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蜘蛛塚

蜘蛛塚

他從小就很怕蜘蛛。

當然,一般人看到蜘蛛都會怕,但他害怕的程度異於常人。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包括他自己。而他也因此常常做惡夢。

在夢中,有一個很偏僻很幽靜的小村,爸爸溫柔地牽著他的手,邊走邊笑。

然後就有一隻蜘蛛出現,瞬間那隻蜘蛛就被放大成特寫般,很醜惡的臉孔,

口中流出粘液,全黑的瞳孔透露出一股令人不寒而慄的光芒,他總在此時會被嚇醒。

很奇怪的,鄉村的風景及模樣十分清晰,但父親的臉孔卻很隱隱約約看不太清楚。

這個夢境彷彿是事件的片段。

爸爸在他小時候就死了,雖然父親有留下照片,但不知道為什麼,

看到照片卻沒有夢中那種親切感。他對父親的印象,十分地模糊。

這一夜,他又從惡夢中驚醒!

這次的惡夢比起前幾次都要嚴重.....像是接續之前的惡夢般....

他夢見那隻醜惡的蜘蛛,嘴裡叼著一顆人頭向他逼近,人頭血肉模糊,

根本看不出來是誰....而爸爸此時卻不知去向...然後那隻蜘蛛將人頭甩了過來....

這時他幾乎是從歇斯底里般的吼叫中跳醒過來的!!

「小為!小為!你怎麼了?」媽媽擔心! 地跑過來問道。

他臉色慘白,大口地喘著氣,全身冷汗直流。

母親擔憂地輕拍他的背後。

「我...我又夢到蜘蛛了....」他用極其微弱的聲音說。

「我...我感覺好像快要死掉....」

母親愣了一下,像是有什麼事要脫口而出,但又忍住了沒衝出口。

「別想太多了....你明天滿20歲生日,又要跟同學去玩....好好休息才有精神玩呀...」

隨後母親從身上掏出一個護身符,

「這個護身符,你要隨身攜帶,不能掉了,知道嗎?」

媽媽說完,摸摸他的頭,然後關上門出去了。

小為心想,媽媽明明知道他作惡夢的原因,可是,為什麼不告訴他呢?

做了這樣的惡夢,他那還有心情睡覺?連明天要去玩的心情都沒有了。

他坐在床上發了好一會兒呆,實在是睡不著。夢裡的那一幕太逼真了!

他煩燥了一會兒,決定到客廳坐坐,看個電視穩定一下情緒。

就在他經過母親房門時,他發現母親的房門半掩,母親背對著門口,

看來好像看著一張相片,然後在啜泣著。

「都是你....你害死你兒子了...現在他天天作惡夢........」

((((( 原來母親在看父親的相片呀!)))))

「媽!」小為輕輕的叫了媽媽,媽媽嚇了一跳! !

小為看見媽媽趕緊把相片收到床頭櫃,不讓小為看見。

小為把一切看在眼裡,但是都默不出聲。

第二天,陽光燦爛的早晨,小為從被窩中探出頭來。

小為的母親因為要上班,通常小為醒來時媽媽都已經出門了。

他草草梳洗一番,把早就整理好的行李提了準備要走。

今天是他的生日,跟幾個同學約好要去旅行個三天兩夜才回來。

經過母親房門時,突然想到昨晚媽媽拿相片哭泣的那一幕。

小為走進了媽媽的房間,打開了抽屜,裡面果然放著一張泛黃的相片。

不!不對!相片中的男人並不是他從小所知道的父親!而是另一個男人!

但這個男人,卻像極了他夢中的父親影像!小為的夢境似乎清楚了起來!

他小時候有印象的父親,其實不是他的親生父親!?到底是為了什麼事,

媽媽要這樣暪著他?他唯一確定的,是媽媽知道他作惡夢的原因,他與 蜘蛛 的關連。

那一天,他在圖書館裡找到一本很舊的書,是記載關於一些奇聞異事的。

在書裡發現了夢裡的村落,而且那村子竟然就叫做 蜘蛛塚!

很怪的名字,很怪的地方,看來十分的偏僻。

書上只載明了在某個縣市裡有這樣的地方,這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也許,他可以趁此一解夢境之謎。

他騙媽媽說要跟同學去旅遊,其實是自己要去一探究竟。

這一天,天氣很晴朗。他到了某縣市之後,就下車問路人 蜘蛛塚 在那裡。

但沒想到,那邊的人都直搖頭,好像沒聽過這個地方。

最後,有個熱心的大嬸告訴他:

「不然你去問問雜貨店的阿婆。她見多識廣,知道的事情也多。

她可能知道也說不定。」

他立刻跑到雜貨店去。

果然,有一個看來年約六、七十的老婆婆正坐在店門口的小板凳上。

「婆婆,請問妳知道蜘蛛塚在那裡嗎?」

老婆婆本來低著頭,一聽到這句話就抬起頭來,老婆婆的臉看來十分陰沉,

佈滿皺紋的臉上毫無生氣,她用十分冷峻的眼光看著小為,

看的小為感到一股寒意直衝心底。

「你去那裡要做什麼?」老婆婆的語氣陰陰冷冷的。

「那裡早就沒人了。現在這裡除了我這個老太婆,根本沒人知道那是什麼地方!

你一個城市來的年輕小伙子,怎麼會想去那裡?」

「我父親的死也許跟那裡有關係!」小為說,「所以我要去看看!」

「想死你就去吧!」老婆婆冷冷說道,

「十幾年前也有好幾個像你這樣的年輕小伙子來問蜘蛛塚,不過,沒有一個回得來

連屍體都找不到,只能當作失蹤處理。警察找遍了山頭什麼都找不到,

現在那裡不但沒人敢去,連名字都被遺忘了。」

老婆用指了指一個方向,順著她的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是一個山頭。

「你往那個方向一直走,運氣好的話就會看到。」

然後她又用冷峻的眼光看著小為,「年輕人,勸你還是不要去比較好。」

小為覺得奇怪,

「既然那裡那麼多人失蹤,為什麼這裡的人都不知道蜘蛛塚在那裡呢?」

「很簡單,因為從來沒有人看過。」老婆婆說,

「我也只知道蜘蛛塚是在那個方向,但是真正的位置在那裡,我並不清楚。

警察整座山翻過來也沒看到有人居住的痕跡,連那些問路的人入山的蹤跡都很模糊。

要不是15年前其中一個失蹤男人的兒子在那座山被找到,

警察根本不相信有人進去那裡而且失蹤。」老婆婆淡淡的說,

「由於整個事件太離奇了,那個小孩子才5歲根本說不出個所以然,

只知道他受了很大的驚嚇,後來整件事就被壓過去了,

只說那些失蹤者是山難死亡的。」

老婆又冷笑了一下,

「而且,這裡知道蜘蛛塚的人跟當年見過那些進去蜘蛛塚的人,

現在只剩我一個活著,其他的人都死了....」小為突然打了一個寒顫。

「所以,你還是別去吧,那個地方被咀咒了。」

15年前的5歲小男孩....?那會不會就是他呢?

「老婆婆,妳看過相片裡的這個人嗎?」

他把偷偷從家裡帶出來的父親相片拿給老婆婆看。

老婆婆看到相片大吃一驚!

「他...你是他的兒子?你就是15年前那個小男孩嗎?」小為點點頭。

「你被發現時,身上沾滿了血跡。」老婆婆態度突然和藹許多,

「然後你嚇的連話都講不出來,但是你一看到蜘蛛就大叫。」

聽到老婆婆說的話,跟他的夢境十分相似,他更加確定,蜘蛛塚跟他的夢境,

以及他的身世大有關連,這更挑起他的好奇心。

「你還是別去吧!有些事,不知道也是一種幸福。」

老婆婆的眼底閃爍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光芒,彷彿黑暗深遽而不可知,

「也許你知道了,連命都沒有了。」

小為心裡也是有些恐懼,但人就是這麼奇怪的動物,好奇心往往戰勝恐懼感。

老婆婆說:

「既然你決定要去,記得一句話:那裡已經沒人了。你要記得,一個人也沒有!」

老婆婆的話讓小為心裡覺得毛毛的。

他心裡有一種未知的恐懼與興奮感環繞著他。

他往山的那一邊走去,開始了未知的旅程。

小為走了幾個小時,天色漸暗,一路上真的都沒遇到什麼人,

這讓小為心裡十分不安。

就在小為不知道是否該折返回去時,看到不遠處有一座小木屋。

正當小為想去一探究竟時,突然眼前閃過一道黑影!

小為嚇一大跳,整個人跌坐在地!

他定睛一看,竟然是隻大蜘蛛!宛如手掌般的大蜘蛛!

彷彿有意識的惡狠狠地瞪著他!

本來就怕蜘蛛的他,此刻更是嚇的冷汗直流,無法動彈。

那偌大的蜘蛛以極其迅速的速度向小為逼近。

小為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蜘蛛越來越靠近他。

突然眼前一閃,一隻偌大的腳將蜘蛛踩扁,蜘蛛腸破肚流,

臨死前顫抖了幾下,並發出「吱~~~吱~~~」刺耳且難聽的叫聲。

那叫聲喚醒小為的夢境~~那大蜘蛛叼著人頭甩向他的那一幕又浮現出來!

而且就好像播放電影一樣,活生生的在他眼前顯現!

小為大叫一聲,又長又淒厲,就昏過去了。

小為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是木製天花板及吊扇。

「你醒啦?」一個粗壯,看來年輕大約一樣20歲上下的男孩走過來。

小為這才發現除了他之外,還有三個男生一個女生,都是學生打扮。

那女生看來十分的吸引人,文靜、美艷,一頭披肩的直長髮,眼睛明亮深遽,

黑白分明;肌膚如雪,嬌艷欲滴的紅唇,簡直如妖精般的美麗。

小為的視線無法從她的身上移開,直直盯著她許久。

身旁的男生問他話他都充耳不聞。

「喂!」那粗壯男孩對著小為大喊一聲,小為這才回過神,「你失神了啦你?」

「啊...不n意思,這小木屋是你們的嗎?謝謝你們救了我。」

小為略為靦腆的道謝。

「我叫阿力。另外三個男生是小方、慶嘉、濟儒。

美麗的小姐叫小湛,湛藍的湛。」

「你們好。」小為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他看見小湛報以一絲的微笑,那微笑足以勾魂懾魄。

「你是不是很怕蜘蛛?」阿力問道,小為這才又被拉回現實,

「剛剛我踩死蜘蛛時,你叫的好慘,好像受到很大的驚嚇。」

「嗯...不好意思,我很怕蜘蛛。」

小為覺得一個大男生怕蜘蛛,小湛一定會覺得他很沒用吧!

「怕蜘蛛你還來蜘蛛塚?這裡滿坑滿谷的都是蜘蛛,

聽說來這裡的人沒有一個活著回去的。」

阿力哈哈大笑,「我們走了幾小時的路也才看見你一個人,果然是沒人的地方!」

小為聽了覺得很奇怪,他們怎麼知道這裡是蜘蛛塚?

老婆婆說過,沒有人知道正確的位置。

「你們怎麼知道這裡是蜘蛛塚呢?我聽山下的老婆婆說過,

沒有人知道正確的位置。」小為疑惑的問道。

「那是因為她,」阿力指了指小湛,「是她帶我們來這裡的。」

小為望了一眼小湛,發現小湛也同樣在望著他。

難道,小湛也有跟他一樣的身世嗎?她也是來這裡想解開謎題的嗎?

「那你們為什麼想來這裡呢?」小為好奇的問,

因為他們看來似乎沒有非來這裡的理由。

「我們在做民間傳說的考察。」阿力說,

「前兩天,慶嘉在圖書館找到有關蜘蛛塚的傳說,我們覺得很有趣,

所以想來這裡探險,順便也當期末的報告。」

前兩天?真巧,他好像也差不多那時在圖書館看到有關蜘蛛塚的書。

這一切是不是太巧合了呢?小為突然覺得心中一股寒意直線上升。

「沒辦法了,今晚先在這邊過夜吧!」阿力打了個哈欠說道,

「還好這小木屋設備還算齊全呢!」

不對!小為心裡覺得更加不對勁,如果這裡那麼久都沒人了,

怎麼會有個那麼乾淨的小木屋?

「我...我想回去了...」小為心裡突然很想快點回去山下。

「小為,你別神經了!現在那麼晚了,山路根本看不清楚!

你又那麼怕蜘蛛,你現在出去,可沒有人會幫你趕蜘蛛的哦!」

阿力懶懶的說道,「睡吧!我們那麼多人在一起,你怕什麼?

男孩子怎麼那麼沒膽啊!」

小為心裡想想也對,而且現在已經是晚上了,

他想到之前遇到蜘蛛的情景,也不由得害怕起來。

幾個人趕山路趕的累了,唯一的床讓給小湛睡,其他人都打地舖。

很快的大家就都睡著了。

「小為...」一個細緻甜美的聲音喚著他。小為睜開雙眼,原來是小湛。

小為看看身邊,奇怪,其他人都不見了,只剩他們兩人。

小湛十分貼近小為,小為只覺得自己呼吸急促,心跳加速。

小湛的身上有著一股媚惑的香氣,小為已被迷的神魂顛倒。

小湛用手輕輕的撫摸著小湛的臉。

很奇怪的,好像所有事就這麼自然的發生了。

小為跟小湛兩人糾纏在一起,熱吻、擁抱,兩人身體的律動竟是如此吻合。

小為幫小湛褪去了所有的衣物,小湛雪白細嫩的肌膚在夜色下更顯閃耀動人,

而她身上的香氣愈發濃烈。

最後,小湛躺在小為的懷中嬌喘著,而小為輕輕用手撥弄她的長髮。

突然,小為看到小湛平時用瀏海覆蓋著的前額,有一個明顯的蜘蛛印記!

而那印記,呈現懾人的鮮紅,正一明一滅的閃爍著。

小為不由得害怕起來!

這時,小湛突然開始冷笑,她明亮的雙眸突然變成偌大的黑瞳孔,

她的身體穿出八隻腳,她的肌膚碎裂,冒出一隻跟人一樣大的蜘蛛!

就像他平時夢裡的那裡蜘蛛一樣!

小為大叫一聲~~~~~~~!!

「小為!你幹什麼!?」突然阿力大叫一聲,

小為睜開雙眼,才發現原來剛剛在做夢!

「真受不了你耶!沒事大叫,我們還要睡覺!」阿力很不高興的說。

看看窗外,還是半夜時分。小為擦擦身上的冷汗,心裡慶幸著這是場夢。

「咦?慶嘉他們三個呢?」阿力突然大叫。

小為趕緊摸黑點了燈,這才發現三人都不見了!

而在三人睡的床上,發現一大灘血漬!

「小湛呢?」阿力跟小為看看四週,發現小湛也不見了!

「小湛!小湛!」阿力跟小為開始沒命的尋找。

突然聽到門外有一聲慘叫聲,又長又淒厲。

「小方!那是小方的聲音!」阿力一聽到,立刻衝出門外,「小方~~~~~~~!」

「阿力!等等!」小為緊跟著追出去。

屋外的月色明亮,沉靜的夜晚更是增添幾分的陰森感。

連蟲鳴聲都沒有,靜得太奇怪的夜。

雖然隨後就跟! 出來,阿力卻是已不知去向。

「哇~~~~~~~~~~~~~~~」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吸引了小為的注意力。

小為趕緊往慘叫聲發出的方向奔去!

然而映入眼簾的,是個比他夢境還要恐怖的畫面!

月光下只見遍地的殘骸,斷肢殘臂、人頭、內臟腸子等的器官散落一地,

整塊地的泥土都被血水滲透染紅。屍首是誰早已無可分辨。

阿力一隻手臂被扯斷,痛的在地上慘叫,血不斷地從他的斷臂噴出。

而那站在月光下的身影,嘴裡叼著阿力的斷臂的,不就是小湛嗎?

小湛已不是白天小為看到的美麗妖精,而是會媚惑人類、吞噬人肉的妖怪。

小湛的身體多穿出了四隻尖銳的、像蜘蜘一樣的腳,

她的前齒長的像鋸刀一樣大而尖銳,美麗的瞳孔變的全黑而恐怖,

在月光下透出冷笑。

小為的記憶突然一幕幕的浮現了!

他突然想起15年前也看過這一幕.....那年到這裡來的人,

他們的屍首都是這樣散在地上的;但他們不像阿力他們毫無招架之力,

也殺了好幾隻大蜘蛛,最後只剩小為跟父親。

小湛將阿力的斷臂甩在一旁,仆倒在地,接著就像小為的夢境一樣,

變身成夢中的那隻大蜘蛛!

小為嚇的連叫都叫不出聲,只能眼睜睜地看被大蜘蛛咬住,就像夢中一樣,

阿力的頭被蜘蛛的嘴直接扯了下來。阿力最後慘叫的一聲,

頭從頸部被扯斷,鮮血大量從頸部噴出。阿力再也不會叫了,他的屍首癱倒在地。

小為嚇的目瞪口呆,大蜘蛛又將阿力的屍體撕裂成了好幾塊,

然後跟其他的殘骸丟在一塊,看起來就像是貯存食物似的。

大量的屍體及血水使整個山頭瀰漫著難以言喻的腥臭,

刺鼻的噁心臭味甚至可以把人給薰昏。

小為嚇的動彈不得,只見大蜘蛛慢慢轉向他,大蜘蛛彷彿是冷笑的看著他。

小為現在都想起來了。他最後做的那場夢,大蜘蛛口中叼著的人頭是父親的。

父親在死前曾告訴小為,不要再回來。

大蜘蛛殺死父親時也受了重傷,所以他才沒被殺死。

小湛是來尋仇的!她把男同學引來這裡並殺掉他們,

這些男同學可能跟15年前那些人有關係吧!

「妳是來報仇的嗎...?我現在全部想起來了,妳是那最後一隻蜘蛛嗎?」

大蜘蛛聽了,停了一會,牠的頭慢慢變成小湛的頭。

「最後一隻蜘蛛是我母親,她生下我後就死了。你父親殺她時她已經懷孕了。」

小湛冷冷的說:

「我們不能再讓這個地方被別人知道...15年前我的族人全死!

光了...剩下我...所以我必需繁衍後代....而且我也必須把知道這裡的人全都消滅,

不讓你們人類再找到........」

小為一聽,「那...那個夢...」

小湛冷笑道,「是真的。你忘了蜘蛛的習性嗎?

跟公蜘蛛交配後就將對方殺死並吃掉,成為懷孕時的養分....」小為嚇的臉色發白。

「我本來要先殺你,讓你沒有痛苦的死去...偏偏小方他們突然醒了,

我只好先殺他們....」

「還有,我忘了告訴你,我是你父親跟我母親生的....」

小湛冷冷的說道,

「所以你的感覺會比阿力他們強烈...那是因為...你跟我有一半相同的血緣...」

小為聽了大吃一驚!!那....那他不是亂倫?跟自己的妹妹...?

月光下,小湛的臉色變的冷峻而可怕。

她慢慢地逼近小為,「哥哥,安息吧!以後沒有人會知道蜘蛛塚了....」

最後映在小為眼中的,是小湛人頭蜘蛛身的模樣.................。

就在小為上山的第二天,雜貨店的老婆婆也不見了,沒有人知道她的去向。

她就這樣失蹤了。

小為的母親報警,最後仍然只能以失蹤人口結案。

因為警察連要去那個地方搜尋都不知道.........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