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回魂 (膽小者勿進)

回魂 (膽小者勿進)

回魂,通常是說述已故的人在第七日時回返人間,以便了決他們在生前不能了的心愿。
  據古人的說法,每當回魂日,故人會以另一種具體的方式回到生前所喜愛的地方游,觀察離去后不能忘懷的事務,以便能安心地放下心頭大石,進行生命的另一個階段。所謂的另一種具體方式即化身為昆或其他種類出現在它們所愛好的地方,例如飛蛾,蟑螂等等...。此外生人必需擺設一些先人生前所喜好的祭品,以供它們享受最后的一餐。
  阿玲是一位很普通的女孩,與常人無異。她自小就受無神論的影向,所以對鬼神的存在一向認為是江湖術士的荒謬,直到她巧遇兩項詭異的事跡后,她才開始碗轉以往堅持的無神論想法,如今帶著半信半疑的態度而視之。
  話說阿玲的身世瞞可憐,在她八歲那年,可說是她生命中最大的轉捩點。年小的她還未飽母親的愛,無情的病魔活生生地將她母親從小玲的手中奪去。雖然當時的她年級尚小,未經世事,但她依然刻骨銘心地記得當她母親咽下最后一口氣之時,她毫無感覺地望著母親不舍的眼神。對于她母親的離去,她彷佛一點也不在乎般。如今回想起來,可說是她人生中唯一最大的疑嘆。每當一想起這件往事時,她就以年少無知做為自己藉口來按撫那不安定的心情。
  阿玲的母親去世第七天后,家人都對鬼魂的傳說而感到好奇,而此時巧好是她母親回魂之日。阿玲家人們都認為那是證明它的存在的好時機。當晚,阿玲的家人們都在地上散滿了灰粉,倘若明天觀察時,灰粉表面有變動的話,即是說她的亡魂曾經歸來!
  那一晚,天色一轉黑后,阿玲的爸爸催促小孩們早點進房入睡,以回避看到不該看的東西。好不容易挨到夜晚,小孩們都酣甜入夢,除了不懂事的阿玲失眠之外,還有一班躲在房內的大人們,靜靜聽著外面風吹草動。期待著不可思議的事發生。
  如他們所望,眾人們不久聽到一陣陣的鎖鏈聲由大門傳著進來,他們深信著孩子的母親被鬼差們掛著鐵鏈帶回自己家中。另一方面,大人們都預想不到在鄰房阿玲還清醒著,她也一清二楚地聽見鏘鏘的鐵鏈聲。
  無知的她以為是她心愛的小狗含著鎖鏈在客廳亂跑,吵著要出外小解。于是阿玲連忙起身推開房門往客廳走去....阿玲在客廳中四處察望,沒有小狗的行動,只見它乖乖地躺在椅子下熟睡著。正當阿玲想回房時,她感應到有一種不舍的眼神在望著她。她能體會出那眼神與她媽媽在臨終前望著她時完全無異!阿玲緩慢地轉過身子,向后一看。只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從她身邊擦過,投入她媽媽的靈照內。阿玲眼睜睜望著她媽媽的靈照。
  此時,靈臺上的照片經過一道影子串入后,相中的人彷佛有了生氣般,與阿玲雙眼投射著。阿玲依然不眨眼對望著照片,她能感覺到相中的媽媽對著她微笑。
  阿玲失禁地叫了一聲:"媽媽!你回來了嗎?"此言一出,阿玲看見相中有一滴滴的淚水流出來....
  次日,阿玲向家人們說起昨晚所遇見的怪事,眾人們都不敢相信那是事實。然后趕緊觀察地上的灰粉,真的有阿玲母親的腳印,大小完全符合。再檢查祭品時,發現亡者生前愛吃的水果,都有被咬過的痕跡。更奇特的是在阿玲家中一向沒有昆類的出現。可是那一天早上在祭檀旁卻發現有幾只飛蛾的體!
  至于阿玲的母親到底有沒有回來呢?那待讀者們自個兒去評鑒吧!??*********
  很快地又過了三年,阿玲己長大成人。那年十二歲的她也比以前更懂事。這次是她爸爸因病重留院,阿玲為了彌補以前對媽媽的忽略,現在不想再次犯錯,所以一向孝順爸爸的她時常在醫院奔奔跑跑,對她爸爸照顧得無微不至。早上的她一早就起床為爸爸做早點,然后帶到醫院喂爸爸吃早餐,隨著趕去學校上課。下午回家后再為家人做午餐及到醫院陪伴她的爸爸,以免爸爸有什么需要時,可以有個人照應。她那種不牢不怨的精神是年青人值得學習之處。
  整天的忙碌,對一位正在成長的女孩來說是很難過的一件事,所以每當阿玲深夜回到家后總會立刻躺在自己床上呼呼大睡。那一晚,很奇特,阿玲在半夜中突然驚醒過來,然后很清晰地聽到她爸爸嚴重的咳嗽及急促的呼吸聲從鄰床傳了出來。阿玲很想起床看護爸爸,無奈怎么掙扎也起不了床,可能是太累的緣故吧,阿玲不知不覺地又倒睡回去。第二早上,阿玲想向爸爸問安時,發覺她的爸爸仍然在醫院留醫。這時一陣不安的預感頓時浮起在她的腦海中。
  一小時內,阿玲接到一個由醫院打來的電話。誰都曉得通常醫院來的電話一定不會帶來什么好消息。在電話另一端是她大哥,帶著沉重的語氣對她說,她們的爸爸時日無多,勸她趕快到醫院來見他最后一面。阿玲聽了之后,并沒有大喊大哭,反而比往常更鎮定,她彷佛知道這件悲劇已是上天注定,所以就默默地接受。
  由于早上交通的阻塞,阿玲抵達醫院后,她父親已不在人世。在醫院的另一方,阿玲父親的病房里,情況除了充滿悲之外,還附貼著一些詭 異。因為在阿玲未趕到醫院與她父親見最后一面之前,阿玲父親的心臟己經停止跳動多時,然而雙眼仍然睜得大大,彷佛不肯合閉起來。即使是他長子上前多次為他瞌下眼皮,他還是保持著死不冥目的狀況,令大家不知所措,直到阿玲的出現才打破這個僵局。經過阿玲在她爸爸床頭大哭一場后,,死者僵硬的眼皮漸漸軟化起來,自然而然地緊閉著。大家看到這奇景,不禁暗暗叫奇!
  在他爸爸的回魂日,由于經過上回的教訓后,大家都不敢留在家中,唯恐再遇到一些不該見到的事物。
  尤其是經過歲月煎熬而懂事的阿玲,堅特要暫時搬到阿姨家留宿一夜。當晚,阿玲并沒有睡好,因為一整個夜晚都被惡夢纏繞著。在夢中,她夢見她已逝世的父親被兩個大漢帶回自己家中。他清楚地看見父親操急的臉孔,在自己家內徘徊,四處尋找她的蹤跡。大約二十分鐘后,她父親依然沒有任何收獲,此時在他身旁的兩位大漢不耐煩地拉拉扯扯,將他拖離家外。阿玲嚇得從夢中驚醒過來。回想起剛才的情景,令她心中油然生起一絲絲罪惡感,因為她知道剛才的夢并不虛。
  第二夜,大家認為一切都雨過天睛,安心地回到家中過著屬于自己的生活。就在回魂夜后那一晚,熟睡中的阿玲覺得有人撫摸她的蛋臉令她在睡夢中也感到心有戚戚焉。明早,在鏡子面前發現她臉處有兩道指甲痕跡,這令她回想起爸爸臨終前,有留指甲的習慣。許多人認為阿玲爸爸不舍得她這個最疼愛的女兒,所以再次回來見她最后一面。看官們的看法又如何呢?--
  
  
  阿明是陳家唯一的獨生子,外貌不但俊俏,而且為人辛勤和樂意助人,再加上是學校中的高材生,是女生的白馬王子。不論校外或校內的女生都對他死心踏地,令他煩不勝煩。只可惜他的父母親天生賦有著過份吝嗇的僻好,而牽連了阿明的一生,讓這位無辜而有為的青年慘遭遇害。
  阿明十八歲那年,他的爸爸,陳先生,因工事遷于外地,所以必需在外地找一個對他有利于工作的地方長居。阿明也隨著他們的利益而犧牲自己愛好的生活,搬遷于一個人地生疏的地方從頭適應。
  由于倆婦夫的的僻好作祟,找了好久,終于找到一間又便宜又近于工作地帶的古屋。倆婦夫正當準備買下此地之時,許多新的左右鄰舍都勸他們三思,因為那是一間不是很普通的古屋。然而當時他們都受錢財的蒙蔽,對外人的話語一一聽不進耳,一意固行地將那間古屋買了下來。而故事也由此開始....
  陳家搬進古屋之后的幾個星期都沒有什么異樣事態發生,所以陳家婦夫都認為眾人們在對這間古屋散播遙言,不忿他們買到一間又便宜又舒適的寬廣大屋。事實上,對于那間古屋,雖然有著許多左右鄰舍的傅說,但沒有一個人知道真正的來源。也從來沒有人懷疑曾經有位年輕少女在這間古屋內不明地尋短見。
  自阿明搬進古屋之后,他一直活在沒有笑容的世界中。他懷念以往熱鬧的生活,他狂念在學校里健談的朋友。如今獨自一人躲在房里,受著孤獨的滋味,不禁眼淚從他的眼眶中流了出來。然而這種生活卻不是永,搬進來的第四天后,阿明感覺到有人在旁時常依偎著他,每當他不快樂時,心靈中彷佛有人在他耳旁說些他喜歡聽的話語,讓他憂愁的心立即消失無蹤。此時的阿明不再如往常般地活潑及交友廣闊。每次放學回家后,第一時間就是回家享受那種不尋常,但又很舒適的感覺。他曾經坦白地向父母提及那種經驗,但父母親都沉溺于工作中,只是淡淡地敷衍他一番后,就當已了決這件事。阿明見父母親沒有什么反對,也很樂意地繼續享受那種感覺。
  時間過得很快,又說期末考的來臨,一向辛勤的阿明為了應付考試,如往常般連夜溫習功課。也許是連繼幾天熬夜的關系,阿明今天覺得身體疲乏不已。他決定到洗手間沖個熱水澡,以便能充沛精力,然后繼續應付考試。他雙眼無神地走近自己的洗手室,正當一開門之時,一陣嬌美的驚訝聲立即從他的洗手間傅了出來,彷佛阿明的進入是個突擊,把室內的女孩給嚇著了!阿明睜大雙眼一瞧,發現一位穿著鮮紅色衣服的少女在洗手間內,他趕緊說聲抱歉后沖出洗手室外,以表示他剛才的無禮并不是明知故犯。經過阿明的深思后,發覺剛才那位紅衣女孩跟本是素未貌面,家里成員只僅有父母親和他三人吧了!難道是學校的女同學?
  這個假設根本不成立,因為自他搬遷此地后,人緣不如往日般好,也不曾帶過任何同學到自己家探訪。想著想著,并不是很對勁,于是他回頭到洗手間,輕輕敲門道:"請問小姐是那里人呢?"室內的那位小姐并沒有回應,阿明也在外等得不耐煩,悄悄將洗手間的門推開,往內一看,那有什么小姐在內?阿明百思不解地猛捉頭腦,費盡心思也找不出源由。最后以學業的壓力,溫習功課疲勞過度而眼花來安慰自己。因此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努力地溫習功課,也沒有向他的家人說明。
  明晚,阿明的父母親接到一通由學校打來的電話,關心地詢問為何阿明沒有出席今 天重要的考試。陳先生與陳太太都一頭霧水,根本不曉得阿明為何沒有去上課,因為他們今天一早就趕著出去辦他們自個兒的公事。此時倆婦夫也開始緊張地關心阿明起來。掛上電話后立刻沖進阿明的房間內。頓時發現阿明躺在床上喘著氣,頭額不斷地冒出冷汗,相信他已進入迷昏的狀態。
  陳先生趕緊叫了醫生來急救,只見醫生對著他們搖搖頭說:"一切都太遲了,他發高燒已經到了極點,如今又患上腦膜炎,恐怕時日不多,其實你們昨晚早就應該找我了,何為拖延到現在呢?"如醫生所說,阿明真的過不到天明就與世長別。不用說,陳先生與陳太太就只有這么一個兒子,當然是哭得死去活來。婦夫倆也一直為此事件而吵架,各自互相推卸責任。如今的埋怨,恐怕都太遲了吧?
  唉!早知如此又何必當初呢?想必這都是天意弄人吧?
  自阿明去逝后,眾人們都議論忿忿。一名猛生生的少年無緣無故地不明死去,當然引起其他人的好奇心。
  于是左右鄰舍又起善心,勸陳家婦夫請位術士來查訪,好讓阿明能夠入土為安。這時,陳家經過一次重大的教訓后,也開始經一事長一智,不惜一切地花了一筆錢,請到一位高僧在古屋內明查暗訪,終于找到阿明死去的根源。高僧說阿明是被一位曾在古屋上吊的少女勾了魂。有人相信阿明是被那少女招去為她的鬼丈夫。
  但陳家世世代代以來都是現代知識份子,所以都以懷疑的眼光視之,直到阿明的回魂日,陳家上上下下都聽到古式大日子的吹笛答聲及在夢中穩若看見阿明與一位少女穿著古式新郎新娘的禮服上前向他們敬拜,還有抬花橋等等的怪異現象.......??
  
  
  回魂,其實也有許多分類,它可以分為頭七和尾七。所謂頭七即是故人逝世后的第七日回返人間,也稱為回魂日。其實回魂日并不固定按排在先人離去后的第七日,而是要預看先人的生晨八字及他的死忌日晨而決定。有些是以第六日為回魂日,相反地,另一些卻是在第八日或第九日,總之因先人的八字而定。要算出先人的回魂日,那要得花費一些功夫了....
  尾七就是人死后的七七四十九天,再為他做一場善祭,因為通常人死后的七七四十九天就是他們的輪回日,而輪回不一定是投胎之類,可能是應善而成道,應惡果而下地獄受罪等等,所以后生一定會為先人做一場祭事,以便先人不會對塵世有余留的牽掛。
  話說在二十年前,這是一個術士的親生經歷,在一個鄉村地帶居有一位婦女,由于嫁給了一位不服正業的男子,所以生活很是困境,最可憐的是她丈夫常迫她做些不好的工作來為持一家的生活,更不幸地丈夫還頻繁虐待她,打她,令她在生不如死的環境下生存。
  一日,像往常一般,丈夫又再折磨他的妻子,那男的一時錯手,將他妻子推倒在車外,不顧一切獨自駕車溜跑了。話說那位婦女被她丈夫推出車外后,不小心地扭斷了頸骨,然而婦女卻不因此而消韻,令人心酸的是在醫院渡過了慘不忍睹的十二日才向世界告終。試想想,一個人的頸骨斷了,不說十二天,就算是一小時也彷如一世紀!
  自那婦女逝世后,由于沒有證劇來控告那位丈夫,而村里的人可能因為憐居的關系,沒有人愿意出來指證他。所以在法庭上被判那位婦女是意外傷亡,那位丈夫也無罪釋放,任由他在外頭消遙法外!事情卻沒有那么容易般的解決。話說那婦女是她家中的獨生女,而生前婦女已生育了兩個孩子,所以娘家的人都為此事感到不值。最后決定找幾位術士,看看是否有辦法替她申冤。因為人們都認為通常枉死的冤魂會在回魂日,回到自己的家中向家人報冤。娘家在無從何計下,只得出此下策,所以請了幾位術士到家中,決定在她的回魂日,試傾聽她是否有任何的冤情。
  經過一連串的計算后,術士們找出了她回魂的來路(陰間的路不一定會從大門,可能是窗口等等),所以當夜擺好了一切物品與道具,如布紗是其中之一的物品,因為有句話是人鬼殊途,所以不方便面對面與它們交談,因此必需借布紗來相隔,還有一些泥灰粉灑在大門前,為的是能夠知道它的到來。
  夜深了,而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這個夜晚天氣很是和麗,一點也沒有什么不如意發生一般。很快地,回魂的時間到臨,此時天氣立刻轉變,外面劃了一陣陰風嗖....嗖.....嗖......不停地劃著,天空也突然向起了一陣陣的旱雷....隆.....隆....通常有旱雷的現象就是說有什么冤情般,就如六月飛霜般(通常六月不會下雪,所以六月下雪,一定有冤情!)不久幾位術士們聽到門外有鐵鏈聲(那位鬼魂被算出是從大門的陰路進來),鏘....鏘....鏘...鐵鏈被惆悵的步法聲拖著進來,而且越來越近。此時,他們透過布紗看到一位少婦的倩影,腳拖著鐵鏈地走進來,長長的頭發,與她家人所描述有點配合。當那倩影來到面前,停了下來,并說了一句話:"我是被人害死的!"于是有位道士問:"是誰害死你的呢?" ,一道女聲也隨著他的問話而回答:"我的丈夫!"。她停頓一會兒又接著說:"我要報仇,你們一定要幫我!"道士們都不出聲,少婦見他們沒有回應又說道:"你們不相信嗎?我是被人打斷頸骨而死的。"她一邊說一邊將她的頭顱從雙手脫了出來,以證明她死前是被人弄斷頸骨。當她脫了她的頭顱之后,另一只手梳著她長長的頭發而一邊不斷地向著前方說:"我要報仇,你們要幫我!"
  道士們此時也無奈地不知所措,只能勸她怨怨相報何時了,并奉勸她早日入土為安,以便能夠提早輪回,還答應為她作一場法事。但那只鬼魂卻靜靜地站在布紗前,一句話也不說。幾位術士也停止交談,一切變得突然寂靜。他們靜靜地望著布紗前的那位少婦,有團疑惑頓時出現在他們的腦海里,心想前面那位鬼魂是否真的那位少婦呢?抑或是街中的孤魂野鬼來倒亂呢?大家很想解開布紗來看清楚,可是沒有人敢實行,因為一但解開布紗后,不知會有什么后果發生....情況凍凝了好一段時間,女鬼依然靜靜地保持沉默。不久,眾人聽到一陣陣的鐵鏈聲,鏘鏘地向起,再看看布紗前,才注意到那只女鬼珊珊走出門外,他們趕緊解開布紗,清楚看到女鬼的背影,雙手拿著她的頭顱,長長的秀發隨風飄漫,與她的倩影飄著出去。沉重的鐵鏈聲也依著距離而消失在空氣中....當他們跟隨到門外時,看到門前的一堆石灰粉堆積如山,尤如被什么物拖著進來似的,所以不敢不相信剛才眼前的景像的確是事實。
  不知不覺,又過了一年,有人偶然在一間荒屋內發現那位婦女的丈夫自殺上吊,沒有人知道是什么原因。最隆動一時的是那位丈夫上吊之日卻是他亡妻的死忌.....
  聽了這么多回魂的故事,或許讀者們有觀察到回魂之日所發生的怪異現象都有許多相同之處。例如幾乎每個先人都被鐵鏈扣著回來,這是否又能推論有牛頭馬面陪伴著它們的歸來呢?又否有黑白無常的存在呢?我想這一切都是個謎吧?
  又有另一個傅說,通常神靈都有七尺高,所謂七尺有神靈,這又是不是依謂著這個意思呢?你又認為如何呢?我想,只要我們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即可。只要平時不做虧心事,半夜敲門也不驚,不特意侵犯靈界的事物,相信是不會有什么事發生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