒子啊……

這歐巴桑原來是那傢伙的房東……她可能要來收租吧,剛好看到我從他家出來。可恨,我那時候竟然沒有發現這個歐巴桑的存在。不過就算那時候知道了,現在也沒用了。屍體都被大家看到了,我否認殺人有屁用?更何況還有這個歐巴桑作證人。

我狼狽的趴在地上,絆到東西的那隻腳還很痛。

不打算逃了,因為我就算逃到天邊,這傢伙一樣會來找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