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轉]異度學園 (序章)

[轉]異度學園 (序章)

1.我是一個很奇怪的人,從出生就很與眾不同。別的孩子要麼長得像爸爸,要麼長得像媽媽,要麼長得既像爸爸又像媽媽。但是我長得誰也不像,我們全家坐在一起照相的時候,三張臉就像三權分立那樣各自為政。

  這是一個很悲哀的事情!不過還好,隨著時間的推移,我爸媽終於發現我雖然長得不像他們,但是卻比他們都漂亮許多。

  只要事情是在往好的方向演變就不是壞事。

  爸爸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居然又托人又找關係的在我的俊臉初現端倪的時候把我的名字改成了”子綃”!

  ”啊,血脈啊,真是可怕的血脈!看你的臉,倒有七分像他!”

  ”’她’是什麼人啊?”我驚慌地問著老爸,”不會我另有一個媽吧?”

  ”嘿嘿嘿!”爸爸乾笑兩聲,”小孩子不要問那麼多!”

  天啊,這分明就是默懧了嘛!原來我這個老爹常年出差,說是去研究民俗尋找古跡,原來是偷著包二奶?

  但是那個時候我卻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遠遠不像我想像的那樣簡單。

  我回家以後咬著被角悄悄地哭了一個晚上,還是決定不要把這個秘密告訴媽媽,她那麼辛苦,要養著這個家,要養著正在上學的我和不事生產的老爸,要是知道自己還在幫別人養兒子一定會禁不住打擊。

  最主要的是,以我媽那個火暴脾氣一定會把我這個和她一點血緣關係都沒有的”白吃飽”一腳踢出大門。

  於是我小小年紀就隱藏著這個天大的秘密,在老媽眼皮底下騙吃騙喝,苟且偷生,真是戲劇化的人生啊!

  更戲劇化的還在後面,我從小就能看到一些別人看不到的東西。

  有一年去農村的親戚家過年,我看到一個奇怪的男人,他的背後總是趴著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

  那天他拿著一個很老舊的金首飾到處兜售,說是自己祖傳的,現在手頭緊想低價出售。

  他兜著圈子,不知為什麼就來到了我的親戚家,我那個時候還小,他伸出的手掌正好在我的眼皮下面。

  他手心裏托著一條金燦燦的鏈子,不過那個鏈子的一端被一隻血淋淋的手緊緊抓牢,就是他背後的那個女人。

  ”叔叔,你為什麼要賣了它呢?阿姨不放手呢!”

  那個男人聽了我的話眼睛瞪得溜圓:”你,你說什麼阿姨?”

  ”就是你背後的那個阿姨啊!”我指著他的身後,”你為什麼老是背著她呢?她的頭上還有血呢!”

  這個男人在聽到我的話後,一下就暈了過去。

  後來才知道他在山上殺了一個女人,而那條鏈子就是從那個女人的脖子上扯下來的。

  這件事發生以後,我們家的親戚對我們格外的”熱情”,簡直是像送瘟神一樣敲鑼打鼓地把我們全家送走了。

  並且再也沒有過往來。

  真是君子無罪,懷璧其罪,況且我是出於無心!

  2.但是我長得越大,能看到的東西就越多,那些東西有的時候還會和我聊兩句。它們都儘量保持著人的樣子接近我,訴說著不為人知的苦悶。

  因為不為人知,所以越發神秘,神秘的東西多半駭人,於是我知道人類管他們叫做”鬼”,而且每每提起必定牙齒打戰,渾身激動得亂抖。

  看來”鬼”是一種能激發人類潛能的存在,就像我們班的女同學,她們看到帥哥也是一樣的表現。

  就是因為我擁有這樣奇怪的能力,我的成績一直非常不好。

  這並不能怪我,別人看起來安安靜靜的教室,我卻總是覺得鬧哄哄的。不是看到窗戶上趴著一張人臉,就是看到老師的粉筆盒裏冒出一隻手,把粉筆掰成一截截的,然後聽老師扯著嗓子批評生活委員。

  我每天上課不是在忍著笑就是在忍著動,哪里還有心思聽那些枯燥無味的東西?

  ”兒子啊,你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我跟你爸都希望你能考上好的大學啊!”

  媽媽啊,你要是知道我不是你親生的,估計連小學都不會讓我念!

  ”這樣吧,我給你請個家教,高考前一定要衝刺一下!”老媽的辦事效率是很高的,她說完就拿著衣服出去了。

於是不到一周,就有一個看起來眉清目秀的女孩坐在我的面前,溫柔地為我補習數學。

  一看就是我媽以貌取人,找家教也嚴格遵循選未來兒媳婦的標準,不過奇怪的是這個家教身後怎麼還跟著一個小孩?

  ”老師!老師!我有問題要問!”

  ”是不是這個雙曲線不懂?”老師依舊溫柔。

  ”不是的!”我指著她身後的小孩,”你為什麼帶著弟弟來上課?”

  這個美麗的家教聽了馬上與其他人一樣,牙齒打戰,渾身亂抖:”那、那個小孩看起來多大?”

  ”大概兩三歲左右,剛剛學會走路的樣子!”

  ”天啊,天啊,果然如此,我該怎麼辦?”美女在我眼前哭得梨花帶雨。

  我與這些東西接觸多了,還是知道它們怕什麼的,我急忙安慰她:”老師,你不要怕,我有辦法!”

  ”真的?”她的表情像是見了救星。

  ”相信我,沒有錯!”我說完就開始翻箱倒櫃地找起東西來,終於找到一個黃色布包,這個是去年去廟裏求籤的時候包簽文的。

  我拿著布包去了我家的廚房一趟,回來鄭重其事地把它塞在美女老師的手中:”拿著這個,它就不會騷擾你了!”

  ”你真是個好人啊,我為這件事擔心了好久,天天失眠!”她拉著我的手就不放,激動了一會兒發現我另一隻伸出的手沒有縮回去的跡象。

  ”這……這是?”她疑惑地抬頭望著我,”要錢?”

  我堅定地點了點頭!

  於是美女萬般無奈地掏了一百塊錢塞到我的手裏,並且轉身就請辭了家教的職務。

  我看到她走出家門的窈窕背影,那個小孩子與她的距離起碼拉遠了十米。看來我家的鹽還是很管用。我只說讓它騷擾不到她,可沒有說讓它消失。所以我這不算奸商吧?!

  接下來的兩個月裏,我們家走馬燈一般頻繁地更換著家教,形形色色的人來了又走。

  是不是現在的人都有些虧心事藏在光鮮亮麗的外表下?總之,他們的身後永遠或多或少地跟著千奇百怪的東西。

  因為這個原因,我的荷包迅速豐滿。

  別的人家請家教是散財,我家是開闢了另一條致富的途徑,大踏步地走在奔小康的道路上!

  但是有那麼一天,我的家裏多了一個文質彬彬、看起來分外有氣質的大學生模樣的人。

  ”來,我幫你補習數學,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我!”笑起來也和藹可親。更難得的是,我繞著他轉了兩圈都沒有發現他的屁股後面有任何不正常東西的跟隨。

  真是難得的清如淨水的人啊,於是我高高興興地跟著他學了一個下午,對數學的掌握也有了突飛猛進。

  多少年來我都沒有如此靜下心來學習知識了,於是我像乾涸的海綿遇到水一般拼命地充實著自己。

  送走這個家教以後,媽媽下班回家了。

  我高興地抱著媽媽的胳膊說道:”這個家教太好了,哪里找的?明天再讓他來教我吧!”

  但是媽媽一頭霧水地望著我:”什麼家教?我把勞務公司的家教都得罪了個遍,根本沒有再幫你找家教了!”

  我的心一下就沉了下來,我說怎麼他背後沒有跟著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呢。

  我說他的氣質怎麼那麼非凡出塵、不沾人氣呢。

  原來他根本就不是個人!

  ”綃綃,綃綃!你怎麼了?不要咬媽媽的衣服啊,這件很貴啊!”

  於是我的家教故事暫時告一段落,我的成績依舊是班上倒數。

  3.兵法上說:不打沒有準備的仗。

  剛剛結束暑假,我背著書包走到教室的時候,就發現黑板的上方掛了一個醒目的牌子,上面寫著幾個驚心動魄的大字:離高考還有300天。

  我們全校師生為了這每年一場的血戰已經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然而我做夢都沒有想到學校的備戰工作竟然殘酷到慘絕人寰的地步。

  ”陳子綃,你知道嗎?明天就是分班考試了!”我身後的一個同學無精打采地告訴我。

  ”什麼分班?我們不是高二的時候剛剛分了文理班嗎?”

  ”不是的,據說這次是要按照成績分班,把學習成績好的分成一班,重點培養!”

他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我也明白,就是要把我們這幫拖後腿的一腳蹬開。

  ”唉!”我歎了口氣,優勝劣汰到這種地步,還能說什麼呢?

  ”你不要歎氣了,反正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考就考唄!”

  ”真不想參加考試啊,反正我考不考都是在最差的一個班!”我對自己的實力還是很瞭解的。

  我身後的哥們卻突然激動地一把拽住我的衣領。

  ”不行,你一定要考!”

  我詫異地望著他的臉。什麼時候他也開始熱心監督同學的學業了?

  他繼續扯著嗓子激動地說:”要是你參加了考試,我還能離最後一名遙遠點!”

  原來是拉我做墊背!

  放學回家的時候,我無精打采地走在路上,今天老師講的什麼我全都不記得了,不過還好,手裏一直緊緊地抓著一張紙條。

  那上面列印著五號鉛字--姓名:陳子綃;學號:20002442;教室:302。

  念過書的都知道這是一張考試安排單,後面還一一標明了考試時間和座位號。天天稀裏糊塗的我每次都是依照這張救命的紙條才能幸運地找到考場,如果把它丟了簡直不堪設想。

  正在這時,我眼光一瞥,居然從馬路旁光亮的櫥窗裏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但是心卻忽地一沉。

  從那光潔如鏡的玻璃中,可見我瘦高的身影,精緻的五官,但是卻也可以清晰地看到有一個佝僂成一團的奇怪的人正跟在我的身後。

  我急忙回頭看去,滿眼是匆匆而過的行人,根本沒有那個佝僂的人。

  也許是自己多心了吧?!我剛剛松了一口氣,就不知從哪里跑出一個小象級噸位的女生站在我的面前。

  ”你是陳子綃吧?”小象用她綠豆一般大小的眼睛羞澀地看著我。

  ”對,我就是!”今天怎麼這麼倒楣?

  ”這、這個是我的一個好朋友托我給你的!”她說著慌張地往我的手裏塞了一個粉紅色的信封,一溜煙就跑了!

  你的好朋友?怕就是你自己吧?我又不是第一次收到情書!

  可或許是這個女生太激動,或許是今天風太大,我手中那張考試安排單突然間像是長了翅膀的蝴蝶一般從我的手心躥了出去。

  我急忙一扭身回頭去抓,卻抓了個空。

  眼見它緩緩地借著風勢飄上了蔚藍的天空,接著越過車水馬龍的馬路,飄到了我目光所不能及的地方。

  ”該死的!”我咒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