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player 免費下載
打印

完美仇副總【我的另一半3】作者:金萱

完美仇副總【我的另一半3】作者:金萱



Oh my GOD!瞧瞧她做了什麼丟臉的事,
前不久才撞見他被甩的尷尬畫面,現在卻開心的和他把酒言歡,
酒過三巡,不但把他視為同病相憐,和他抱怨自己失戀的悲慘,
還把自己溫柔賢淑的形象全毀,只差沒把祖宗十八代背給他聽,
他是誰?他可是那個女人愛慕、男人崇拜的完美仇副總耶!
她丟臉到想找個洞把自己埋了,希望暫時不要再碰到他,
沒想到再見到那個身高高、薪水高、工作效率高的N高男,
他竟然說希望和她交往,原因是──喜歡她的不矯揉造作?
看她一副見鬼的表情,他竟為了證明真心,開始積極追求,
送鮮花∼她撇嘴,太招搖了;送禮物∼她皺眉,太浪費錢了,
最後他竟很妙的送她小吃,只因他堅持吃進肚裡就不浪費!
看在他似乎不是尋她開心的份上,她決定試著和他交往,
但為了不受他的愛慕者千夫所指、害自己死無全屍,


楔子

  那年,她們才十六歲,就跟每個女孩一樣,擁有如夢般的少女情懷,但是不同的是,她們格格不入的外表卻讓她們夢碎,甚至連作夢的機會都沒有。

  柴霓其實長得不錯,無奈青春期的她滿臉青春痘,而且還是又大又紅又腫的那一種,簡直慘不忍睹。也因此她的異性緣超差,男生見到她這個豆花女根本就是避之唯恐不及,又怎麼會喜歡她呢?

  可是最慘的並不是沒有男生喜歡她,而是她偷偷喜歡的男生竟然說覺得她長得很——惡——心。

  生平第一次為一個男生臉紅心跳,結果竟落得這樣的下場,真是令她畢生難忘。

  現今二十七歲的她,已脫離青春期許久,青春痘自然隨青春期而去。

  少了礙眼的痘痘,卿本佳人的真實面貌自然展現,雖稱不上是個大美女,卻也是個氣質出眾的小美女,加上溫婉賢淑的性子,還挺受異性歡迎的。

  可是該怎麼說呢?

  也許是因為第一次戀情就出師不利的關係,之後她的每段戀愛也都不太順利,就是像被詛咒了似的。

  今年她已經二十七歲了,四個死黨之中有兩個結了婚,另外一個滿腦子都在想賺錢的事,根本就沒想過要談戀愛或結婚,換句話也就是說,滯銷的只剩她了……

  滯銷?

  她應該還沒有這麼慘吧?


第一章

  不,她就是有這麼慘。

  柴霓目瞪口呆的看著端坐在她正前方位子上的男朋友,懷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要不然他們好端端地吃著飯,他怎麼突然就冒出這麼一句話來?"

  「你說什麼?」她小心翼翼的問,懷疑自己聽錯了。

  「我們分手吧。」她沒有聽錯,他真的說了分手這句話!只是她真的不懂,為什麼她又被三振出局?她到底做了什麼,會讓交往半年的男朋友提出要和她分手的話?

  「為什麼?」她蹙眉問道。

  「妳應該知道。」

  如果她知道的話,還用問嗎?

  「我不知道。」她搖頭,「所以請你告訴我為什麼?」

  「我配不上妳。」

  「太好了,這是什麼爛理由?」柴霓不由自主的脫口而出,口氣既生氣又嘲諷。

  她深吸了一口氣,努力重新掌控自己的情緒。

  她真的不懂,為什麼男人總在和她交往半年或一年之內就會向她提出分手的要求?她知道自己的工作很忙,時常需要加班,沒什麼時間可以陪伴男朋友。但是每回和人交往前,她都會事先告訴對方她在會計師事務所工作,經常加班,可是對方總會笑說沒關係,因為他工作也很忙。

  結果,說沒關係的人最後總是將她拋棄,而且理由永遠不會是「妳太忙了」,以免自掌嘴巴。

  說到底,這些男人和她分手的真正理由到底是什麼,她始終沒有搞懂。

  不過算了,既然對方都已經向她提出分手的要求了,她現在再來追究理由又有什麼意義?

  「那就分吧。」她淡定的說。

  「什麼?」男友呆呆的看著她。

  「我說既然你想分手,那就分吧。對於感情的事,我從不強求。」她平靜的回答。

  「妳怎麼能如此輕易就點頭答應分手?」他難以置信的瞪著她,指控般的質問道。

  「說要分手的人是你,難道你要我搖頭說不嗎?」她反問他。

  他頓時語塞,說不出話。

  柴霓再度深吸一口氣,低下頭從皮包裏拿出三百塊放在桌面上。

  「這是我餐點的錢。既然都已經分手了,就各付各的吧,再見。」她平靜說完,起身準備離開,卻在走了兩步後聽見他的聲音。

  「妳從來沒有愛過我對不對?」

  她不由自主的停下腳步,回頭看他。

  「妳從來沒有愛過我。」這回變成了肯定句。

  柴霓不知道他是憑什麼如此判斷的,但是都已經是要分手的情侶了——不對,是已經分手的情侶,現在再來談愛不愛這個問題,是不是有點本末倒置了?

  她看了他一眼,無話可說的將頭轉回來,再度邁開步伐,頭也不回的走出餐廳。

  半年的青春,半年的時光,竟然就這樣又浪費掉了。

  柴霓外表看起來很淡定,其實心裏很鬱悶。

  她想找好友訴苦,卻想到原本兩個比較有空的都已經結了婚、有家庭了,根本不好打擾。至於剩下的那一個,通常只有她主動找她們時才會有空,其餘時間不是忙賺錢就是忙補眠,她實在不應該為了這麼一個無關緊要的事情打擾勤心,因為這又不是她第一次失戀。

  站在人行道上,柴霓用力的呼出一口氣,卻呼不出壓在她胸口的那股鬱悶。

  馬路上車子來來去去,車燈不斷地照在她身上,突顯著她的孤寂。

  週末的夜晚,路上的行人不是三五成群,就是兩兩成伴,只有她孤單一人佇立在街頭,茫然地不知何去何從。

  她不想回家,因為一個人待在家裏容易胡思亂想,一胡思亂想就容易掉眼淚,而她並不想哭。

  「其實妳沒有那麼愛他,真的不需要那麼想他,編織過的夢想,自己也可以抵達,誰說一定要有他。其實妳沒有那麼愛他,沒有深陷到不可自拔,認清了真心話,妳就放得下……」張開嘴,她輕哼著自己很喜歡的一首歌,然後漫無目的的往前走。

  「其實妳沒有那麼愛他,真的不需要那麼想他,編織過的夢想,自己也可以抵達,誰說一定要有他。其實妳沒有那麼愛他,沒有深陷到不可自拔,認清了真心話,妳就放得下……」不斷重複唱著同一段歌詞,就像為了說服自己不傷心一樣。

  走著走著,柴霓忽然抬頭,一間小酒吧的霓虹燈招牌就這樣撞進她眼底,讓她頓時有了目的。

  以她現在的心境,酒吧似乎是很好的去處,不是嗎?

  自嘲的輕挑了下唇瓣,她筆直的朝那間小酒吧的入口走去,絲毫沒注意到就在酒吧入口旁有對男女站在那裏,冷不防「啪」的一聲巨大巴掌聲突然間響起,震住了從旁經過的她的腳步。

  她第一時間反射性的轉頭看去,只見那只打人的纖纖玉手還懸在半空中。

  「我受夠了,我要分手!」她看見打人的女人既生氣又傷心的朝被打的男人大聲吼道。

  「對不起。」男人沉默了一會兒,開口說。

  女人「嗚」的一聲,立刻哭哭啼啼的轉身跑開。

  男人目送女人跑開後,轉身,抬頭,突然與她四目相交,兩個人瞬間都愣住了。

  威克企業的完美仇副總?

  勤真聯合會計師事務所的柴小姐?

  怎麼會是他(她)

  這下子尷尬了……

  勤真聯合會計師事務所是個純女性的工作場所,一堆女人每天面對著數位與稅務資料,工作內容說有多枯燥乏味就有多枯燥乏味。

  所以,出差到客戶公司查帳盤點之類的事,可以說是大家最期待的,雖然很累,但是至少可以暫時換個工作環境,還可以看看異性保養眼睛,再幸運一點的話,說不定還能遇到「有緣千里來相逢」的好事,搭起一座「愛的橋樑」。

  在勤真的眾多公司客戶中,威克企業可以說是最受歡迎的公司,原因無他,只因為該公司裏迷人的男性最多。

  事實上「最多」這字眼根本就是「魚目混珠」的同事們說來騙人騙己的謊話,大家獨愛威克的理由都一樣,目標也都相同,那就是完美仇副總。

  提起這位完美仇副總,事務所裏的女人,不管結婚沒,或者有無男朋友的,只要見過這位仇副總,一談起他來,眼睛都會不由自主的冒出粉紅色的心心。

  柴霓從不認為自己是個花癡,但是在一年多前第一次看見「久仰大名」的仇副總之後——即使她當時也才剛剛新交了一個男朋友——每回聽到同事們談起仇副總,她也會豎起耳朵偷聽著有關他的一切。

  聽說他是個ABC。

  聽說他工作能力超強,進公司不到五年就破例升任副總。

  聽說他寫的企劃案每一個都為他們公司賺進大把鈔票,公司分了好多股票給他,用來留住他。

  聽說他對私生活很保密,說是已經有女朋友了,但是卻沒有人見過。大家都在猜,他有女朋友的事是不是假的?

  聽說他們公司有一大堆女人喜歡他,不過因為他太帥、職位太高,平常又太過公事公辦了,神情中總帶著旁若無人的味道,讓人不太敢接近,也因此感覺有些高不可攀。所以雖然有很多女人喜歡他,卻不太敢行動,只敢默默的暗戀他。

  他永遠是女人注目的焦點、討論的話題,最難以置信——不,應該說是難能可貴的是,他除了在女人圈受歡迎外,在男人圈也很吃得開,

  同公司的男職員全都很佩服他、崇拜他,還有不少人直接把他當成目標來努力。

  所以,私底下大家才會稱他為完美仇副總。

  沒想到——

  完美仇副總竟會被女人甩了這真是比天塌下來還不可能會發生的事。

  偏偏它活生生的發生在她面前。

  只能說,人生還真是處處充滿了不可思議呀!

  柴霓邊Key帳邊想事情,一心二用得很習慣。

  加上大四的工讀時期,她已經在勤真待了六年,對於事務所裏的工作,不管查帳、稅簽、稅務投資規劃或做工商登記等等相關會計事務,都已熟能生巧,就只差沒去參加高考會計師拿證照而已。

  不過這張證照可不是那麼好拿的,一堆前輩試過,結果全慘遭滑鐵盧。

  胸無大志又無考試運的她,當機立斷就放棄了。

  現在的她只要能繼續這份工作,繼續領別人眼中的高薪,不要失業,她就很滿足了。

  「柴霓,到我辦公室來一下。」她的頂頭上司顧會計師突然揚聲叫道。

  勤真裏一共有三名會計師,陳會計師、顧會計師和林會計師,每位會計師底下都有團隊的記帳士、審計人員等數名員工輔助,而柴霓便是屬於顧會計師這一組。

  聽見顧姊的叫喚,柴霓立刻放下手邊的工作,起身走到與她座位相隔一條走廊的辦公室。"

  「妳現在很忙嗎?」顧姊問她。

  「還好。有什麼事要我做嗎?」

  顧姊點頭。「妳帶個人到威克去。」

  柴霓愣了愣。「威克企業嗎?」

  「公司還有另外一個名叫威克的客戶嗎?」顧姊疑惑的反問。

  「沒有。」柴霓尷尬的一笑。她只是因為事出突然,才會這樣脫口而出。

  她怎麼也沒想到自己會這麼快便再度光臨威克企業。她們不是上個月才查完威克企業的帳嗎?所以昨晚完美的仇副總才會認出她,沒把她當成路人甲,害得撞見他被女朋友拋棄還被賞了一巴掌的她當場尷尬到最高點。

  他沒有說話,只是緊抿唇瓣的對她輕點了下頭,便轉身離開。

  在她松了一口大氣之後,才知道自己一直憋著氣。

  尷尬呀,真尷尬。還好她在威克企業的工作已經結束了,短時間之內不會再遇見他——她本來是這樣想的,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顧姊竟然要她去威克。

  身為顧姊手下的大將之一,她沒辦法拒絕上司的要求,只能記下顧姊所交代的目的與任務,返回座位找尋同行的人選。

  「妳們誰手上的工作不趕,可以暫時放下來,陪我去客戶那裏工作半天?」她問顧組裏的成員。

  無人應聲。

  「小君?」她點名問道。

  「柴姊,我有一堆帳單一定要在今天Key完,對不起。」小君立刻抬起頭來,雙手合十的朝她歉聲道。

  「美玲?」

  「我下午要跑國稅局。」美玲迅速的說。

  「阿佩?」

  「我不行,柴姊。我還有三間公司上個月的帳還沒做出來,我已經快要被逼死了。」阿佩欲哭無淚的說。

  「淑芬妳有空嗎?」後生晚輩都問完了,柴霓只好轉頭問比她晚半年進公司,卻已和她平起平坐的同事。

  「沒空。」淑芬頭也不抬,直截了當的拒絕。忙都忙死了,誰會有空呀?

  柴霓眉頭輕蹙,不由自主的露出為難的神情。

  「顧姊要我帶一個人去威克企業,妳們若都走不開——」她話都還沒說完,原本低著頭各做各事的四個人瞬間抬頭,爭先恐後的大叫出聲

  「我有空!」

  「我去!」

  「柴姊,我跟妳去!」

  「我也想去。可是我下午要去國稅局。」速度比其他三人慢一些的美玲哀怨的表示。

  面對眼前四張有著興奮、期待、哀怨、希望的臉,柴霓頓時有種無言以對的感覺。她們剛才不是一個個都說自己忙得走不開嗎?怎麼現在又爭先恐後了起來?

  答案只有一個——完美仇副總。

  「猜拳吧。」為了不想被怨恨,她無奈的說。「如果妳們不在乎手上的工作做不完,會被顧姊罵的話,最贏的那個就跟我一起去威克。」

  結果,最後勝出的卻是半途插花的陳組組員王惠芬,真是出人意料之外。

  完美仇副總的魅力由此可見一斑呀。

  只有半天的時間,而且工作場所是會計部和會議室,應該、希望不會碰到他。

  柴霓帶著些許忐忑的心情,在用完午餐後,便帶著帳本與王惠芬前往威克。

  途中,她不斷地向老天祈禱著下午工作順利,以及不要碰到那位完美仇副總。

  結果她才一踏進威克企業的公司大門,就與仇副總撞個正著,兩人四目交接時,她尷尬得無以復加,只能給他一個僵硬的微笑,然後拉著傻笑的王惠芬快步走進電梯裏。

  之後下午的工作更是不順利到爆,讓她不禁懷疑老天爺是不是有睡午覺的習慣,以至於根本就沒聽見她的祈禱?真是欲哭無淚。

  在威克企業加班到九點仍查不出帳務的問題所在,兩方只好暫時休息,決定明日再戰。

  「好累喔。」走出威克企業所在大樓,王惠芬搥著僵硬的肩呻吟。

  柴霓對她笑了笑,問:「這麼累,妳明天還要跟我來嗎?」

  「要!」她毫不猶豫的立刻回答。

  柴霓失笑的搖搖頭,頓了一下又問:「這樣的話,妳份內的工作不會影響到嗎?」一天的上班時間可是可以做很多事的。

  「為了能多看帥哥仇副總幾眼,要我星期六、星期日都來加班到半夜十二點也值得啦!」惠芬笑咪咪的說。

  柴霓除了搖頭,無話可說。

  「明天要先進公司一趟,還是直接到威克這裏集合,柴姊?」王惠芬問她。

  「先到公司一趟。」

  「OK,那我要走嘍。對了,柴姊,要不要我騎車載妳到捷運站?」王惠芬往前走了兩步後,又回過頭來問她。

  「不必了,前面就有公車站牌,在這裏我坐公車比坐捷運快到家。」她搖頭道。

  「OK,那明天見。」

  「明天見。騎車小心點。」

  「OK。」

  兩人相互揮手道再見後,一人往左,一人往右走。

  王惠芬的摩托車停在左邊巷子裏的停車格裏,柴霓的公車站牌則在右手邊拐個彎的大馬路上。

  九點下班對柴霓來說算早,她相信此時此刻公司裏還有一堆人在加班。若是以往這麼早下班,她一定會打電話給男朋友,找他出來約會,

  但是現在……!

  柴霓輕歎一口氣,突然又想喝兩杯。剛巧,旁邊就有一間7-ELEVEn,她走進去,目不斜視的直接走到冰櫃前拿了半打臺灣啤酒到櫃檯結帳。

  她將啤酒放到櫃檯,低頭翻找皮包拿錢再抬起頭時,剛好看見有只手也拿了半打台啤放在櫃檯上,基於好奇,她順著那只手抬頭看了對方一眼。這一看,讓她頓時渾身發僵,呆若木雞。

  完美仇副總!

  怎麼會是他?

  仇敬也沒料到會看到她,二十四小時內第三度碰面,這到底算是什麼緣份?他微愣了一下後,不由自主的將目光移到櫃檯上那屬於她的半打啤酒上,遏制不住的懷疑這酒是她要喝的,還是幫人買的?她的模樣一點也不像是個會喝酒的女人。

  「買酒是為了要借酒澆愁嗎?」

  不確定是什麼原因讓她沖口說出這麼一句話,可話一出口,柴霓就呆住了。然後讓她更呆的是,他竟然回答她——

  「是呀。」。

  她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說些什麼,幸好這時超商店員刷完條碼,開口說話了。

  「總共二百一十元。」

  她趁機低頭打開皮包拿錢,怎知更讓她渾身發僵的是,皮包裏的現金竟然只剩下一百塊錢。

  嗚~老天想害她尷尬到死嗎?

  「不好意思,小姐,我去領個錢。」她紅著臉,尷尬的對店員說後,面對身旁的男人,「呃,完美——咳咳……」差點被自己的快嘴嚇死。「仇副總你先結。」

  「一起結吧。」他說。

  「嗄?」

  「小姐,一起算。」他上前一步,指了指櫃檯上的兩手啤酒對店員說,然後遞出手上的一千元。「順便給我一個袋子。」

  店員點頭收下一千元,為他們結了帳。

  「對不起,請你等我一下,我馬上領錢還你。」柴霓滿臉尷尬的對他說。

  「不用了,我請妳。」

  柴霓還來不及說什麼,手腳俐落的店員已經結好帳,還將他們倆的啤酒裝在同一個袋子裏,說:「謝謝光臨。」

  「走吧。」他主動提起那袋啤酒招呼她。

  柴霓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跟在他身後走出超商。

  他在門外的紅磚道上停了下來,從袋子裏拿出他的半打啤酒,再將另外半打啤酒連同提袋遞給她。

  柴霓這才知道,原來他會向店員買提袋是為了給她用呀。真的是一個完美的好男人,真不知道昨天那個女人是哪根筋不對,竟然會和他分手。

  「要不要找個地方一起喝?」一股突如其來的勇氣,讓她沖口問道。「其實我昨天也剛被我男朋友甩了。」

  仇敬有些驚訝的輕挑了下眉頭。

  「我說的是真的。」她以為他不相信。「原本以為只是一場晚餐約會,沒想到他卻突然說要分手,理由還是『我配不上妳』這種爛理由,

  真好笑。」

  「所以妳買酒也是為了借酒澆愁?」他問她。

  「是呀。」她苦笑以對。


第二章

  她的模樣實在是一點也不像個會喝酒的女人,但是當她咕嚕咕嚕,三兩下就把一罐啤酒喝幹之後,仇敬頓時明白了什麼叫做「人不可貌相」。

  柴霓,他記得她的名字,因為她是顧會計師手下大將,曾由總經理親自引領向他介紹過,而顧會計師剛好是總經理的姻親,所以他便記住了她的名字,除此之外——至少在五分鐘之前——他對她一無所知。

  該怎麼說這個女人呢?

  非常的表裏不一。

  她長得文靜秀娟、氣質出眾,安靜的時候給人一種大家閨秀的賢淑感,工作的時候聽會計部的人說,只有用「專業幹練」這四個字可以形容,且是非常的能幹。

  沒想到一罐啤酒下肚後,簡直是風雲變色。

  瞧瞧她現在的模樣,哪里文靜秀娟、氣質出眾了呀?

  「問題到底出在哪里啊?」她大聲的說,沒拿啤酒的那只手用力的在空中揮舞著。「我明明從一開始就跟他們說過,我的工作很忙,常要加班,他們也說沒有關係,結果卻一個個跟我提出分手,簡直就是莫名其妙!最讓人生氣的是,他們分手的理由全都說不是因為我常加班,沒時間陪他們的關係。那是什麼關係呀?氣死人了啦!來,喝,乾杯!」

  吆喝一聲,她用手上的啤酒罐用力的與他的撞擊一下,隨即仰頭咕嚕咕嚕的又大口的喝起啤酒來,真是讓人幻滅。

  可是,仇敬卻覺得她表裏不一的豪爽模樣還挺可愛的。

  女人在他面前總是表現出最美好的一面,從來沒有一個敢像她這樣大聲說話、大口喝酒,還大剌剌的向他吐戀愛苦水,沒半點矯揉造作的模樣。

  雖然他極度懷疑她是喝醉了,才會讓自己原形畢露,不過他依舊覺得這樣的她挺可愛的,而且還奇異的撫平了他原本的憂鬱心情。

  他和她其實有點同病相憐,總是被甩的那一方。不過相對於她被甩得莫名其妙,他倒覺得自己是活該。

  不知為何,女人對他總是充滿了幻想,覺得他肯定是一個溫柔體貼又有求必應的萬能男朋友,害他為了不讓對方失望,總是想辦法符合對方的期望,在把自己搞得很累之後,才後繼無力的直接擺爛到讓女方主動提出分手。

  他知道自己這樣很糟,但是面對一開始矯揉造作,後來卻原形畢露的女人,他也很無奈。

  尤其那些女人明明都已經開始向他抱怨、不滿他的不完美了,卻還拚命的暗示他想要結婚,那才教人受不了,讓他想不擺爛都不行。

  他從來都不覺得自己是個好男人,可奇怪的是,大家都對他讚譽有加。女人愛慕他,男人崇拜他,簡直莫名其妙到一個不行,真是有苦說不出。

  「你呢,為什麼會被甩?」吐完自己的苦水,柴霓小姐終於把話題轉到他身上,一邊開著第四罐啤酒,一邊好奇的開口問他。

  他們倆現在正坐在公園的石階上喝酒,放在兩人腳邊的十二罐啤酒轉眼間已空了一半。)

  「我不是個好男人。」

  她的直爽坦誠感染了他,讓仇敬不由自主的將心裏的苦水吐了出來。

  「才怪,你根本就完美得不像人。」帶著幾分醉意的柴霓,說起話來直來直往。

  「這謠言到底是從哪里來的?」他蹙眉問道。

  「你的工作能力強、長得英俊帥氣、對人謙恭有禮,一舉手一投足都充滿了魅力,是男人的表率、女人的白馬王子。」她扳著手指邊數邊說。

  「那都是錯覺。」

  「哈哈。」她大笑兩聲,當他在說笑。

  「妳相不相信我沒什麼耐心?工作效率之所以會這麼高,是因為拖太久我會發火摔東西。還有,我最討厭的穿著就是西裝、襯衫這類正式的服裝,在家的時候,我都是T恤、短褲加拖鞋,完全不修邊幅。」他告訴她真實的自己。

  「我還真想看你發火摔東西的模樣,一定很好玩。」她呵呵笑道。

  「怎麼說很好玩?」應該是嚇人才對吧?

  「因為周圍的人一定全會被嚇呆,看一堆人同時露出瞠目結舌掉下巴的表情一定很好玩。」

  「妳完全是抱著看戲的心態吧?」

  「是呀。」她呵呵笑了兩聲,又喝了一大口啤酒。

  「說真的,妳的樣子看起來一點也不像剛失戀,需要借酒澆愁的模樣。」仇敬看著她發表看法。比較像酒癮發作的小酒鬼。他在心裏默默地補充了這麼一句。

  「你看起來也不像呀。」她笑道,然後說:「我這是在苦中作樂。」

  「妳很愛他嗎?」他好奇的問。

  「他說我不愛他,也許真是這樣吧!」她難得沉默了一下,才看著手上的啤酒罐,喃喃自語般的對他說。

  「為什麼這麼說?」他問。

  「交往半年,我們約會的次數大概只有十來次。他常約我,但我卻常因為加班而沒辦法赴約。有時候去了,結果卻匆忙的和他吃個飯又趕回公司繼續工作,或者是回家補眠。他一定覺得對我而言,工作比他還要重要。事實上好像也是這樣。」她撇了撇唇瓣,自嘲的說。

  昏暗的路燈照在她帶點自嘲表情的臉上,不知為何,竟充滿了寂寞孤獨與悲傷的色彩。

  「妳……」仇敬欲言又止的看著她。

  「你想說什麼?」她抬起頭,扯了一抹牽強的微笑在臉上。

  他搖頭。本來他是想說妳其實是愛他的吧?但是不知為何,他突然不想把這個事實拆穿。

  「時間已經不早了,我送妳回家吧!」他忽然起身道。

  「我們的酒還沒喝完。」

  「明天還要上班,剩下的我們改天再喝。」

  「這樣說,我會把它當成你在製造機會約會我喔!」她似笑非笑的對他說。

  「妳說是就是吧。」

  「哇,真的假的?」她難以置信的瞠大眼叫道。

  他的回答是直接從皮夾裏抽出一張名片,然後再拿出一枝筆,在名片後頭寫下他私人的手機號碼遞給她。

  「等妳有空想找人陪妳喝酒再打給我。」他說。

  「呵呵呵。」看著名片上的電話號碼,柴霓不由自主的傻笑出聲。「完美仇副總的手機號碼耶,我不是在作夢吧?」

  「完美仇副總?」仇敬皺起眉頭。

  「大家在私底下對你的稱呼。」她對他咧嘴微笑。

  「大家?」

  「我公司的同事和你公司的員工。」她又笑得更燦爛些。

  看著她,仇敬除了無言以對,還是無言以對。

  「完美」仇副總?

  媽的!

  雖然已經過了好幾天了,柴霓回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感覺還是像一場夢。

  她怎麼可能會和完美仇副總兩個人坐在公園的階梯上把酒言歡呢?一定是在作夢。

  偏偏她手上真的握有一張寫有仇敬私人電話的名片,讓她想把它當成一場脫序演出的惡夢都不行。

  天啊,天啊,天啊!她當時到底發了什麼神經,怎麼會邀他一起喝酒,讓他看見酒後口無遮攔、醉態百出的自己呢?她一定是瘋了!柴霓用拳頭槌槌自己的笨腦袋,懊悔不已。

  「柴霓,妳在幹麼?」出來倒水喝的顧佩看見自己的手下大將拿拳頭打自己,忍不住疑惑的開口問。

  柴霓愣了一下,放下手來搖頭道:「沒事。」

  「工作上沒問題吧?」

  「沒有。」

  既然不是工作上的事,那就是私事。顧佩點了下頭,轉身回辦公室工作。

  她是個公私分明的上司,只要份內事做好不影響到工作,基本上她從來不會過問屬下的私事。

  柴霓從工讀時期就跟著她了,自然也瞭解這一點,所以在工作上總是盡心盡力從未怠慢隨便過,也因此才會深受顧佩的喜愛,成為顧組裏的大將。

  大將就要有大將之風,她甩了甩頭,立刻將無關工作的思緒甩開,再度投入工作中。

  時間在敲打鍵盤中快速流過,轉眼間已到下班時間,不過對事務所的同事而言,她們沒有所謂的下班時間,只有訂加班要吃的晚餐時間。

  「柴姊,晚上妳要吃什麼?」今天的值日生小君拿著登記簿來問她。

  「今天有什麼選項?」

  「有人要吃排骨便當,有人要吃燴飯,還有人想吃湯麵,什麼都有。」小君歎道。

  「真是辛苦妳了。」

  「其實只是統計一下,收個錢,再打個電話叫外送而已,還好啦。」

  柴霓微笑了一下。「晚餐要吃什麼呢?」她歎息的思索著,對於這個每天都要想,不想又不行的事戚到很無奈。

  「也幫我訂一個排骨便當好了。」她決定道。

  「排骨便當一個,八十元。」

  柴霓打開抽屜準備拿錢時,聽見顧姊的的聲音從旁響起。

  「妳們在做什麼?訂便當嗎?」

  「顧姊晚上要加班嗎?」小君點點頭,順口問了一下。

  「我晚上約了客戶吃飯。」顧佩說著轉頭問紫霓,「柴霓,妳晚上有約會嗎?」

  「約會?沒有呀。」柴霓搖了搖頭。她若有約會就不會留下來加班了,因為她的工作全在進度上。

  「那好,妳收拾一下跟我一起去。這個新客戶以後可能要由妳來負責,認識一下他們的負責人對妳有利無害。」

  顧姊都這樣說了,柴霓哪敢說不好,只能點頭。「小君,那我的排骨便當!」

  「取消。我知道。」小君接聲道。

  「不好意思。」柴霓朝她歉然一笑。

  「柴姊,妳好辛苦。工作這麼多,顧姊竟然又丟新客戶給妳。」小君回頭看顧姊已轉身回辦公室,忍不住傾身過來,小聲的為她抱不平。

  柴霓無奈的笑了笑。能者多勞呀,她也只能這麼對自己說了。

  二十分鐘後,柴霓坐上顧佩的車子,一起前往晶華酒店。光看地點,就知道這個新客戶來頭肯定不小,也讓她再次對顧姊的生意手腕又更佩服了。

  「這客戶是威克企業總經理介紹的,待會兒威克總經理也會在場。」在停車場下車時,顧姊這麼對她說明。柴霓謹慎的點點頭,表示明白了。結果出乎預料,陪新客戶一起前來的竟然不是威克的總經理,而是副總經理仇敬。

  乍見到他,讓柴霓嚇了好大一跳,差點就打翻了桌面上的水杯。

  威克總經理因為臨時有事,便央請仇敬前來作陪,仇敬因為和這位即將成為勤真新客戶的張先生也有些交情,便受託前來。然後,他深深地覺得好人有好報。

  晚餐氣氛愉悅,張先生和顧姊幾乎可以說是一見如故,相談甚歡。

  柴霓除去一開始因過度錯愕而差點打翻水杯的脫序演出外,表現得也很完美,始終帶著婉約文靜的笑容,在該應答的時候應答,該安靜的時候安靜,不亢不卑,克盡職責。

  至於完美仇副總則一如往常般的迷人,不斷地向四周散發他的男性魅力,讓坐在他們附近桌次的女性同胞們,抗拒不了的不時朝他們這方向偷望過來。

  結束晚餐後,顧佩和張先生因為還需要詳談細節,兩人相偕離去,留下柴霓和仇敬兩人並肩站在晶華酒店大門外。

  接下來呢?柴霓尷尬得有些不知所措。她一點也不想和完美仇副總單獨相處呀!想到自己上回和他單獨相處時的醜態,她就覺得丟臉。天知道剛剛在飯店裏乍見他出現時,她是用了多大的理智才讓自己待在原地,沒有拔腿逃跑。之後用餐時,又是多麼小心翼翼的細嚼慢嚥,免得自己因為太過緊張而消化不良。

  總之任務達成了,顧姊也已經走了,她還是快點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吧!

  「那麼我也該告辭了,仇副總。謝謝你今天的幫忙,再見。」她帶著客套的微笑對他道別。說完,輕點個頭,立刻轉身就走。

  「柴小姐。」

  身後突然傳來他的叫喚,讓她微僵了一下,不得不停下來,禮貌性的轉頭看向他。

  「時間還早,要不要一起去喝個小酒?」他凝笑地問。

  拒絕完美男的邀請是會遭天譴的,柴霓因為不想遭天譴,只好接受了。只不過將他喝酒的提議改成喝咖啡,企圖稍稍挽救一下自己的形象。坐在燈光美、氣氛佳的咖啡店裏,柴霓一邊文靜秀雅的喝著咖啡,一邊未雨綢繆的想著如果私會完美仇副總的事曝了光,她要怎麼做才能讓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免于成為眾矢之的。

  這件事!很難。

  剛才實在應該拒絕的,不應該被男色所惑。可是愛美是人的天性,面對完美仇副總迷人的笑靨,要她這個平凡人怎麼跟天性對抗啊?

  天性?嗯,這似乎也是個不錯的說法。天譴、天性,然後再加上天意不可違?

  哈哈哈……

  「妳在笑什麼,可以和我分享嗎?」

  他沒出聲,柴霓都不知道自己竟然真的笑了出來。

  「沒什麼。」她輕搖了下頭,不能告訴他她正在幻想,最近他們倆會這樣一再巧遇,該不會是天意在告訴她,他們命中註定要成為一對,然後天意不可違吧?哈哈。

  「妳今天很文靜,是因為少了酒精的關係嗎?」他若有所思的看著她問道。柴霓倏然一僵,感覺臉上好像有張面具正在龜裂。他是不是故意的呀?她好不容易才忘了尷尬的事,沒想到他竟然這樣拐彎抹角的嘲笑她那天喝醉失態的事?真的是很過份!

  「你這樣很沒有紳士風度耶!」她瞪眼道,決定面對現實。

  「這話怎麼說?我做了什麼嗎?」仇敬露出感興趣的表情。

  「『哪壺不開提哪壺』這句話你有沒有聽過?」

  「意思是我不該提上回一起喝酒的事?」他俊眉輕挑。)

  「如果是紳士的話,就應該忘了我上回出糗的事,絕口不提。」她恨聲道。

  「上回妳有出糗嗎?我怎麼不記得了。」

  「不錯,學得很快嘛。」她輕諷的微笑。

  「我說的是真的,我不記得妳上回有出任何糗。」他一臉童叟無欺、認真的表情。

  「大口喝酒、大聲說話,明明和你不太熟,卻抓著你大吐苦水,什麼該說不該說的話全都口無遮攔的說盡了,這還不夠糗嗎?」柴霓翻白眼直道。

  他嘴角微揚,想起了她那晚直來直往、快人快語的模樣。「我喜歡妳口無遮攔時的模樣。」

  「你說什麼?」柴霓蹙眉看他。

  「我說我還滿喜歡妳口無遮斕時的模樣。」他微笑,「事實上,我發現我好像有點喜歡上妳了,柴霓小姐。」

  她瞠目結舌的瞪著他,直覺是!「你在開我玩笑對不對?」一定是。

  「什麼玩笑?」

  「擁有後宮三千佳麗的你怎麼可能會喜歡我?」她緊盯著他,快人快語的說。

  「後宮三千佳麗?那是什麼東西?」仇敬既錯愕又覺得哭笑不得。

  「你這麼聰明怎麼可能不瞭解我的意思?」這麼多女人喜歡他,等著他欽點臨幸,這不就像是擁有後宮三千佳麗嗎?

  「妳怎麼知道我很聰明?」他好奇的再問。

  「三十出頭就坐上副總的大位,還讓底下員工個個對你崇拜有加,難道這不算聰明嗎?」她說得理所當然。

  「也許這是努力後的成果。」

  「很多人都很努力呀,但是卻不一定能得到你現在的地位。」「也許是我的運氣比較好。」「那就不會有這麼多人服你和崇拜你了。」她不由自主的撇唇,不知道他是真謙虛,還是故意在和她抬杠。

  「看樣子妳對我還滿有研究的。」仇敬若有所思的微笑道,然後突然微微地傾向她,一副要說悄悄話的樣子。

  柴霓不知道他想做什麼,但是基於好奇,她也跟著往前傾了一點。

  「說真的,」他緩緩地小聲開口,「妳是不是偷偷地喜歡我很久了?」

  她瞬間呆若木雞。

  「妳不用不好意思。」他微微一笑。

  柴霓整個爆發了。「見鬼的誰在不好意思呀?」她大聲吼道。

  「雖然我說我滿喜歡妳口無遮攔的模樣,但是妳也不必這麼急著表現呀,這裏還有別人在。」他笑得和藹可親。

  她渾身僵硬的轉動眼珠子,只見咖啡店裏的客人全都在看她。

  天啊,她真希望自己腳下現在能冒出個黑洞把她吞噬掉。她剛才到底吼得有多大聲呀?好丟人喔!

  「妳臉紅了。」

  這個混蛋仇副總是不是故意的呀?她已經夠尷尬了,他還說!她用力的瞪他。「妳生氣的樣子也很可愛。」

  他竟然還調戲她?

  這個男人一定是個披著天使外衣的惡魔,大家都被他人模人樣的外表給騙了!

  大騙子!

  沉默安靜了一會兒,周遭好奇的目光慢慢地減少了,咖啡店裏逐漸又恢復先前的活絡氣氛,天下太平。

  「大家一定都不知道你的真面目。」柴霓拿起水杯,大家閨秀般的喝了口水。

  「什麼真面目?」

  她抬眼看他,只見他的神情既正直、無辜又迷人,讓她不禁懷疑是不是自己想太多了?可是不對,如果他真的那麼正直完美的話,根本不會拿喜歡她這種話來開玩笑。

  「道貌岸然,舌燦蓮花。」她瞪著他說。

  道貌岸然?舌燦蓮花?她要不要乾脆直接說表裏不一、人面獸心呀?仇敬忍不住露出一絲苦笑。「我可不可以請問一下,我到底做了什麼,讓妳對我有這種感覺?」他虛心請教。

  「你剛才調戲我。」

  仇敬露出一臉奇怪的表情。「我調戲妳?這誤會從哪里來的?」他蹙眉問道。

  「你剛才說喜歡我,還說我很可愛,這難道不是調戲嗎?」她目不轉睛的盯著他說。

  「當然不是,那是實話。」

  柴霓無言以對。這種話他怎麼可以說得這麼順口呀?所以,他才能成為大家眼中的完美仇副總嗎?說謊都可以說得跟真的一樣。

  「妳臉上寫滿了不相信的表情。」

  「我是不相信呀。」她又說。

  「為什麼不相信?」

  「因為你是完美仇副總,一堆條件比我好的女人等著你欽點,你怎麼可能會看上我這個平凡老百姓?」她還記得上回賞他一巴掌的女人就是個超級大美女。

  「我一點也不完美。」仇敬忍不住蹙眉道。

  「嗯,這點我知道,不過別人不知道。」她若有所思的看了他一眼,一本正經的點頭道。

  他覺得哭笑不得,卻也更加明白自己為何會被她吸引了。因為她直言、不做作,而且很明顯地對他不抱有太多不切實際的幻想。

  「我說喜歡妳的話是真的,自從那天晚上一起喝酒之後,這陣子我時常想到妳,而且一直在等妳打電話給我,可惜妳都沒打。剛剛在餐廳裏突然見到妳時,妳不知道我有多開心。」他目不轉睛的凝視著她直言。

  柴霓的心臟狂跳到就快要從胸口蹦出來了。雖然她不認為他說的話是真的,但是被一個大帥哥這樣告白,她還是覺得很開心、很開心,開心得不得了。

  「我不會強迫妳現在就一定得相信我所說的話,但是我會用行動來讓妳相信我。」他雙眼直啾著她宣示。

  她眨了眨眼,緩慢地回神問道:「行動?」

  他只是微笑,沒有多做解釋。

TOP