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連鎖圖

連鎖圖

「別開電腦!」今天下午我一回到公司,正打開電腦要工作時,坐隔壁位置的年輕小夥子家勁就突然從旁邊探頭來對著我警告一聲。

    我的手指就按在電腦開關上面,滿臉狐疑地問他:「你好笑了,不開電腦我怎麼工作。」

    「你看看辦公室裡面,有人在工作的沒有?」

    我站起來環顧整間辦公室,沒多少人,待在座位上的人不是在看書就是在喝咖啡發呆,而且沒半個人的電腦是開著的。

    家勁說:「老哥你今天早上都在跑業務,事情都過去了才來,你知道早上發生什麼事情嗎?」

    「早上我又不在,我怎麼知道發生什麼事?」

    「早上全公司的電腦都中毒了,工程師現在還在搶救呢,聽說今天是搞不好的了,上面已經宣布今天公司提早下班了。」

    「既然提早下班,你還在這裡幹麻?」我問家勁,這個問題我還比較感興趣。

    家勁吐了吐舌頭,調皮地說:「老哥你也知道我家那母老虎一結婚後就露出真面目來了,把我當狗使喚似的,我還不如待在公司喝免錢咖啡呢。」

    我雖然還單身,但感同身受,想必其他還留在公司的人情況也跟家勁差不多。於是我問正題了:「全公司的電腦中毒又是怎麼回事啊?」

    經過家勁的解釋,我才知道今天一早全公司的電腦似乎都被一種連鎖病毒入侵了。只要一開機,出現在螢幕上的並不是作業系統,而是一張照片。一張浮腫、腐爛、看似剛從水裡撈起來的浮屍的照片。

    照片就這樣填滿了整個螢幕,不管按什麼按鍵都沒辦法消除,就算你滑鼠整個拿起來甩也沒用。

    「而且每台電腦的照片好像都不一樣!有的是男的、有的是女的、還有小孩、老人……幾個女生還嚇的哭了,更多人看到以後把剛吞下肚的早餐都吐出來了哪。」家勁振振有辭地說,一邊揮舞著手:「全公司的電腦都變成了這樣,無一倖免,現在工程師還在搶救,他們都說沒看過這種病毒,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搞得好。」

    「說不定我這台電腦沒中毒呢,我早上的客戶資料要馬上建檔才可以哪。」我揚了揚手上的資料夾,一邊手指已經把電腦開關按了下去。

    叮的一聲,代表電腦系統已經開始運作了。我也把螢幕給打開了,家勁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啊」,然後無能為力地睜著眼看著我的電腦打開。

    果然,沒有出現Windows作業系統的畫面,而是直接跳出了一張照片,我一看
那張照片,午餐所吃的牛肉炒飯馬上在胃裡翻湧了起來,差一點連胃酸一起吐在鍵盤上。

    照面上的是一個男人,他的臉已經浮爛到無法分辨年齡跟他原本的長相,臉上的皮膚什麼顏色都有,不過都是令人做噁的顏色,看上去一把就可以把他的臉撕下來。

    家勁早已轉過了頭,不忍再看。「老哥,還是快把電腦關了吧。」

    不用他說,我早在我還忍的住嘔吐感的時候就把電腦開關給按下去了。嗶的一聲,螢幕又趨於黑暗。

    「怎麼會這樣?是誰做的?」我問。

    「不知道,工程師還在查病毒的來源。」

    「嗯……」我又看了看整間辦公室,決定還是早點回家算了,我昨天加班,早上拜訪客戶累了一上午,剛好趁這時候早點回家休息。

    跟家勁還有其他同事告別以後,我馬上回到了家。我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是脫下煩人的西裝,只穿著內褲跟汗衫打開了電腦。當然,我的電腦並沒有中毒。

    順帶一提,我還暗自竊笑,因為公司的病毒正是我的傑作。

    在公司工作以外,我的專長就是跟一個駭客朋友學到的入侵系統技巧。

    我趁著昨天加班的時候把病毒放到了全公司的電腦系統裡,用的是一個網友傳給我的圖片壓縮檔,那網友說裡面是嚇人的浮屍照片,若拿來當桌布嚇人一定很有爆點。當時我沒看壓縮檔裡的內容,今天聽了家勁說了以後才知道原來裡面是一系列的,而不只一張,這樣反而更有爆點,哈。

    至於我為什麼這樣做,當然是為了放鬆一下跟洩洩恨,像我昨天加班也沒算多少薪水,今天一上午拜訪客戶也沒補貼油錢,這混帳公司不教訓一下怎行?再說加班跟拜訪客戶已經快把我的身體累壞了,可以趁著這下午好好休息當然再好不過。

    我用的是那個駭客朋友自己編寫的程式,公司的那些白癡工程師當然沒辦法馬上破解,就算破解了也沒辦法追查到病毒來源,絕對不會有人知道是我做的。

    我哼著歌上了即時通,那個提供我圖片的網友正在線上,我馬上丟了一個訊息
給他:「嗨!你那天給我的那系列圖片可真恐怖啊!」

    那網友回覆道:「什麼圖片?」

    「那些噁爛屍體的圖片啊!我今天拿去嚇了公司的幾個女孩子,都幾乎要哭了呢!」我當然不敢把侵入公司系統的事說出來。

    「啊,你說那個啊,你還真夠種,敢拿去公司嚇女生。那張照片我看了以後都不敢吃飯了!」

    「那是你膽子不夠大,哈哈。」我得意地打完,正打算輸入一些「我很累了,再見」之類的話後就要去睡個回籠覺,但那網友接下來卻傳了個奇怪的訊息過來。

    「我給你的壓縮檔裡不是只有一張圖嗎?怎麼說是一系列呢?」

    我奇怪了,正要輸入訊息,突然螢幕嗶的一聲,變成一片黑暗。我莫名奇妙,正要拍打螢幕的時候,螢幕啪的一聲又打開了,出現了那張我在公司看過的年輕男子浮屍的照片,又啪的一聲,螢幕分割成兩個畫面,多出了一張中年婦女的浮屍照,然後又啪、變三張、四張、五張……

    後來甚至變成了數百個分割的小螢幕、數百張照片,最後又是啪的一聲,變回了那張我在公司看到的男子浮屍照片。

    我驚恐地跟照片上的男子四目相交,雖然他的眼睛已經不算是眼睛了,看上去就像是爛掉的紙團。但我卻很清楚地可以感覺到他的眼神。

    而最恐怖的是,他竟然咧開腐爛的嘴巴說話了:「嗨。」

    「你……你是誰?」我花了好大工夫才穩住心跳問出這一句話。

    「你說我是誰?」螢幕上的屍體反問。

    我壯起膽子說:「你只是一張嚇人的圖片。」

    「錯了。」他笑著說:「我是你。」

    「我?」

    「沒錯。」屍體滿意地點點頭:「時間到了。」




   
     隔天的新聞頭條,是一條數百人集體死亡的消息。他們死在家中或死在公司,地點都不一樣,唯一一致的是他們的屍體都浮腫而無法辨認原來的長相,看上去就像剛從水裡撈起來的浮屍一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