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酷暑里那个冻僵的人

酷暑里那个冻僵的人

那年夏天,我和朋友小林常喜欢晚上在一片苹果园里纳凉,常常是与看园人喝茶聊天直到深夜,其间遇到过一件稀罕事,事后想想总觉的惊骇莫名。
  那一天天气很闷热,找不到一点风来感受凉意,我和小林吃完了晚饭就来到了果园里,看园的老李早已泡上了一壶茶。于是大家坐下来胡吹海侃了起来,聊到大约11点多了,老李说回屋去打壶水来,就提着手电筒走了。我和小李就接着喝茶,此时已经月上中天了,只是云常常会把月色遮掩一下,衬着园里昏黄的灯光,苹果树投下的影子会时不时晃动一下,我俩这才感觉到了久违的风,空气流动里,我竟会感受到了一丝凉意。可是约摸过了有半个钟头了,还不见老李回来,我和小林不禁有些着急,小林说去看一看,说着就站起来走了。可是从我身旁经过时,小林忽然停住了,我还以为小林要和我开什么玩笑,刚想骂他两句,突然听到小林嘴里发出了一种非常奇怪的声音,就像是想大声喊什么却被人一下子堵住的口一样,我忙回头看了一眼小林,禁不住吓了一跳,只见小林两眼瞪的极大,而且目光直愣愣的,脸色煞白,嘴唇还在微微发抖着,一只手哆嗦着指着前面一处所在。我忙顺着他手的方向看了一眼,当时那种感觉真的是无法言喻,只觉的头皮发麻,汗毛直立,呼吸骤然停止,脑子里嗡嗡作响。
  顺着小林手的指向,我见到了一个"人",这个人上身是一件红色的毛衣,下身一件蓝裤子,可是他的混身衣服上居然挂着那种冬天才有的白花花的霜,整个给人一种僵硬冰冷的感觉,不过最可怕的还是他的那张脸,我见到他的舌头吐出来至少有半尺长,一直耷拉到脖颈下面,两只眼睛瞪的几乎要蹦出眼眶来,脸上的五官扭曲的不成样子,仿佛极度痛苦,却浑身静止不动,隐隐的,我见到了他脖颈处的一道紫红色的血痕。那一些时间,我们三个人像是被钉子钉在了地上,傻傻的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真的好像感觉不到了身体与时间的存在。可就在这时,那个本来一动不动的冰冻人突然向前走了一步,应该不能称之为走,因为我感到他的膝盖居然并没有打弯,刹那间一些古老的传说袭上心头,我和小林大叫了一声,狼狈不堪的落荒而逃了,平常觉的挺长挺难走的路如今直是转眼即至,当我俩发了疯似的冲入老李的小木屋里,突然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我们忙到里屋去拿毛巾擦眼泪,却见到老李正坐在椅子上异常沉静的看着我们,老李的这种表情实在让我俩不寒而栗。
  "老李,你在干什么啊?你知不知道我们见到了什么?" "你们见到一个人吧?一个冻僵了的人。" "你怎么知道?你也见过他,他到底是谁?" "他应该姓陈吧。你没听说去年冬天发生的那件事?"我和小林恍然大悟,而又深感不可思议。去年冬天在这个果园里确实发生过一件事,那是在冬季最冷的几天吧,曾有一个人在这儿上吊自杀了,据说原因是因为什么婚姻不幸,工作不幸,总之是各种烦心事都堵了上来,一时想不开就走上了绝路,尸体发现时听说已经冻僵了,当时我并没有亲见,可是听到的描述和今晚所见实在是如出一辙。老李说他曾几次见过这个人,头几次也是很害怕,后来见没什么危险,也就见怪不怪了。我和小林不禁对老李佩服之至,继尔就异口同声的要求老李送我们出了果园。
  这以后,我细想了一下这件事,发现其实也没有什么可怕之处,或许是强烈的感官刺激让我失去了常态吧。但我想也许习惯了就不怕了,可是说归说,事实上我从此没再去过那个果园,而且我可以发誓说,我永远不想有一天我会对这样的事习惯成自然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