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井字

井字

她不像是個妓女。她長的很漂亮,但不像是個妓女,看看周圍,其他站在路邊等客人的妓女都打扮的妖豔逼人,她的打扮卻格格不入。

一件緊身牛仔褲,雖然將她修長的體型凸顯出來,但還不夠。她的上半身只穿著一件簡單的T桖,T桖上印著一個我說不出名字的卡通人物。

每次我看到她時,她總背著一個簡單的女用包包,不像其他人一樣帶著名牌皮包。

正因為上述這些理由,所以我才說她不像妓女。

但也因為這些理由,她很合我的胃口。

我是個毫不起眼的遊民,常常睡在她們正對面人行道上的長椅上,我看著皮條客們招攬路人,帶客人挑小姐……看了那麼多次,但我自己卻沒有幹過那麼一次。

或許該幫自己破破處了……就找那個不像妓女的女孩。

我的戶頭裡還有積蓄,這些都是在我被公司資遣前存下來的。錢不多,但還能過生活。

有天我終於打定了主意,走向招客的皮條客,皮條客一看到我走過來,也沒理我,在他的印象裡,我們這種人是絕對沒有錢的,他根本不想浪費半點時間在我這種人身上。

但我現出白花花的鈔票後,他的態度馬上大轉變,笑嘻嘻地帶我去挑小姐,我理所當然選了那個不像妓女的女孩。

帶路的人帶著我們到了隔壁的旅館,我跟那女孩一起進了房間。這裡不是有情調的汽車旅館,只是個普通的旅館房間,對於妓女與客人之間,是不需要培養什麼情調的。

印象中,或許需要自我介紹一下吧?

儘管有點小害羞,但我還是坐在床上介紹說:「妳可以叫我阿閱……其實我是第一次耶,哈哈哈,一大把年紀了還是第一次,真丟臉啊。」

那女孩也坐在床上,她一邊翻著她的包包,一邊說:「嗯,你就叫我秋秋吧。」

然後她竟然從包包裡拿出一捆繩子跟一把美工刀來,我嚇了一大跳,這是要玩SM嗎?

「用繩子把我綁起來吧。」她雙手朝上躺在床上,跟我說:「把我的手綁在床角上,還有腳也是,快點。」

我搔搔頭:「這……會不會太刺激啦?而且妳不用先脫衣服嗎?」

「少囉嗦,照我說的做就對了。」她好像不喜歡浪費時間說話似的,要我快點把她綁起來。

我只能照她說的把她的四肢固定在床角,第一次就搞這種特殊的……我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我綁好後,秋秋試著動了動手腳,試試我綁的監不堅固,然後她很滿意地點了點頭,又說:「現在,把那支美工刀拿起來。」

「呃,拿美工刀要做什麼?」我遲疑地拿起了美工刀,她該不會有自虐的頃向吧?

「把我的上衣掀開。」她說。

喔喔,終於要開始做了嗎?

我興奮地把她的上衣掀開,但瞬間我的老二又軟了下去。

在她的肚皮上,竟然用刀子刻劃了一個井字號,而且井字的中間還有一個圓圈的圖案……

這是……圈圈叉叉遊戲?

「劃下去。」秋秋面不改色地盯著我,要我在她的肚皮上……棍!開什麼玩笑?

「抱歉,我不行……我可不是付錢來傷害妳的……」

「操!你們這些男人怎麼都那麼沒種?」聽到我的拒絕後,她竟開始破口大罵起來:「每個都是這樣!上床前你們的老二都長在臉上,只想著要做愛!現在要你們幫我,卻都變成沒有懶叫的卒仔了?」

「等等……妳說什麼?幫妳?」我聽出秋秋似乎話中有話。

秋秋嘆了一口氣,緩緩說:「你以為我是自願這樣做的?我被一個惡鬼纏上了,他在我的身上刻下了這個記號,每天晚上,這個記號都會發出劇痛讓我生不如死。那個惡鬼說,除非有別人可以在這個遊戲裡贏他,否則他便會一直纏著我。所以我才來當妓女,要客人們幫我贏這個遊戲……」

聽完後,我「哇」了一聲,這可以說是一個酷刑了,必須有人在她的肚皮上用刀子進行這個圈圈叉叉遊戲,她才可以脫離煎熬?

真是一個不錯的故事啊……

秋秋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在想這不過是我亂掰的,根本沒有什麼鬼。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不有種一點劃一下呢?」

「劃……劃一下?」

「對,就在其中一格劃個叉叉,然後你馬上會發覺我說的是實話。」

我看了看手上的美工刀,猶豫不決。

「有種點,臭男人。」秋秋哼了一聲。

可惡,就衝著這一句,我豁出去了。我拿著美工刀頂在秋秋的肚皮上,滿頭大汗:「那我劃了,準備好了嗎?」

「沒問題的,再怎麼痛我都忍過了。」秋秋接著咬緊了牙齒。

我深呼吸一口氣,選定了最右下角的那一格,我先從左上至右下劃了一撇,鮮血一下就從傷口滲了出來。

秋秋發出了一聲輕輕的呻吟,但沒有太劇烈的反應。

接著我又劃了一撇,完成了一個叉叉。就在我終於覺得解脫時,我看到了那個秋秋說會馬上讓我相信她說的是實話的證據。

就在井字中下方的那一格,就像是有一個隱形人在刻劃一樣,竟然自己劃出了一個圓圈。

「看到了吧?」秋秋想必是疼痛非常,她緊咬著嘴唇,滿臉冷汗:「你看,是那個惡鬼,他在跟你玩這個遊戲……你必須幫我贏了他,我才可以脫離這個煎熬……」

我的手在發抖,美工刀啪搭一聲掉到了床單上,「但……如果我輸了呢?」

「那麼那些圈圈叉叉會消失,剩下井字,遊戲從頭開始,直到有人贏他為止……」秋秋的眼神誠懇地盯著我,哀求我道:「現在你應該已經相信了,拜託你幫我贏了他吧,只有這樣……只有這樣我才不會活在噩夢裡……」

「等等等……等一下,我實在……天啊,我的手抖個不停……我無法再劃下去了……」我的手一直在顫抖,如果要我再繼續進行的話……可能只有一個方法。

我記得便利商店就在旅館隔壁,「我得去買酒喝,只有這樣我才不會怕……」

「以酒壯膽,呵,好主意。」秋秋笑了,她可能知道我有打算要幫助她,而不像之前的客人一樣。

「我去買酒,妳等我一下。」我拿了錢,走出房間。

在便利商店,我買了好幾罐啤酒,而且馬上在店門口全部喝完。

我的酒量很糟,非常糟,一般來說只要三罐啤酒就會讓我忘記所有事情了。但我現在要進行的可是非一般的任務……在一個女孩的肚皮上跟一個鬼進行圈叉遊戲,直到贏了為止,在過程中秋秋勢必會經歷非常的痛苦。我得多喝一點才行,這樣才能忘記她的痛苦,專心進行遊戲……

在最後一罐啤酒入肚後,我就喪失了意識。
















頭好痛……

我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旅館房間的地板上,而手錶指著早上六點。

天亮了?

我記得我昨天喝了一堆酒,準備要進行一場可怕的遊戲,結果怎樣了?

我站起身來,看了一下房間,我看到那個叫秋秋的女孩躺在床上,沒有半點動靜。

我想起來了,我要在她的肚皮上玩一場圈圈叉叉的遊戲,要幫她贏了那個鬼。

那後來怎麼了?我贏了嗎?

我走近床邊,一看到床上的景象,我全身都僵硬住了。

她的肚皮呢?

突然,我感覺口袋裡鼓鼓的。

喔幹,我想起來了……

我喝醉酒,進了房間。

她仍被綁在床上,我到浴室隨手拿起一條毛巾,塞在她的嘴巴裡。

「妳知道嗎?我有個好辦法了。」我拿起美工刀,大笑道:「就把妳的肚皮整塊割掉,這樣妳就解脫了!哈哈哈!我很聰明吧!」

她的嘴巴隔著毛巾在尖叫,我在割著……

然後我順手塞進了自己的口袋……

回憶就停在這裡,停在這裡就夠了。

我蹲下來開始嘔吐。

不用確認我也肯定秋秋死了。

在她的肚皮被我割下來後,我放著她在床上流了一個晚上的血。

天啊,我做了多麼殘忍的一件事……

突然,我感覺肚子一陣劇痛,我整個人痛的在地板上打滾。

我摸著肚子,感覺到我的肚子上有了一個記號,正方形卻又交錯著的……

現在輪到我了是嗎?是嗎?你這該死的!

我掀開衣服,拿起美工刀開始割下我自己的肚皮。

你別想在我身上進行那場遊戲!別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