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要做....朋....友....嗎.......

要做....朋....友....嗎.......

要做…朋…友…嗎……

推薦給朋友    列印


占敏今天回家的時間遲了。接近晚間祈禱時刻,他才抵達老家。

他在城市搭下午5時30分的巴士,還是最後一班車。抵達鄉下時已是傍晚7時15分。然後還要步行1.5公里遠的路,才可抵達家門。


眼看天色漸暗,占敏決定抄捷徑;越過一片油棕園後,再穿過哈侖老伯的香蕉園圃。其實與大路比較起來,這段捷徑只省略500尺的距離,但至少占敏可以早點抵達家門。

經過油棕園時,他已聽到晚間的祈禱誦經聲。占敏加快了腳步。

油棕園裡,一棵棵長長高高的油棕樹排列成行。

突然間,占敏聽到有人在叫他。是女人的聲音。

“占……敏……”聲音溫柔帶些微弱。

他停下腳步,豎起雙耳,想聽清楚聲音從那兒來。只有一片寂靜,偶爾穿插蟋蟀或油棕樹葉發出的聲響。

“哎!幻覺而己。”占敏如此想道。

他繼續邁開腳步。

當他要踏進哈侖老伯的香蕉園之際,聽到有人叫他。這次聽的很清楚,轉回頭望一望,卻沒見到有人,而且天色已黑了下來。

“占敏……可以跟我做朋友嗎?”又是同一把聲音。

占敏嚇的毛髮都豎起來,拔起腿就跑向哈侖老伯的香蕉園。突然之間,他的腳踢到枯樹,整個人撲到地上。

“好痛!”占敏呼呼喊痛。他試著移動身子爬起身,可是右腳感到非常痛,肯定是扭傷了。

他嘗試抓著最近的一棵香蕉樹爬起身,然後靠著樹身,緩緩的按摩腳部,以舒緩疼痛。

當占敏揉著腳部時,他聞到一股香味。是夜來香的花香。占敏突然想起哈侖老伯的庭院沒種夜來香。

占敏望向哈侖老伯的家,住家內有燈光,哈侖老伯有在家。

就在這時候,占敏覺得他靠著的那棵香蕉樹,變得柔軟還有長出腳來。

占敏感到非常震駭,他慢慢的轉過頭去。

只見一個漂亮的女孩,正站在他身後。嚇的占敏往旁跳開,原本扭傷的腳也不覺得痛了。那美麗的少女向他微笑。
占敏顫抖的問道。他害怕到聲音似有若無,心跳加速。

“我住在這棵香蕉樹裡。我是來讓你快樂的。”說完,這少女欲趨近占敏,不過占敏閃開了。

“喝!可惡的東西!不要接近這個年輕人!”不懂從那出現的哈侖老伯,左手拿著一把長的巴冷刀,大聲的喝道。

少女臉色大變,美麗的臉孔驟時換上一副猙獰、醜陋的樣子,身上的皮膚像香蕉葉般剝落,膚色也變成未熟透的香蕉色。

哈侖老伯拿起巴冷刀喊道:“不要拿這張臉來嚇人,回去屬於妳的地方!”

“少女”不肯示弱,用敵意的眼神瞪著哈侖老伯,想嚇跑他,但老伯仍很勇敢的站在原地。

此時,占敏見到哈侖老伯也在旁,懼意稍微減輕,他攏近哈侖老伯問道:“老伯,她是誰?”

哈侖老伯沒有回答。他正在想著如何趕走眼前這個“少女”。很快的,他想到一個方法。

當他一邊引開少女的注意時,一邊低聲向占敏說:“你拿著這把巴冷刀……我引開這隻女鬼的注意力……當她不留意時,你就走到她身後的香蕉樹,然後一刀砍下去!”占敏沒有異議。在這種情況下,也輪不到他反對。

當哈侖老伯將巴冷刀交給占敏後,他前後走動以引起女鬼的注意。這時,占敏也亳不猶豫的跑向那棵香蕉樹。

樹身流出鮮紅血

女鬼發現占敏的動作時,正想阻止他之際,卻為時已晚,占敏已一刀砍下,香蕉樹一分為二,鮮紅的血液從樹身溢出來,把占敏嚇壞了!

一剎那,女鬼也從地面上消失了!

當天晚上,占敏事後在哈侖老伯的陪同下走回家。路途中,哈侖老伯對占敏講述有關香蕉鬼的故事。

“香蕉鬼是寄居在香蕉樹身上的鬼魅,你時運低才遇到。幸好我及時發現,否則被她纏上,就倒霉了,說不定會終生精神失常。”

“哈侖老伯,那剛才從樹身溢出的血液呢?”

哈侖老伯笑著說:“那是香蕉樹脂啦!紅色液體只溢出一丁點而已。”

身心疲累的占敏,無力的嘆了一口氣。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