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食人招待所

食人招待所

已經走了3個多小時了,附近依然是荒無人煙。我和朋友們一行三人外出旅行,那知道 半路車就壞了,在這個倒霉的地方連找個歇腳的旅館都沒有。好不容易翻過了一座小山才發 現一個招待所。真不明白這個招待所怎麼會蓋在這樣的鬼地方,更本不可能有人住嗎。不過 外表看來似乎是文革時期招待下鄉青年的吧。因為大門上還掛著那早已退色的大紅星,牆上 整齊的刷著偉大毛主席的標語——為人民服務。   小張連忙拿出自己的照相機給這個歷史的遺物照了個相。反正有個地方歇息就好了,我 們也管不了那麼多。小王急的先跑了過去。   門是虛開著的稍微一用裡就推開了。   “什麼味道!好難聞。”他抱怨道。   我們連忙跑上前去,門裡是一個大院中間有一口井那怪味道好象就是從井裡帽出來的。 一個婦女從門裡走了出來,我連忙上前答話。可是一連說了幾句她一點反映都沒有,好象我 們是鬼魂一樣真是奇怪了。正當我要發作的時候,聽到後面有人說話。   “你們幾位要住店?”我一轉身看見一個穿著文革杉帶著徽章的中年人。   “是啊,大叔我們從遠方來車壞了想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明天就走。”   “哦,是遠方的朋友啊,沒關系我們這裡平時就我和我愛人沒別人你看看怎麼大的地方 不都浪費了嗎,你們來正好!熱鬧點,呵呵。”大叔熱情的說到。   我們幾個臉上都露出了笑容。終於有地方可以歇腳了本來還以為他們不收留我們呢。   “我愛人耳朵不好聽不見,你們別見怪哦!”中年人走在前面給我們帶路。   “沒關系,我們來這裡打擾你們已經很不好意思了。”我邊笑邊說   “我們這裡地方瞞大的,你們一人一間呢還是三個人住一間大的啊?”大叔問到   “我們一人一間,這樣住的舒服”小王強先回答了我的問題。   小王一路上都在抱怨這裡苦那裡不舒服的,這下總算可以有機會享受一下了當然不會放 過這個機會。   “你們幾個飯吃了嗎?”   “沒呢,您這裡有什麼吃的嗎。什麼都可以我們就是餓”小張說道。   “東西到是有,不知道你們吃的慣嗎?”   “有東西就好,我們也吃過苦,呵呵沒關系您吃什麼我們也吃什麼”   我覺得打擾別人已經很不應該了所以就這麼說了。   大叔把我們領到了對門的那間房子,屋子裡很昏暗雖然是電燈可不知道為什麼特別的 暗。累了一天的我們也不管這麼多。   不一會,大叔就把吃的東西端上來了。我們幾個看都沒看端起來就吃。一吃下了一跳, 味道實在太棒了。那肉我們從來沒吃過,鮮的很而且骨頭都沒有,雖然只有一個菜一個湯但 是不知道為什麼都特別好吃。   “大叔,太好吃了這是什麼肉啊?”我問道。   “這個是野兔肉,沒吃過吧,我們這裡的野兔特別多今天剛打了幾只。”大叔解釋到   “哦,怪不得呢怎麼香我們以前吃的都是家兔這樣的野味可吃的不太多。”   小王因為吃的太快咽了喉嚨連忙咳嗽起來,我們見他狼吞虎咽的樣子笑了起來,吃好了 飯我們洗梳了一下就各自去自己的房間睡覺了。   我的房間在最右邊,地方不大也沒什麼家具,就一張椅子一張床。牆上貼的都是毛主席 的畫像,很有那個時代的味道。被子到也干淨,我在道過謝以後就關燈睡覺了。   哎呀第一次在這樣的地方,到是很難睡著或許是環境因素吧。我爬了起來開了門想找大 叔聊聊,體驗一下他們這裡的生活。可是敲了敲門就是沒人答應。可能是睡了吧,這裡的人 應該很早睡的。   我連忙來到小王的房間,想看看那家伙睡了沒有。   “小王,你睡著了嗎?“我在他窗前輕輕的叫到   沒人答應,嘻嘻我想了個嚇唬他的辦法。搞搞惡作劇以前我們經常這樣開玩笑。我那出 手電筒放在下巴下張大嘴巴吐出舌頭。轉動門把手蹑手蹑腳的走了進去。慢慢的吧蚊帳掀了 起來,我一想到他嚇的屁股尿流就想笑。可是床上什麼都沒有!人呢?出去撒尿了?沒關系 我躲在門後等他進來在嚇他也好。我怎麼想也就這麼做了。可是等了大半天也不見人。會不 會他到小張那裡去了呢?我連忙又來到小張門口,敲了敲。沒人回答,這回我急了應該有人 的啊。門沒鎖一推就開了,我用手電照了照,還是沒人。這兩個家伙到哪裡去了!怎麼晚了 真是的。我在院子裡掃了一圈可還是不見人,我連忙回自己的屋子拿手機想撥通他們的手機, 還沒進屋就聽見裡面有動靜,我連忙放慢腳步慢慢的靠近窗戶。原來是剛才看到的那個中年 婦女,她正在翻我的包呢原來這真的是一家黑店啊我從腰間抽出防身用的小刀剛想進去弄個 究竟就覺得後腦勺被人重重的敲了一下,什麼便都不知道了!   過了好長的時間終於有了點知覺,我睜開眼睛。還是一片模糊,四周圍始終有一股難聞 的味道,突然好象有什麼東西把我扶了起來,眼前有了點亮光我終於看到了,一個面目肮髒 頭發長長的老頭拿著一枝蠟燭正仔細打亮著我呢!我一嚇連忙往後爬了幾步。   “你是誰?這是什麼地方!”我問道。   “我是誰?我還沒問你是誰呢?你是這30年來掉下來的第一個活口。”那老人終於說話 了   “30年?活口?您能不能說的在清楚一點究竟是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怎麼會 到這裡的呢?”我急切的想知道問題的結果   “我20歲的時候到這裡下鄉勞動,可是沒想到一夜之間20幾個伙伴全沒了,等我醒來 的時候就被關在這裡了。每擱幾天就會掉個死人下來然後我把他們洗干淨,然後會有人來收 去。他們天天給我飯吃我也就天天做這個事情,我知道其他人都死了,或許他們需要一個幫 忙的所以就留下了我!   “那我的兩個朋友呢?您今天洗過什麼屍體嗎?”   “本來以為你是的,可是發現你掉下來還有氣所以就把你弄醒了!我看你還是在這裡陪 陪我吧,我好寂寞都30年了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這裡只有老鼠和屍體,現在好了多了一 個活人。或許他們是想讓你和我做個伴吧。”老頭興奮的說道。   “我?和你做伴?天那,我是有家的人啊我父母怎麼辦啊?你說的他們是不是只一個男 人和一個女人啊?他們究竟是誰為什麼要怎麼做呢!”   “我也不知道,要是知道早想辦法出去了。我只知道他們吃人肉這裡丟下來洗好的屍體 都被他們吃掉了!”老頭沮喪的回答到   突然啪的一聲巨響好象有什麼東西掉了下來,我連忙朝著聲音的方向爬去,我拿著蠟燭 一照,天那是小王已經被扒光了我連忙把手放到他鼻子下,呼吸也沒有了。他死了!老頭也 爬了過來。   “又有活干喽,來幫我一起把他洗干淨吧!”   我用勁把老頭踢開,緊緊的抱著小王的屍體。眼淚流了下來,他可是我最好的朋友啊這 次旅行他原先不來的是我再三邀請才來的沒想到……。   “你快點啊,馬上他們要在來收洗好的屍體的。如果被發現還沒整理干淨那就糟糕了啊!” 老頭叫道。   對啊,我有辦法了。我連忙脫光了自己的衣服褲子對老頭說:“你幫我洗吧,等一下你 就把我放在他們收屍體的地方。我倒要看看那兩個到底是人還是鬼!老頭聽了沒說什麼馬上 動起手來三兩下就把我全身上下都擦干淨了。接著他帶我爬到洞裡的一個小木板邊,讓我躺 在那裡應該很快就會有人把木板拉上去的。我連忙照做,那老頭在我手上塞了樣東西。“孩 子你還年輕,能出去就出去吧,別管我了這是我在這裡磨的一塊石頭,頭都磨尖了。我想我 是沒機會用了給你吧,說不定會有用處的!”我緊緊的握著那塊石頭剛想說讓他放心一定來 救他就感覺到木板開始動了。我慢慢的升了上去,我閉著眼睛一點點的感覺著。終於我感覺 到了光,可是還是聽不到聲音,我用牙齒緊咬著舌頭不讓自己有別的感覺。又過了一會還是 沒聲音,我把眼睛張來了一點點,天那這下可吧我嚇壞了,因為周圍牆壁上掛的都是人頭。 被作成標本的人頭。我感到惡心我感到頭暈,真後悔上來。門開了,我連忙閉上眼睛。突然 我感覺到有人在摸我的大腿,天那那種感覺簡直就像是要被屠宰的牲畜一樣。我實在忍受不 了了連忙張開眼睛,在摸我的就是開始看到的那個中年婦女,她見我還活著連忙張口大叫。 還好我早有准備看准機會用手中的石頭砸去。那女人倒在血泊中,我連忙爬起身。這簡直就 是人間地獄,到處都是人體的器官。終於我發現了另外一個朋友,他已經被放在了液體的容 器中,但是從他嘴裡含著的管子似乎預示著他還有氣!可能被當作實驗對象了。我連忙跑過 去,想用東西砸開那個容器,可是又怕驚動了那些吃人的家伙,只好找了個椅子爬到了容器 最上方用力拔掉了塞在朋友嘴巴裡的塑料管。這時水一下子湧進了他的嘴裡,朋友終於被水 嗆醒了。拼命的踢著玻璃容器。我連忙找了個東西想讓他拉著爬上來,突然我從玻璃容器上 看到了一個影子,一個反映我背後情況的影子,一個我從來沒見過的東西就在我背後。因為 玻璃容器是圓的所以看出來的東西形狀一定不真確但是那東西很高,全部都是皺皺的皮而且 還有黃色的水在其中惡心極了。我本能的把頭一底,啪一聲玻璃容器破了原來是它想攻擊我 沒想到我一躲反而把我朋友給救了。當我正面看著那個怪物的時候我才明白,他根本就不可 能是地球人,全身都是像重度燒傷一樣沒有一快完整的地方,連個眼睛都看不到,只是在上 方的部分有微微發光的東西。地上還掉著一層皮,那是剛才那個女人的皮,終於我明白了。 那個怪物原來一直用人皮做掩護在這裡做著吃人實驗人的勾當。我那起椅子就向他砸去,這 個家伙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一下子就倒了。全身黃水亂流,那黃水一遇見東西就發出呲呲 的聲音。天那,這是什麼啊?怎麼像硫酸一樣具有腐蝕性啊!我連忙避開那黃水,接著又用 那快石頭瞄准了那微亮的地帶砸去,這一下真要了他的性命石頭正好砸開了一個大洞,那東 西躺在地上一陣抽搐接著就不動了。我連忙為同伴用木板鋪好了路。他對看到的一切也很驚 訝,接著我們就應該去找另外一個家伙了。我們先找了件東西遮掩著自己的身體然後等待著 另外一個怪物的出現。終於不一會門開了,我們藏在門後,他一進來我們就用東西敲暈了他。 然後吧他抬到了床上用繩子綁了起來。等一切完畢他也醒了,睜大著眼睛看著我們。   “你這個畜生,快說到底你們是什麼東西,為什麼要害那麼多人!”   “我們害你們?是你們先來破壞我們的。幾千年了我們在深山裡住了幾千年了一直很平 靜,一直到這裡來了那麼多下鄉的年輕人,他們砍樹木他們挖地,把我們的一切都毀滅了。 我們不能生存,一切都是被你們逼的!”怪物吼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