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每晚一個奇異故事--第三夜(油之2)

每晚一個奇異故事--第三夜(油之2)

今天去我家吧。我們一起吃一頓燭光晚餐。展越看著越來越白皙的梅子,眼神有點渙散。  好,我還是第一次去呢,我晚上好好打扮一下。的確,兩人認識這麼久,梅子從沒有去過展越家,至於住哪裡更是無從知曉。  傍晚的風景總是十分美好,但卻帶著少許的不安感。坐在車子裏的梅子被車速帶起的風吹的睜不開眼睛。只知道車開了很久。久到梅子已經不知道是什麼地方了,眼前的景色是那樣的陌生。  到了。展越的車在一所別墅邊停了下來。他把車子開進車庫。然後牽著梅子的手了進去。梅子感覺這地方很冷,雖然現在才八月份。梅子望瞭望旁邊,幾乎沒有別的人家。空曠的周圍只有展越的這一棟房子。而房子的外形也是比直的長方形。說句不好聽的,遠遠望去,這房子猶如墓碑一樣矗立在這裏。  被展越牽著的手有些濕濕的,或許是緊張。年輕男女在晚飯後共處一室,或許會順理成章的走到一起。梅子不是保守的女孩,但也絕對不是豪放女,雖然她從第一天認識展越就有所準備,不過這天真的來了,她還是很緊張,畢竟這是她相處的第一個男友。  進去後才發現別墅內部真的很華麗,有好多梅子數不上名字的古玩和名畫。在一旁的客廳擺了一張很長的餐桌,桌子上有牛排,龍蝦,烤鵝紅酒等美食。旁邊是一個正在燃燒的暖爐。  來,梅子。展越做了個邀請的動作,兩人在餐桌前坐了下來。  食物很好吃,展越似乎很開心,胃口也很好,但梅子心不在焉的吃著盤裏的食物,一邊拿眼睛瞟著展越,而且梅子似乎感覺這麼大的房子好象連一個傭人都沒有。  你平時就一個人住這麼大的房子?不害怕?
  不,應該不能算一個人吧。展越看了看梅子,最少從今天起我不會一個人住了,有你陪著我。
  梅子的臉燒了起來,紅的就像杯子裏面的紅葡萄酒,酒可以醉人,梅子白裏透紅的臉同樣可以醉人。展越幾乎看呆了,他起身走了過去抱著梅子。  我,我想去先洗個澡。梅子被展越抱的很緊,喘著氣說。展越猶豫了下,然後指了指上面。二樓左邊第三間是浴室,裏面有浴袍。
  梅子趕緊跑了上去,快上樓前還沖展越做了個鬼臉,我馬上來!
  展越看著梅子的背影。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將自己杯子裏的酒一飲而盡。  梅子跑上二樓,一間一間數過去,忽然她聞到一陣很刺鼻同時也很熟悉的味道從旁邊的一個房間飄過來。梅子知道,這是展越送給他的那種增白油的味道。  梅子不知道沒什麼力量驅使著,她沒有去浴室,而是一步步的往那間房間走去。越多走一步,那種味道就重。等到門口的時候,梅子已經忍不住要捏住鼻子了。因為這味道似乎不僅難聞,而且有些沖眼睛了。  梅子轉動了把手。很好,門沒鎖。她看了看四周,估計展越以為她已經洗澡去了。反正只看看,看他們家祖傳的秘方是什麼。好奇心人人都有,尤其是女人。  說到這裏,梅子的再次停頓了下,深吸了口氣。我知道,我也很想瞭解那有神奇美白作用的油到底是什麼東西。  房間不大,但充斥著那種味道。很臭,甚至有點熏眼睛。梅子想,好象很多香水之類的太濃的話都會臭的。或許這種也是。但這種味道很像那種肉類腐爛變質的氣味。  梅子環視了下房間。整個房間鋪設著墨綠色的地板。房間只有一個黑色的瓶子,瓶子似乎正在接著由一個大箱子漏出來的東西。估計就是那種油了。梅子靠近了那個箱子。箱子有一人半長。橫著放在屋子的牆角。梅子走了過去。對著蓋子稍微用了一下勁。很好,蓋子沒有上鎖或者盯死。但蓋子很沉,也不知道是什麼做的。梅子費了很大勁才推開一條細縫,梅子用自己手機當做光源向裏面照去,想看看裏面是什麼東西。  估計梅子一輩子都無法忘記看見了什麼。手機淡藍色的光正好照在一隻眼睛上。對,沒錯,是一隻眼睛,而且是一個女性的眼睛,一隻睜開的眼睛。帶著很強的怨氣和不捨。梅子嚇的連推幾步,腳一軟癱在地上。電影裏的女主角經常在發現恐怖的事會尖叫。梅子也這樣認為。但她現在明白了,人到了真正恐怖的時候不是會尖叫,而是說不出話,發不出聲音的。梅子馬上站起來轉身想離開。但她馬上停住了。因為展越就站在門口,手裏拿著一跟繩子。  這個男人臉上已經沒有了平日的溫柔善良,取而代之的是冷酷和漠然。  為什麼你要打開這間屋子?如果沒有笑雪,如果不認識笑雪我可能真的會愛上你。我本打算讓你沒痛苦的死去。但你的好奇心激怒我了。既然你想知道,我就全部告訴你。展越說著大步跨過來,一把把梅子用繩子綁起來。然後自己走到那個箱子面前跪下來。像是在自言自語。又像是在對梅子說。  我和笑雪從小就認識了,她完全是個善良沒有任何心計的女孩。我出身名門,她也曾經是。但我長大後他的家族生意就敗落了。像我們這樣的所謂富豪錢來的快去的更快。很快,笑雪家就一無所有,甚至還負債累累。她的父親承受不了打擊跳樓自殺。母親也瘋了。她只好放棄名牌大學的學業來陪伴母親。我想幫助她,但她從來不願意接受我的幫助,她是個非常自立自強的女孩。本來我們決定大學畢業就結婚。但我的父親卻不答應。他希望我去娶一位生意夥伴的女兒。百般無奈,我想叫笑雪一起走。但她放不下她的瘋子母親,或許那時候如果我們走了就不會又以後的慘劇。展越的聲音帶著哭腔。梅子很害怕,她不知道眼前的這個人到底想做什麼。但她猜到盒子裏的那個人估計就是笑雪了。  我最終還是和那個我不愛的人結了婚。後來笑雪的母親死後,我們又在一起了。笑雪不求什麼名分,只希望我能抽出些時間陪她。可是很快這事被我妻子和家裏人知道了。她帶人沖過去羞辱她,責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