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死亡提款機

死亡提款機

1 自助銀行殺人事件

才五月初,這鬼天氣就像中了邪一樣,氣溫直向上飙升,再加上都市裡的熱島效應,整個城市就像被塞進了火爐裡一樣。海東青從開著冷風空調的出租車裡鑽出來,站在了海德大廈樓下,立刻感到一股撲面而來的熱氣。

海東青所在的網絡游戲公司就在海德大廈,他擔任的職務是技術總監。
最近公司正忙著與一家海外公司討論風險投資的事宜,正是關鍵時刻,再過幾天海東青就要去北京,向海外公司的亞洲區總裁介紹並演示一個新開發出來的網絡游戲軟件。
不過海東青一點也沒感到緊張,因為這款游戲是他親自主持開發的,整整花了三年時間才做出了現在的雛形,他引以為傲的技術正是制勝的關鍵,他相信海外風險投資商一定會看中自己研發的游戲。

在走進海德大廈公司上班之前,海東青准備先去一樓自助銀行的自動ATM取款機取點錢。
在自助銀行門口,他將銀行卡在一個凹口槽上劃了一下,玻璃門自動打開了,裡面一個人都沒有。
海東青取好錢,又在自助銀行裡的另一個凹口槽劃了一下銀行卡,玻璃門再度打開。他正准備離開的時候,看到幾個穿著制服的銀行工作人員走進自助銀行,在玻璃門上掛了個牌子:暫停使用。

海東青不由得暗自慶幸自己取款的時間恰到好處,但他還是順便問了一句:你們這是干什麼啊?為什麼要暫停使用?一個銀行工作人員告訴他,為了方便顧客更快捷地取款,需要對銀行的內部設施進行一點小改造。
離開了自助銀行,海東青來到了公司,立刻看到技術部的小秋走了過來。
小秋是海東青最得意的助手,三天後的北京之行就是由小秋與他一起去的。
小秋沒大沒小地對海東青說:海總,我們技術部的同志們又熬了個通宵給游戲找BUG,你是不是得獎勵我們一條好煙啊?

海東青忙笑著回答:沒問題,沒問題。
他從錢包裡摸出一張才取出來的百元大鈔,然後又添了三十塊零錢,去買條特醇三五吧,我私人掏腰包。
他知道,熬夜的人都喜歡抽勁大一點的香煙,而他自己也只抽特醇三五這一種煙。
而這種煙大廈的小賣部賣一百三一條。

小秋笑了起來:不用拿這麼多錢的,出了大廈向東走三十米有條小巷子,進去二十米有一家新開不久的小店,那裡的特醇三五一條只賣九十。據說是走私貨,絕對是正品。

小秋捏著百元大鈔歡天喜地地下了樓,而海東青則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再次測試起游戲軟件。

忙了一上午,海東青覺得肚子有點餓了,於是決定到大廈一樓的餐廳去吃點東西。
剛走出大廈,他就看到一大堆人站在一樓的自助銀行外一邊指指戳戳,一邊竊竊私語,似乎在議論著什麼事。

海東青的視野越過人群,看到自助銀行的大門緊緊關閉著,門外拉了一根黃色的警戒帶,還有幾個穿著制服的警察站在旁邊拍照。突然間,自動門打開了,兩個警察抬著一具蒙著白布的擔架走了出來,人群裡立刻爆發出一陣唏噓。

海東青看到小秋也站在人堆裡,連忙問他出了什麼事。
小秋興奮地回答:海總,今天上午有個人到自助銀行的ATM自動提款機取錢,結果有個搶劫的家伙尾隨他也進了銀行。這個人還算機靈,見勢不對就只取了一百塊,誰知搶劫者見一百塊也要搶,活生生就把他捅死了。連接著捅了好幾刀,那血濺得四周都是!一百塊啊!就為了一百塊,你說那人死得甘心不?

擠過人群,海東青向銀行望去。
透過玻璃門,他看到銀行裡的牆上地上還殘留著烏黑的血跡。
海東青不由得想,如果那個搶劫殺人犯是在上班時間到這裡來的,那現在蒙著白布被擔架抬出去的屍體,就是他海東青了。一想到這點,他就感覺胃裡一陣翻湧,渾身不由自主也跟著顫抖起來。


2 跳樓的咖啡廳女招待

看到眼前這一幕,海東青再沒了胃口去吃飯,他悶悶不樂心懷余悸地回了公司繼續工作。
可一下午的工作他都做得不順心,他的腦海裡不停浮現出那具從自助銀行裡抬出來的擔架。

畢竟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
到了下午四點的時候,海東青開始感到肚子很是難受,他覺得自己還是應該出去吃點什麼東西。
可現在這個時候倒早不晚的。
哪還有什麼可以吃東西的地方啊?

見海東青面有難色,小秋連忙跑了過來。
他告訴海東青,公司對面大廈的十二樓新開了一家兼營西餐的咖啡廳,味道不錯,價格也不貴,而且二十四小時營業。

聽了小秋的介紹,海東青連忙下了樓,來到了那家咖啡廳。

海東青駕輕就熟叫齊了東西,剛想起身去一下洗手間,卻不料卻被一個女招待撞了一下,大半杯咖啡就灑在海東青西服下擺。海東青皺了皺眉,抬頭見那女招待一頭烏黑的長發披在肩上,長得蠻水靈的,便就心想算了。

誰知那女孩卻柳眉倒豎地說:你這人怎麼走路的?這杯咖啡算是誰的?你得賠!
海東青一聽臉上立刻變了顏色,他沒好氣地說:我不和你吵,你把你們經理叫過來。
那女招待突然哭了起來,扔下托盤撒腿就跑了。

此時一個身著黑色西裝的男人聽到喧鬧走了過來,對海東青說:您好,我是這裡的經理,請問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咖啡廳的經理問清緣由後,一個勁地向海東青賠不是。
經理硬塞了一張貴賓卡給海東青,並表示他一定會狠狠批評女招待的。
海東青也不是一個太刻薄的人,聽他服軟便揮手算了。

剛吃了幾口牛扒,海東青就接到了小秋打來的電話,說他發現游戲軟件還存在一點細節上的問題。
於是海東青連忙叫小秋趕到咖啡廳來。
過不了一會,小秋就夾著一大堆文件資料過來,兩人把方案推敲了幾次確認無誤便准備回公司。

就在走出咖啡廳大門的時候,海東青卻聽身後突然嘩啦一聲,好像是玻璃碎裂的聲音。

下到了馬路,海東青這才注意到咖啡廳樓下的人行道上,站了一堆人,還有些嘈雜的議論聲。
他抬頭望了一眼,看見那咖啡廳臨街的玻璃牆撞裂了一大幅。
沒等海東青弄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小秋把文件和資料往海東青手上一塞說:海總,我去瞧瞧。

過了一會兒,小秋就飛奔回來,吐著舌頭大聲說道:晦氣啊!有一個女招待跳樓了,一地的血和腦漿。聽說她是把咖啡灑在客人身上,被經理罵得想不開才尋了短見……好像就是那家咖啡廳的……

一聽這話,海東青頓時感覺天旋地轉,腦中一片空白。
那個咖啡廳的女招待竟然因為自己的責備而自殺了?
一條活生生的性命,就因為自己的一次投訴而消失。
海東青在心裡不停地責怪自己,干洗一件西服也不過二十塊,自己何必去跟小姑娘一般見識?
他不敢再向人群裡多看幾眼,趕緊拉著小秋離開了馬路。

回到公司,海東青再也沒有心思繼續工作,於是請了個假決定回家。
他全身無力精神恍惚地上了一輛出租車,剛開出一會,就接到了一個電話。
電話是公司老板打來的,他告訴海東青,海外投資商提前來到了中國,現在有另外一家競爭對手已經趕到了北京,正在與投資商會面。老板要求海東青趕乘明天中午的飛機,與小秋到北京去見投資商。

雖然海東青腦海一片空白,但他深知這次會面將對公司的存亡至關重要,他立刻打起十二分精神,向老板保證,自己一定會圓滿完成任務。


3 ATM取款機會殺人

回到家裡,海東青的心神還是平靜不下來,老是在屋裡踱來踱去。
他不敢把這事告訴任何人,只好埋在心裡的最深處。
海東青也試圖說自己,投訴只是件很正常的事,要怪就怪那個責罵女招待的經理。
可不管怎麼,這事是因他而起,一條鮮活的生命是因為他而選擇了自殺,這讓他感到非常難過與沮喪。

因為第二天還要去北京,海東青不能再像平常那樣熬夜。
為了好好睡一覺,他只好喝了一大瓶紅酒。
盡管如此,當他躺在床上的時候,卻輾轉反側徹夜難眠。
好不容易睡著了,卻一會兒夢見從自助銀行裡抬出的蒙著白布的擔架,一會兒夢見披頭散發的咖啡廳女招待眼中淌著鮮血來找他索命。

第二天一大早,海東青頂著黑眼圈來到公司,看到小秋已經在那裡等著他了。
海東青想去找公司財務領差旅費,卻意外發現財務並沒到公司來。
他連忙打了個電話給已經身在北京的老板。
老板打著哈欠在電話裡說:哎呀,我忘記讓她加班了,老海,你先墊著吧,回來報帳就是了。

海東青掛了電話對小秋說:走吧,別人休息咱干活,還得自己墊錢!走吧,跟我一起去取錢。
他話音剛落,小秋眼裡立刻閃爍出恐懼的光芒:海總,你一個人去取錢吧……
怎麼了?海東青趕緊問道。
小秋說:昨天上午樓下的自助銀行裡剛死了人,我實在是不敢去那裡取錢。

有什麼好怕的!海東青臉色有點不悅。
他告訴小秋,今天的晨報已經登了,那個殺害取款人的凶手已經被抓住,昨天自助銀行裡的錄影機完整記錄下了凶手的行凶過程,同時也拍下了他的臉型特征。

而且,海東青補充道,就算你不敢去那家自助銀行,還有很多其他的街邊ATM機可以取錢啊。

聽了這話,小秋才壯起膽子和海東青一起下了樓。
他倆的飛機是中午一點的,所以上午必須要把錢取出來。
當他們來到一樓,樓下的自助銀行裡一個人都沒有,看來大家都覺得這個地方有些晦氣。

可街上的其他ATM機就不同的,所有的提款機前都排起了長龍。
先後把附近幾條街的自動提款機走了個遍,卻不是錢被取完了,就是因故障無法使用。

海東青看了看手表,已經十點多了。
要是再不動身去機場就來不及了。
他無奈地聳聳肩膀,對小秋說:看來我們只有去公司樓下的自助銀行提款了。

小秋立刻抗議起來:不要,我寧願辭職不做了,也不要去那家才死了人的銀行。
海東青沒辦法,只好對小秋說:這樣吧,我去取錢,你留在自助銀行外面等我就行了。
小秋這才不情願地和海東青一起來到了公司樓下的那家自助銀行外。

處於大堂照壁後面的自助銀行,並沒有因為接近正午的陽光而明媚起來。
海東青刷了一下銀行卡,那兩扇老舊的玻璃門才緩緩打開,像是拉開了一張幕布。
當玻璃門在打開的時候,還顫栗著發出類似呻吟的聲音。
海東青猶豫了幾秒,他仔細向裡面望了一眼。
萬幸的是,他並沒有看到牆上地面還殘存著駭人的6E0000色調 --這種色調是在設計軟件Ph-t-Sh-p中被用於繪畫鮮血的顏色代碼。

海東青深吸了一口氣,緊緊捏了捏手中的卡,鼓足勇氣走進了銀行,他並不想在小秋面前丟臉。
他的額上盡是密密麻麻的汗水,等他努力移動沉重的雙腿,直到把銀行卡塞入提款機的入卡口後,才發現手指已一片青灰。他知道,自己的臉色不會比這好上多少。

卡塞進自動提款機,過了好一會兒,都不見屏幕上有所反應。
正當海東青焦急的時候,屏幕上突然出現一行字:本機暫時無法受理貴卡,請與發卡行聯系。
海東青取出吐回來的卡,他驚奇地發現這是那張咖啡廳的貴賓卡,卻不知剛才是如何刷開自助銀行的門?

也許是刷開門以後,我習慣性地把卡塞回錢包裡,而走到ATM機前,再掏時給弄錯了吧。
海東青在心裡安慰自己。可他自己都有些不相信這種說法。

海東青重新從錢包裡摸出了銀行卡,這次不能再出錯了。
用提款機每次只能取2000塊錢,而一天最多只能取5000塊。
輸入密碼後,海東青在按下了2000的數字,幾秒後,屏幕下方的出鈔口吐出了一叠錢。

海東青正准備彎腰去取錢的時候,忽然啪的一聲,屏幕變成了黑屏。
難道是停電了?海東青擔心出鈔口裡的鈔票會被提款機自動吞回去,趕緊伸手去抽。
就在這個時候,屏幕忽然一亮,上面出現了一張模糊的女人的臉--是那個咖啡廳裡的女招待!
女招待直勾勾地盯著海東青,幽幽地說:還我命來……還我命來……一邊說,她的眼睛裡還一邊流淌出了兩行渾濁的血水。

海東青頓時大駭,他抓著出鈔口吐出來的錢,想要轉身逃跑,卻發現錢給夾在了出鈔口上,竟一點不能動彈。
情急之下,他手上略一使勁,錢終於被他抽了出來,但卻因為他用力過猛,所有的鈔票竟然漫天飛舞在了空中。

一愣神之際,屏幕上的咖啡廳女招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自動提款機的正常頁面,海東青的銀行卡也從入卡口裡退了出來。
海東青連忙慌張地取回銀行卡,又拾起散落一地的紅色百元大鈔,逃也似的跑出了自助銀行。

出了銀行,海東青看到小秋正聚精會神地玩著手機上的小游戲,一點沒注意到自助銀行裡的駭人一幕。
海東青清點了一下剛取出來的錢,這才發現手中竟有二十一張百元大鈔--取款機裡竟然多出了一張錢?!

海東青將二十一張百元鈔票放進了錢包,走到小秋身邊,卻發現小秋並不是在玩游戲,而是在看手機屏幕上的一段錄影短片。小秋用的是最新款的多媒體手機,既可以打電話,還可以錄制觀看影片。

小秋抬頭看到海東青後,臉上頓時露出恐懼的表情。
他把手機遞給了海東青,同時戰戰兢兢地說:海總,我只是個打工的,還是獨身子女。我能不能不去北京了?我可不想死得太早……

海東青疑惑地接過手機,盯住了手機正在播放視頻文件的屏幕--屏幕上,海東青刷開了自助銀行的大門,然後猶猶豫豫地走了進去。一定是小秋在無聊的時候拍下了這一幕,一切都很如實的被攝下。

這時海東青的手突然顫抖了起來,他見到畫面中:在門裡的提款機邊上似乎有一個若有若無的影子,在輕輕向他招手,然後他走了進去,隨著那個影子的招手走到提款機前面,放進了銀行卡,畫面搖得很厲害,當穩定下來了,那個影子愈加清晰了,連四肢都可以分得出來--正是那個咖啡廳自殺的女招待!她就站在他身邊,似乎在得意的大笑!當他伸手進去取錢時,她也向裡面伸出了手……

短片到這裡就完了,海東青的眼神變得迷茫而無焦點,如果不是邊上的小秋扶住,他很可能會癱倒在這大廈的門前。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