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致殺人魔

致殺人魔

殺人魔先生,我不知道這樣稱呼你正不正確,你有可能是位女性也說不定,但我還是決定先用「先生」來稱呼你。

當你看到這封信時,也許會嚇到吧,竟然有人透過這種方式來把信交到你手中。

沒記錯的話,你犯下的第一起案子是在兩個月前,日期是一月十九日,而累積到現在,你犯下的案子已有十七起之多,每位受害者皆受到嚴重刀傷致死,而且他們的無名指都被割下遭人帶走,因此媒體還替你娶了一個庸俗的綽號,叫「無名指殺人魔」,沒有錯吧?

我會在信裡寫這些,只是想讓你知道我有做過功課,雖然警方還不知道你帶走死者無名指的原因是什麼,但許多專家都猜你是一個結不了婚,忌妒別人能戴上結婚戒指的瘋子。

我不清楚真實的你是怎樣的人,對我來說其實也不重要……

我之所以會寫這封給你,主要是想拜託你幫我做一件事。

幫我殺個人,好嗎?

想請你幫我殺的人是我的男朋友,我會簡單地把經過在信中跟你講解,相信你看完以後會答應我的。

我跟我的男朋友分手了,我不知道他為什麼要跟我分手,原本我們相處的很融洽,一點問題也沒有……但他卻在突然中用簡訊通知我分手的消息,然後音訊全無。

以後,他再也沒接我的電話,有時我用公共電話或用別人的手機打給他,他一聽是我的聲音就會馬上掛掉……很明顯他在躲我,我想問他分手的理由,但他卻避不見面。

是我不夠好,還是有什麼特殊原因,只是他跟我說一下,我就知道了,為什麼要這樣躲我呢?

後來,我在路上無意中遇到一個常跟我男朋友在一起混的死黨朋友,我馬上過去拉住他,問他知不知道為什麼我男朋友要跟我分手。

他支支吾吾,後來總算跟我說了。

原來,根本就不需要什麼理由啊。

因為那個傢伙幫自己設定了一個目標,20歲前要交過20個女朋友,而我是他的第7個。所以他每次都會很突然的跟每屆的女友分手,然後躲起來,完全不告知分手的理由,因為我們只是他目標中的其中之一而已。

我之前就聽說過有這樣的男生,幾歲前要交過幾個女朋友,跟多少女生做過愛……但我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親身遇到這樣的人。

你可能會覺得我這樣的行為很笨吧,但我是認真的,一想到還有其他女孩子會跟我一樣,一心認真投入的感情其實是男生達成自己自私目標的其中一個犧牲者時,我就吞不下這口氣。

我想殺了他。

但,我沒有錢可以去請殺手,也不知道憑自己的力量可不可以殺死他……

所以我想到了殺人魔先生你。

看到這裡,你應該也覺得這樣的男生很可惡吧?

不知道可不可以請你再多殺他一個人呢?

為了找你,我刻意在深夜的危險時間,戴著一只漂亮的戒指在街頭上四處逗留,為的就是吸引你的注意,讓你把我視為獵物,如此一來,我就可以把這封信交到你手中了。

很奇怪吧,其他人都在躲你,而我卻期望遇到你。

但我很害怕,如果我真的遇到你,在我把這封信交給你前,你會不會先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把我拖到路旁殺了呢?

不管你會不會殺我,至少,我希望能在臨死之前能把這封信塞到你手上。














當時……似乎不該把那件事告訴她的啊,我在心中嘆息,但已經來不及了。

我打開門,看到偉宏癱坐在沙發上,不停對著電視按著遙控器,不停轉台。估計他也沒有看電視的心情,只是藉著按遙控器轉台來讓自己有事情做。

我噗通一下也半躺在沙發上,問:「其他人呢?」

偉宏用懶洋洋的聲音答道:「都出去了,都有約會。」

「喔,」我悄悄看了一下偉宏的臉,他的雙眼正注視著電視螢幕上不停閃爍跳動的畫面,看不出來他在想些什麼。我小聲地說道:「她死了。」

「我知道,我有看到新聞。」偉宏的語氣沒有半絲變動,仍是懶洋洋的樣子。

「會不會是因為她跟你分手後,心情不好,所以半夜跑出去散步,才……」

「干我屁事,都已經分手了。」他直接打斷我的話,並啪一下把電視關掉。「我警告你,不要再提她的事了,都過去了。」

「喂,這件事有某部分該算在你頭上!」我說:「如果你沒有跟她分手,那麼她現在可能還跟我們坐在一起看電視,而不是在半夜跑出去,一不小心變成那個殺人魔的獵物!」

偉宏可能沒想到我會說出這種話,他轉過頭來,雙眼狠狠瞪著我。

我有點被他的眼神嚇到了,於是放輕了語調,說:「不然……至少你也給她一個分手的理由,讓她安心點,不然每個跟你分手後的女生都不知道理由,每個在分手後都瘋狂找你,你卻只能一直躲她們。」

「你這個沒交過女朋友的人,最好給我閉嘴。」偉宏站起身來,我看到他的雙拳正緊緊握著,似乎已經聽不下去我說的話了。「這能怪我嗎?如果她們是真的要一段真心的感情,那為什麼每次我跟她們要求交往她們都直接答應了?她們甚至連我這個人都懶的去瞭解,她們一看到我的外表,就滿口答應說要跟我交往,然後分手後就一直靠北說給個理由……沒什麼理由,我當初主動跟她們交往,也可以主動把她們甩掉。」

「因為她們只是你目標的其中之一?」我搖搖頭,嘆息:「真搞不懂你,20歲前要交過20個女朋友,這種無聊的目標……」

「像你這種要長相沒長相、要錢沒錢的宅男,當然不會懂。」偉宏開始直接羞辱我了,我聽得出來他已經不把我當朋友看了。

我知道這種人的心理特點,他看著自己的宅男朋友半個女友也沒交過,而自己卻憑著型男外表把女生玩弄於股掌上,藉此產生優越感,認為身邊的朋友跟女生都是笨蛋。

「算了……你說的對,可能我真的不會懂吧。」我搖搖頭說。

偉宏用一種「你這個笨蛋終於明白了」的高傲眼神看著我,並說:「我跟你說,這件事就過去了,大家以後還是好好相處,不然我以後介紹幾個長相一般的女生給你認識……」

呃,等一下,他的最後一句話是什麼意思?

算了,那不重要了……

他以為一切仍在他的掌控中,但他錯了,這次出現了一個變數。

那就是「她」。

「對了,偉宏,」我拍了拍口袋,然後伸手進去口袋裡拿出了一個東西,「這東西……我不知道該不該先讓你看過。」

「什麼東西?」

「其實也沒什麼啦。」

我把那張紙攤開來放到桌上。

「只是某個人在臨死前塞到我手上的信而已。」

然後,我用充滿殺意的瞳孔瞪視著偉宏。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