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在泰國遭遇邪靈

在泰國遭遇邪靈

廖師姊原來是居住在香港,也在香港結婚生子且家庭生活美滿幸福,但有一次隨 同朋友前往東南亞旅行,一切的行程如往常一樣的安排,可是有一天晚上,透過別人 的介紹,廖師姊也去看外道神壇作法的情形,而在那時的廖師姊也只是如同一般人一 樣,沒有佛教的信仰或認知,平時過年過節就只知道拜拜而已。   外道的神壇,就好像巫術神秘教派的擺設及布置,大夥兒正看著熱鬧之時,忽然 前面這巫教邪師拿著幾串神秘的項練,分送給在場所謂「有緣」的信徒,並教觀光客 及信徒們在配載好此奇怪又神秘的項練之後,開始念一種巫咒,這外道邪師透過旁人 的翻譯說:「只要戴上這保平安的項練,求財得財,求福得福,求子得子,神一定會 保佑你們的。」   一般人在修行上較沒經驗,所以也沒什麼防范,而廖師姊身上就戴著這串由法師 道士所送的項練,隨著東南亞之旅結束而返回香港。回到香港之後,廖師姊除了平常 家務事之外,子女也都正在學校就讀,每天晚上廖師姊便遵從巫毒教道士的指示,戴 起了項練,在鏡子面前念誦奇怪的咒語,而廖師姊本人是很正派善良的,且也是一位 誠懇待人及做事認真的人。   就這樣過了兩個星期,事情終於發生了,廖師姊開始聽到有人在跟她說話,起初 以為是幻聽不以為意,且還是每天准時的於夜晚戴著項練,對著鏡子念念有詞。就這 樣又過了兩個星期,這時候不只是聽到一個男的在跟她說話而已,甚至廖師姊會自己 比手印及翩翩起舞。在台灣有許多修行人,因沒有如法修持或親近正信佛教,故在自 己一知半解的情形下,而被外魔邪靈所趁,於後面章節中筆者再詳細為讀者介紹。   接下來廖師姊警覺到這神秘的項練有問題時,已經來不及了,原來在這奇怪詭異 的項練中,暗藏著幾十個鬼魅精靈,在幾千、幾萬年前就有許多走火入魔的外道邪 師,因修行上走偏而落入魔道,因邪道魔妖是永不超生的(就好像今天台灣社會這麼 多附佛外道,所創出來的假佛國淨土│無極理天,及仙佛班、白陽期、收圓等),不 去信還好,信了死後「包去」被收圓,可就永無出頭之日了。善良的信徒只因尚未明 白佛教的教義及圓滿究竟的佛法,以及諸佛菩薩大慈大悲所化現的十方佛國淨土,所 以一有什麼神奇快速、靈感的地方,就很容易迷進去。而佛國淨土都是很歡迎眾生發 願往生的,但附佛的諸大外道卻搶先一步,誤導善良的信徒使之落入邪信之中 廖師姊手中之巫毒教的項練,正是幾千幾萬年前外道邪師及其魔國魔土的眾生靈 體所化的,有數十或數百個精靈邪妖的靈魂寄居在這很邪門的項練中,經過不知情的 廖師姊無心之過,而打開了魔界大門,其中有一位小頭頭的邪靈,是一個老沉的年老 精靈,這老精靈因法力較強,所以是最先控制住廖師姊肉身的。   自從廖師姊修練外道術法一個多月以來,從最早期的幻聽開始,到了在清醒的情 況下,手腳都不聽使喚,且自己會比手印和做一些邪教的修法動作,後來連雙腳走起 路來,都像老公公在走路一樣,手中還拿著拐杖一拐一拐的走,到了最後更是嚴重, 連說話的聲音也開始變得粗粗的,就像老先生一樣,有時還會摸摸胡子,走路彎腰駝 背的樣子。   每天晚上,這只年老的妖靈都會來「降」,跟台灣「乩童降」的方式差不多,這 就是為什麼正信佛教絕對不搞仙佛借竅的把戲了。當然廖師姊發現這項練之邪門後, 也早就將此項練焚燒毀滅了,絕不讓其禍害人類,可是自己把魔界的大門打開,以至 於放了數十數百的邪魔妖精從異次元時空的魔界,化現到三次元時空的地球來了,真 是罪過!   這每一串邪師道士的項練中,至少包含了幾百幾千個邪魔靈體,正等待不知情的 人類,也就是外道邪師所說的「有緣人」來將它們放出來,好使得被封存了幾千年幾 萬年的魔鬼能重現人間。廖師姊非常的後悔,也曾經有自殺的念頭,如香港的家人都 當她是精神病,先生不要她了,子女也覺得廖師姊變得太可怕了,一個幸福美滿的家 庭生活,只因一時的不小心,誤信邪師邪教而被完全毀掉了。 這只老妖魔的計劃也漸漸得逞了,此老魔精魅已逐漸侵入廖師姊的身體,雖然廖 師姊已把魔鬼的項練燒毀,但為時已晚,現在連白天的時間老妖魔的靈體也漸漸能控 制住廖師姊的身體,雖然廖師姊早已察覺有異及不對之處,可是自己的靈魂好像被綁 住似的,當老妖魔的靈來降時(借竅之意),雖然廖師姊有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但 是身體還是不聽使喚,就這樣折騰了幾個月,終於雙方要攤牌了。   這只邪魔察覺到廖師姊有自殺的傾向,因為邪魔有些他心通,而廖師姊心想玉石 俱焚,就算自己死了也不能讓萬年前的邪魔鬼靈重現人間,禍害人類。這只老謀深算 的邪靈察覺到廖師姊的想法後,還是很緊張的,最後老妖怪就與廖師姊談判協議。   老妖魔是希望廖師姊的身體能暫時的借他用,因為好不容易這萬年來能重現人 間,而老妖魔自己也是有些法術的,他希望廖師姊的身體能借他以佛菩薩「降」的名 義來為人靈療治病,施點小恩小惠給人類,看要用基督教的先知作包裝,還是用佛教 來做包裝,他會帶給廖師姊財富、地位及尊貴的,但是廖師姊要為他吸收上千個以上 的人,來做為「原人」體,就是在魔界還有上千個邪魔要找人的替身,要轉世人間, 希望雙方能合作愉快。   廖師姊雖然被害得家庭支離破碎,但還是很有良心及深明大義的,要怪就怪自己 倒楣,但無論如何也絕對不能讓魔靈用這種方式重現人間(在台灣已有許多這類以佛 教為遮護的教派了)。當然老妖魔也不能讓廖師姊自殺,不然他魔法的千秋大業豈不 是要毀於一旦了。 後來廖師姊利用自己還清醒的時候(每天大約有一、兩個小時是自由的)帶著隨 身輕便的行囊,就買了機票想到台灣來投靠自己的姊妹。廖師姊也知道這些鬼魅邪妖 有他心通,所以自己要溜之大吉的念頭是不能起的,僅花一小時的時間就收拾好了隨 身東西,准備離開她居住多年的香港。   當廖師姊在香港啟德機場入境大廳時,這批鬼靈大軍也趕到了,大約上千個魔 靈,快速的飛向啟德機場,一步步的逼近廖師姊的身體,這時正在作出境准備登機的 廖師姊也感受到那股熟悉的魔力磁場,如同千軍萬馬的飛將過來,那老妖魔的恐嚇聲 及其他魔眾的呐喊聲,使得她全身的毛細孔都豎了起來。而在通關驗照時,廖師姊也 發現自己的手腳開始有點僵硬了,百千魔眾的靈體在她身上抓著、咬著、叫著:「你 不能走!你不能走!」   後來幸虧機場警衛以為廖師姊身體不舒服的快倒在地上,而合力將她扶上飛機, 當飛機的門一關上之後,說也奇怪那百千魔眾的鬼叫聲就沒了,但那老妖魔的千裡傳 話聲還是聽得很清楚,這老妖說:「不管天涯海角,三天後我一定會找到你的。」   因為台灣地區有道教的正神在管轄,再加上台灣也有諸大魔教的劃分勢力范圍, 這只遠從泰國來的邪魔頭頭想在台灣立足,也得先拜拜碼頭、打通關節的,所以必須 花三、四天的時間,才能將在香港的上千魔眾遷移到台灣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