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覆鼎金公墓奇事

覆鼎金公墓奇事

覆鼎金有人又稱"打鼎金".
對住高雄的朋友應該不陌生吧!
當年我們這票男孩子最時興到覆鼎金公墓夜遊.它的主要路線是由西側的儐儀館處通往東側鳥松鄉,即可通往澄清湖的後門.公墓裡尚有許多支線,膽子大的不妨試試.
 
我們最後一次到那公墓是 77 年夏,農曆七月.也就是事件發生後,沒人願意再去了.
那晚一如前幾次,由西側進入,先到地藏王菩薩金像那停留.以往都會燒柱香,再去看人求明牌,也會亂猜些號碼或與歐基桑們隨便附和一通.
 
但當晚並無人求明牌,也許是較熟了,也不燒香了.之前我就與老二老昌說好要整整安仔.所以在我們稍做停留而再出發時,我們就故意騎很慢,搞不懂狀況的安仔傻傻的騎,..他變成為第一部機車,...我們越騎越慢甚至停下來,偷偷笑著安仔一人往前騎去,漸漸的我們看不見安仔的後車燈,....他一人往公墓內前進了.
 
我們又折回地藏王菩薩金像處聊天,拿出啤酒香煙享受起來了.原本想說 安仔一定會發現他一人而繞回來,我們正等著要糗笑他的膽小..............
 
時間一刻刻的經過,安仔並沒繞回來.我們認為安仔可能是一人騎到澄清湖了,所以我們也準被動身與他會合,還想說編個理由因某人機車壞了,所以我們耽擱在半路.當我們一群人騎到澄清湖後門那,卻沒見到安仔.
 
這時阿狗想到安仔是第一次加入我們,他沒來過覆鼎金,可能是半路騎到岔路了.我們約五六部機車又繞回公墓,並分頭往岔路尋找安仔.............一直折騰到深夜,還是沒找到他.當時我們還很樂觀的想說 安仔一定氣極敗壞,先回市區了.
 
就在我們也想回市區時,就在公墓中段的小岔路口,看見前方一人騎著機車,是安仔,我們一直叫他,他卻不回頭只是慢慢的前行.我們加速追上他,只見他一人很"專心"的騎著,不理我們.老二搬出之前編好的台詞一直解釋,安仔就是沒回應.
 
我們也以為是安仔生氣了,也不多說,一群人回市區.
 
隔日晚上,當我們又窩在某家泡沫紅茶店時,阿狗就說了"安仔今天一整天在學校,一付很失神的樣子,兩眼呆滯."我們聽了並不當一回事,更不可能把昨晚的事扯在一起.
又隔一天,就聽說安仔住院了.什麼病,什麼醫院尚不清楚.............
 
幾天後,輾轉聽到消息.安仔被沖煞到,還病得不輕.他家人藉了許多宗教儀式才把他回到正常.
 
一陣子後,當我們再遇到安仔,問起這件事.他說:"一人進公墓後,只見前方有光暈,他也不知為何要一直跟著光暈走.其它的他就不記得了."我們當然好奇他在事後呆滯的那幾天在想些什麼?? 他的回答是"整天就有人在耳邊與他說話,好多人說話也不知要聽誰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