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戒菸的能力全都與基因有關嗎?

戒菸的能力全都與基因有關嗎?

戒菸的能力全都與基因有關嗎?作者:Deborah Brauser  
出處:WebMD醫學新聞

  新研究認為,有特定高風險基因變化的抽菸者比較可能難以戒菸,對於戒菸治療的反應也是無此變化者的3倍。
  
  一篇大型研究顯示,具有CHRNA5-CHRAN3-CHRNAB4尼古丁受體基因叢高風險單體型的抽菸者,對戒菸治療的成功反應是低風險單體型者的3倍多。
  
  雖然高風險單體型本身會增加戒菸失敗風險,戒菸藥物則可以降低此一風險;研究者指出,基因變化與這些藥物一起幫助抽菸者抑制渴望。
  
  華盛頓大學醫學院Li-Shiun Chen醫師表示,這是篇重要研究,因為它首度確認病患對戒菸藥物的反應會因基因型而不同,這些基因型在之前已經證明是重度抽菸者的最有力基因標記。
  
  國家藥物濫用研究中心(NIDA)主任Nora Volkow醫師表示,這些結果有助於未來的研究設計。
  
  Volkow醫師表示,這篇研究建立在我們對尼古丁依賴性的基因脆弱性知識上,將幫助我們據以修改戒菸策略;它也強調了可能可藉由基因篩檢幫助確認有菸癮者並且降低其成癮風險,與相關的健康後遺症。
  
  這篇研究線上發表於5月30日的美國精神病學期刊。
  
  Chen醫師一直對這領域有興趣,因為我們在臨床上觀察卻無充分暸解為何有些病患對相同治療難以反應,Chen醫師希望釐清個人的基因組成如何造成這些個別差異。
  
  為了進行分析,研究者報告了兩篇試驗的結果。第一篇,他們評估了「Atherosclerosis Risk in Communities (ARIC)」這篇研究的5,216名抽菸者,這些研究對象自己報告他們戒菸時的年紀,並接受基因組定序。
  
  此外,研究者評估了納入一篇臨床治療研究的1,073名抽菸者的資料,除了接受6次10分鐘的私人諮詢課程,研究對象被隨機指派參加6種戒菸課程的其中1種:安慰劑組(n = 132人)、尼古丁貼片(n = 187人)、尼古丁口含錠(n = 183人)、同時用尼古丁貼片和口含錠(n = 193人)、持續釋放型bupropion (n = 188人),或者同時用bupropion和尼古丁口含錠(n = 190人)。
  
  研究者報告指出,治療結束(戒菸後8週)時,使用生物化學的點盛行率分析確認7天戒慾率。
  
  這些研究對象也接受了基因定序。
  
  從這兩個試驗,研究作者檢視了戒菸和CHRNA5-CHRNA3-CHRNB4區域之一般單體型的關聯。
  
  和重度抽菸有關的高風險單體型定義為,高抽菸風險對偶基因在rs16969968且低mRNA表現對偶基因在rs680244。
  
  在ARIC研究中,高度相關的單核苷酸多態性(SNP)rs951266被用作為rs16969968的代表,rs6495306被用作為rs680244的代表。
  
  在社區樣本研究中,與低風險單體型者相比,高風險單體型顯著預測戒菸時的年紀比較大些(P = .009)。
  
  高風險基因標記的研究對象菸齡比沒有該標記者多將近2年。
  
  第二篇試驗中,安慰劑組中,高風險變化的研究對象比低風險基因者更容易戒菸失敗。不過,接受戒菸治療後,高風險組的禁慾可能性顯著增加;與低風險單體型者相比,他們在接受活性治療後也更可能禁慾。
  
  Chen醫師表示,這些結果令我們有點驚訝,這些基因組可以預測一個人的戒菸困難度。高風險基因組不靠藥物戒菸成功的機會達3倍,不過,可以藉由使用藥物來降低這個基因風險,因此,這是個積極且充滿希望的驚喜。
  
  華盛頓大學醫學院精神科教授Laura Jean Bierut醫師表示,這篇研究顯示,同樣的基因組成造成某些人重度抽菸、尼古丁成癮風險較大,「戒掉這習慣的問題」也可讓個人對戒菸藥物治療更有反應。
  
  Bierut醫師表示,這個基因變化模式可以幫助我們更佳地預測哪些人對藥物治療最可能有反應,所以我們可以確定哪些接受藥物治療者要加入諮商或其他介入方式;另一方面,沒有高風險基因者也比較可能不借助藥物而成功戒菸。
  
  Bierut醫師指出,顯然這些基因不是所有因素,但是,它是改善的關鍵,最後可以修改療法而幫助人們戒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