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轉帖]軍中鬼話系列~軍中惡鬼

[轉帖]軍中鬼話系列~軍中惡鬼

剛進中心的時後就差點被那兄弟捉弄到 至今仍猶記在心難以忘懷...那天星期日會客天 剛好是當兵滿一個月的日子 親朋好友會客心情格外高興三點半是慣例停止會客時間 好友阿忠臨行前特別留了包[萬寶路]給我!好友就是這樣 這包[萬寶路]也更加肯定了我倆的友誼~~~~~~~~~~~~~~~~~~~~

四點慣例收心操 bk咧 被操的半死沒關係還要繳煙 班長早就知道這招所以要我們蛙跳外加交互蹲跳 硬是把大家的[私貨]全給斗了出來~~~~~~

我還好只藏了[賴打]在身上 煙早就藏在草堆中了 嘿嘿... 那可以撐好幾天了晚上晚點名 他x的又碰上大停電 整個營區黑秣秣還挺嚇人的........

[一日海軍 終身海軍]大伙喊完睡前的口號後各自就寢了 當我睡到半夜時....[ㄟ....ㄟ...087..087..]誰在叫我編號啊? 睜眼一看~天哪!

[你老母 耐ㄟ甲你生料加賣??] 隔床的臨兵張大嘴臉誇張的手勢要我小聲點[087卡小聲ㄟ啦..哩午昏秣?]原來老煙槍受不了想抽煙了! [哇午啦 磨賴打喔]

沒想到老煙槍還藏了個打火機在襪子裡 果然是國小兵衛生關念不亞於難民於是我就被老煙槍拉下床往樓下廁所走去 想要吞雲吐霧一番!!

從三樓躲過安官下到一樓 要在越過條小路才到位於寢室後的廁所 那是日據時代的留下的軍營 廁所是一長排隔一間間的但是閣板只有半個人高 所以只要一站起來就可以看到隔壁或是再過去的便便池~~~~!!

老煙槍拿了打火機吆和著我快上煙 [後啦! 後啦! 賣摧啦!!]兩個人各自點了根煙選了隔壁間進去就蹲著抽將起來了 哎唷喂呀~~~~~~肚子突然痛起來 看來屁屁是想要和便池聊聊天了 身上又沒帶廁紙 [喂~~~衛生紙啦! 快要掉下來了]我用國語和這不太會說國語的老煙槍講著 ㄣ...拿去啦!! 我隨手往後接到紙開始享受大母機投彈的快感!!

正當身心爽快正投入時 突然想到...老煙槍好像講國語沒講過這麼標準耶~!!想要陶侃他幾句 [喂~~~~哩當時公狗育 公甲加表準??] 良久沒有回音.....夷 這傢伙是不先走了 都不理我 煙也該抽完了吧!!擦擦屁站起來回身看他..............x呀.........!

口圭~~~~~~~~~~~整間滿滿的人穿著整齊藍工作服 或站或坐的在抽煙 [林x咧........加多狼喔!]我自言自語的唸著! 當我走出便池時...哇~~~~~[耐ㄟ安ㄝ...]這些人怎....麼....沒..有...腳.......

手腳不住發抖 很想拔腿快跑但是不聽使喚 也沒想到臨兵的死活 我一個轉身想要逃離現場 說時遲那時快一轉頭一根警衛棍狠狠的敲在我額頭上 [碰...]敲的我頭昏腦脹 瞪眼一看........[跨沙肖?]班長滿臉怒氣的說著 我早已魂飛魄散 哪管你它媽班長算老幾!? 剛好這一棒讓我提起勁來 一個箭步想要奪門而出卻被班長右手自我後領拎住 [087想跑?抽煙對不對??]

它x的民國幾年了 抽煙算什麼 大難當前不快跑小命都快沒了!![看著我!!]班長怒聲的說 我那敢啊 後面一堆好兄弟你不怕我怕啊!!

班長硬是轉過我的頭 猛然一看後面什麼鳥都沒有 看來都已散會了 我被班長狠狠的幹ㄍ一ㄠ二十幾分鐘 什麼軍紀再教育都出來了還要報告長官 扣我結訓假 任憑我講的天花亂餟他就是不信 誰叫我滿身煙味狡辨也沒用了 班長帶著我回去時路過那條小路 就在那時...草中跑出一隻像貓的黑色動物 一隻烏鴉叫的像是誰家死人似的 氣氛恐怖異常......

當我們走到一樓樓梯口時 我看見了 看見剛才的兄弟兜到齊了!! 大慨有五個 年約四十左右臂張是士官 有一個是士官長年紀比較大有五十了吧!

他們在聊天 滿口外省腔調聽不出哪省的 其中一個看到我們走過來便大聲罵到.. [#%$@....]好像怪罪我們這麼晚才回來的意思 那種近距離的接觸不由的頭皮發麻 班長也看見了 一隻手捉的我緊緊的說不出半句話來.............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從小到大的第一次 所以記憶非常清楚.......班長結巴的說[報..報告..長官...下士班長XXX...值行安官勤務...] 他x的 不是不怕嗎?!竟然像它們先低頭囉?? [報告長...官..二兵學生087上..廁所!] 我也趕快報告 否則要是這幾個老竽仔怪我沒禮貌那可就糟了!

我的報告說畢有五分鐘的時間整個空氣像是停住似的凝結在那裡 沒有一點風吹草動 我和班長和那五位[老長官]都沒有動作 突然.........其中一個用飄的似向我這邊過來 票風~~~~~~票風~~~~~~~~~~~~~~~~~~哎唷喂呀~~~~~牙齒因打顫互相磨擦的更勵害了! 那個下士飄過我面前停在班長身邊用一種忿怒的眼神

瞪視著班長 我們班長也是下士 是屬於帆纜下士很巧的是,,[它]也是! 我用斜眼喵了一下 就這一下讓我至今仍然時常會再惡夢裡相見 成為揮不去的夢靨了

那個士官雙臉出奇的白 消瘦的面頰使的臉頰的括骨顯的特別突出 嘴唇是灰色像是..冷凍過的豬肝一樣

它的腰部以下幾乎都看不見惟有比較清楚的是那閃閃發光的皮帶釦!只見它迅速的撕下班長的臂章

口休~~~~~~~~~~~~的一下已經消失了!

也不知道班長是因為它的消失而高興或是因少了一個而發笑看著班長低著頭冷冷的笑越笑越恐怖好像奸臣亂子般的奸笑

其餘的四個也沒有動作像是停格一樣都不動了 我一直低頭看著班長 看見班長臉頰上留下一道汗 就在那時 班長右腳一蹬!!

左手蓮花指右手做持劍式 大聲的喊[還 不 快 滾~~~~~~!!]用台語唸著 話剛說完 我全身突感無力癱了下來 還好是塊草皮不然我的頭就不保了!! 我只知我的身體癱在地上後 整個眼睛的視覺很快的移後 移到大慨五十公尺外才停下來 我看著我的身體和我完全的分開 一直分開到這麼遠的距離我想我可能回不去了!

那時後五十公尺大概在操場左側 有點月光所以還勉強看的見班長的身影 班長開始跳著像是乩童的舞 手上空空的虛劍舞的像是把寶刀一樣有模有樣!

那四個老士官好像都變了形壯 那藍藍的工作服上滲出鮮紅的血 而且滿身都是 連頭上也有不斷的鮮血湧出 就只見兩個眼珠睜大的像顆乒乓球不停的轉動 我好想移動身體把檔在眼前的樹葉移開 可是都辦不到因為我看不見我自己 [我的身體]躺在距我五十公尺遠的地方............

一個老士官突然[赫............]的一聲 那種鬼魅般的叫聲還有回音 整個營區都迴響著 那個老士官竟然憑空消失了 不到一妙的時間出現在班長身後 班長一個迴身轉踢 踢個空 接著班長口中吐出鮮血噴的那惡鬼一身 煞那間那惡鬼身上起火燃燒 火燄很大火光透著青青的火苗把旁邊的青草也給燒了起來 班長撕開身上的衣服 背上有幾到明顯的疤痕像是刺球又像刀疤 看著班長不停的搖擺身體和身上的疤痕 我敢肯定班長以前一定是童乩...................

剩下的三個老士官中間那位是士官長 旁邊兩個仍是掛上士階 那兩個上士看起來已經血肉糢糊看不清楚臉 兩個頭上都有一個碗大的洞 血從那裡一直流出兩旁還有白色的蛆蟲不住的鑽出 嘴巴還有一條蜈蚣咧夠噁心的

班長前進幾步[用跳的] 那兩個老士官化作一陣煙的感覺從兩側迅速的包抄 班長走路的姿式有幾分像是三太子 但又像哪吒 我也搞不清楚!!

兩個老士官化做惡鬼的雲煙靠近班長的身邊時 班長口中喃喃有詞然後左手捏一個字訣 點向左邊那個惡鬼去 右手更是妙一把無形的劍還可轉劍一蹲一站剛好右劍刺向右邊的惡鬼 左邊的鬼好像比較機伶 停在兩尺內不在前進 右邊那惡鬼就可憐了 那陣煙直衝班長右手 好像穿透過去一樣班長的右手被雲煙包住 那雲煙的濃度已經算是全白 [與其說是雲煙 不如說是公車排放的廢氣那樣的濃] 但看班長右手的煙漸漸化做血水慢慢滴下 滴在地上形成一塊圖形圓圓的好大一塊 左邊的惡鬼很快的向地上鑽去 那股煙很弱淡淡的可是速度極快!咻~~~~~的一下!!

那惡鬼已不知去向 剩下的那位老士官臉上一陣慘笑以後轉身往大樓跑去 班長也追了過去 接下來的是 當我在驚嚇後不覺的昏迷 起身後是第四天的晚上!!

那是在海軍總醫院的病房 旁邊有一看護是我鄰兵 老煙槍!!

我身上插著點滴針管 我問了他我昏迷幾天後要求他推輪椅讓我出病房外好抽煙 他推我至樓梯口點了跟[白長壽]給我 三四天的昏迷已經忘了煙的滋味大口大口的抽著 我開始問他那天的情形 已及我為什麼會被推近病房 還有班長的下落 但是他嘴裡吞吞吐吐的 一會說我夢遊跌倒 一會說我睡覺流鼻血失血過多 還說我是精神衰弱要檢查 什麼原因都編的出來 就是不肯說出實情來 後來的兩天我都沒和他說話 等到我出院回部隊 路上他告訴我 要我看到什麼都別驚訝

我沒特別理會 回到隊部門口時隊長出來帶我進去 看了旁邊一下使我不得不又走了出來 隊長也坳不過我跟了出來 我看見..........往廁所的小路上搭著一張法事桌 上面有五張像片五個香爐 旁邊還派了個衛兵專門點香的 怕香會燒光 我看到那五張熟悉的臉......................

快要兩年了 還有75天退伍 我一直沒有找到答案 中心長官好像刻意掩飾似的 我一回去就把我分發單位 且一個認識的也沒有 就我一個人 想要見班長一面 但班長就像失蹤了一樣 找了兩年也找不到 我知道他一定先退伍了 但是每個星期天 我都會想起他 我想要感謝的不只是班長 還有老煙槍也要感謝 不讓我知到事實 就是保護我 讓我不被這件事繼續的折磨下去

但是有誰知道每次我要上大號時..............那種[深怕後有旁人]的感覺陰影 一直無法抹滅........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