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看你以後讓不讓座

看你以後讓不讓座

其實小李還算是個不錯的年輕人,除了有一點自私之外。

他這種自私其實可能人人都會有,只不過有些地方他表現得「格外突出」,愛佔小便宜,有時把公家的東西拿回家,還有,因為小李是一名普通公司職員,由於家很遠,所以每天上下班都要坐公車,他上車從來不排隊,而是仗著自己年輕力壯用擠的,上車搶到座位後他從來不給老弱病殘孕讓座,因為他覺得自己是買了票的,能坐著就不能站著,不然就吃虧了。

哪怕是歲數特別大的公公婆婆,頭髮花白的站在他身旁搖搖晃晃,他也會假裝看車窗外的風景,堅決不讓座,更不要說大肚子的孕婦了!就比如說上個星期五,他一如既往的第一個擠上了車,佔了靠窗的好位子,可是大約因為是週末的原因吧,那天公車上人特別多,先是一個老太太站在他旁邊,他故意假裝沒有看見,坐在他前面的一個年輕女孩子給那老太太讓了座,警報剛剛解除,上來一個大肚子的孕婦,又好不好的站在他的旁邊,他一邊在心裡嘀咕,肚子都這麼大了還出門亂跑,真是的,就算一定要出門,也可以打車嘛!為什麼還要坐公交車,還一定站在我旁邊,我還有好幾站才下車,我不會讓座的!一邊用手拄住頭假裝睡著了。

那天街上的交通特別的混亂,車子也開得有點猛,那個孕婦緊緊的抓住扶手,可還是東倒西歪的,終於,前面那個老太太實在看不過眼了,叫那個孕婦:「來,到我這兒坐吧!」雖然閉著眼睛,他仍感覺到全車的人都在鄙視的看著他,可是已經裝了這麼久,還是得繼續裝下去。就在那個孕婦就要走過去坐下時,一個中學生騎自行車搶行,眼看公車就要撞上去了,司機一個急剎車,車子劇烈的顛簸了一下,車裡的人都向前衝了一下,而那個孕婦由於身子太笨重了,一下子摔到了車廂的地板上,血很快就順著下身嘩嘩地流了出來,「快,快送她去醫院!」不知誰喊道。司機也發現出了事,連忙拐彎,準備去醫院,可也有人小聲議論,說什麼還有急事,能不能先下車,小李也跟著喊道:「就是嘛,叫救護車好了,幹嗎還要耽誤大家的時間!」司機猶豫了一下,掏出手機打了120,由於是下班的高峰,堵車十分嚴重,等救護車來了,已經是二十分鐘後的事了。

第二天,報紙上刊登了這樣一條消息,「昨日本市一輛公交車急剎車時一位孕婦摔倒後造成大出血,由於交通堵塞,延遲了治療時機,孕婦及腹內胎兒雙雙死亡。。。。。。」小李讀到這裡,心裡也閃過了一絲內疚,不過,前面已經提到了,他是一個自私的人,所以,這種內疚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很久,他又恢復了以往的生活,只是,他從此不再坐靠窗的那個位子。

一個月後,又是一個星期五,小李本來已經到了公司樓下,可又想起來從公司偷拿的垃圾袋沒有拿下來,於是他又返回去拿,到了樓上,又去廁所把用剩的廁紙也拆了下來,裝到口袋裡,這樣一折騰,他出來的就比平時晚了一些,剛到樓下,剛巧碰到了以前的同事,由於兩個人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面,兩個人就一起到附近的小酒館吃了點飯,還喝了幾杯,小李本就不勝酒力,在門口讓風一吹,更有些頭暈,同事問他要不要打車走,他說:「沒事的,還有末班車呢!」就轉身往車站走。

遠遠看去,車站正好停著一輛車,他跑著追過去,由於喝了酒,腳步有一些踉蹌,也比平時慢了不少,可那輛車也很怪,似乎在等著他一樣,他剛一上車,車就開了。

小李四下看了看,雖然是末班車,但車上幾乎已經坐滿了,只有靠窗的那個座位,還沒有人座,本來他也不想去坐,可是頭實在暈的厲害,只好湊合著坐下了。

車子無聲無息的開著,車上的乘客也都很安靜,車子到站了,上來了幾個人,小李醉眼朦朧的看了一眼,怎麼全是孕婦?馬上有人給這幾個孕婦讓了坐,車子繼續往前開著,又到一站,又上來幾個孕婦,車子還在開著,小李驚異的發現,現在車上除了他之外,全部都是孕婦,他小心的往司機的座位看去,天哪,連司機都是孕婦!他嚇得汗毛直立,直想下車,看看外面,還有六七站就要到了。他揉揉眼睛,再看看司機,他不由得笑了,笑自己神經過敏,那哪裡是孕婦!明明是一個中年男子,只不過中年發福,肚子很大而已!

小李安心的坐下來,就在他快要睡著的時候,車停了,又上來一個孕婦,紅色的泡泡紗裙子,好像有七八個月那樣的肚子,小李又不睏了,這個孕婦好面熟!而她,偏偏走到小李身邊,站著,手裡牢牢的抓著扶手,小李又故伎重施,假裝看著窗外,突然,他發現那個孕婦忽然站在了窗外,她的雙腳離地,就在玻璃外飄著,小李的頭髮都立起來了,他連忙回頭,卻發現那個孕婦還在他身邊站著,他鬆了一口氣,原來是影子!

車子還在繼續開著,小李忽然發現好像不對,外面已經沒有燈光了,漆黑一片,他把頭貼在車窗玻璃上往外看,可還是看不清到底到了哪裡,這時,那個孕婦開口了:「你到哪裡下車呀?」

「林業廳站!」

「那一站早就過了,你坐過了!」那個孕婦的聲音突然變得陰森森的,「你為什麼不下車?你是不是一定要坐在座位上?」

小李還未開口,發現那個孕婦的臉變得越來越白,嘴角、眼角和鼻孔裡流出紅紅的血來,那血慢慢變成了黑色,小李嚇得往車窗那邊退去,卻發現車窗上也有一個孕婦,只見她伸出右手,那手上的指甲慢慢變黑變長,變得像五片利爪,她用手把自己的肚子剖開,從裡面掏出血肉模糊的一團肉來,他依稀看到那是一個已經成了形的男嬰,只聽那孕婦淒厲的聲音:「是你害死了我們母子!是你!你不過為了自己多坐一會兒,就害死無辜的我們!我們家裡窮,我下崗了,老公身體又不好,為了省錢,每次去醫院檢查我都會坐公車,是你!是你害死了我們!你不但害死了我,我的兒子,我的老公也因為你病得更重了,他也快死了!我們一家都是你害的!現在,我要你償命!」隨著她淒厲的聲音,那個男嬰也發出:「咕~咕~」的聲音,小李大叫一聲,就再也沒有聲息了。

第二天一早,在一個廢車場,有人發現了小李的屍體,他的雙眼突出,嘴張得很大,顯然是在臨死之前受到了很大的驚嚇,誰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坐在那輛已經報廢的公交車上,經法醫鑑定,他是死於心急梗塞。而據發現現場的報案人說,就在那輛報廢的公車上,小李座位旁邊的車窗玻璃上,有鮮血寫成的一行大字:「看你以後還敢不讓座!」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