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今晚回家喝湯

今晚回家喝湯

「記得明天早點回來,我熬你最愛喝的肉湯。」瑤關愛地叮囑著正開門離家的丈夫奇,「要不要加件衣服呢?晚上挺涼的,我給你去拿吧?」

「不用了,來不及了,公司的事挺急的,好了,我走了!」奇已經走到了門外,似乎又記起什麼,退了回來,「我還不知道明天可不可以回家……那就這樣吧,走了。」

「什麼?明天都不能……」瑤拿著手裡的菜和刀緊張地從廚房趕出來,發現丈夫已經走了,遲疑了一下,便很著急跑向了陽台……
四天後……

整整四天高強度的工作使奇都快累到崩潰了,可他覺得一切太值得了。作成一份成功的報告,為公司挽回了幾個大客戶,避免了巨額的損失,看來升職的日子是不會遠了。

走出會議室後,他可真的是舒了一口氣,可能一直緊繃的神經突然放鬆了,所以疲勞也開始了肆無忌憚的侵襲,讓他第一次那麼強烈的感覺到了勞累。

他慢慢走到辦公桌前開始整理文件,想到馬上可以回家了,不由長長的舒了口氣,真的,他太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了。

「嘿,年輕人,不要太拼了,今天早點回去休息吧,這麼多天了,也沒見你給家裡打個電話,小瑤會不高興的,快回去哄哄她吧,呵呵……」是張經理的聲音,想必這幾天奇的表現讓這個一直很器重他的經理很是滿意了。

「好了,我先走了,你也快點啊,還有,明天就在家休息吧,不用來上班了,大家都累了。」張經理笑著拍了奇一下,離開了。

肩上突然被人拍了一下,或許本不重,可對此時的奇來說,已然算很重了,他一下矇住了,感受著從肩部蔓延至全身的麻木,隨即是疼痛,他似乎聽到自己骨頭斷裂的清脆響聲,以及插入內臟的骨頭輕微的「撲」一聲,一瞬間,他想吐,可一陣眩暈後,他忍住了。

看來我真是太累了……

「回家?打電話?小瑤?」張經理的話似乎一語驚醒了夢中人,奇忙掏出手機,撥一個熟悉的號碼。

我怎麼那麼粗心,四天了,都沒打個電話給瑤,她一定會擔心的,可是,奇怪,她怎麼也沒打電話過來問一下,這不像她啊,難道真的生我氣了?

該死,居然撥錯電話號碼,自家的電話號碼!奇只得再撥一遍。

沒人接……

奇似乎聽見放在靠自己枕邊的床頭櫃上的淺藍色電話機發出了四聲鈴聲,還是沒人接……

晚上7點,她該在家的,應該是沒聽見吧...四天前夜晚,他也差不多是這個時候離開家的,由於接到了公司突然打來的電話,張經理急著叫他回一趟公司,然後他就匆匆出了門,當時瑤好像還有話沒有說完。

走過樓下的時候,奇下意識地擡頭,看見瑤正站在二樓的陽台上望著他,窗戶開著,她就這麼呆呆地站在窗口,差不多整個人的輪廓,很清晰。

那晚沒有月亮。

有些起風了,風揚起她長長的發絲,拂在臉上,她卻沒有伸手理去,頭髮依然貼著臉,漸漸遮住了那張秀麗的臉龐,只成了模模糊糊的一團黑。

她是穿著奇上次出差從深圳給她帶回來的那件粉紅色睡衣,可在這樣的夜色裡,想必再鮮麗的顏色都會被完全的黑色吞沒。

奇朝二樓的那個模糊的身影使勁揮了揮手,天涼,快回屋吧。可她一點反應都沒有,仍然那麼呆呆地站著,沒看見嗎?奇開始懷疑她髮絲覆蓋下的眼神是否真停留在自己身上。

她到底在幹什麼?

不管了,走了,張經理還催著要資料呢……

現在想想那晚要不是為了工作,本該在家裡陪瑤一起吃飯的,她煮肉湯的手藝真是不錯的,可能吃完晚飯,還可以一起去散散步,自從結婚後就很久沒這樣了。

好吧,希望能用今晚來彌補,如果,如果她在家...

電話的盲音給了奇迴響那麼多的時間,他已經數不清鈴一共響了幾下了,那麼久了,在家的話沒理由不接的啊,即使那麼跟自己說了,奇還是沒停止等待,因為他總覺得,她一定在家。

為什麼不接電話呢?發小脾氣?難道她知道是我?

算了,反正我現在就要回去了,等到家再說。奇剛準備關機,突然盲音斷了……

有人接電話了?

沒有「喂」,只有更沈寂。

在奇打算先開口的時候,電話那頭似乎感應似的先出了聲。「奇?」悠悠的,很低沈,像從很遠的地方飄過來的聲音。

「咳。」奇清了清嗓子,「瑤嗎?是不是不舒服?感冒了?吹風著涼了吧?剛才是在休息麼?吵醒了你吧?那個我……我要回家了!」

……

「喂,你在聽?」奇不由為她的身體擔憂,握著手機的手有些顫抖,而且,很涼。

「回來?」遙遠的聲音又一次飄來。

「是啊!」奇長長的舒了口氣,「真對不起你,那天后都沒有給你打過電話,工作太忙了,我也很累,對了,我這次表現好,應該不久會升職哦。」

……

沒有奇認為該有的驚喜的聲音,只有令人窒息的沈默。

「嗯……你,我反正快回來了,就不多說了,是不是覺得我有點囉嗦了?呵呵,今天高興啊!好了,就這樣了,等會見!」奇猶豫了一下,又補上一句,「今天有沒有熬湯啊?我可是很想喝的哦……」

「湯?」突然有了反應,莫名的,奇反而覺得有點不自在。

「啊,是啊,湯,你熬的肉湯,我……」

話還沒說完,電話突然斷了,又是一片盲音,奇一下子愣住了,下意識的手指又指向撥號鍵,想再打一個,可看著手機上的顯示,不由讓他很差異。

一個未接通號……

出差錯了?這個手機也確實用了很久了,等這回領了獎金,也是該買個新的了,奇把手機放回了包中。

算了,一切等回去再說了,現在,就回家。

本來每天擠公車的奇今天破例叫了輛出租,不知是因為心情好還是只是想早點到家。

司機是個可能剛開車不久的小夥子,不修邊幅的穿戴,亂糟糟的頭髮。他更有一雙小的不可思議的眼睛,小到讓人看不出一點眼球,不由讓人懷疑他那兩小塊皺巴巴的眼皮下面是否真有別的東西存在。

而且他是個一言不發的人。

不過這時的奇還真是不希望別人來吵自己,因為一上車他就靠著坐椅睡著了,睡的很沈很沈,幾乎完全沒有意識了,他覺得自己都要累的虛脫了。

直到一個急剎車,直到那個面無表情的司機伸手向自己要車費,奇才清醒過來。

下車的一瞬間,他覺得似乎有人正看著自己,於是轉過頭,卻看見那個司機也正轉回頭,可奇莫名的覺得司機那雙看不出眼球的小眼睛裡似乎藏著某種古怪的目光。

車有點搖晃不穩地開走了……

奇走進了熟悉的小區,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房屋。樓道口,奇站住了,今天怎麼沒有管理員開電梯?居然連頂燈也沒有開,現在想起一路過來似乎都沒見著有路燈開著。

停電了吧?看來還是大範圍停電,奇怪……

奇一邊想著,一邊藉著微弱的月光,踏上樓梯,突然只覺得腳下滑了一下,他竟摔倒了,這一摔,也把他摔的更清醒些了。

他費力站起,只覺腳後跟一陣刺痛,扭著了吧,下意識地他用手抓住扶手,並詫異於上面何時竟積了那麼厚的一層灰。猛一擡頭,竟看見有個人影從底樓東家走了出來,手裡似乎還抱著什麼,實在看不清樣子,可那個身影,那個姿勢,底樓王家阿婆?

昏暗的月光下,那個影子顯得有些莫名的詭異,動作很慢,延著牆,緩緩地移動著。

「王阿婆……」話音像卡在了喉嚨裡,奇突然意識到了什麼,手緊張地抓緊了扶手,兩眼寫滿恐懼地死死盯著牆邊。

那個人影站住了,而且轉過了身來,奇屏住了呼吸……

奇覺得自己看清楚了,即使在這樣的夜色裡本該是不可能的事情,那確實是王阿婆,而且她現在正笑著看著自己,很古怪的笑容,讓他覺得很不舒服,從腳底升起的涼意一直蔓延至全身。還有她手裡的,那好像是個孩子,是一個嬰兒,好像死了一樣,閉著眼睛,一動也不動。

突然那嬰兒開始轉動頭,朝著奇,睜開了眼睛……

感覺到驟然的一陣刺痛,奇用手揉了下眼睛,再次睜開時,發現面前不過是黑暗的過道和樓梯,並沒有王阿婆,也沒有什麼奇怪的嬰兒。「呵呵,我真是太累了。」奇自嘲地笑笑,「怎麼會看見王阿婆呢,居然還有什麼嬰兒,太可笑了,底樓那個凶老太婆不是已經死了一個星期了,今天該是頭七,怎麼可能抱著個孩子在樓道里走動?我看自己都有點神經錯亂了。」

奇甩了甩頭,繼續上樓了。

本只是想輕輕地敲門,結果一碰門就開了,是瑤給留的門吧,她以前也經常如此。

走進屋,發現燈開著,奇看見瑤了,她就坐在餐桌旁,是正對著門的位置,她就這麼一動不動地坐著,眼睛盯著門,也盯著奇,卻沒有表情。

「呵呵,我回來了……」奇笑著說話,他受不了屋子裡太過沈寂的氣氛,「怎麼?你真的等我吃晚飯?現在要8點多了吧?呵呵,我來看看有什麼好吃的……」

奇走到餐桌旁坐下,「好,我看……」話沒說完,他愣住了,因為桌子上只有一鍋清湯,沒有飯,更沒有其他菜。「這……你是不是已經吃過了?」

「喝湯吧。」瑤盛了一碗清湯遞給奇,「喝湯。」

「你不喝嗎?我幫你盛?」奇自覺是自己這幾天實在對不住瑤,所以他嚥下了心裡所有的疑問,隨著瑤吧。

「不,我不喝。」瑤依然是沒有表情的搖頭,「你說過,你要喝的,你說過晚上回來喝湯的,你喝。」

「哦,好,你吃過了,那我喝羅!」奇吹了吹湯,卻發現湯上竟沒有出現一絲波紋,看來湯真的很濃啊,他喝了一口,溫度居然也很適中。「這湯……這湯燉了很久吧?味道……很濃啊。」奇皺了皺眉頭,「嗯,很好喝啊,不過我好像這幾天太累了,又沒吃什麼東西,胃裡還真有點不舒服。」

又喝了一口,突然覺得心裡一陣噁心,差點吐了出來,不過奇忍住了。

「你加了什麼特別的作料麼?味道好像和以前有些不同啊。」奇在逼自己喝下湯,其實他實在覺得湯的味道十分古怪,可又說不清楚古怪在哪裡。

「你是不是不舒服?我都四天沒回來了,你怎麼都不說話?」奇看著瑤,覺得她的樣子確實反常。

「嗯,不舒服……喝湯吧,好喝。」她仍在低聲地嘀咕著。

「是麼,真的不舒服?好,我喝湯。奇怪,這是什麼?」奇從嘴裡吐出一個東西,掉在了桌面上,碰出了響聲,是個戒指,「你的戒指,怎麼會在湯裡?煮湯時不小心吧?」

「戒指,戒指,哦,忘了取下來了……」可瑤卻並沒有伸手去拿戒指,還是呆呆地坐著,「喝湯,喝湯吧……晚上回家了,要喝湯……」

「好,我喝完了!」奇把碗放下,拿起了戒指,「我幫你戴上吧,我看你還是早點休息了,我也很累了,要不明天我帶你去看醫生?是不是頭疼?」

奇伸手拉過瑤冰冷的手,輕輕給她帶上戒指……

可頭部突然襲來劇痛,奇只覺得眼前一黑……

戒指掉在了地上。

奇慢慢地睜開了眼睛,可頭還是很痛,他發現自己正躺在地上,於是支撐著坐起來。

接著他看見瑤了。

瑤就站在他面前幾步遠的地方,手裡拿著一把刀,正背對著他,而且,正在緩緩地轉過身來……

她依然是穿著那件粉紅色的睡衣,淡淡的粉紅……奇笑著看她,想站起來,可突然,他的表情變了,那是那件睡衣,可那個顏色……那已經不是粉紅,那個顏色在轉變,漸漸地,變深,變的鮮豔,變的刺眼,那個是深紅色,那是血的顏色……

那個顏色在擴散,擴散在衣服上,擴散到了瑤的身上,擴散在奇的眼前……

「瑤!」奇大聲喊出這聲後,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晚上7點,張經理和太太在一起準備晚餐,電視開著,他們有看新聞的習慣。

「本台報導,昨晚6點半在**路發生一起嚴重的交通事故,出租車司機李某當場死亡,此事交管部門正在進一步的調查當中……」

「哇,你看,這個人死的真慘啊……還很年輕啊,我今天上午就聽人說了,說這人是被擠死的,到後來連眼球都被擠出來了……真慘哦……」張太太一邊端菜,一邊大驚小怪地嘮叨著。

「嗯……」張經理輕聲敷衍著,他知道她一說起來就沒完沒了。「啊,對了,我今天還聽說一件事哦,說是有家人家小孩丟了呢,都一個星期了,還沒找著。」

「現在丟小孩很多啊,你又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張經理仍看著電視,實在無心理睬太太。

「可是這個不同哦!」張太太壓低了聲音,「因為我聽說,這個孩子是被鬼拐掉的哦……是個死掉了老太婆,你說這老太婆是不是吃小孩的厲鬼啊?這事還真懸哦……」

「無稽之談!怎麼可能有這種事?好了好了,吃飯了,別囉嗦了!」張經理實在無心再聽老婆嘮叨了,便坐下來吃飯了。

「本台報導,這是一起離奇事件,家住**路****小區的奇與瑤是一對夫妻,今天早晨,他們的鄰居孫太太由於聞到古怪的臭味,而找到他們家,發現門未關,進屋後,竟發現瑤與奇躺在地上,瑤已經死亡,而且死狀恐怖,但奇似乎是睡著了。驚慌失措的孫太太報了警,警方到達後勘察了現場,經法醫檢驗,死者瑤確定死於4至5天前,是一起意外死亡事件,其可能在快速奔跑中滑倒,手裡的刀刺進了身體,導致內臟破裂,當場死亡。可令警方不解的是,死者丈夫奇竟會睡於屍體旁邊,且對一切似乎一無所知,但礙於其現在的精神狀況,警方決定在其接受精神科治療與鑑定後再進一步瞭解情況。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在現場,警方發現一鍋熬了不久的湯,而湯裡的物體可能是死者瑤的一隻手……」「天那,怎麼有這種事情的!」張太太緊張地看著丈夫,「那個奇,那個奇不是你們一個公司的嗎?這是怎麼回事啊?他們夫妻倆不是還來我們家吃過飯?」

「你別嚷嚷,閉嘴!」張經理衝著老婆喊了一聲,又說不出話了……

兩個人呆呆地坐了好一會。

「這個……好了,我們還是先吃飯吧,這種事……不要再想了,怪噁心的……」張太輕輕地開口說話,她實在受不了這種沈默了,「我給你盛的湯,你趁熱喝了吧……你都好久沒在家裡喝我熬的湯了……」

她遞過一碗湯,放在了張經理的面前,那碗湯很濃,而且冒著熱氣,熱氣裡夾著淡淡的肉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