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咀嚼的代替品

咀嚼的代替品

咀嚼的代替品

「這都是你的錯。」克麗絲多一邊把我遞給她的口香糖推進嘴哩,一邊以責怪的語氣說著。
「嗯?」我抬頭,一邊咀嚼著口中薄荷口味的口香糖,正好對上克麗絲多帶著點不滿的眼神。
「都是你那次請我吃口香糖,害我現在無時無刻都想嚼口香糖。」我微笑。克麗絲多向來都有這種小孩脾氣。
「我又沒拿槍指著你,逼你一定要吃它。我問你要不要,你自己說要的耶!」我回應,克麗絲多「哼!」了一聲,便轉過頭去看路邊一隻可愛的小白狗。
克麗絲多和我稱不上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雖然我們同班而且習慣一起走。但是她特有的古怪個性和爛脾氣並不討好我。
所以我們的關係只能算是比普通朋友好上一點的。
前幾個禮拜,我在商店裏買了一包口香糖,順手給克麗絲多一片,後來她就欲罷不能了。
這幾天都是這樣,每次我看到克麗絲多,她的雙唇都上下動著,牙齒吱喀吱喀的嚼著那小塊嚼也嚼不爛的橡膠塊。不論是上課時,吃午餐時,逛街時,克麗絲多的嘴從不停歇。
其實我並不太擔心,畢竟很多學生都會這樣,一方面是為了耍酷,一方面是因為口香糖真的給人一種停不下來的感覺。
許多學生都像克麗絲多那樣,早嚼晚嚼,嘴巴總是在動。
但過不了多久,我便開始擔心克麗絲多的狀況了。
那是一個晴朗的午後,我跟克麗絲多走在往地鐵的路上,她還是咀嚼著她的口香糖,巴喳巴喳的聲音聽起來很噁心。
妳知道嗎?」克麗絲多很少主動開口,通常都是要我找話題和她聊。
「嗯?」我答道,我比較專注在她嚼口香糖的聲音上。
「我覺得我最近生病了。」克麗絲多有點神秘兮兮的說。我抬頭。
「感冒嗎?」我問。
「不是,我的意思不是那種生病,比較像是……精神上的吧?」克麗絲多若有所思的咬著拇指指甲
「我覺得我最近嚼口香糖嚼的太多了。」她用手指把嘴中的口香糖拉出來,轉了幾圈,再放回嘴裡。
「還好啦,你看其他人不也成天嚼口香糖。」我嫌惡的看著她反覆把那團濕濕綠綠的橡膠塊拿出來,再放回去。
克麗絲多看了我一眼,她的眼神很認真。她默不作聲的把手伸進外套口袋。
「手伸出來。」她說。我照做。因為我想看看她要變出什麼把戲來。
「這是只有今天的。」
克麗絲多從外套口袋掏了一把口香糖包裝紙放在我手上。她又掏了褲口袋,也掏出了成堆的口香糖包裝紙,她把皮帶拉開點細縫,隙縫塞著許多口香糖包裝紙。
在我手上的那堆包裝紙大概有五六個吧,一包口香糖裡面會有五條糖片。我算了一下。
「妳今天吃了三十條口香糖!」我驚訝的脫口而出。克麗絲多又用那認真的眼神看了我一眼。
「不只,我書包還塞了一堆沒拿出來的包裝紙。」她說。
太誇張了。我碰過最愛吃口香糖的人一天也不過三包口香糖,也就是十五條糖片。
一天能吃到三十條糖片的人大概是要從起床開始吃,吃到放學為止,期間不能停下咀嚼的動作。
這種人不是有病就是瘋了,雖然這兩者間並沒有太大的差異。
「克麗絲多,你最好去看看醫生。」我一個字一個字慢慢的說,以表示這件事的嚴重性。
克麗絲多眨眨眼,把口中的口香糖隨意吐在地上,從背包的側袋裡又翻出一條糖片,塞進嘴裡。
「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其他人不也吃口香糖,我只是怕零用錢不夠買口香糖罷了。」克麗絲多又換上平常的神情,老神在在的嚼著口香糖。
「所以你跟我講到底是什麼意思?」其實我大概猜到答案了。
「借我錢。」賓果,被我猜中。「我這個月的零用錢和午餐錢全都花在買口香糖上了。」
的確,克麗絲多這個月看起來比以往消瘦,畢竟她放棄了每天的早餐和午餐,依我猜測,晚餐大概也沒吃多少。
「不要。」我冷漠的拒絕。這次就算她來軟的硬的,我絕對不借她錢。
「不借就算了,反正我還有其他人能借錢。」克麗絲多語氣中帶著淡淡的不滿,屁股一扭,往反方向走去。
當我跟她翻臉時,她常常這麼做。但這次我真是受夠了,我並沒有上前攔住她。
距離我跟克麗絲多翻臉那天,已經一個禮拜之多了,克麗絲多的狀況我只能說是糟糕透頂。
她的雙頰凹陷,眼窩加深,人也越來越瘦。唯一不變的大概只有那不斷蠕動的嘴巴,還正努力的咬著那嚼不爛的橡膠塊。
克麗絲多最近都不大說話,以往她可是班上嗓門最大的那幾個之一,但最近她的嘴除了嚼那塊該死的口香糖外,幾乎沒再開口。
雖然說,克麗絲多的行為有時候會讓人抓狂,但我還是很擔心她,擔心哪個不顧她死活的混帳王八蛋借她錢去買口香糖。
看到那不斷上下嚼動的嘴,心裡就不禁寒了起來。
下課的時候,我努力擠進水泄不通的地鐵車廂裡,紐約的地鐵是個很機車的地方,沒什麼禮貌不禮貌,客氣不客氣的,你不狠一點,是會被其他人擠下車的。
「狗屎。」我心中不爽的罵道。擠的跟沙丁魚一樣的車廂,狐臭、香水、汗味,全混合成一塊兒,不斷搔著我的鼻子。
在這樣的混亂裡,我看見克麗絲多。她正微笑著向我招手。
我擠過兩個穿的花枝招展的阿婆,往她那裡過去。
「怎麼了?妳又嚼口香糖了?」我冷冷的說,盡量不把心裡的擔心顯露。
克麗絲多笑了,她搖搖頭,但嘴裡還是努力咀嚼著。
「那你嘴裡嚼的是什麼?」天哪,真是個明顯的謊言。
「我……早到了……口……口吸……香糖……的代替……品……了。」克麗絲多嘴巴像是咬著滷蛋一樣,說出來的話不清不楚。
該不會口香糖跟吸毒一樣?吃太多會影響到說話能力?
「喔?那是什麼呢?」我裝作好奇的問,我還是覺得她在騙肖。
「呃……毆……」克麗絲多嘴裡吐出來的字全都含糊不清。
「什麼?」我問。
克麗絲多搖搖頭,她乾脆直接把嘴巴朝我大大的打開,讓我自己瞧瞧是什麼。
後來那個畫面讓我連續一個禮拜都做惡夢。
嘴裏面躺的是一條爛的跟攤泥巴一樣的物體,摻雜著紅色和黑色,還飄出陣陣腐肉的腥臭味。
的確的確,克麗絲多是找到了不用錢的口香糖代替品。
她嚼的是她的舌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