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葬身工地水潭的小鬼

葬身工地水潭的小鬼

北市信義區莊敬路上有一間學校,學校裡有棟活動中心。
鄭永清國二的時候,有一天晚上,他和表弟到籃球場打躲避球。
你們一定會問:兩個人怎麼個打法呢? 沒錯----兩個人根本不能打。
況且,鄭同學曾是國小躲避球校隊兼隊長,他打出的旋球,簡直神乎其技、鬼斧神工,
只要一出手,沒人能躲的過。
「這才叫打球-----知不知道?!」
永青對著十尺外的一根樹幹頻頻甩球,鄭重其事的對他的表弟說。
他表弟當時正就讀吳興國小五年級,從小就對他表哥敬畏有加,
尤其看到他在校際比賽當中技壓群雄、叱吒風雲的演出,更是崇拜的不得了,
所以,他立志也要成為一名頂尖的躲避球高手,一方面可以繼承衣缽,另一方面還可光耀門楣。
「明年你要升上六年級了,已你現再的三腳貓功夫,要想入校隊非常困難,
因此必須要加緊練習才行,知不知道?」永清訓完話之後,一咬牙,一轉身,
那顆球立刻以非常優美而強勁的弧度,像一旁的樹幹呼嘯而去......
「又打中了,歌歌你好棒喔!」他表弟急忙跑過去撿球。
「來,換你試一試!」永清將球拋給他表弟。
只見他表弟有模有樣的壓低身子,眉目一緊,使盡吃奶的力氣將球拋了出去。
「哎呀!怎麼沒打到呢?」
「來,在試一次!」
他表弟從小就體弱多病,如今雖已五年級了,仍然是個小不點,只有一般國小二年級同學的身高。
所以,任其使出渾身解數,那顆球還是打不到樹幹。
永青看在眼裡,覺得很心酸,然而,表弟堅決的毅力又令他頗為安慰。
於是,永青決定再教他一些技巧。
「是這樣拿球的.....還有腳的姿勢要擺成這個樣子,懂了嗎?來,再試一次!」
就這樣子,兩人再籃球場上一教一學,不知不覺已經晚上九點多了。
他表弟練習的很用心,揮汗如雨。
「我們該回去了,免得伯母擔心!」
「好!」表弟早已累的不成人形,這句(好)字已經撇在心裡很久了,終於可以如願說出。
「下星期還要出來練習嗎?」
「要!」
正當永青挽著球,拉著他表弟準備離開球場的時候,突然,有人搭著他的肩膀說:
「我們在玩一會兒好不好?」
永青猛一回頭,發現身後站著兩個一高一矮的孩童。
高個兒的跟永青長的一樣高,矮個兒的跟他的表弟一樣矮。
那兩人臉色蒼白,一副弱不禁風的樣子。
「對不起,我們該回去了.....」永青說。
「再玩一下嘛!我們等一下也要回家呀!誰不想回家呀?」
「你們自己玩好不好,太晚回去,我媽媽會罵我的!」他表弟說。
「可是....我們沒有球呀!你們的球可不可以借我們?」高個兒說。
「不行!」永青的表弟連忙把球抱在懷裡。那顆球是他的心肝寶貝,也是他的希望。
「這樣子好不好,你們當外圈,我們當內圈,給你們練習打!」矮個子說話了。
永青心想:這樣也好。自從他唸國中之後,體育課便沒有躲避球的課程,
他已經很久沒有體會(砸人)是什麼滋味了,空有一身絕技又有何用?
而且,既然這兩支兔崽子不怕死,就給他們一點顏色看看,
順便也可以激勵表弟打躲避球的士氣,何樂而不為呢?
「好吧!你們要玩的話,我們就陪你們玩一會兒,不過不能超過十點!」永青說。
那兩個小孩點點頭。
「這兩個傢伙要倒大楣了!」他表弟看到永青親自出征,不禁喜形於色。
那兩個不知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孩童,旋即跑到籃球場中央,永青和表弟也分別就外圈的位置了。
起初,永青未盡全力,總是一再製造機會給他表弟打,可是他表弟畢竟手無縛雞之力,
甩出去的球,非但力道薄弱,而且都被內圈裡的那兩個小傢伙接個正著。
「用力一點!」永青說。
「哈哈,打不到,打不到!」高個兒極盡挑臖之能事。
永青看他的表弟頻頻落空,而內圈的傢伙趾高氣揚,開始按耐不住了。
他拾起球,狠狠的瞄了矮個子一眼,然後將球往高個兒的腦袋瓜拋了過去
(這一招叫作調虎離山之計,它可是屢試不爽)。
然而,高個兒外表雖然虛弱,手腳功夫確十分了得,好像身上裝了雷達偵測器一樣,不慌不忙的跳開。
「這怎麼可能?」永青這一招從未失手,沒想到今天踢到鐵板。
他表弟拼命撿球,永青則拼命殺球。可是,說也奇怪,無論他使用多少怪招,別說打不到那個高個兒,
就連那矮個子也碰不到他半根寒毛。
內圈裡的那兩個陌生孩童,閃避求的功力令人嘆為觀止,可謂(光影)與(速度)的徹底結合,
更精確的說,非常人能所辦到。他們越玩越盡興,跳的越高,閃的更快,
不管永青使出什麼球路,他們都暸如指掌,輕易躲過。
永青越打越灰心,越打力道越小,終於和表弟氣喘吁吁的向他們投降了。
「下次再玩了,看你們累成那個樣子。」矮個子說。
「還有下次嗎?」永青心想,我一世英名,如今毀於一旦,今後我還有臉找你們玩嗎?
「你們好厲害喔,讀哪個學校?」他表弟好奇的問。
「我們已經不必上學唸書了!將來也不用念!」矮個子說。
「再見囉!」接著,高個兒輕挽矮個子的小手,往活動中心走去。留下呆愣的表兄弟倆。
「哇勒!十點了,我們趕快回家吧!」永青說完後,不禁用疲憊的餘光瞄了下那兩人走去的方向。
「咦?他們不見了!」
「怎麼可能跑這麼快啊?」
那兩個小孩揮手道別之後不到三秒鐘,竟然在操場上憑空消失了。
「會不會是....鬼?!」表弟驚恐至極。
永青回想到剛才怎麼打都打不到他們的情形,加上離奇失蹤這兩件事聯想在一起,
頓時也寒毛直立、齒牙驚顫,他馬上拖著表弟,一路衝出校園,且口中振振有詞:
「不要.....不要回頭看,他們一定是鬼!」
表兄弟倆一回到家,便將詳情一五一十的告訴父母。
沒想到.....永青的母親竟完全相信他們的推斷,還上前安慰他們說:
「沒關係....沒關係!他們不會害人的!」
然後緊接著,永青的媽媽娓娓道來以下這段令人驚心動魄的真實故事...

※ ※ ※ ※ ※ ※ ※ ※ ※ ※

位於莊敬路上的那一所國中,其活動中心在尚未蓋好之前,曾發生一件令人遺憾的意外。
有一天,三個表兄弟相約到學校附近那座小公園玩。
當時,老大唸國中一年級,老二唸國小五年級,最小的唸國小三年級。
他們一直玩到傍晚五、六點左右,天空開始飄雨了,才匆忙衝回家。
然而,就在他們跑過一處工地時,表哥因天雨路滑,不慎摔倒了,
而且,整個人竟順勢滑落到工地底下去。
那個工地,正是現在已興建完成的活動中心。
由於承包商一時忘記設立警示標語,加上三個小孩跑的太快,一時不小心,表哥才墜落到底層的。
工地當時積水很深,加上混泥土夾雜,彷彿沙漠中的流沙,
表哥一旦墜入,整個人就開始往下沉了。
表弟看到表哥墜落之後,連忙喊救命,可是當時路上一個人也沒有,
他們只好循著木架、鋼筋,繞道下去營救。
表哥不斷的陷入,也一再奮力泅泳,最後一手攀住水泥,但是頭部以下已經完全浸入泥沼之中。
他快支持不住時,就讀小學五年的表弟及時趕到,馬上抓住表哥的手,
可是,因為力氣太小,非旦無法將表哥拉上岸,反而跟著倒栽蔥四的掉入泥沼中。
登時兩人高聲呼救,卻為時以晚,不幸雙雙沉入泥濘之中。
才就讀國小三年級的小表弟,發現兩個表哥都沉入泥沼之中,嚇的魂不附體,跪在地上痛哭失聲。
「表哥‧‧‧表哥‧‧‧」他拼命叫,可是兩位表哥已經陷下去了,沒有再浮出水面。
之後,有個路人行經該工地時,發現一個小孩在基地底層,
望著幽黑深沉的水潭哭泣,於是,他跑下去一探究竟,才知道有小孩陷進去了....
非常可惜的是,這位大人趕到之後已經束手無策了,兩名孩童就那樣葬身在工地水潭裡。
這雖然是一件極為平凡的悲劇,可能佔不到報紙的四分之一版面,但是,他的過程卻令人非常感動。
表弟為營救表哥,竟也跟著失去生命.....
此情此景烙印在小表弟的心靈上,是一件多麼可怕的記憶呀!
這兩個可憐的孩童,在雙手接觸的霎那,是多麼感人的畫面,
即使我們未曾親眼目睹悲劇現場,一股刺痛感也會襲上心頭,全身的神經亦隨之戰慄起來。
這是發生再十年前的一見真實慘劇,當時昏暗的天空正下著豪雨,
彷彿在蔚這兩位意外失去生命的孩童而落淚.....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