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嬰兒陰謀

嬰兒陰謀

我跟我女朋友辰琳都很想有一個孩子,但我們還沒結婚,甚至沒有發生過性關係。

但,我們卻突然有了孩子。

正確來說,那是她的孩子,卻不是我的孩子。

那是一個很不尋常的早上,我被辰琳的尖叫聲給吵醒了,我直覺的反應是辰琳看到了蟑螂老鼠什麼的,所以我只是懶懶地轉過身,問:「怎麼了?」

但我轉過身子後所看到的第一眼景象,卻是辰琳低頭看著她的肚子,一副合不攏嘴的樣子。

辰琳的肚子就好像懷孕了八、九個月一樣大。

但昨天我們上床睡覺時,她的身材還是跟平常一樣啊。

這是這個不尋常早上的第一個詭異事件。

「我的天!這是怎麼回事!」我從床上跳了下來,傻傻地盯著她的肚子。

「我……一早起來就這樣了……」辰琳講起話來有點口齒不清,可能是因為太過震驚了吧。

如果是脾氣火爆的男人遇到這種情形,可能會破口而罵:「你他媽在肚子裡是誰的小孩?」

但女人懷孕,肚子是會慢慢變大的,不可能有個女人前一天身材還很正常,睡一覺起來後卻發現原來自己已經懷孕了九個月。

辰琳的身上一定發生了某些事,得送她到醫院去……這是我目前所想到唯一能做的事。

但當我開車送辰琳到婦產科醫院後,看到了更為詭異的一幕。

有將近幾百個孕婦跟家屬擠在櫃檯周圍,搶著看診。許多孕婦甚至哭出來了,還有許多人大聲吼著:「這是什麼傳染病嗎?」「快叫醫生出來幫我們看看!」

當這些人當中,我看到了我的同事勝發還有他的女朋友逸婷,而逸婷也挺著一個大肚子。

當我三天前看到逸婷的時候,可不記得她懷孕了。

我出聲叫喚勝發,然後我們退到了醫院的小角落,逃離了亂糟糟的人群。

勝發看著辰琳的肚子,說:「沒想到你們也中了啊……」

「中了?中什麼?」我跟辰琳一起問道。

「聽說是最新病毒引起的傳染病,今天早上,一堆女人都突然懷孕了,而且肚子直接變的好像懷孕九個月一樣大……就連逸婷也是。」

「狗屎,會有這種病毒嗎?」

「兄弟,你也看到眼前的事實了。」勝發的眼睛瞄了一眼櫃檯前的混亂人群,「現在的狀況處於失控中,沒有人搞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的,失控中。

當輪到我們看診時,醫生看起來已經疲憊不堪了,而醫生利用超音波探測的結果後,確定在辰琳肚子裡的確實是個孩子,男孩。

「醫生,今天早上的情況很亂,對吧?」我問。

醫生疲憊地眨眨眼,回答:「你覺得我該怎麼解釋呢?一堆在昨天還好好的女人,甚至還有沒發生過性關係的女人……今天早上竟然都懷孕了,而且都快生了……」

「呃,醫生你說什麼?」辰琳說。

「妳們的情況都是一樣的,應該這幾天就會生產了……」醫生搔搔頭,也是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

這天早上,在我們這個城市裡,共有一百五十三名女性懷孕,並且將在這幾天生產。

這當中的女性有單身的,也有已婚的,最小的甚至只有十七歲。

這些數字是我看隔天的報紙才知道的。

沒有人知道在她們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沒人知道她們肚子裡的小孩是怎麼來的。

有人說是病毒,有人說是外星人,各種解釋都有。

這些孕婦們統一在市區中最專業的婦產科醫院中住院觀察,而我們這些男生,只能等著小孩出世。

如果將要出生的是自己的小孩,那麼我一定會抱著開心且快樂的心情去迎接小孩的出世。

但來歷不明的小孩?算了吧。

關於這件事情的始因,我曾經跟勝發討論過,勝發跟我說,他覺得是一種未知的病毒造成了這種現象。

我問:「你怎麼知道?」

「你還記得上禮拜南區挖出一間密室的新聞嗎?」

這件事我有印象,在某大樓的地基挖掘過程中,在地底下挖出了一間密室房間,這間密室沒有門也沒有窗戶,完全是封閉著的。而密室牆壁的材料並不是水泥,而是某種無法辨認的混合材料,也就是說這密室埋在地底下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而密室的牆壁、天花板跟地板上都畫著一種詭異的符號。

這間密室當時在地區新聞上有一小篇專欄,有幾個學者研究說這間密室可能是什麼時代的東西、牆上的符號代表什麼之類的……

不過關於密室的消息接下來就沒有下文了,建方用水泥將那間密室封起來,繼續興蓋大樓。

但那間密室跟這次的事件又有什麼關係呢?

勝發說:「你覺得為什麼會有人蓋出一間完全沒有空隙的密室呢?是為了什麼?」

「嗯……是為了關住什麼吧?」

「沒錯,如果是要關人,那麼人便有可能從門或窗逃走,就算沒有門窗,被關住的人也會想辦法挖洞逃出來,對吧?」

「嗯嗯。」我還是有點搞不清楚勝發想跟我表達什麼。

「所以說這間密室不是來關人的。」勝發說:「我想,它應該是用來封閉住某種以前的病毒的,你說呢?」

「聽起來很有道理,病毒混在空氣裡,而以前的人蓋了這樣一間密室將病毒封在裡面,直到我們把它挖出來……」

「然後病毒專門侵襲女性,讓她們懷孕……」

「哇,這種病毒還真是厲害啊。」我嘖嘖,並對勝發的推論不予置評。「說到這個,勝發,你要怎麼處理逸婷生出來的小孩。」

「養大吧,反正我跟逸婷早就想結婚生小孩了……」

我對勝發的回答有點驚訝,沒想到勝發這麼豁達,「就算是可能是因為病毒而生出來的不明來歷小孩?」

「嗯,就算是因為病毒而生出來的不明來歷小孩。」勝發點點頭。

我有點佩服勝發的心態,因為我壓根沒想好要怎麼處理辰琳所生出來的小孩……那不是我的小孩,是個莫名奇妙蹦出來的小孩。



兩天後,一百五十三名孕婦在醫院內一起生產,院方還得從其他縣市調醫生過來支援。醫院內充滿了嬰兒的哭聲,孕婦們的家人都到醫院來了,我也在辰琳的床邊陪著她,我看著剛生產出來的嬰兒,心情很複雜。

有人說,嬰兒剛出生的樣子都跟猴子一樣,皺巴巴醜得要死,只有親生父母會覺得嬰兒很可愛。

事實確實是這樣,如果是我自己的小孩,我會很開心的抱他,但醫生把嬰兒交給我的那一霎那,我竟想把嬰兒摔到地上。

這不是我的孩子。

當天晚上,我問辰琳要怎麼處理這個孩子,她說,再看看情況吧,她自己完全沒有要當媽媽的準備。

但我說,我們兩個在今晚就要把答案討論出來,而我說出了我最真心的答案:「我不想要這種來路不明的小孩,把他送到孤兒院,或是丟在別人家的門口吧。」

「……」辰琳看了育嬰事的方向一眼,說:「我不知道……但那畢竟是一條生命啊……」

「喂,我沒說要把小孩丟到馬桶裡淹死,只是說把他送給其他人,如果這個小孩運氣好,會被好人領走,展開新的生活,我們兩個還沒準備好要當爸媽,不是嗎?」

辰琳接著沉默了許久,說:「我想等我出院後再作決定,可以嗎?我需要休息。」

「……好吧。」我聳聳肩。

等辰琳睡著後,我站起來走一走伸展筋骨,並且想到育嬰室那邊看一下。

這層樓的育嬰室內共可以容納三十個嬰兒,其他一百二十三個嬰兒則分散在其他樓層裡。

當我走到育嬰室時,看到育嬰室裡有個護士趴在桌上睡覺。

接著我往那些育嬰床看去,卻沒在床上看到任何一個嬰兒。

嬰兒呢?都到哪去啦?

他們都在地板上。

我看到那些嬰兒趴在地板上,聚集在育嬰室的中間交頭接耳,好像在討論什麼似的。

他們也注意到我了,這三十個嬰兒轉過頭來看我,臉上露出微笑,但不是嬰兒該有的那種微笑。

他們的微笑像是一個專業的詐騙份子,奸詐且狡猾,。

我眨了眨眼睛,甩甩頭,又看了一次。

那些嬰兒已經回到育嬰床上,呼呼作睡。

好像他們剛剛沒有離開過床一樣。

我知道我剛剛看到的不是幻覺,這些嬰兒剛剛確實在地板上,還轉頭對我笑。

這些嬰兒有問題,他媽的絕對有問題。



在辰琳帶著嬰兒出院的這天,辰琳跟我說,我們該把這孩子養大。

「辰琳,妳確定?」我問。

辰琳說:「這是我的孩子。」

「但……」

「你什麼都不懂。」辰琳瞪住我,斥著我:「對你而言,他可能沒有意義,只是一個突然多出來的小孩,但他是從我的身體裡生出來的,這是我的孩子!我說要把他養大!」

「……」我被辰琳嚇到了。

以前的辰琳不會對我兇的,我感覺的到,她變了。

從這個來歷不明的小孩來到後,辰琳就開始變了,她開始不喜歡理我,而專心照顧那該死的嬰兒,連班都不去上了,每天都只專心照料著嬰兒。

她還給嬰兒取了名子,叫林程,就是她自己的名字顛倒過來唸,甚至沒問過我的意見。

而勝發那邊也是這樣的狀況,但他還是默默地承受,因為勝發的想法是:「對於剛有小孩的母親來說,有這種情形是很正常的,等久一點後就不會了。」

我不這麼想,那些嬰兒絕對有問題。

但我不敢採取任何行動。

直到遇到「她」。

我是在下班途中經過天橋時遇到她的,她正抱著一個嬰兒,站在邊緣俯視馬路。我覺得她有點眼熟,腦袋稍一回想,馬上想起辰琳住院時,她就在隔壁病床上。

這麼說,她手上的嬰兒應該也是……

她也認出了我,點頭跟我打了招呼:「你好。」

「啊,妳好。」

「很久不見了,當爸爸的感覺如何?」

「很好啊,哈哈。」我撒謊。

「你撒謊。」

我登時說不出話來,好像做了什麼虧心事,有東西卡在喉嚨裡一樣。

「因為這個嬰兒,我老公跟我離婚了,我猜你也不會想要這樣一個小孩的,對吧?」

我不說話,等於默認了。

「老實說,我也不想要這樣一個小孩。」她說完,並做了一個我意想不到的舉動。

她直接將懷中的嬰兒從天橋上扔下去。

我聽到啪通一聲,然後接著是車子的碰撞聲。我急忙趕到橋邊一看,那個嬰兒已經被一台車子撞爛,而那台車也撞到了路邊,底下亂成一團。

「天啊,妳瘋了嗎?」我轉過頭去看她,卻見她滿臉淚水,但臉上的表情卻是笑著的。

她說:「你不懂的,我看的到那種東西,在那天晚上,我看到那一百多個惡靈在空中飛著,其中一個……它直接竄進了我的下體裡,然後早上我就懷孕了,我知道在我肚子裡的不是人,那是惡魔。」

她繼續說著:「等你回去後,記住,殺了那個嬰兒,也要殺了你的女友……我記得她叫辰琳對吧?」

「為什麼要殺辰琳?」

「母親的體內會殘留下惡魔的特性,並逐漸改變。」她的臉上帶著難以捉摸的微笑:「你應該也感覺得到吧,她變了,而我也感覺自己慢慢的變了,我必須在自己完全改變前終結自己。」

最後,她留下了一句話:「轉達其他人,叫他們殺了嬰兒,也殺了母親,一個也不要留。」

然後,她站上圍欄,一躍而下。

我甚至沒有時間阻止她,但她最後的話卻深深印在我的腦裡。




那間埋在地下的密室,封閉的不是病毒,而是某種靈魂、鬼怪、或者惡魔,牆壁上的符號正是為了關住他們。

但挖掘作業放出了他們,他們竄入女人的體內,在一夜間成為肚子裡的寶寶,藉此重生。

是嗎?事實是這樣嗎?

我問自己,不然你該怎麼解釋呢?




當我回到家時,打開家門,我看到林程躺在客廳的沙發上,睜大著眼睛看著我。

「小雜種,媽媽呢?」我走進客廳,然後聽到後面傳來辰琳的聲音:「我在後面喲。」

接著是一道重擊,我只感覺到頭部一陣劇痛,然後趴倒在地。

然後,我能感覺到鮮血正像瀑布一樣從我的頭部波湧而出。

我的女朋友剛剛躲在門後,用重物襲擊了我?

我想站起來,或翻過身看看辰琳到底是拿什麼東西襲擊我的。

但下一重擊接著就來了,這次落在我的腰椎處,這一擊讓我完全失去力氣了。

我能聽到喀喀的聲音,這可能代表我的脊椎被擊斷了。

不知道辰琳到底是拿什麼東西襲擊我的……不管,先不管,但她是怎麼知道我是要回來殺他們的?

我試著移動手臂,並且很驚訝的發現我的手還可以動。

但我已經站不起來了。

「過來。」客廳中突然響起某個粗糙的男人聲音。

是林程在說話。

辰琳走到了林程的身邊,林程又說:「抱我過去,我要看著他死。」

喔,幹。

趁著辰琳正把林程抱起來的時候,我用右手拿出了手機,利用快速撥號打給了勝發。

至少要通知勝發……

「喂?」逸婷的聲音。

我說不出話來,為什麼電話是逸婷接的?

而此時,辰琳已經抱著林程來到我的面前,她把林程放在我的正前方,並且從我手上奪走了那隻手機,她看了一下撥出號碼後,開始對著手機說話:「嗯?逸婷,妳那邊已經搞定了嗎?嗯嗯,我這邊還需要一下子。」

天啊,這是他們的陰謀,他們已經計劃好,一起殺掉父親。

林程坐的位置離我的臉只有二十公分,而且他還在笑,很享受的笑。

辰琳從廚房裡拿出了一把菜刀。

然後,她站在我的身體上方,用左手將我的頭仰起,右手拿菜刀伸到我的喉嚨處。

就像一個恐怖分子在割一個人質的頭那樣。

菜刀割下。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