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運動員較能帶傷上陣

運動員較能帶傷上陣

運動員較能帶傷上陣運動員的疼痛耐受性較高,有助於解開對抗疼痛的線索。


  運動中不可避免扭傷、拉傷、以及更糟的傷害,而且多數運動員忍痛比賽。
  
  這些運動員是如何背負著別人無法忍受的疼痛繼續比賽呢?最新研究證實,相較於每天坐在沙發上、或是週末值勤的人來說,運動員對疼痛的忍耐力較高,這有助於研究人員發現更好的疼痛處理方法。
  
  德國的研究人員審查了15項研究結果,比較運動員和非運動員的疼痛閾值與疼痛耐受性。疼痛閾值是指對刺激(熱、壓力等)感到疼痛的點;疼痛耐受性是指一個人能忍受最大的疼痛。
  
  在研究中,運動員和非運動員的疼痛閾值類似,但運動員對疼痛耐受性比正常活動的成年人更能持續。運動員能夠容忍疼痛的量會因為運動而有所改變,足球或是橄欖球員通常比那些參加耐力運動的球員更能容忍疼痛。有篇研究發現,除了足球運動員之外,越野滑雪者疼痛耐受性也非常高。
  
  刊載在6月號疼痛(Pain)期刊的這個研究結果並沒有探討原因,海德堡大學的Jonas Tesarz醫師表示,需要更多研究來確認增加體力活動是否有助於控制疼痛。
  
  體能活動可以提升極類似「感覺良好」或緩解疼痛opioids的化學物質含量,稱為腦內啡。加州大學舊金山分校的Allan Basbaum博士表示,他約在四年前高度懷疑腦內啡可以鈍化疼痛,有一組德國的研究人員證明,跑步等劇烈運動確實能增加大腦及血液中的腦內啡。
  
  Basbaum博士表示,之前的研究曾注意到血液中的腦內啡,但血液中的含量與大腦所進行的事情無關。因為運動員非常積極地持續做他們正在做的事情,所以可能比其他人更容易忽視疼痛警訊,帶傷上陣。
  
  多數運動員不會問自己受傷了嗎?,會問自己,可以忍受多少痛苦?可以忍受最大疼痛的人,最有可能成為運動員。
  
出處: WebMD Health News
作者: Salynn Boyles
審閱: Brunilda Nazari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