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網友創作] 不是背叛,是種成全…

[網友創作] 不是背叛,是種成全…



1.

「我們是不是好兄弟?」

「我們是不是好兄弟?」

「我們是不是好兄弟?」

「我們是不是好兄弟?」

「我們是不是好兄弟?」

「我們是不是好兄弟?」
        .
        .
        .
        .
        .
        .
        .
        .
        .
是!我很肯定的!只是這個代價,是不是有些沉重了?

「我好像…喜歡上她了。」

「我不知道我自己在做什麼,如果你想打我,沒關係。」

「我只是希望,不會因為一個女生,而少了一個無話不說的好兄弟。」

是的…他,阿幹,我最好的好兄弟,無話不說的好兄弟,可是,他卻喜歡上了…我喜歡的人。

「之前,因為點點的事,所以我悶悶的,然後聊久了,就不小心有了感情…」

「搶了好兄弟喜歡的女生,我只能說,對不起…」

沒錯,她們…在一起了,在交往的當天,阿幹跟我坦白了。

「那個噢,沒關係啦,在找就有了阿。」

這句,是我說的,明明很難過,卻還是要強顏歡笑。

其實,早在他問我我們是不是好兄弟的時候,我就已經有了答案

只是我心中,一直在祈禱一直在祈禱,只是上帝好像沒聽見我的祈禱。

終於,他說的,跟我想的,是一樣的…






* 在友情和愛情之間,你選擇了愛情而不是友情。
  

2.

再即時通上面…


「猴子,好像也喜歡樂樂。」 阿幹

「他喜歡的不是妞嘛?」  我

「他以前,都叫樂樂(妞)。」  

「靠!被拐了!」

「摁…我也是這麼覺得,這是吃奶跟我說的。」

在之前,我們套猴子的話,結果他說妞住在新竹…

我們,都相信了,誰知道,又是一個謊言?

「………………」

「而且,我今天跟他說這件事的時候,回家就看到他的狀態 (為了妳,我哭了。妞)」

「還有當初因為肉肉介紹樂樂給妳認識…他有對肉肉發脾氣。」

「好像在怪肉肉為什麼要介紹樂樂給妳認識。」

「我還能說什麼呢?」  我

「妳看一下肉肉的狀態。」  阿幹

「摁?怎麼了嗎?」

「他對你感到內咎,我也對你感到內咎…」

如果說,你真的對我感到內疚,你就不應該背叛了我。

「歐爹對不起,歐爹對不起,歐爹對不起,歐爹對不起,歐爹對不起,歐爹對不起。」  肉肉

「是怎樣?世界變款了嗎?我不是都說沒關係了?」  我

「你們在這樣,我真的會不爽噢!」

「難過嗎?」肉問我「不會」「為什麼?」「因為幹先生是我的好兄弟。」

痛,心淌著血,卻要裝作若無其事的給妳們安慰。

淚,忍著留在眼睛裡面,告訴自己,這是一種成全…

「可是我還是滿內疚的,就因為這樣,所以今天我才一直叫你打我…」

「妳這個敗持,叫我打妳,還一直打我…」

「妳又怎麼了啦?」我問

「是有怪他是不是?我怪自己!當初不該讓你們認識!」肉說

「算了!既然要這樣,那當我沒出現過!」

說完,我就下線了…這,是不是一種逃避?

沒出現過,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是不是就不痛了?

好想好想,就這樣的消失,當作從來都沒有我。


*  背叛的滋味,我懂了,代價卻是沉重的。           


3.

2009/05/06  星期三

本來該去上學的日子,我請假了。

原因是,我要陪阿幹去醫院回診…

「其實,傳簡訊傳到三點多的那個人也是樂樂。」

這是你開口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明明很在乎的,明明很難過的,卻還是要裝的若無其事。

「呵呵,我早就猜到了!」

「Dear是什麼意思?」你拿著她傳給你的簡訊問我

一封簡訊的內容,我卻只看見 (Dear,是大笨蛋)

這句話,像針一樣,狠狠的扎在我心上…

很痛,我卻要忍住,很想哭,我卻要忍住,還假裝鎮定的說

「Dear是親愛的意思。」

我不清楚,你是不是真的不懂而問我,還是,只是為了刺激我?

但是,我寧願相信,你是真的不懂…

當我回答你的時候,心,痛的像傷口被撒上了鹽巴…

「真的是這個意思?」你問我

「不然你不會傳簡訊問他,Dear是什麼意思?」

「噢,等下一封回訊我在問。」

「欸!走,抽煙。」

「摁…」

在抽煙的時候,你跟我說了…

「其實,我對點還是有那麼一點的在乎…」

你知道嗎?當我聽到你這句話的時候,我真的很想痛扁你!

只是,我的拳頭,從來不會打好兄弟!

「如果你敢傷害樂樂,我一定會打死你!」

「我知道,只是我也不知道,我會什麼還會在乎。」

「如果,你還在乎點,你就不應該喜歡上樂樂!」

這次,輪到你沉默了。我不懂,你想的到底是什麼?

我只清楚,如果你真的傷害了她,我一定不會留手!

「走了,進去了,煙抽完了。」我說

你的手機又響了,我知道,是樂樂的簡訊…

我呢?只能裝作沒聽見,只能裝作不在乎。

因為她,選擇的是你,不是我…





*  簡訊的鈴聲,像刀子劃在我的心上…


4.

從醫院出來,依然是我騎著車載著你。

從早上開始,你們的簡訊就沒有停過。

那簡訊傳來的鈴聲,聽在我耳裡就像刀子劃在心上一樣…

只是,我不說,都不會有人明白。

「中午了,送飲料去學校吧。」你說

「恩,那要買幾杯?」

「十三杯吧。」

你一個一個的算著,算到樂樂的時候,我沉默了。

我知道,以後在為她送飲料的,只會是你,不是我…

「欸,這十二杯放前面,這一杯另外裝的我拿。」你說

「噢,隨便。」

「等等找一下,看有沒有奇異筆。」

「摁?要幹嘛?」我問

「我要在這杯寫字,這杯要給樂樂的。」你笑著回答我

「噢…」

樂樂、樂樂、樂樂、樂樂、樂樂、樂樂、樂樂…

從早上到現在,你口中全部都是樂樂。

你有沒有體會過我的心情?最好的兄弟,背叛了我…

一路上,卻還一直說我最不想聽到的事!這算是刺激嗎?

鈴聲,又是鈴聲,我開始厭惡了!我開始加速,不要命的加速。

好像只有這樣,我才能宣洩不滿!

十分鐘後…

「欸,打電話叫他們下來拿飲料了。」我回頭說

又在傳簡訊了…剛剛發洩掉的不滿,又跑出來了。

「摁,等等噢。」

你打給吃奶說「欸,我們到了,來側門拿飲料吧。」

「你跟小強一人拿一杯,然後學弟要兩杯,勝七杯我叫猴子去跟你拿。」

「摁,我們先去吃飯了。」吃奶說

「猴子,你等等去我們班,跟吃奶拿飲料,另外裝的那杯要給樂樂的。」

「摁,我等等吃完飯在下去拿。」猴子說

「摁,就這樣,我們走了,掰。」

「現在勒?去哪?網咖?撞球?」我問阿幹

「網咖好了,比較便宜。」

「摁,我四點回家工作噢。」

「摁,走吧。」






*  我告訴著自己,這只不過是一種成全。


5.

我們在網咖待了兩小時,你的簡訊鈴聲卻依舊響著…

「欸,快四點了,走吧。」你說

「摁,回家吧。」

到家了,我似乎有種解脫的感覺…

潛意識好像在說著,終於脫離了這種折磨。

我打開電腦,卻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我忽然感到想哭,我感覺好痛苦好痛苦。

似乎只有哭,能發洩,能宣洩,像得到救贖…

我開始上網搜尋,我想找到能讓我痛苦一場的歌。

我找到了,一首叫做(我愛的人在愛他)諷刺嗎?我自嘲般的問著自己

四點半,你上線了,大頭貼,依舊是你的照片。

只是你的狀態,又在我心上劃了一刀…

(不會輕易的放手)

我開始想逃避了,我開始想隱藏了,我,想消失了。

「我悶了…」我說

「我才悶勒!」草莓說

「怎啦?」「他要去當兵了錒。」「當兵又不是見不到,現在不到一年就能退伍了!」

「但是好久噢…」「不會啦,如果熬過,就完美了!」「希望可以囉^^」

「對妳們的感情有信心一點好嗎?」我對草莓說

「不是沒有信心,只是我今天跟我媽聊了很多…」

「他最後問了我一句,妳覺得妳會嫁給他嗎?」

「那妳怎麼回答妳媽啊?」

「我說,不知道耶,怎麼了?」

「他說,不然我介紹一個人給妳認識…只是他大妳12歲,但是是個有錢人,

這樣妳以後才不會吃苦。」

我對草莓說「不要為了怕吃苦,而放棄自己的幸福!有錢人,的確可以給妳過好生活,

但是,幸福,不是用錢買的到的!」

「我知道阿,以後的事也很難說,我也不敢想那的多…」

「摁,的確很難說!不過,也不能說妳媽說的不好!畢竟,他是站在為他女兒著想的立場出發。」

「呵呵,是阿,跟妳說完這些,心情好多了^^」

「嘻嘻,那我未來的職業就是情緒垃圾桶囉?」

「呵呵,也不一定每個人都會對妳說出自己的秘密,也要是好朋友才行。」草莓對我說

「妳有事也能跟我說啊!是不是?」

「呵呵,但是我的情況比較特殊…」我說「說出來,傷的不會是自己,所以,隱藏吧…」

「真壞心,隱藏哩!」

「呵呵,如果說,為了能讓自己心情好一點,而傷害到別人…那我會選擇自己承受!

時間到了,釋懷了,自然也就好了,不是嗎?」

「是啊!但是說出來總比較好。」

說著,我看到了你的大頭貼,換了,不在是你,而是樂樂。

心,又被你畫了一刀!只是你都不曾知道!

我開始厭惡,我想隱藏,把即時通的畫面停在看不到你們的地方。

當成空氣一般,不看,當成討厭的事物,自動過濾。

好想,從來沒有出現過一般…

好兄弟…我無視你的背叛!我把它當成,是一種成全…






*  癒合不了的疤,傷痕累累的…

          我無視了你的背叛,只當它是種成全…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