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身為一枚女漢子,我有件一直無法解決的事情...

身為一枚女漢子,我有件一直無法解決的事情...

身為一枚女漢子,我有一件一直無法解決的事情。這件事對我平日的生活並沒有影響,所以我一直就扔在那邊由著它去。我一直認為天道酬勤,通過充分的努力或者是後天的技術也許我可以克服它。但是現在我才認識到,我太天真了!

事情是這樣的。

從小到大,有很多人都告訴我:你非常的不上鏡,非常的不會擺表情,拍照非常的不自然,拍出來的效果基本上跟腦子幫門夾到過的效果差不多。身為初生牛犢,我堅定的相信這些都是那些心懷鬼胎的人編出來欺騙我的謊言!明明是你們設備和技術不到家,怎麼能怪到我頭上呢!

直到這次去加州,我精心準備了多年不曾穿過的裙子(好幾條呢),我發自內心的感覺我應該拍了很多很漂亮的照片。然而當我拿到照片的時候,我的反應是這樣的:



為什麼這麼說,因為第一張躍入眼簾的照片是這樣的:



我覺得這一定是一個美麗的誤會,照相什麼的手動那麼快,抓到一些奇怪的照片總是正常的麼。何況我的裙裝照還沒有出來呢。於是我接著往下看,看到了第二張:



瞬間我就扶桌了。我勉強支撐著又看了幾張,發現結局基本都是相同的美麗。此刻我心中塞滿了對拍照人的憤怒之情。什麼樣的神技術才能一張復一張的抓拍到這種表情!但是,隨著我往下看,一些久遠的記憶緩緩在腦海重現。

在某處一幫青年在各種拍照以後短暫地在草地上小憩,這時,我突然意識到不遠處的一位同學正在抓拍這邊三人的表情,我心中一陣竊喜,嘿嘿你們這兩個笨蛋都不知道他在拍照,你們一定都能來襯托本尊美麗的容顏。看我的!於是我盡我所能給了遠處一個畢生以來最燦爛的笑容,幾乎都能融化太陽。

效果圖是這樣的:


......................
..............



我覺得我真的把自己給融化了。

當我費勁的回溯,這種「一拍照就會變神經病」的屬性是從何開始的時候,我發現我的電腦內存裡面已經存有許多失敗的照片。鑒於我從不自拍(除非論文寫到半夜四點鐘),這些照片都是出去旅遊或者應我強烈要求朋友掩面幫我拍下來的。

今年寒假跟朋友一起出去。身為文藝青年他入手了單眼相機表示非常興奮,我也是。於是我強烈要求當他的模特兒。

他不知道我有前科,爽快地答應了。

於是出去以後,我非常開心的問他,拍什麼樣的?

他說,可以先拍幾張表情特寫回去做四格。

我在腦海裡搜索了一下,一般四格照應該是這樣的:



當然我知道我長相與上野樹裡相比差距甚遠,而且我也對自己賣萌的姿勢也有一定的瞭解。上野樹裡可以將戳半邊鼻孔的表情都做得如此憂鬱可愛瀟灑,讓人感覺她這一姿勢可能是在傳遞著她內心的寂寞以及宇宙的真諦。但是我想如果我戳一下右邊鼻孔,大家除了「快看她好噁心噢居然把戳鼻孔的照片傳上來」以外應該不會有什麼其它的理解。

但是我也不想放過這個為女漢子正名的機會。

我於是想,怎麼樣的表情才可以在中二里帶著一點點俏皮,有點萌有點少女又讓人覺得可愛呢。撅嘴,不太好,這個表情在日常生活中用到的幾率太少,難以掌控,我怕會讓別人以為我嘴巴被蛇咬了。Y字手很是傻,在度過單純的少女時代以後我不太再想被人捉到把柄。

瞪大眼睛做無辜狀,這個我覺得可以一試。我本來眼睛就小,也許瞪大眼睛會給別人以我眼睛本來就很大的錯覺。

他說嗯,你試試吧。我就試了。他拍完看了看效果說,你確定你是瞪大了眼睛?我說,確定呀。他說,那你眼睛可真夠小的。我湊過去一看,是這樣的:

   

我馬上踢他。我說你怎麼給我拍成這樣啊。我說重拍,知道你技術爛不知道你技術這麼爛。他說好好重拍重拍,你想怎麼拍?我想了一會說,我做幾個萌一點的鬼臉,你給我拍好點。他說我幫你連拍吧,拍多點總有一張能看的。我說好。

拍之前我腦補了一下覺得拍出來應該是這樣子的:



然後拍完了他用拿看大便的表情看我。

連拍是這樣的:




此事又讓我想起當年在離開日本的時候讓庾同學幫我拍了一組照片。身為自由攝影師以及幫柯艾拍片等等不論,我猜想他的技術應該過關了。他拍照的途中多次歎氣,最後他手把手來教我怎麼擺姿勢。他說,你看,你要肩痛(以手撫肩弱柳狀),胸痛(以手按胸眉頭微皺西施捧心狀),頭痛(以手推額憂鬱沉思狀)。


然後他給我拍下了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張照片:



這張照片短暫地把我想整形的想法打消了。

然後他說,嗯感覺不錯,轉個頭看看?



他沉吟一會說,不如你以後朝人說話永遠不要用正臉?



其實寫到現在我差不多把槽都吐乾淨了。但是在最後,有一件事,我一定要把它吐出來。
在幾年以前,我收到了一件生日禮物。

是一個杯子,馬克杯,外表是單純的紅泥色,朋友的附言說在杯子裡面灌上熱水,杯子外面就會有圖案浮出來。

我非常開心。我倒進熱水。搬了椅子坐在桌子旁邊等圖案緩緩顯出來。然後開始想一些久遠的時間的長河裡的事情。紅泥色漸漸褪去,先從杯子底部開始,一圈圈蘊上去的白色。看出來大概是不知何時拍下來的一張照片。我更加感傷,心中泛出無從回溯的惆悵。

圖案又顯出來了一些。


....
...
毛衣的紋理不錯,這麼有腔調的毛衣只可能是我的。



愁思中的我突然清醒過來,為什麼我看到了喉結==。

然後圖案就完全出來了。
..


我瞬間淚流滿面。

看著那個杯子我實在是難以下手。朋友附言的反面還有一段話:對不起,找了好久,這張是最好看的了。

最後我只想說,每當寫論文寫到半夜我開始翻漂亮妹子相冊時,並不因為我傻。而是我想告訴自己,長得太醜就只能安安心心的寫論文。

出處:剪客


延伸閱讀:
令人咂舌的19世紀特技攝影技術
男人拍照沒有專屬動作?!後果的確很嚴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