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致命的謊言

致命的謊言

致命的謊言
  
  
  
  凌晨一點,當钟樓的钟聲傳來,在那個空蕩的實驗室裡點一個台燈,然後把一支筆往身後扔......聽見筆落的聲音了嗎?
  
  我不喜歡當醫生,雖然救死扶傷很神聖,雖然在醫生的手中可以挽救很多生命,但我們必須面對死亡,.死亡太殘酷,我不喜歡!不過,最終我還是屈服在父母的目光下,二十年來,我已經漸漸地習慣了這樣的讓步,我走進了那個醫學院,我在半年前迅速習慣了死亡,它已經在我的眼中變得麻木,老師讓我們不厭其煩地研究著每一個器官,那些曾經有生命停留的物質在我們的眼中已經變得和一本書/一支筆一樣尋常.每當我向高中的同學談及這些時,她們總是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我____醫學院的學習就是這樣!
  
  我在學校的實驗樓裡認識了阿玲,她已經大四了,為了考研,她每天在實驗室裡的時間比宿捨的時間還長,因為她的率直,我們一直比較合得來,有時候我很佩服她的膽量,因為我至少不敢一個人在實驗樓裡讀書讀到深夜的,她從不相信靈魂鬼怪的任何傳說.對那些愛尖叫的女生她總是不屑一顧,就她的話來說;“醫學院的學生不該怕鬼的.“
  
  我只是想和她開一個玩笑,真的,僅僅是一個玩笑.所以我編了一個慌言;“凌晨一點,當钟樓的钟聲傳來時,在那個空蕩的實驗室裡點一個台燈,然後把一支筆往身後扔.....如果沒有筆落地的聲音,那麼轉身看看,有什麼站在你的身後.....“阿玲笑著罵我是個無聊的小孩子,然後就匆匆走進那座灰色的大廈.....
  
  第二天
  
  阿玲死了,在那間實驗室裡,驗屍報告上說的是“死於突發性心
  
  我的心突然空空的......
  
  三年後
  
  我也開始准備考研,我在實驗樓的時間越來越長,我也不再相信任何關於鬼怪或者魂靈的傳說,我已經淡忘了關於阿玲的一切.....
  
  四年來,死這個字在我的腦海裡已經模糊,它只是一個語詞,或一些指數....腦死亡超過6秒將成為永不可逆的死亡....
  
  夜,也許夜已經深了吧.幾點對我來說已經不重要了,太多的資料和東西堆潢在我的腦袋裡.風吹得實驗室的窗戶吱吱地響,可這一切都不在我注意范圍內,遠處的钟樓傳來一聲低沉的钟聲....當.....
  
  低沉的钟聲,仿佛黑暗中最深處的震蕩,我擦拭著酸澀的眼睛...那一聲钟聲像記憶的天幕,我想起了三年前自己編的那個諾言,還有....阿玲...!
  
  手裡的筆突然變得格外顯眼,它仿佛帶著一股不安感,帶著灰色的情緒,帶著我的一顆心.....我不安地注視著它,自己的手仿佛手去大腦的控制,在黑暗中,劃出一道線....筆已經扔向身後,,,,,,心跳....一下,兩下....夜依然是靜靜的.....骨頭深處已經有一股涼意在翻滾,不可能....!
  
  我又拿起一支筆,往身後一扔,....沒有....沒有聲!一種叫做恐懼的東西向身體的每一個毛孔擴張....
  
  我轉過身....啊!身後站在拿筆的阿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