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看見乩童說英語

看見乩童說英語

司馬中原看見乩童說英語?「靈」的現象,已經變成廿一世紀研究鬼學最重要的一個課題,也就是電波問題。我的一個小孩子在陸軍軍團服役的時候,回家休假帶回來一個很奇怪的事情,就是他們的部隊裡面,他連上有一個嘉義來的兵,這個兵是個乩童,其他的兵就問:「乩童會玩很多把戲呀!你會嗎?」那個兵都不會,天天被出小操什麼的,很難受,那個乩童很老實。
結果有一天,嘉義要起廟會,他這個乩童要跳大神啊,那個祭祀工會就來了一封公文給那個乩童,他拿這個證明去請假,請到連長那裡,連長說:「產有產假,病有病假,喪有喪假,沒有乩假,這個是迷信啊,退回去,出操。」乩童就出操了,光天化日之下,忽然口吐白沫就倒下去,倒下去就起來,起來後兩眼直直的,就說話了,說的是帶有美國南方味的英語,連長一聽,眼睛也睜大了,他沒學問也聽不懂,趕快到旅部裡面找一個台大外交系的預官,來當臨時翻譯,聽他嘰哩呱啦說什麼,那個翻譯就告訴連長說:「這是一個當年美軍顧問團的一個隨軍牧師,葛里翰上尉,他是在珊瑚潭死掉的,現在受了土地公公之托,來替那個乩童作證明,讓他回去跳神。」結果旅長就批ok。
這個小學三年級怎麼會說那個德克薩斯的英語?真是奇妙得不得了,而且確實有這葛里翰上尉,我的小孩回來跟我一講,我聽了遍身的毛孔都豎起來了,因為葛里翰上尉已經死了三十多年了,三十多年葛里翰上尉死的時候,我正在旁邊站著。
我記得那天是禮拜天,第二軍團有一個張上校,有一個李上校,有一個陳謀俊上尉,還有一個梅小姐,五個人開一個吉普車去休旅,他們十二點鐘到達的,嘉義的那個警車開了五、六部,一路嗚嗚叫,結果有一個警察說:「有一個美軍的牧師在這裡游水失蹤了,我們來打撈。」到下午兩點的時候,拉上來了,就是葛里翰上尉,也就是說,這個上尉啊,死掉以後,還在我們的珊瑚潭附近跟我們的土地公老爺做朋友,沒事晚上喝兩杯,才會拜託他。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