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鬼上車

鬼上車

踏上學生通勤公車,你可能會先聞到早餐的味道,有人吃三明治,有人吃漢堡或豆漿油條……東西式早餐的味道在這車上通通都有。

     然後你會在車上會看到四種人,睡覺的學生、吃早餐的學生、認真看書抱佛腳的學生,還有順路上車的閒雜人等。

     雖然這班公車主要負責我們學校學生的通勤,但不知道是不是司機想要多賺一點錢,路上遇到有人招手他都還是會停。

     坐了這班車兩年,司機也都知道是誰了,通常是兩個人在輪,一個平頭眼鏡大叔跟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

     我通常會跟另一個同班的同學坐一起,還好我們的站挺前面的,每當車子來的時候,車上位置還很多。不用跟放學一樣大家發瘋似的搶座位。

     一如往常的早上,車到站,我跟另一個同班同學還有其他人加起來大概七八個,大家都在站牌等車坐車,臉孔彼此間都記住了,但也只限於記住臉而已。叫啥名字、讀啥科系、幾年級,那就不知道了,也不想管。

     照例我們找了兩個空的座位坐下,坐下時我不經意地隨便瞄了一下坐前面的人,是個禿頭卻又留著詭異髮型的阿伯。我的形容是不是有點矛盾?反正就是在光溜溜的頭頂旁留著幾撮奇怪的頭髮,就跟逆轉裁判4的亞內檢察官一樣。

     看來在這位阿伯下車之前他身旁的座位是不會有人想去坐的了。在台灣的公車上常常看的到這種現象,要是全車上只剩下一個座位,而那個座位旁邊坐的是一個不認識的人,大家通常都會不敢坐。

     坐定後我們又聊了幾句,然後各自塞上自己的MP3低頭睡覺。

     是車子一個頗大的顫動吵醒了我,看來是駛過了什麼大坑洞之類的。我迷濛地睜開眼,這時車上已經擠滿了人,而那個阿伯的禿頭還在前方座位晃著,他身邊的座位果然還是空空如也。

     我在座位上扭了扭身子,正要重新入睡,卻發現好像少了什麼似的?

     「唉?我的MP3呢?」我低頭,看到其中一個耳機頭從前方的座位底下露出來。

     看來MP3是在我睡覺的時候因為震動的時候掉了下去,然後隨著車子的行駛慢慢跑到了前面座位的下面,大概是我沒戴好吧。幸好有一個耳機頭恰好露出來,不然我的MP3就此消失了。

     車子又一個震動,那耳機頭也縮進了座位下方,我趕緊彎腰下去撿,不然它越滾越前面就死定了。

     我把頭盡可能彎到前面座位底下,MP3跟耳機果然躺在下面,我手勾著耳機一拉,總算把MP3給拉出來了,歌還在照常放著呢。

     這次我確定把耳機塞緊後,重新閉上了眼睛。

     不過,好像有哪裡怪怪的……

     剛剛下去撿MP3的時候,我好像什麼都沒看到。

     什麼都沒看到?

     那個阿伯不是還坐在前面,他的腳呢?

     想到這裡,我猛地睜開眼。

     前面的阿伯已經轉過頭來看著我了,但他的身體卻沒有半點移動。他的頭就這樣轉了一百八十度過來看我,用他灰濁的死眼盯著我。

     「你有看到我的腳嗎?」



     五分鐘後,公車路邊停了下來。

     十分鐘後,救護車來了,載走了一個在座位上發病的學生。

     什麼病,不知道。

     會有什麼影響,不知道。

     三十多歲的年輕司機靠在車門上看著救護車急速駛離,雖然出了事,他還是得把學生們載到學校去。

     總算,也該輪到他這台車上了。

     聽前輩們說,這行最怕的不是意外事故或坐霸王車的,而是鬼上車。

     鬼沒有腳,他們不用從車門進來,他們會直接坐在位置上,隨著車子到他們想去的地方。

     只要不去看他們的腳,就不會有事。

     剛剛那個學生的發病徵狀說明了,現在他的車上有一隻鬼。
   
     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會下車……

     司機就在這種情況下,透過後照鏡緊張兮兮看著乘客,又開動了車。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